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崔紹〈一〉
2022/10/02 04:50
瀏覽828
迴響0
推薦46
引用0

 

崔紹,是博陵郡王崔玄暐的曾孫。崔紹的祖父崔武曾擔任桂林郡郡守,父親崔直也於唐憲宗李純元和初年擔任南海郡郡守,同時也經常兼任端州(今廣東省肇慶市刺史。

 

崔直為官清廉、生活刻苦,也不蓄積多餘的錢財,除了供給家用所需之外,多餘的錢財全部都拿出來周濟親朋故友。在擔任南海郡郡守一年多後,崔直因為患了風疾(中風),只能留在官舍房內養病,就這樣臥床不起持續多年。原本因為崔直的兩袖清風使得家境向來貧寒,如今又逢此重症,無錢醫治的窘境使得家的人更加的無可奈何,只能看著崔直的病一直這麼拖下去。直到崔直病故之時,家可說已經是家徒四壁,不但無力將崔直的靈柩歸葬故鄉,令家的人難過而淚流不已,盡力辦完崔直後事的妻與兒女們更是連路費都籌不出來,因而無法北返故鄉註x2。雖然如此,崔紹仍不停的盡己所能的做善事,稟承亡父遺志持續積德行善。

 

當地有一處相當於同鄉會會館的「南越會府」,集合同鄉之力經常濟助那些當地清貧的官吏以及因故被迫流落異鄉的讀書人。如今的崔紹自己也常常因為凍餓到難以忍受,而放下身段到南越會府這裡求助。

 

有一位賈繼宗,他的外表兄(妻子的表兄)夏侯氏的兒子正是崔紹的女婿,有了這一層姻親關係,崔紹也得以與賈繼宗交往,也與家人頗為熟悉。唐朝唐文宗李昂大和六年,賈繼宗瓊州(今海南省海口市一帶)招討使改任康州(今廣東省肇慶市德慶縣刺史賈繼宗就邀請崔紹擔任自己的副手,藉此濟助家。

 

康州轄下有一個名為端谿的「附郭縣」,端谿縣的代理縣尉(相當於今縣警局局長)隴西李彧(「彧」音「玉」),他是前大理寺評事李景休的姪子,因此與崔紹成為同事,雙方相處得十分融洽,二家人在康州的住處也很接近。

 

李彧家中養了一隻母貓,這隻母貓不但會在家捕捉老鼠,也經常去崔紹家中捕捉老鼠。不過當時在南方有一種風俗,就是不喜歡別人家的母貓在自己家中生小貓,認為這樣會對自家非常不吉利。因此當李彧的母貓在崔紹家中生下二隻小貓崽時,崔紹對此感到十分厭惡,就命令家中的僕僮將母貓以及二隻小貓一起綁了放在一個箱子中,箱中加上了石頭,箱子外面再用繩子綁著,然後就將箱子扔進江中了。

 

之後不到一個月崔紹就因為生母(「滎陽」是氏的籍貫)過世,依禮要守孝三年而不得不辭去州椽屬的職務,如此崔紹的生活更加貧苦,家中老老小小的還有好幾口子,連喝一碗粥的錢都經常是有了上頓沒下頓崔紹只能決定出發到廣州一帶走走,設法向親戚朋友們乞求幫助。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崔玄暐,本名,字玄暐,為避武則天祖父武華之諱而改以字行。神龍元年乘武則天重病,與張柬之敬仲曄等人發動神龍革命,迎立唐中宗復辟,受封博陵郡王。後遭皇后流放而死。

 

:「羨財」,多餘的錢財、盈餘的錢財。見《慎子.德威》:「以能受事,以事受利,若是者,上無羨賞,下無羨財。」

 

註x2:「索然」,此處應是形容流淚的樣子。或形容乏味、沒有興趣,寂寞,或離散的樣子。

「繇是」,「繇」通「由」,從此、於是。表示後一事承接前一事,後一事往往是前一事引起的。

 

:「攝官承乏」,指官位空著無人出任,暫且由自己承擔。舊時常用作官場自謙語。

 

:「州牧」,一州的最高行政長官,即「刺史」。見《幼學瓊林.卷一.文臣類》:「刺史、州牧,乃知州之兩號。」

時惟京師或陪都地方最高長官以親王充任者,尚稱為「牧」,其他州牧之名均廢。

 

:「掾屬」,輔佐主官治理政務的官吏。

 

:「附郭縣」,中國古代沒有獨立縣城而將縣治附設於府城、州城的縣。

 

:「猶子」,兄弟的兒子,即姪子,女兒(侄女)則稱「猶女」。

 

:「錫類」,原指以善施及衆人。也指同僚、朋輩。

 

:「筐篋」,「篋」音「妾」,用以貯藏布帛、書籍的方形箱子。

 

:「不累月」,「累月」,意思是多月、接連幾月、一月接著一月,形容時間長。而「不累月」就是相反的意思,即不到一個月、或短時間內。

 

:「丁」,此處同「當」、「值」,遭逢。

 

:「不充」,參考成語「食不充口」,肚子不能吃飽,形容生活艱難困苦。

 

:「羊城」,廣東省城的別名。

 

----- 待續 -----

 

改編自 《玄怪錄》

 

原文:

 

《玄怪錄》.卷五.輯佚.崔紹

 

崔紹者,博陵王玄暐曾孫。其大父武,嘗從事於桂林。其父直,元和初亦從事於南海,常假郡符於端州。直處官清苦,不蓄羨財,給家之外,悉拯親故。在郡歲餘,因得風疾,退臥客舍,伏枕累年。居素貧,無何,寢疾復久,身謝之日,家徒索然。繇是眷屬輩不克北歸。紹遂孜孜履善,不墮素業。南越會府,有攝官承乏之利,濟淪落羈滯衣冠。紹迫於凍餒,常屈至於此。

賈繼宗,外表兄夏侯氏之子,則紹之子婿,因緣還往,頗熟其家。大和六年,賈繼宗自瓊州招討使改換康州牧,因舉請紹為掾屬。康之附郭縣曰端谿,端谿假尉隴西李彧,則前大理評事景休之猶子。紹與彧錫類之情,素頗友洽。崔李之居,復隅落相近。

彧之家畜一女貓,常往來紹家捕鼠。南土風俗,惡他舍之貓產子其家,以為大不祥。彧之貓產二子於紹家,紹甚惡之,因命家童縶三貓於筐篋,加之以石,復以繩固筐口,投之於江。是後不累月,紹丁所出滎陽鄭氏之喪,解職,居且苦貧。孤孀數輩,饘粥之費,晨暮不充。遂薄遊羊城之郡,丐於親故。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崔紹〈二〉
下一則: 小小說 – 景生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