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三衛
2023/11/05 04:47
瀏覽295
迴響0
推薦59
引用0


唐朝唐玄宗李隆基開元年初,有一名任職三衛的某甲自京城出發要返回青州(今山東省淄博市臨淄區。途中經過華嶽廟(華山山神廟)前時,遇見一名青衣婢女,這名婢女所穿的衣服又舊又破,見到某甲便迎上前來對他說:

 

「我家娘子想要接見你。」

 

就在前方引導著某甲而行。接著又遇見一名婦人,年約十六、七歲,容貌神情卻很淒慘憔悴,見到某甲後就開門見山的說:

 

「我並不是活生生的人,而是華山府君的第三個兒子的新媳婦。哪裡知道我這個夫婿性格極為惡劣,而我的娘家雖然就在北海,已經三年都沒收到娘家寄來的書信,因為這樣,那三郎就認為我不受娘家關注就看不起我。聽說你要回去位於遠處的家鄉,我想要請你順道捎一封書信註x2回去,若能順利將書信送達,家父一定會有豐厚的報償。」

 

說完就將一封書信交給了某甲。某甲本就是個重信義之人,接過書信、小心收藏後,又詢問那婦人:

 

「我到了北海之後該如何將書信送到何處?」

 

婦人說:

 

「你找到位於海池岸邊某處起的第二株樹,只要敲敲樹幹,一定會有人出來接應你的。」

 

說完後就向某甲行禮、告辭離去。

 

話說某甲抵達北海,就按照婦人所說的方法要送信。敲了敲那顆樹,忽然見到樹下出現一扇紅色大門,有一人開門查看是誰敲門,某甲就將書信交給對方。那看門人請某甲稍候,便拿著書信轉身入內去了。過了一段時間後,看門人又出來,對某甲說:

 

「大王請客人入內一見。」

 

某甲尾隨著看門人走了約一百多步的距離後,進入一扇門內,屋中有一名身穿紅色衣裳的人,身高有一丈多,左右隨侍的婢女成千上百。等到某甲入座後,紅衣王才開口說:

 

「我已經三年沒收到女兒的書信了。」

 

在看完書信後,紅衣王非常生氣的說:

 

「這華山的小奴才竟然膽敢如此對待我的女兒!」

 

就下令傳喚左右虞候(官名。前來。很快的有二名武將模樣的人應召前來,他們的身高都有一丈多,大腦袋、大鼻子,容貌實在可怕。紅衣王下令:

 

「你二人即刻起調集五萬兵馬,到十五日那天出發西征攻打華山,一定要打贏。」

 

二人領命後便退了出去。安排妥當後,紅衣王這才對某甲說:

「真不知該如何報答你。」

 

就吩咐左右取來二疋絹要贈送給某甲。那婦人不是說會有厚賞嗎?見此,某甲有些不高興,心中埋怨只有區區二疋絹未免也太少了些。某甲要離去時,紅衣王親自送行,握著某甲的手與他道別,並特別交代說:

 

「這兩疋絹必須等到有人出價二萬貫錢時才可以賣出,注意千萬不要降價賤賣給他人啊。」

 

某甲離開北海後,想要驗證是否真有兵馬攻打華山之事,就又繞道轉往位於華山北側的華陰縣(今陝西省渭南市轄華陰市。不久就到了十五日,才剛到了傍晚時分,就見遠遠的東方滾滾黑色雲氣就像車蓋一樣出現,並緩緩的朝西而來,伴隨著電閃雷鳴,百里之內都能聽見這隆隆雷聲。過了一會兒,華山之上颳起了大風,將許多樹木都吹折了,同時又將西方的一股黑色雲氣朝東方吹來,二股黑雲會合後,黑雲的泛為與聲勢也更大了。隨即黑雲徑直來到華山,就見雷電不停的劈下,劈得華山一片紅通通的,山中泉水都被烤乾了。就這樣鬧哄哄的過了許久才停止下來。等到天亮後再看華山,已經是一片焦黑,完全沒了往日那般翠綠蔥蔥的樣子了。

 

某甲見狀,就決定先進入京城長安將那二匹絹賣了再說。買者聽說某甲開價一匹絹要賣二萬貫錢,沒有一個不驚訝而嘲笑他,都認為某甲瘋了。如此過了數日,有一位騎著白馬的男子前來購買絹布,某甲開口要價就是二萬貫錢,男子聽了一點也沒有遲疑的答應了下來,並提出了證明自己買絹的錢就存放在長安西市某商鋪中。如此二人達成了口頭協議,某甲就問男子買絹何用?男子說:

 

「今日因為渭河的河神要嫁女兒,我打算用絹布作為賀禮送去。天下只有北海絹品質最好,才剛想派人去北海購買,聽說你在此販售北海絹,這才過來看看。」

 

某甲跟隨著男子去取貨款,銀貨兩訖後,某甲又用這筆錢置辦了一批貨物,花了幾個月的時間將貨物又賣了出去,頗有盈餘,某甲這才正式啟程往東返回故鄉青州。經過華陰縣時,又遇見先前那名青衣婢女。婢女說:

 

「我家娘子前來向您表達感謝之意。」

 

就見到一輛有著青色車蓋的牛車從華山上方駛來,周圍有十幾名隨從緊緊相隨。來到某甲面前,有人從下了車,正是先前那名請某甲轉交書信的婦人。此時婦人的容貌妝扮以及身上的服飾都煥然一新、光彩耀眼,目光流轉、清澈有神,令某甲一時之間差點沒認出對方來。婦人見到某甲,隨即行禮相拜,說:

 

「承蒙你的厚恩,幫我傳送書信給遠方的父母,自從家父派兵前來開戰大鬧一場之後,我們夫妻之間的感情好轉,也加深了許多,慚愧的是我卻沒有什麼可以報答你。然而我的夫君三郎因為你幫我送信的緣故遷怒於你,現在已經率領了五百名士兵在潼關等候著,如果你經過潼關一定會被他殺害。你可以先調頭返回京城,因為不久之後陛下將會東巡前往洛陽,而鬼神懼怕儀仗隊伍中的鼓車,你若能坐在鼓車上隨行,就不用擔心路上的安全了。」

 

說完,婦人就消失不見了。

 

某甲聽說有埋伏很是害怕,馬上調頭返回京城。又過了數十日,唐玄宗果然出發東巡要前往洛陽。某甲就花錢買通了駕馭鼓車的人,得以隨著鼓車出了潼關,果然沒有任何性命之憂,平安的返回青州去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三衛」,指唐朝的禁衛軍,有親衛、勳衛、翊衛,合稱「三衛」。

 

:古人成婚早,十六、七歲的女子結婚後,便會改換妝容,換成已婚婦女的髮型、服飾。

 

:「北海」,按前文某甲要返回青州,則可能指位於北海郡(今山東省濰坊市昌樂縣一帶)的某池塘湖海。但按後文「海池上第二樹」,則又可能是指當時位於京城長安太極宮周圍四座放生池中的北海池北海池玄武門內之西,另東海池玄武門內之東,西海池凝陰閣北,南海池咸池殿東。

《資治通鑑》引《太極宮圖》:「太極宮中凡有三海池,東海池玄武門內之東,近凝雲閣北海池玄武門內之西;又南有南海池,近咸池殿。」

 

註x2:「尺書」,此處指書信。又指書籍。古代簡牘的長度有一定規定,官書等長二尺四寸,書非經律者,短於官書,稱為短書。也指詔書。

「仰累」,敬詞。「仰」,切望、依賴;「累」,委託、囑咐。

 

:「虞候」。原指守望山澤之官。後世名為虞候之官職掌不盡相同。隋朝時爲東宮禁衛官,掌偵察、巡邏。唐代後期有都虞候,爲軍中執法的長官。五代時都虞候爲侍衛親軍的高級軍官。

 

改編自 《廣異記》

 

原文:

 

《廣異記》.卷三.三衛

 

開元初,有三衛自京還青州。至華嶽廟前,見青衣婢,衣服故惡,來白云:

「娘子欲見。」

因引前行。遇見一婦人,年十六七,容色慘悴,曰:

「己非人,華嶽第三新婦,夫婿極惡。家在北海,三年無書信,以此尤為嶽子所薄。聞君遠還,欲以尺書仰累,若能為達,家君當有厚報。」

遂以書付之。其人亦信士也,問:

「北海於何所送之?」

婦人云:

「海池上第二樹,但扣之,當有應者。」

言訖訣去。

及至北海,如言送書。扣樹畢,忽見朱門在樹下,有人從門中受事。人以書付之,入。頃久,出云:

「大王請客人。」

隨行百餘步,後入一門,有朱衣人,長丈餘,左右侍女數千百人。坐畢,乃曰:

「三年不得女書。」

讀書大怒,曰:

「奴輩敢爾!」

乃傳教召左右虞候。須臾而至,悉長丈餘,巨頭大鼻,狀貌可惡。令:

「調兵五萬,至十五日乃西伐華山,無令不勝。」

二人受教走出。乃謂三衛曰:

「無以上報。」

命左右取絹二疋贈使者。三衛不說,心怨二疋之少也。持別,朱衣人曰:

「兩絹得二萬貫,方可賣,慎無賤與人也。」

三衛既出,欲驗其事,復往華陰。至十五日,既暮,遙見東方黑氣如蓋。稍稍西行,雷震電掣,聲聞百里。須臾,華山大風折樹,自西吹雲,雲勢益壯。直至華山。雷火喧薄,遍山涸赤,久之方罷。及明,山色焦黑。

三衛乃入京賣絹。買者聞求二萬,莫不嗤駭,以為狂人。後數日,有白馬丈夫來買,直還二萬,不復躊躇,其錢先已鎖在西市。三衛因問買所用,丈夫曰:

「今以渭川神嫁女,用此贈遺。天下唯北海絹最佳,方欲令人往市,聞君賣北海絹,故來爾。」

三衛得錢。數月,貨易畢,東還青土。行至華陰,復見前時青衣,云:

「娘子故來謝恩。」

便見青蓋犢車自山而下,左右從者十餘輩。既至下車,亦是前時女郎。容服炳煥,流目清眄,迨不可識。見三衛,拜乃言曰:

「蒙君厚恩,遠報父母,自鬧戰之後,恩情頗深,但愧無可仰報爾。然三郎以君達書故,移怒於君。今將五百兵,於潼關相候。君若往,必為所害。可且還京,不久大駕東幸,鬼神懼鼓車,君若坐於鼓車,則無慮也。」

言訖不見。三衛大懼,即時還京。後數十日,會玄宗幸洛,乃以錢與鼓者,隨鼓車出關,因得無憂。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