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景生
2022/09/30 06:04
瀏覽973
迴響0
推薦60
引用0


有一位姓的書生,是河中府猗氏縣(位於今山西省運城市臨猗縣境內)人,向來精熟於經典史籍,因此曾擔任數十名太學生們的老師。這一年的歲末年終,生下課之後出了學館要回家,剛出門就偶遇到了一位已經過世的宰相呂諲(「諲」音「因」,呂諲原本也認識生,便開口要讓生搭個便車。生也一時之間忘了對方已經過世,便也接受邀請,登上呂諲的隨從的車子後一同而去。

 

隨後放學的太學生們陸續也走了出來,有人見到老師上了呂諲的車離去,突然想起那呂諲不是已經過世了嗎?就主動趕往老師家報信。只是二條腿的終究是跑不過四條腿的,當太學生們來到家時才知道,先一步抵達家門的生在到家時就突然死了。但過了幾天,生甦醒過來,然後對家人們說:

 

「我在陰間見到了黃門侍郎嚴武、以及朔方節度張或然。」

 

原來是因為生精通《周易》,以前在為太學生們講課時也曾兼著為當時的宰相呂諲講解《易經》,只可惜課程還沒講完呂諲就因病過世了。而此次呂諲邀請生同行,就是想請生繼續講解《易經》未完的部分。當時嚴武張或然二人分別擔任左右臺郎的職務,聽了呂諲召來景生的原因,都很生氣的反對著說:

 

生陽壽未盡,根本就不該來此,因為他並非由冥府正式派發公文所捉拿拘留的魂魄,又怎麼能為了個人的欲望而害了他的性命?」

 

二人因此一同請求立即將生放回陽間,呂諲也就同意了。尚書郎張或然親自引導著生返回陽間途中,同時囑託生,說:

 

「我有二個兒子,老大名叫曾子,老二名叫夫子曾子打算在明年閏正月三日時動工興建『北屋』,這間房子將會對曾子的媳婦兒有所妨礙,希望你能為我轉告他,要他立即停止蓋這間房子,這樣就能免於遭到大災禍。」

 

又說:

 

曾子將會在擔任刺史的任內過世,夫子之後也會擔任刺史,但不是通過正式拜官上任的。」

 

但由於生上了年紀,復活後又過了幾天才恢復到能下床走動,生就馬上去家報信,這一耽擱,家那間北屋已經蓋好了,而且張曾子的妻子也在新屋落成後不久突發惡疾過世了。後來家二兄弟的發展遭遇果然與張或然所說一樣。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冑子」,原指帝王或貴族的長子、或卿大夫的子弟。後用於指太學生。見《新唐書.卷四四.選舉志上》:「古者設太學,教胄子,雖年穀不登,兵革或動,而俎豆之事不廢。」

 

:「呂諲」,字子敬唐肅宗李亨時的宰相(乾元二年,以本官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遷黃門侍郎。上元元年,同中書門下三品),上元三年過世。

 

:「嚴武」,字季鷹唐朝中期名將、詩人,中書侍郎嚴挺之之子,以父蔭調為太原府參軍,累官殿中侍御史。歷任給事中、綿州刺史、東川節度使、京兆尹、劍南節度使、太子賓客兼御史大夫、再鎮劍南並以功加檢校吏部尚書,封鄭國公。於唐代宗李豫永泰元年四月暴卒,時年四十歲。獲贈尚書左僕射。

 

:「朔方節度張或然」,查閱現有網路資料該時期的朔方節度使並無此人,較為接近的只有於唐玄宗李隆基開元十年任首任朔方節度使的張說(字道濟,一字說之)。

 

:「終秩」,原意指任期未滿,此處應可指生擔任講師的任期尚未結束。按後文也可解釋為呂諲尚未用完的宰相任期。

 

:「臺郎」,尚書郎、或指御史。按後文「張尚書」則應指前者的尚書郎一職。

 

:網路版原文此處「比屋」的「比」字,編按似為「北」字之誤。若是,則「北屋」同「北堂」,為宗廟放置神主之所。

又「比」字若為「此」字,則按後文則也可指結婚用的新房。

 

:「正拜」,正式拜官。

 

改編自 《玄怪錄》

 

原文:

 

《玄怪錄》.卷五.輯佚.景生

 

景生者,河中猗氏人也,素精於經籍,授冑子數十人。歲暮將歸,途中偶逢故相呂諲,以舊相識,遂以後乘載之而去。群冑子乃散,報景生之家。而景生到家,身已卒訖,數日乃蘇,云:

「冥中見黃門侍郎嚴武、朔方節度張或然。」

景生善《周易》,早歲兼與呂相講授,未終秩,遇呂相薨,乃命景生,請終餘秩。時嚴、張俱為左右臺郎,顧呂而怒曰:

「景生未合來,固非冥間之所勾留,奈何私欲而有所害?」

共請放回。呂遂然之。張尚書乃引景生,囑:

「兩男,一名曾子,一名夫子,閏正月三日當起比(編按:似為「北」字之誤。)屋,妨曾子新婦,為報止之。令速罷,當脫大禍。」

及景蘇數日,而後報其家,屋已立,其妻已亡矣。又說:

「曾子當終刺史,夫子亦為刺史,而不正拜。」

後果如其言。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崔紹〈一〉
下一則: 小小說 – 蘇履霜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