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岑曦(岑羲)
2022/09/08 22:46
瀏覽735
迴響0
推薦60
引用0


進士鄭知古,拜入唐朝唐睿宗李旦復位時期的相國岑曦門下為門生已經有一段時日了。

 

有一天晚上,鄭知古正睡在府的內廳中。到了夜半時分,鄭知古聽見從遠處傳來祈求哀告的喧鬧聲響,就側耳傾聽,那聲音逐漸由遠至近,接著鄭知古就聽清楚了那是某人在對著另一人哀求著說道:

 

「我家原本出身貧賤,家世低微,未能顯達於天下,而我有幸能存活下來而生之。我家的岑曦執掌朝政期間,他對於權勢時常保持著畏懼之心,因此從不敢倚仗著權勢危害他人。假設令一個婦人掌握著同樣的大權,那麼她的心則必定比岑曦更為凶狠惡毒。即便是岑曦以公平的方式管理事務御物,使得不論是活著的人、亦或是死了的鬼都不怨恨他,這樣的話岑曦究竟是觸犯了什麼樣的律法,因而要承擔被殺死的處罰?因此還希望使者能寬恕他,我們一定會要岑曦燒化價值百萬的紙錢(冥幣)送給你作為答謝。」

 

就這樣,如此這般一邊哭一邊求的聲音一路不斷的傳來。

 

不一會兒,就見一個身高一丈多的大鬼,頭髮散亂、身穿紅衣,手中拿著一柄長劍翻過了府的圍牆進入府之中,同時也有好幾個男子、婦女、老人、年輕人等等也緊隨著大鬼進入,有的甚至直接攔在圍牆前向大鬼跪拜,言詞非常誠懇殷切。大鬼則是不屑一顧,繼續通過了中門,那些男女老小也紛紛尾隨而入,似乎都想要盡力阻止什麼事發生的樣子。過了約一頓飯時間,就聽見府內哭聲大作,嚇得鄭知古不自覺得站起了身子想要聽清楚到底生了什麼事。

 

但見那大鬼手中拎著岑曦的頭大搖大擺的走出了府,府內則是陣陣非常哀傷的哭聲不斷,就像是生了什麼大災禍的樣子。此時,衙門於清晨時通知官員上班的鼓聲即將要響起,府內的騷亂之聲這才似乎稍微停止的樣子。只聽見動靜卻未曾見到發生什麼事的鄭知古為此感到驚慌而不知道該怎麼做,開門出去又不敢進一步去查探情況,只能在房前的走廊下來回踱步,等著衙鼓響起、同僚們都出來後再做打算。

 

過了一會兒,衙鼓響了,府的中門大開,負責管理馬廄牲口的小吏也急忙整理備妥馬匹,開道護衛的隨行僕役也都列隊站立在門前,等候著岑曦上車出發去參加朝會。鄭知古趁隙查看,則聽見僕人們說道相國大人已經起床在整理衣冠了。過了一會兒,眼看著出發上朝的時辰到了,一名手執火把的僕人向岑曦報告提醒,岑曦就將笏板插在腰間後出門,拍拍馬後準備上馬時,忽然摸著自己的頸子說道:

 

「我從昨晚半夜時起脖子就開始疼痛,現在更痛了,這該如何是好?」

 

便趕緊要一旁負責文書的小吏代為寫一份假單,打算請求將之前的假期延長數日,然後轉身返回屋內準備要再稍微休息一下。才走了幾步,卻又回頭走出大門,對小吏說:

 

「今日早晨的朝會有事,必須我親自面君奏對。」

 

就直接扔了假單而上馬出發參加朝會了。

 

鄭知古見昨夜所聽見的事已經有了一些應驗的跡象,因此更加的擔憂。又過了一會兒,一名僕人騎著馬趕回岑府急報,說:

 

「相國大人已經認罪了,陛下已經下令派人前來要抄家啊!」

 

鄭知古聽見後決定立即翻過矮牆逃出府,也因此得以免受牽連而遭相關單位約談詢問。之後鄭知古才恍然大悟,先前半夜緊隨大鬼且跪拜哀泣而祈求寬恕岑曦的那些男女老少,都是氏先人的靈魂啊。

 

(《玄怪錄》作者牛僧儒常聽說一個人的光榮與恥辱(也指地位的高低、名譽的好壞),都由冥冥之中的鬼神所給予的。只是這個執行陰律的大鬼行動卻是如此果斷神速,因此才得以明白即便是看不見的地方,也不能對自身的德行有所疏忽啊!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原文網路版的「岑曦」,查找網路其他資料均為「岑羲」,但現今網路都是複製來複製去,又此可能是因為中文簡體化所導致的結果,故正解待查。

岑羲,字伯華,曾於神龍元年、唐中宗李顯復位後擔任中書舍人。後於唐殤帝李重茂時被擢升為右散騎常侍、同中書門下三品,成為宰相。接著到了唐睿宗李旦先天元年再次擔任同中書門下三品,進拜侍中,封爵南陽郡公。同年八月,唐睿宗禪位於皇太子李隆基,是為唐玄宗。本故事發生的時間點應該就是在先天元年這一時期。

 

:「門下」,門庭之下,即「門客」;或拜某人為師,即「門生」。

 

:「內廳」,舊式房屋第二進中會客、宴飲、行禮用的廳房。一般是接待重要客人或親朋好友的。

 

:網路版原文此處「既而分明聞其所救人曰」一句,原編按「救」似為「求」字,而《逸史蒐奇》版則將「所」字改為「祈」字,成為「既而分明聞其祈救人曰」。正解待查。

 

:「氏寒微,未達於天下」,這應該是指於武則天稱帝後的天授二年,岑羲的伯父、宰相岑長倩被誣謀反,遭下獄而死,時任太常博士的岑羲受到牽連,被貶為郴州司法參軍,其他氏族人也多遭牽連受難的一段家族歷史。

 

:「謬掌」,參考「謬讚」一詞,「掌」即職掌、從事管理;「謬」原有錯誤之意,於此則作為自謙的表述語。

 

:「謬掌朝政,其心畏懼,未嘗敢危人」,此段是指岑羲拜相後,兄長岑獻擔任國子監司業,弟弟岑仲翔岑仲休擔任州刺史,另有氏兄弟子侄數十人都官居要職。岑羲感嘆道:

「物極必反,我得有所戒懼啊。」

但卻並未因此有所黜退。

見《舊唐書·岑羲傳》:(節錄)

時羲兄獻為國子司業,弟翔為陝州刺史,休為商州刺史,從族兄弟子侄,因羲引用登清要者數十人。羲嘆曰:

「物極則返,可以懼矣!」

然竟不能有所抑退。

 

:「設使婦人而持權者」,按故事發生時間,此可能是指也想成為女帝的唐中宗李顯的皇后氏。也可能是指當時權傾朝野、想要與太子李隆基爭奪皇位的皇姑太平公主

 

:「靦冠」,辭意待查。疑是「冕冠」,本義為古代帝王、諸侯及卿大夫之禮帽。

 

:「對敭」,「敭」音「羊」,亦作「對揚」,古代通常語辭,屢見於金文(銘文或鐘鼎文)。謂答謝、報答。又以來為官吏除授後謝恩的一種儀式。猶比美。或只面君奏對、答問。與「萬歲」同義。

 

:「籍沒」,登錄財產或家中人口以沒收充公。

「相國伏法矣,家當籍沒」之事,應是指於唐朝唐玄宗李隆基開元元年,太平公主竇懷貞岑羲蕭至忠崔湜及太子少保薛稷雍州長史李晉等人密謀,打算廢黜唐玄宗,另立皇帝。同年七月,太平公主定於四日起兵作亂,命左羽林大將軍常元楷、右羽林將軍李慈率軍闖入武德殿,又命岑羲竇懷貞蕭至忠南衙舉兵響應。結果尚未行動,消息便已泄露。唐玄宗岐王李範薛王李業、宰相郭元振商議後,命龍武將軍王毛仲率軍由武德殿進入虔化門,斬殺常元楷李慈,並闖入朝堂,擒斬岑羲蕭至忠岑羲死後,家產也被抄沒。

 

改編自 《玄怪錄》/《逸史蒐奇》

 

原文:

 

《玄怪錄》.卷四.岑曦

 

進士鄭知古,睿宗朝客於相國岑公門下,有日矣。一夕,寢於內廳。夜分,遠聞眾鬧祈哀之聲。傾耳聽之,聲聲漸近。既而分明聞其所救(編按:似為「求」字。)人曰:

「岑氏寒微,未達於天下,幸而生之。曦謬掌朝政,其心畏懼,未嘗敢危人。設使婦人而持權者,其心亦猛於曦也。即曦□□(持衡)御物,生無怨人,死無怨鬼,何所觸犯,而當此戮?唯使者恕之。某等當使曦以陰錢百萬奉謝。」

泣告之聲盈路。俄見大鬼丈餘,蓬頭朱衣,執長劍逾牆而入,有丈夫、婦女、老者、少者亦隨之入,或自投於牆下遮拜,其辭懇切。大鬼不顧,又逾中門,眾已紛紜而入。食頃,聞闔門大哭之聲,驚起聽之,大鬼者執曦頭仍出,門內哭聲極哀,若有大禍。衙鼓將動,稍稍似息。知古徨不知所為,行於廊下,以及鳴鼓。鼓發,中門大開,廄吏乃驚焉。導從之士,儼立於門下矣。知古微覘之,聞曦起而靦冠矣。有頃,朝天時至,執炬者告之。曦簪笏而出,撫馬欲上,忽捫其頸曰:

「吾夜半項痛,及此愈甚,如何?」

急命書吏為簡,請展前假小憩之,遂復入。行數步,回曰:

「今晨有事,須自對敭。」

強投簡而登馬。知古所見中夜之事小驗,益憂。有頃,一騎奔歸曰:

「相國伏法□(矣),家當籍沒!」

知古逾垣而出,免焉法司所詰(編按:本句疑有脫文。)。前拜泣而求恕者,蓋岑氏之先也。

僕常聞人之榮辱,皆稟自陰靈。惟此鬼吏,其何神速矣。乃知幽晦之內,其可忽之乎!

 

 

《逸史蒐奇》癸集卷七

 

進士鄭知古,睿宗朝客於相國岑公門下有日矣。一夕,寢於內廳。夜分,遠聞眾鬧祈哀之聲。傾耳聽之,聲聲漸近。既而分明聞其祈救人曰:

「岑氏寒微,未達於天下,幸而生之。曦,謬掌朝政,其心畏懼,未嘗敢危人。設使婦人而持權者,其心亦猛於曦也。即曦持衡御物,生無怨人,死無怨鬼,何所觸犯,而當此戮?唯使者恕之。某等當使曦以陰緡百萬奉謝。」

泣告之聲盈路。俄見大鬼丈餘,蓬頭朱衣,執長劍踰牆而入,有丈夫、婦女、老者、少者亦隨之入,或自投於牆下遮拜,其辭懇切。大鬼不顧,又逾中門,眾已紛紜而入。食頃,聞闔門大哭之聲,驚起聽之,大鬼者執曦頭仍出,門內哭聲極哀,若有大禍。衙鼓將動,稍稍似息。知古徬徨不知所為,行於廊下,以及鳴鼓。

鼓發,中門大開,厩吏乃飾馬。導從之士,儼立於門下矣。知古微覘之,聞曦起而腆靦冠矣。有頃,朝天時至,執炬者告之。曦簪笏而出,撫馬欲上,忽捫其頸曰:

「吾夜半項痛,及此愈甚,如何!」

急命書吏為簡,請展前假小憩之。遂復入,行數步,回曰:

「今晨有事,須自對揚。」

強投簡而登馬。知古所見中夜之事小驗,益憂。有頃,一騎奔歸曰:

「相國伏法矣,家當籍沒!」

知古踰垣而出,免焉法司所詰。前拜泣而求恕者,蓋岑氏之先也。

僕常聞人之榮辱,皆禀自陰靈。惟此鬼吏,其何神速矣。乃知幽晦之內,其可忽之乎!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李沈
下一則: 小小說 – 王煌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