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崔紹〈三〉
2022/10/04 04:49
瀏覽794
迴響0
推薦42
引用0


又來到一座城門前,朝門內看去,裡面的建築都是高樓,而且不知道有多少座樓,每棟樓的門窗都垂掛著珠簾翠幕,令崔紹看得眼花撩亂。這些樓上露臉的都是婦人,沒有見到一個男子。而這些婦人的衣服色彩都十分鮮豔耀眼,身上的裝飾都很新穎奇異,極盡奢華的花樣,都不是人世間所曾見到過的。門前都有安插著紅色的或是用銀泥塗飾的旗子,旗子的數量非常多。街上也有數百名紫衣人往來其間。

 

一字天王崔紹先站在門外等候,便自己進入門內,不知道幹啥去了。二名陰曹使者就領著崔紹去往一處廳堂,打算先讓他拜見一位判官。當抵達那處廳堂前,就見到身穿綠袍官服的判官主動走下台階與崔紹相見,崔紹拱手作揖、躬身向判官行禮拜見,判官則非常的熱情、禮數也十分周到的向崔邵回拜,同時噓寒問暖,詢問崔紹在家族中的輩分排行,並請崔紹一同登上台階進入廳堂後入座,還命人煎煮茶水伺候。判官盯著崔紹看,過了好一會兒之後,說:

 

「你還沒有『生』。」

 

聽到判官這樣說,崔紹不明白這話中的意思,心裡感到十分害怕判官見狀,就向崔紹解釋說:

 

「冥界地府忌諱說這個『死』字,所以稱『死』為『生』。」

 

說完便催促著上茶。可是當茶水端上來時,判官又攔著崔紹,說:

 

「請先再等一會兒,這杯茶你不能喝,因為這不是人間的茶水。」

 

過了一會兒,又有一個身穿黃衣的人提著一瓶茶水來,對判官說:

 

「這瓶中裝著的是陽間官家所用的茶水,崔紹可以飲用。」

 

等到崔紹喝了三碗茶水後,判官就領著崔紹去見某殿閻王,手中拿著一份文書,也無須經過通報就直接進去那冥界衙署中了。此時閻王正與一字天王面對面坐著談話,見判官與崔紹到來,一字天王指著崔紹閻王說:

 

「我就是為了這個人而來的。」

 

閻王說:

 

「這個案子是有受害者提出上訴控告崔邵殺害母子三人,雖然不是他親手所殺,但也是他親自下令,讓人將被害者殺害在江中的。」

 

於是一字天王命令人傳喚控告崔紹的被害人前來,立即有十幾名身穿紫色衣服、看似衙役般的鬼卒齊聲回應「是」後,就一起走出了衙門。

 

很快的,就有一位穿著紫色襴衫的人,手執象牙笏板,笏板下方夾著一份狀紙,領著一名婦人以及她的二個孩子一同前來。這婦人與孩子們都生得貓頭人身,婦人身穿著素色裙子與黃衫子,二個孩子中的女兒穿著與母親相同,兒子則是穿著一件黑色的衫子。三名被害人都哀號哭個不停,控訴崔紹無緣無故的殺害了他們。了解前因後果之後,一字天王從中調停,最後對崔紹說:

 

「你現在就誠心誦念佛經將功德迴向給對方,助他們早日轉世投胎,以消除此罪業。」

 

驚懼不已的崔紹在匆忙之間竟然都想不起在人間所唸誦過的佛經的章節名目,只記得一卷名為《佛頂尊勝經》的內容,就當場發願要為對方各抄寫一卷。有一字天王閻王在場作見證,被害的貓母子三人也就同意,向二神叩拜後就一起消失不見了。閰王以及一字天王就要崔紹走上台階進入廳堂內就座,崔紹閻王拜謝,閻王回禮答拜。崔紹趕緊謙讓著說:

 

「在下不過是個凡夫俗子,遇到冤家提告控訴,所犯之罪本來就不應該獲得赦免,如何還敢奢望能還陽復生。大王如此尊重的對待在下,又施禮答拜,實在令在下感到不安,甚是慚愧啊。」

 

閻王說:

 

「既然你被告的案子已經處理完畢,就該立即放你還陽回去人間。畢竟陰陽有別,你也還算是陽世之人,本王也不適合接受你的拜禮。」

 

閻王接著又詢問崔紹

 

「你是誰家的子弟?」

 

崔紹就向閻王詳細的介紹了自己的家族成員。閻王點了點頭,說:

 

「若如你所說,那麼本王與你還是親家,本王生前就是曾任僕射的馬摠(見《小小說 – 馬僕射摠》)。」

 

崔紹聞言隨即起身說明,原來僕射的侄子馬磻夫(「磻」音「盤」或「撥」)就是崔紹的妹夫。閻王馬磻夫現在還好嗎?崔紹說:

 

「我與他分別了很長一段時間,只知道他們一家人現在住在杭州。」

 

閰王又說:

 

「此次派人前去拘捕你來此,你也不要見怪,這也是奉了天庭之命要審查你的案子。現在案子了結,等你依約抄寫完佛經後,本王就可以放你還陽回去。」

 

說完就回頭看著判官,問道:

 

崔紹現在住在哪裡?」

 

判官說:

 

「下官安排他暫時住在我家中。」

 

一字天王聽了點頭說:

 

「如此安排甚好。」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銀泥」,一種用銀粉調成的顏料,用以塗飾衣物或面部。借指銀泥塗飾的衣裙。

 

:「第行」,猶「行第」。家族內同輩人的排行次第。

 

:「疑懼」,因為不相信而害怕。

 

:「椀」,音義同「碗」,碗的異體字。

 

:「襴衫」,古代士人之服。因其於衫下施橫襴爲裳,故稱。其制始於北周,後世沿襲,時爲秀才、舉人之公服。

 

:「慘裙」,辭意待查。

 

:「某」,自稱之詞。指代「我」或本名。

 

----- 待續 -----

 

改編自 《玄怪錄》

 

原文:

 

《玄怪錄》.卷五.輯佚.崔紹

 

崔紹者,博陵王玄暐曾孫。

……

大和八年五月八日,發康州官舍,歷抵海隅諸郡。

……

更一門,盡是高樓,不記間數,珠簾翠幕,眩惑人目。樓上悉是婦人,更無丈夫,衣服鮮明,裝飾新異,窮極奢麗,非人寰所睹。其門有朱旗、銀泥畫旗,旗數甚多,亦有著紫人數百。天王立紹於門外,便自入去。使者遂領紹到一廳,使者先領見王判官。既至廳前,見王判官著綠,降階相見,情禮甚厚,而答紹拜,兼通寒暄,問第行,延昇階與坐,命煎茶。良久,顧紹曰:

「公尚未生。」

紹初不曉其言,心甚疑懼。判官云:

「陰司諱死,所以喚死為生。」

催茶,茶到,判官云:

「勿喫,此非人間茶。」

逡巡,有著黃人提一瓶茶來,云:

「此是陽官茶,紹可喫矣。」

紹喫三椀訖。判官則領紹見大王,手中把一紙文書,亦不通入。大王正對一字天王坐,天王向大王云:

「祇為此人來。」

大王曰:

「有冤家上訴,手雖不殺,口中處分,今殺於江中。」

天王令喚崔紹冤家,有紫衣十餘人,齊唱喏走出。頃刻間,有一人著紫襴衫,執牙芴(笏),下有一紙狀,領一婦人來,兼領二子,皆人身而貓首。婦人著慘裙黃杉(衫)子,一女子亦然,一男子亦然,著皂衫。三冤家號泣不已,稱崔紹非理相害。天王向紹言:

「速開口與功德。」

紹忙懼之中,都忘人間經佛名目,唯記得《佛頂尊勝經》,遂發願各與寫經一卷。言訖,便不見婦人等。大王及一字天王遂令紹昇階與坐,紹拜謝大王,王答拜。紹謙讓曰:

「凡夫小生,冤家陳訴,罪當不赦,敢望生迴。大王尊重如是,答拜紹,實所不安。」

大王曰:

「公事已畢,即還生路。存歿殊途,固不合受拜。」

大王問紹:

「公是誰家子弟?」

紹具以房族答之。大王曰:

「此若然者,與公是親家,總是人間馬僕射。」

紹即起申敘,馬僕射猶子磻夫,則紹之妹夫。大王問磻夫安在,紹曰:

「闊別已久,知家寄杭州。」

大王又曰:

「莫怪,此來奉天符令勘。今則卻還人道。」

便迴顧王判官云:

「崔子停止何處?」

判官曰:

「便在某廳中安置。」

天王云:

「甚好。」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崔紹〈四〉
下一則: 小小說 – 崔紹〈二〉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