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王鄑、任三郎
2022/11/16 04:48
瀏覽1,044
迴響0
推薦63
引用0


《錄異記》本則故事的部分詞句有些怪異難解,參考《太平廣記.異人六.任三郎》的內容比較通順,應該又是古人抄錄時筆誤造成的問題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開始瞎掰唄 -----

 

鳳州(今陝西省寶雞市鳳縣有一位員外郎王鄑(「鄑」音「近」),在唐昭宗李曄登基後,王鄑擔任感義軍節度使、累檢校司徒、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宰相職)滿存的幕僚,幫著滿存出謀劃策,而其他幕僚也與王鄑相處得極為融洽。幕僚中有一位人稱任三郎的人,大家也都認識他,他則與王鄑特別的親近。過了不久,任三郎忽然對王鄑說:

 

「你最近或許會有一些不如意,不過這也是你的福氣啊。」

 

又過了一個月,因為某事導致王鄑忽然失去了相國滿存的認可,王鄑只好以請病假的暫時迴避。這個病假一請就請了一百多日,滿存雖然已經將此事置之度外,但對於這個原本得力的幕僚生病請假一百多日沒有回來上班之事卻也還是不聞不問,不過這期間任三郎還是時常前來王鄑的住處拜訪探視。有一天,任三郎又對王鄑說:

 

「此地將會遭受災禍,官道與大街交會處的大樹出現無故自行枯萎的現象,預兆禍事即將逼近。等到大樹開始大量落葉之時,禍事就會發生了,你可以趕緊去請求相國大人尋求樹醫來醫治,或許還能藉此避免這場災禍。」

 

王鄑卻以為相國仍舊對自己所犯之錯餘怒未消,深深的認為自己此刻前去提出建議必定不會被相國接受。任三郎就鼓勵他,說:

 

「你儘管再三進言、陳述事情,相國一定會有所決定。」

 

王鄑就按照任三郎所說,短短數日內三次上書向滿存陳述此事並請求盡速在關隴關中甘肅東部一帶)一帶尋找樹醫來治療樹疾。或許因古人迷信之故,果然如任三郎所言,滿存不但採納了王鄑的意見,還派人專程前往王鄑住處傳話給予嘉獎慰勉,又賞賜了比以往更豐厚的錢財布疋給王鄑王鄑於是前往相府向滿存表達感謝之意,滿存再度贈送了各種花色艷麗的絲織品並派人送到王鄑的住處。

 

之後不到十日,任三郎忽然催促著王鄑趕緊離開返回家鄉王鄑此刻已然很信服任三郎的預言,隨即藉故向滿存請辭。滿存親自在郊外設宴為王鄑餞行,一同前來送行的同僚多達二百多人。。過了五、六日,王鄑來到了吳山縣(今陝西省寶雞市陳倉區上王鄉涼水泉,便暫時租了間房子住了下來,稍作休息再出發。又過了十幾日,王鄑剛抵達鳳州,就聽當地人說京城發生軍變了!相國滿存不敵,領兵轉進褒中(原褒中郡,位於今陝西省勉縣東北一帶)。曾與王鄑同為幕僚的人們因來不及逃離都死於這場軍變中,只有王鄑因提前離去而幸免於難。

 

不久之後動亂稍歇,王鄑返回長安打探消息,在長安外郭城的開化坊西北角的一家酒店裡遇見到了任三郎,就詢問了任三郎的住處。之後王鄑按址前往拜訪,已經不見任三郎,左鄰右舍也都不知道他去哪裡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原文中「滿在」的「在」字應是抄寫者的筆誤,應為「滿存」,唐朝末年時的將領。詳見《維基百科.滿存》及其頁面下方相關史書的內容。網址:https://zh.m.wikipedia.org/zh-tw/%E6%BB%A1%E5%AD%98 

 

:「賓佐」,幕賓佐吏。

 

:「旬月」,較短的時間,指一個月、十個月、或十天至一個月。

 

:原文此處的「遽以出院倒錢匹段相遺」之句中,「倒」應為「例」字的筆誤。「院例」應指「機關單位的慣例」。

 

:「綵」,五彩的絲織品、彩色的綢子。「纈」,音「協」,有花紋的絲織品。「錦銹」,精美鮮豔的絲織品。

 

:「北去」一詞並非單指朝北方而去。「北」字在此有返回、回轉之意,如「敗北」指失敗、敗逃,而敗逃大多會以逃回家鄉為主,故有此解。

 

:原文「臨岐之貺僅二百餘」一句,詳意待解。「臨岐」,亦作「臨歧」,本爲面臨歧路,後亦用爲贈別之辭。「貺」音「況」,贈與。若依此解應為「臨行前贈送的禮金只有二百多兩銀子」,如此不合常理,故此處以《太平廣記》的內容較為合理通順。

 

:原文此處「任公問其所舍」,疑有字詞缺失,故也以《太平廣記》的內容較為合理通順。

 

改編自 《錄異記》/《太平廣記》

 

原文:

 

《錄異記》.卷二.異人.

 

鳳州賓佐王鄑員外,時在相國滿在(存)相府幕中籌畫,賓佐最為相善。有客任三郎者在焉。府中僚屬咸與之相識,而獨親於王。居無何,忽謂王曰:

「或有小失意,抑吾子之福也。」

又旬月,王忽失主公意,因稱疾百餘日。主公致於度外,音問杳絕。任亦時來,一日謂王曰:

「此地將受災,官街大樹自枯,事將逼矣。葉隕之時事行也,可速求尋醫以脫此禍。」

王以主公之怒未息,深以為不可。任曰:

「但三貢啟事,必有指揮。」

如其言,數日內三貢啟,乞於關隴已來尋醫。果使人傳旨相勉,遽以出院倒錢匹段相遺,倍厚於常。王乃入謝。留宴,又遺綵纈錦銹之物及其家。不旬,即促行北去,滿相於郊外宴餞,臨岐之貺僅二百餘。十五、六日至吳山縣,僦居而止。又十來日,鳳州人言已軍變矣!滿公歸褒中,同院皆死於難,王獨免其禍。任公問其所舍,再往謁之,失其所在矣。

 

 

《太平廣記》.異人六.任三郎:

 

鳳州賓祐王鄑員外,時在相國滿存幕中籌畫,賓佐最為相善。有客任三郎者在焉。府中寮屬咸與之相識。而獨親於王。居無何。忽謂王曰:

「或有小失意,即吾子之福也。」

又旬月,王忽失主公意。因稱疾百餘日。主公致於度外,音問杳絕。任亦時來,一日謂王曰:

「此地將受災,官街大樹自枯。事將逼矣,葉墮之時,事行也。速求尋醫,以脫此禍」

王以主公之怒未息,深以為不可。任曰:

「但三貢啟事,必有指揮。」

如其言,數日內三貢啟。乞於關隴已來尋醫。果使人傳旨相勉。遽以出院例錢匹段相遺。倍厚於常。王乃入謝,留宴。又遺綵纈錦繡之物及其家。不旬,即促行北去。滿相於郊外宴餞。臨歧之際,僅二百餘人。五六日至吳山縣僦居,又十日至鳳州。人言已軍變矣。滿公歸襃中。同院皆死於難,王獨免其禍。又其年至長安開化坊西北角酒肆中,復見任公。問其所舍,再往謁之,失其所在矣。出《錄異記》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黃齊
下一則: 小小說 – 景知果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