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尹縱之
2022/08/31 22:30
瀏覽951
迴響0
推薦66
引用0


唐朝唐憲宗李純元和四年八月,有一位名叫尹縱之的人在中條山(位於山西省南部、黃河北岸)西峰某處暫居以便繼續唸書註x2。每逢月朗風清的夜晚,尹縱之必定對著美景吟詠歌唱又或是彈奏古琴,藉此陶冶心境

 

一天晚上,尹縱之聽見院牆外有腳步聲,而且聽起來像是女子走路的聲音,就朝著屋子外面說:

 

「誰在外面走來走去啊?」

 

屋外傳來一女子的聲音回答說:

 

「我是住在山下家的女兒,我家距離此地不遠,每次聽見郎君吟詠鼓琴的聲音,往往就會側著耳朵迎風專心的聆聽,在我那簡陋的屋中聚精會神地思考著那吟詠鼓琴之人是何模樣,只是因為父母管教非常嚴厲,我自是不敢擅自出門前來此處聆聽。今晚因為親戚家中有喜事,父母一起去參加喜宴,我獨自留在家中,又聽見那欽慕已久的琴聲樂曲,這才悄悄前來聆賞,卻沒想到被你發覺了。」

 

尹縱之說:

 

「原來是附近的鄰居,住得近,相見也是經常的事。既然專程前來聆聽琴曲,何不進來坐著聽?」

 

於是尹縱之起身開門出去迎接女子入內,女子則行禮相拜,卻沒有要進門的意思。尹縱之就再次簡單的表明自己邀請的意思,這才獲得女子點頭同意接受邀請,隨著尹縱之進屋。尹縱之安排好座席請女子就座,這才得以借著屋內燈火看清楚女子的模樣,只見此女子的儀態容貌以及舉止風度,都比一般的女子更加的柔媚婉約,雖然她的雙耳顏色稍黑,但也無損於她的美貌,如此也令尹縱之認為對方是這附近村中人家當中的一位最美的女子。

 

山居環境空盪寂靜,住了一段時間之後著實令尹縱之感到有些寂寞而憂愁,如今有美女知音來訪,自然令尹縱之心中非常高興,趕緊命僕人準備點心、煎煮茶水以招待女子,自己也大展歌喉、盡展琴藝請女子欣賞,在這夜晚清靜的深山之中,迴盪著清越高遠的琴音,女子顯然聽得十分盡興。尹縱之打鐵趁熱的進一步邀請女子留在此處過夜,女子推辭說:

 

「不成,待會兒我的父母回來找不到我的話,那該怎麼辦?」

 

尹縱之說:

 

「既然是晚上才去吃的喜宴,那麼肯定是不會在半夜時摸黑走夜路回家,大多會在主家留宿一晚。那麼到了天亮前的五更時分你悄悄的回家,關好門窗就像是整個晚上獨自一人在家的樣子,等到你的父母天亮後回到家,又怎麼會察覺呢?」

 

女子聞言,也就笑著答應留下來了。之後二人孤男寡女,如何海誓山盟、如何纏綿深入交流,自然是難以形容。

 

時辰來到了五更天左右,女子趕緊要穿上衣裳要回家。尹縱之思慮許久,擔心女子這一回去就很難再與她再見相聚,便想留下一件女子的東西當做信物,藉以作為維持兩人之間互動聯繫的因由。轉頭一看床前有一雙女子的青花氈履,就手快的拿起其中一隻鞋並放入櫃中鎖上了。女子見狀急得哀求說:

 

「我家貧窮,我沒有其他的鞋子,只有這雙鞋可穿。你若是不將鞋子還我,我只能打赤腳回家去。等到父母發現責問我,我又該如何回答呢?他們知道實情後打我就算了,只不過以後我們再想見面就很難了啊。」

 

尹縱之對於女子的哀求充耳不聞,女子哭著說:

 

「我的父母管教我極為嚴格,若是知道我偷跑出來與男子相會,那我就死定了。你豈能貪圖這一晚的歡樂之後就不管我,讓我獨自面對父母責難而以死謝罪嗎?剛才那些甜言蜜語的聲音還在我耳邊縈繞,你就馬上拋諸腦後要忘了我!你若想要我再來陪你,那麼每晚我爹娘睡著後,我還可以設法偷偷的前來。如果以一定要以此方式強留於我,最終將等同是殺了我,並不是深刻思念我的好方式啊!昨天夜裏才歡快的纏綿,這麼快就忘了,那麼你所說過的山盟海誓還算數嗎?」

 

說著說著甚至向尹縱之跪拜乞求說:

 

「還請你將鞋子還給我。日後如果我有一個晚上沒有來的話,就任憑你將這件事傳出去讓鄰里街坊恥笑我、讓我的父母則罰我!」

 

就這樣,從五更天起到破曉時分,女子一直在床前哭泣跪拜懇求著,但即便是女子多少好話說破了嘴,尹縱之聽到最後反倒因此更加的懷疑女子會因此一去不回,堅持要留下鞋子。眼看著天光就要大亮了,女子又不敢繼續留在此地,只能哭著恨恨的對尹縱之說:

 

「這或許該是我前輩子欠你的債,今日才會死在你手中啊!然而你如此別有用心,老天爺也當會命雷神劈死你,就算你再怎麼努力修習學問、求取功名,最終還是會不能有任何成就的!」

 

說完,一抹眼淚、打著赤腳含恨離去。

 

再說那尹縱之因為與女子通宵大戰後感到非常疲累,見女子走後就躺回床上補眠,這一覺直睡到陽光照進了窗戶時才又醒了過來。此時尹縱之卻聞到有一股血腥氣味從床前傳來,起身查看,氣味來源則是地上的一灘即將凝固的血跡,而且還有一道點點血滴的痕跡延伸往門外而去。尹縱之趕緊打開櫃子查看那隻青氈履,見到的卻是一個豬蹄殼子。

 

於是尹縱之馬上找來一根棍子,既當成手杖又藉以防身,循著那點點血跡而行,一直到了山下的王朝的家,那血蹤進入了他家的豬圈中。尹縱之就探頭查看,見豬圈內有一頭大母豬,牠的後右腳正缺了蹄殼,傷口流出的血跡一直延伸到豬圈的牆下,而那頭大母豬也見到了尹縱之,氣得睜大了雙眼在豬圈內亂竄,甚至衝出了豬圈作勢要衝撞尹縱之尹縱之嚇得趕緊找到王朝將此事告知。眼見自家的大母豬成了精,王朝二話不說拿起弓箭就追了出去,大母豬見狀只能負傷要逃,卻還是被王朝一箭就射死了。

 

後來,這年的年底朝廷舉辦科考尹縱之就下山應考求取功名,雖然他也算是個聲名遠播、名氣很大的人,但仍是榜上無名、最終也是一事無成。這莫非就是他負心的罪過所到的報應嗎?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註x2:關於故事主角「尹縱之」應有其人,而且是唐朝詩人白居易所認識之人,參考《全唐詩/卷432》:唐朝白居易、《秋霖中過尹縱之仙游山居》:

慘慘八月暮,連連三日霖。邑居尚愁寂,況乃在山林。

林下有志士,苦學惜光陰。歲晚千萬慮,併入方寸心。

岩鳥共旅宿,草蟲伴愁吟。秋天床席冷,夜雨燈火深。

憐君寂寞意,攜酒一相尋。

詩中描述白居易於八月底前往山中拜訪尹縱之,只是不知是在本故事之前或後哩……

 

「肄業」,此處指求學、畢業、修習學業。通常指沒有畢業或尚未畢業而言。

 

:「鼓琴」,「鼓」,有激烈彈奏的意思。又早期的古琴彈奏有以竹棒敲擊琴弦的彈奏方式,類似擊鼓的動作,故可能因此稱彈奏古琴為「鼓琴」。

 

:「怡中」,辭意待查。

 

:「深念」,深入考慮,或指十分思念。

 

唐憲宗元和四年的己丑科大考,該科主考官是戶部侍郎張弘靖,錄取進士二十人,狀元是韋瓘(字茂弘)。

 

:「聲華籍盛」,「聲華」,猶言聲譽。「籍盛」,參考詞語「籍甚」,盛大、盛多。「聲華籍盛」,參考成語「聲稱籍甚」,聲名遠播,名氣很大。

 

改編自 《玄怪錄》

 

原文:

 

《玄怪錄》.卷四.尹縱之

 

尹縱之,元和四年八月肄業中條山西峰。月朗風清,必吟嘯鼓琴以怡中。一夕,聞簷外履步之聲,若女子行者。縱之遙謂曰:

「行者何人?」

曰:

「妾山下王氏女,所居不遠,每聞郎君吟詠鼓琴之聲,未嘗不傾耳向風,凝思於蓬戶。以父母訓嚴,不敢來聽。今夕之親有適人者,父母俱往,妾乃獨止。復聞久慕之聲,故來潛聽。不期郎之聞也。」

縱之曰:

「居止接近,相見是常。既來聽琴,何不入坐?」

縱之出迎,女子乃拜。縱之略復之,引以入戶,設榻命坐。儀貌風態,綽約異常,但耳稍黑。縱之以為真村女之尤者也。山居閑寂,頗積愁思,得此甚愜心也。命僕夫具果煮茗,彈琴以怡之。山深景靜,琴思清遠,女意歡極。因留宿。女辭曰:

「父母如何?」

縱之曰:

「喜會是赴,固不夜歸。五更潛復閉戶為獨宿者,父母曙到,亦何覺之?」

女笑而止。相得之歡,誓將白首。綢繆之意,無不備盡。

天欲曙,衣服將歸,縱之深念,慮其得歸而難召也,思留質以繫之。顧床有青花氈履,遽起取一隻鎖於櫃中。女泣曰:

「妾貧,無他履,所以承足止此耳。郎若留之,當跣足而去。父母召問,何以說告焉?杖固不辭,絕將來之望也。」

縱之不聽,女泣曰:

「妾父母嚴,聞此惡聲,不復存命。豈以承歡一宵,遂令死謝?繾綣之言,聲未絕矣,必忘陋拙!許再侍枕席,每夕尊長寢後,猶可潛來。若終留之,終將殺妾,非深念之道也。綢繆之歡,棄不旋踵耳,且信誓安在?」

又拜乞曰:

「但請與之。一夕不至,任言於鄰里。」

自五更至曉,泣拜床前,言辭萬端。縱之以其辭懇,益疑,堅留之。將明,又不敢住,又泣曰:

「妾前生負郎君,送命於此。然郎之用心,神理所殛,修文求名,終無成矣!」

收淚而去。

縱之以通宵之倦,忽寢熟,日及窗方覺,聞床前腥氣,起而視之,則一方凝血在地,點點而去。開櫃驗氈履,乃豬蹄殼也。遽策杖尋血而行,至山下王朝豬圈,血蹤入焉。乃視之,一大母豬,無後右蹄殼,血引牆下,見縱之怒目而走。縱之告王朝,朝執弓矢逐之,一矢而斃。

其年,縱之山下求貢,雖聲華籍盛,終終無成。豈負之罪歟?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王煌
下一則: 小小說 – 華山客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