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吳全素〈下〉
2022/08/09 23:06
瀏覽704
迴響0
推薦58
引用0


於是二名勾魂使者領著吳全素一起去往位於長安城西市的絹行(綢緞行)最南側的一戶人家,此刻那戶人家院中屋內燈火輝煌明亮,並傳出了嗚嗚的哭泣之聲,有數名僧人在門內念誦著經文,到處瀰漫著祭祀的香火煙霧。二名勾魂使者不敢靠近僧人們,就繞道從堂屋後方的屋簷處登上屋頂,估計某處下方應該就是目標的寢床位置,就抽開瓦片、折開椽木,將屋頂開了一個大洞而屋內之人居然毫無察覺的樣子。

 

從洞中往下看,床上躺著的一名老人氣息非常微弱,床邊圍繞著許多人對著老人哭泣。一名勾魂使者從懷中取出一條黑繩,約有手指頭粗、二丈多長,要吳全素在屋脊上坐穩後與另一名勾魂使者一起握緊繩索的一端,繩索另一端則垂入洞中,又叮囑吳全素,說:

 

「我下去勾那將死之人的魂,勾到魂後,你就幫他一起拉繩子將我們拉上來。」

 

安排妥當後,勾魂使者就順著繩索下去,快狠準的用右手揪住了老人,左手拉扯繩索通知上面,吳全素與另一名勾魂使者就立刻拉動繩索將勾魂使者與老人都拉了出來。勾魂使者將老人拖到了堂屋前,用那條繩索將老人捆綁妥當後,二名使者就輪流揹著老人離開了絹行,看了看彼此,一名使者問:

 

「這附近哪裡有最大的殺豬案板?」

 

另一名使者說:

 

布政坊十字街南的王家肉店的殺豬案板最大。」

 

於是又一起前往布政坊。到了王家肉店,勾魂使者將老人扔到殺豬案板上,將他的衣裳脫下後並纏住了他的手腳,輪流對著老人又是推揉又是擠壓,就像是在揉麵團似的。老人被折磨得直叫苦,哀求的聲音令人不忍。吳全素就說:

 

「如果他有罪那麼應當讓他依法受刑,你們這樣動私刑也不合法;如果他無罪責,你們又何必這樣折磨他呢?」

 

勾魂使者一邊繼續動作一邊說:

 

「我們還奇怪你怎麼這麼遲才開口詢問哩!

 

但凡一個人若累積了善功清德、符合榮昇天堂的,死後將有仙樂彩雲、霓旌鶴駕前來迎接他,輪不到我們來捉他。若犯有重罪以及曾做過汙穢醜惡之事、符合墮入地獄的,死後必有牛頭馬面這般模樣奇異的鬼差帶著鐵叉、枷杻前來捉拿他,這也輪不到我們出手。

 

這個老人既沒有昇天之福,又沒有下地獄之罪,雖然平日能修養自身的行為品性,但始終未能脫離那紅塵俗事的糾纏,頂多能做到潔身自好、獨善其身,讓自己沒有多餘的瑕疵汙穢的紀錄。現在他陽壽已盡,只符合轉世投胎為男子之身的資格。當冥司的長官決定此案的處置方式的時候,他來世的母親便已經受孕等著屆時將他生下來。而現在他這一世的陽壽用盡之際,也就是他來世的母親即將分娩的時候。現在我們若不將他搓揉擠壓成嬰兒模樣,那麼他來世的母親又如何能順利的將他生下來呢?」

 

說完又盡力的搓揉擠壓老人。吳全素見老人的身軀越來越小,很快的,就變成如拳頭般大小的一個小人兒,全身上下包括骨骼、五官等,都一樣變小了。於是勾魂使者就拎著變成嬰兒模樣的老人出發,隱隱約約的身形穿過了子城,來到大勝業坊西南方、轉往東後拐了二個彎,從一處面朝北方的牆壁穿牆而入。他們進入的這戶人家也是燈火明亮輝煌,屋內傳出低聲細語的聲音,也有二名和尚在窗前誦讀著《八陽經》。因此勾魂使者不敢靠近僧人,就直接走上台階,見堂門半開掩著,一名勾魂使者就拎著老人進去,似乎才剛走近床邊,外面的人們就聽見屋內傳出了新生兒呱呱墜地的洪亮啼哭聲,看樣子嬰兒已經順利誕生了。那名勾魂使者出來後,就對吳全素說:

 

「事情辦好了,我們這就送你回去。」

 

就陪同吳全素回到永興里的旅店。到了吳全素租住的房間,房內仍是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清楚。二名勾魂使者尾隨在吳全素後方,進入房間後,突然用力推了吳全素一把,同時大喊著:

 

吳全素!」

 

吳全素就像走路不小心般跌倒在地,等他醒過來時,只覺頭暈目眩,過了許久才恢復過來。而此刻傳來遠處衙門通知上班的鼓聲,吳全素的姨父也從宣陽坊的家中騎馬過來查看外甥的情況,見到人時吳全素已經完全清醒,而負責照顧吳全素的僕人則根本沒有察覺吳全素在夜裡曾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姨父見外甥模樣很是虛弱,就吩咐吳全素乘坐小轎子去往宣陽坊的姨父家中休息。

 

過了數日,吳全素才完全恢復正常,之後他去往內城進入勝業坊去往那個生下男嬰的人家查看,一路上所見事物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證實了自己前幾日所見的並非做並非做夢而已。因此吳全素認為比起自己就算是通過明經科的考試取得了功名,但上榜之後只剩下三年陽壽,這樣的短暫的榮耀也算不上什麼了,就想著趕緊回家侍奉雙親才是要緊之事。可是每當吳全素決定好出發返鄉的日期,不是因為自己出現頭暈目眩的情況,亦或是要乘坐的驢子忽然腳受傷,亦或是一連幾天下雨、下雪,亦或是有親友來訪、嘮嘮叨叨的相互問候以至於耽誤了出發的時辰,如此一再因故導致放棄出行計劃。就這樣而迎來了大考之日,吳全素只好進場應考,卻也隨隨便便的應答交差了事,也不再像以前那般在意是否能考取功名。不久之後放榜了,吳全素居然真的榜上有名,見此吳全素也只能大笑著告別長安,終於能順利啟程返鄉,要好好的陪伴侍奉爹娘過完剩下的日子了。

 

原來,命中注定的事都將會完成,就算是不想要也不行;注定的時機未到,就算是心急也不能提早完成。看了吳全素的故事,足可以告誡那些「只知道出仕做官卻不知道適時隱退」的人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上計」,最好的計策。古人認為投胎為人,尤其是投胎轉世為男子,是最大的福分。故此處的「上計」可能指的就是這個意思。

 

:「沙門」,梵語譯音,也做「桑門」,於中國專指出家的佛教徒,即和尚,也指佛門。

 

:《八陽經》,全名為《佛說天地八陽神咒經》,為唐朝三藏法師義淨奉詔譯。全文見網址:https://zh.m.wikisource.org/zh-hant/佛說天地八陽神咒經 

 

:「其知進而不知退」,原文出自《周易.乾》:

「「亢」之為言也,知進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知得而不知喪。其唯聖人乎!知進退存亡而不失其正者,其唯聖人乎!」

網路譯文:知道進而不知道退,知道存卻不知道亡,知道得到而不知道喪失,能稱得上聖人嗎?(這種人不能稱為聖人)

知道前進和後退、生存和滅亡而又不失掉正確原則的人,能稱得上聖人嗎?(這種人可稱作聖人)。

 

改編自 《玄怪錄》

 

原文:

 

《玄怪錄》.卷三.吳全素

 

吳全素,蘇州人,舉孝廉,五上不第。

……

引者受命,即與同行。出門外,羨而泣者不可勝紀。

……

乃相引入西市絹行南盡人家,燈火熒煌,嗚嗚而泣,數僧當門讀經,香煙滿戶。二吏不敢近,乃從堂後簷上,計當寢床,又抽瓦折椽,開一大穴。穴中下視,一老人氣息奄然,相向而泣者周其床。一吏出懷中繩,大如指,長二丈餘,令全素安坐執之,一頭垂於穴中,誡全素曰:

「吾尋取彼人,人來,當掣繩。」

遂出繩下之,而以右手捽老人,左手掣繩,全素遽掣出之,拽於堂前,以繩囚縛。二吏更荷而出,相顧曰:

「何處有屠案最大?」

其一曰:

「布政坊十字街南王家案最大。」

乃相與往焉。既到,投老人於案上,脫衣纏身,更上推撲。老人曰苦,其聲感人。全素曰:

「有罪當刑,此亦非法;若無罪責,何以苦之?」

二吏曰:

「訝君之問何遲也?凡人有善功清德,合昇天堂者,仙樂彩雲、霓旌鶴駕來迎也,某何以見之?若有重罪及穢惡,合墮地獄者,牛頭奇鬼鐵叉枷杻來取,某又何以見之?此老人無昇天之福,又無入地獄之罪,雖能修身,未離塵俗,但潔其身,淨無瑕穢。既捨此身,只合更受男子之身。當其上計之時,其母已孕,此命既盡,彼命合生。今若不團撲,令彼婦人何以能產?」

又盡力揉撲,實覺漸小,須臾,其形纔如拳大,百骸九竅,莫不依然。於是依依提行,逾子城大勝業坊西南下東回第二曲北壁,入第一家,其家復有燈火熒煌,言語切切,沙門二人當窗讀《八陽經》。因此不敢逼僧,直上階,見堂門斜掩,一吏執老人投於堂中,纔似到床,新子已啼矣。一吏曰:

「事畢矣,送君去。」

又偕入永興里旅舍。到寢房,房內尚黑,略無所見。二吏隨自後,乃推全素,大呼曰:

「吳全素!」

若失足而墜,既蘇,頭眩苦,良久方定。而衙鼓方動。姨夫者自宣陽走馬來,則已蘇矣。其僕不知覺也。乘肩輿憩於宣陽,數日復故,再由子城入勝業生男之家,歷歷在眼。自以明經中第,不足為榮,思速侍親。卜得行日,或頭眩不果去,或驢來腳損,或雨雪連日,或親故往來,因循之問,遂逼試日。入場而過,不復以舊日之望為意。俄而成名,笑別長安而去。

乃知命當有成,棄之不可;時苟未會,躁亦何為?舉此端,足可以誡其知進而不知退者。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掠剩使
下一則: 小小說 – 吳全素〈中〉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