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崔紹〈五〉(完)
2022/10/06 04:48
瀏覽1,013
迴響0
推薦59
引用0


話說,有一位曾任宋州(今河南省商丘市院官評事的田洪,因獲罪遭貶官並流放到康州,在康州住了二年,也正是崔紹的鄰居,又因為兩家從幾代以前就互相交好,因此崔邵田洪相處得也很融洽。

 

崔紹康州出發前往廣州時,田洪的身子骨還算健康,不料半個月之後,田洪卻患病不治而亡,因為崔紹一直沒有返回康州,所以還不知道田弘已經過世之事。當崔紹被勾魂使者帶到地府之後,偶然間見到田洪先他一步已經來到此處,二人相見都難過得哭了出來。田洪崔紹說:

 

「我送你離去之後,不到十日,就因病過世了。不知道你又是為了什麼是忽然來到此處呢?」

 

崔紹說:

 

「我被閻王傳喚來此審問一些事,現在事情已解決了,我也即將要被放回陽間去了。」

 

田洪說:

 

「我有一件小事,看現在這個情況,我就直接向你拜託、請你幫忙了。我沒有親生兒子,因此收養了外孫女氏的孩子做我的兒子,已經入籍我家多年了。而在我六十歲那年,我才又有了一個親生兒子。現在我被冥司以奪取他人之子嗣、要以異姓人繼承家業,而既然有了親生兒子,又不讓那養子回歸原本的家族的緣故,因此責怪並且嚴加追查我的過錯。如今你要被放回陽間,希望你能為我想辦法寫一封信給我的兒子,要他盡快安排我的養子回歸原本的宗族。

 

此外,再為我捎個話給康州刺史大人,就說我田洪在年老將死之際被流放到遠離故鄉的地方,幸得刺史大人的深厚情意,事事相助。當我病逝後,又特意派遣我的兒子北返,藉此將我的遺體歸葬故土,也使得我的家人不至於滯留在偏遠荒涼之地。雖然這只是刺史大人出於仁者的熱誠用心,但我田洪區區一個身分低下的罪官,如何能承當得起如此大恩大德?如今蒙受恩惠的我也只能在九泉之下恨自己無法報答刺史大人啊!」

 

說完,二人慟哭著相互道別。

 

崔紹判官家中住了三日,抄寫完佛經後,判官對他說:

 

「你現在可以回去了,不能在此逗留過久。」

 

一字天王崔紹要出發返回陽間時,閻王親自前來送行,加上一字天王攜帶了許多行李,又有開道引導的人員與隨從,如此浩浩蕩蕩的將王城中的街道都阻塞了。一字天王乘坐一座小山自己先行出發,閻王吩咐另外安排一匹馬給崔紹騎乘。穿過一道又一道的城門、來到王城之外後,閻王下馬拜別一字天王一字天王坐在小山之上直接回禮沒有下來,然後側身也與崔紹道別。崔紹閻王跪拜叩謝,閻王也回拜還禮。相互行禮如儀之後,閻王就轉身回去王城中,崔紹一字天王也各自踏上歸途。

 

崔紹走到半路時,遇見四位人身魚首、身穿淡綠色的衫袍、手中拿著笏板的人,他們的衣衫上都有著一些血跡,站在一處險峻的坑洞旁,哭著向崔紹跪拜請託著說:

 

「我們的性命危在旦夕,就像馬上要墜落到這處深坑之中,除了您就沒有別人能拯救我們了。」

 

崔紹問:

 

「我又有什麼能力能救你們呢?」

 

四人齊聲懇求說:

 

「只要您開口答應救我們,我們就能得救了。」

 

崔紹於是點頭說道:

 

「既然如此,我當然答應救你們。」

 

四人聞言連連拜謝,又說:

 

「我們的性命已經承蒙您的搭救了,現在還有一個實在是不好意思開口、有些貪得無厭的請求,說出來還請您不要見怪,可以嗎?」

 

崔紹說:

 

「但凡我力能所及,我一定盡力去做。」

 

於是四人又齊聲請求說:

 

「我們四人一起向您請求,請你為我們抄寫一部《金光明經》,這樣就可以將功德迴向給我們,幫助超度我們這副有罪的身軀了。」

 

這一件請求崔紹也答應下來了。崔紹剛承諾完,那四個魚身人首的人便一起消失不見了。

 

等到崔紹回到雷州的旅店,見到自己的身子正躺在床上,而且連手腳都用被子蓋得好好的。此時一字天王的分身出現在崔紹眼前並對他說:

 

「這就是你的肉身,你只要慢慢的接近就可以回到你的肉身之中,不要害怕。」

 

於是崔紹按照一字天王的指示,順利的進入肉身,人就這樣復活了。當他完全清醒後,詢問老僕人才知道自己已經病死七日,只因為胸口以及口鼻處仍有些溫暖氣息,老僕人這才如此處置。而崔紹復活後,即便是過了一天多,崔紹仍然彷彿見到一字天王就在眼前。

 

崔紹又見到自己房前的台階旁有一個木盆,盆中裝了水養著四條鯉魚。崔紹問老僕人這些魚是怎麼一回事,老僕人說:

 

「本來是趁便宜買來要下廚做菜用的,因為您突然得病死去,為了打理您的後事,所以就沒空處理它們。」

 

崔紹看著這四條鯉魚,自言自語說道:

 

「莫非它們就是那四個站在深坑邊緣的魚首人身的人嗎?」

 

就要老僕人將這四條鯉魚投進池塘中放生,同時也發願要為它們抄寫一部《金光明經》。

 

至於崔紹之後的發展為何?原文沒說。畢竟「但行好事、莫問前程」,但願崔紹最終也是好人有好報唄。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切敢」,辭意待查。應該是「直接、斗膽」的意思。 

:「養外孫鄭氏之子為兒」,外孫氏,即姓的外孫女;外孫之子,即外孫女的兒子,即曾外孫子。這樣收養曾外孫子當兒子,輩分不就亂套了嗎?

 

:「荒陬」,「陬」音「鄒、ㄗㄡ」,偏僻荒遠的地方。

 

:「灼然」,明顯貌、焦急貌、囂張貌。

 

:「罪身」,原意是同「罪己」,引咎自責、歸罪於己。此處則按字面解為自身的罪孽。

 

改編自 《玄怪錄》

 

原文:

 

《玄怪錄》.卷五.輯佚.崔紹

 

崔紹者,博陵王玄暐曾孫。

……

大和八年五月八日,發康州官舍,歷抵海隅諸郡。

……

更一門,盡是高樓,不記間數,珠簾翠幕,眩惑人目。

……

紹復咨啟大王:

「大王在生,名德至重,官位極崇,則合卻歸人(入)天為貴人身,何得在陰司職?」

……

又康州流人宋州院官田洪評事,流到州二年,與紹鄰居。紹、洪復累世通舊,情愛頗洽。紹發康州之日,評事猶甚康寧。去後半月,染疾而卒。紹未迴,都不知之。及追到冥司,已見田生在彼。田崔相見,彼此涕泣。田謂紹曰:

「洪別公後來,未經旬日,身已謝世矣。不知公何事,忽然到此?」

紹曰:

「被大王追勘少事,事亦尋了,即得放迴。」

洪曰:

「有少情事,切敢奉託。洪本無子,養外孫鄭氏之子為兒,已喚致得。年六十,方自有一子。今被冥司責以奪他人之嗣,以異姓承家,既自有子,又不令外孫歸本族,見為此事被勘劾頗甚。今公卻迴,望為洪百計致一書與洪兒子,速令鄭氏子歸本宗。又與洪傳語康州賈使君,洪垂盡之年,竄逐遠地,主人情厚,每事相依。及身歿之後,又發遣小兒北歸,使道體歸葬本土,眷屬免滯荒陬。雖仁者用心,固合如是。在洪淺劣,何以當之。但荷恩於重泉,恨無力報。」

言訖,二人慟哭而別。

居三日,王判官曰:

「歸可矣,不可久處於此。」

一字天王與紹欲迴,大王出送,天王行李頗盛,道引騎從,闐塞街衢。天王乘一小山自行。大王處分與紹馬騎,盡諸城門。大王下馬拜別天王,天王坐山不下,然從紹相別。紹跪拜,大王亦還拜訖,大王便迴。紹與天王自歸。行至半路,見四人皆人身而魚首,著慘綠杉,把笏,衫上微有血污,臨一峻坑立,泣拜請紹曰:

「性命危急,欲墜此坑,非公不能相活。」

紹曰:

「僕何力以救公?」

四人曰:

「公但許諾則得。」

紹曰:

「灼然得。」

四人拜謝,又云:

「性命已蒙君放訖,更欲啟難發之口,有無厭之求,公莫怪否?」

紹曰:

「但力及者,盡力而應之。」

曰:

「四人共就公乞一部《金光明經》,則得度脫罪身矣。」

紹復許,言畢,四人皆不見。卻迴至雷州客館,見本身偃臥於床,以被蒙覆手足。天王曰:

「此則公身也,但徐徐入之,莫懼。」

如天王言,入本身便活。及蘇,問家人輩,死已七日矣,唯心及口鼻微暖。蘇後一日許,猶依稀見天王在眼前。又見階前有一木盆,盆中以水養四鯉魚。紹問此是何魚,家人曰:

「本買充廚膳,以郎君疾殛,不及修理。」

紹曰:

「得非臨坑四人乎?」

遂命投之於陂池中,兼發願與寫《金光明經》一部。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盧頊表姨
下一則: 小小說 – 崔紹〈四〉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