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吳全素〈中〉
2022/08/08 22:40
瀏覽556
迴響0
推薦40
引用0


那二名勾魂使者領命,隨即帶著吳全素一起離開,當他們走出衙門,那些還在門外等候點名受審的人們得知他即將還陽復生,羨慕到哭出來的真是多到數都數不過來。走出城門後,眼前卻是一條平坦大道,左右完全沒有一丁點深泥淤積的樣子。很快的,吳全素便回到了開遠門前,勾魂使者就對他說:

 

「判官大人說的你都聽到了:你的命很薄,若是天亮你就回不去了。」

 

說著說著就見二名勾魂使者表情詭異、意有所指的接著說:

 

「我們倆都是窮鬼,你分別給我們各五十萬錢,就不必擔心天亮前來不及趕回去了。」

 

看來是勾魂使者藉機恐嚇吳全素、以此向他索要錢財。吳全素是個明白人,自然聽得出對方話中含義,就說:

 

「我遠道而來寄居在長安,況且原本家中就貧窮,如何能籌得這麼一大筆錢給你們呢?」

 

使者說:

 

「你的姨母與姨父就住在宣陽坊,你的姨父又是戶部的官員,家境非常富有,你只要向他們開口就能要到錢了。」

 

於是三人一同來到姨父家,那二名勾魂使者卻停留在大門外不肯走上台階,要吳全素獨自入內向姨父、姨母開口。此時姨父與姨母正在堂屋中吃著煎餅,吳全素走到一旁的燈台前,向姨母拱手行禮,說:

 

「阿姨萬福。」

 

姨母就像是沒聽見似的並沒有回應,吳全素又轉向姨父行禮說:

 

「姨夫安和。」

 

姨父同樣沒有回應。吳全素就用手將身旁的燈火遮掩著,頓時整個房間變得一片昏暗。姨父見狀,就對妻子說:

 

「我們在晚上吃的煎餅太香了,或許是有鬼神嘴饞想吃才如此作弄人,何不扔一點吃的給那路過的鬼神?」

 

吳全素本就對姨父姨母沒有回應而失望,又見姨父認為只是路過鬼神討吃的,因此感到有些氣憤。此時一名僕人遵命端著一些食物,正迎面朝著吳全素而來,吳全素便用力拍了他一下,僕人發出「唉唷」一聲就昏倒在地。姨父母與其他僕婢們都湊上前去查看,有的拔髮、有的噴水,呼喚了許久才讓這名僕人甦醒過來。吳全素見無法當面向姨父姨母溝通求情,只能轉身出門,下了台階後問二名勾魂使者該怎麼辦?使者說:

 

「這是當然的,你還沒有還陽復生,不就是個鬼嘛?鬼說話,活人是聽不到的,你倒是挺機靈的,知道遮掩燈光、打昏僕人,相信這樣也應該足夠嚇到你姨父一家了。」

 

吳全素說:

 

「嚇是能嚇到,但又該如何才能向他們說明我想要求的事呢?」

 

使者說:

 

「用我們的口水塗抹人家的大門,那麼這家人全家都會睡著;塗抹在中門(分隔內院與外院之間的門)上,則門內的人會睡著;塗在堂門(堂屋、正房的門)上,則滿堂屋內的人都會睡著。你可以用手承接我的口水去塗到門上。」

 

吳全素就掬手成碗狀,二名勾魂使者輪流吐了幾口口水。很快的吳全素將手中的勾魂使者的口水塗抹在堂門上。才剛塗完,滿堂屋的人都伸著懶腰、打著呵欠,姨父吩咐僕人快快收拾餐具,隨後便與姨母等人各自回房去睡了。二名勾魂使者遠遠的提醒吳全素,說:

 

「你跟進去臥室,站在距離床前三尺的地方對他們說話即可。千萬要記得不要再靠近床,甚至伸手去推搖他們,這樣做他們會做噩夢而醒不過來了。」

 

吳全素按照使者的方式向姨母訴說了所求之事。姨母從夢中驚醒,坐起身子後哭著對姨父說:

 

「我那外甥吳全素昨天晚上才回去他住的地方,怎麼突然就死了?剛才我夢見他前來向我借錢,說是要拿去打點鬼差,這該麼辦呢?」

 

姨父說:

 

「這是因為你擔憂外甥,日有所思,這才偶然間做了這樣的夢,怎麼能當真而相信呢!」

 

夫妻倆便又躺下繼續睡。沒多久,姨母又夢到一樣的夢境,驚醒坐起而大哭不已。姨父也覺得是有蹊蹺,就從書櫃中翻找可用的紙張,正巧櫃中還有二百張紙,姨父就命家中僕人們一起動手,剪出了許許多多的紙錢然後馬上焚化。等到火熄滅後,地面上便出現一百萬錢堆在那兒。二名勾魂使者不知從哪兒找來了扁擔籮筐,一邊裝錢一邊對吳全素說:

 

「這筆錢數量太多,我們兩個無法搬動。不過你還算是個生魂,仍有著活人的力量,可以將它們一次搬動,還得請你幫忙搬錢,隨我們將錢寄放到某處。」

 

起初吳全素以為自己搬不了這麼多的錢,但禁不住二名使者的要求,就試著以雙手捧著扁擔向上一抬,居然就將扁擔抬到了肩頭挑著,雖然見那二個籮筐中的銅錢像座小山似的堆得極高,其實非常的輕。二名勾魂使者在前帶路,領著吳全素來到了介公廟(祭祀介子推的祠廟),廟主人身穿紫色袍服、腰間繫著金腰帶,吩咐手下清點後放到廟中。寄放完畢,二名勾魂使者喜孜孜的問吳全素

 

「看來時間還夠,你還陽復生的事肯定沒問題了(果然「時間就是金錢」,古今都一樣…… 尷尬 )。你是想現在就回去,還是想趁機開開眼界呢?現在我們還要抓一個人送他去投胎轉生,你要跟去看看嗎?」

 

也想趁機開開眼界的吳全素說:

 

「這正合我意。」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從母」,母親的姐妹。即「姨母」。

 

:「宣陽」,即宣陽坊,在長安城朱雀門街東第三街之南,皇城東之第一街。南邊是親仁坊,北面是平康坊。東去則是東市。西以朱雀門東第三大街對著崇義坊。此區為當時的商業精華區,周圍坊里多皇室貴族和達官顯貴第宅。

 

:「青衣」,漢朝以後卑賤者多穿青衣,故稱婢僕、差役等人為「青衣」。

 

:「逡巡」,此處指頃刻之間。又或指因爲有所顧慮而徘徊不前、或向後退、或時光消失。

 

:「魘」,音「眼」,夢中遇可怕的事而呻吟、驚叫。

 

:「歸宿」,供棲身的住所。

 

:「遺」,此處音「位」,給予、饋贈;送交、交付。

 

:「熱夢」,辭義待查。

 

:「緡」音「民」,穿錢的繩索。借指成串的銅錢,亦泛指錢。一千文錢為一緡。

 

----- 待續 -----

 

改編自 《玄怪錄》

 

原文:

 

《玄怪錄》.卷三.吳全素

 

吳全素,蘇州人,舉孝廉,五上不第。

……

引者受命,即與同行。出門外,羨而泣者不可勝紀。既出其城,不復見泥矣。復至開遠門,二吏謂全素曰:

「君命甚薄,突明即歸不得,見判官之命乎?我皆貧,各惠錢五十萬,即無慮矣。」

全素曰:

「遠客又貧,如何可致?」

吏曰:

「從母之夫,居宣陽為戶部吏者,甚富,一言可致也。」

既同詣其家。二吏不肯上階,全素入告。其家方食煎餅,全素至燈前,拱曰:

「阿姨萬福。」

不應,又曰:

「姨夫安和。」

又不應。乃以手籠燈,滿堂皆暗。姨夫曰:

「何不拋少物?夜食香物,鬼神便合惱人。」

全素既憾其不應,又目為鬼神,意頗忿之。青衣有執食者,其面正當,因以力掌之,應手而倒。家人競來拔髮噴水,呼喚良久方悟。全素既言情不得,下階問二吏。吏曰:

「固然,君未還生,非鬼而何?鬼語而人不聞,籠燈行掌,誠足以駭之。」

曰:

「然則何以言事?」

曰:

「以吾唾塗人大門,一家睡;塗人中門,門內人睡;塗堂門,滿堂人睡。可以手承吾唾而塗之。」

全素掬手,二吏交唾。逡巡掬手以塗堂門。纔畢,滿堂欠伸,促去食器,遂入寢。二吏曰:

「君入,去床三尺立言之。慎勿近床,以手搖動,則魘不悟矣。」

全素依其言言之。其姨驚起,泣謂夫曰:

「全素晚來歸宿,何忽致死?今者見夢求錢,言有所遺,如何?」

其夫曰:

「憂念外甥,偶為熱夢,何足遽信!」

又寢,又夢,驚起而泣。求紙於櫃,適有二百幅,乃令遽剪焚之,火絕,則千緡宛在地矣。二吏曰:

「錢數多,某固不能勝。而君之力,生人之力也,可以盡舉。請負以致寄之。」

全素初以為難,試以兩手上承,自肩挑之,巍巍然極高,其實甚輕。乃引行寄介公廟,主人者紫衣腰金,敕吏受之。寄畢,二吏曰:

「君之還生必矣。且思便歸,為亦有所見耶?今欲取一人送之受生,能略觀否?」

全素曰:

「固所願也。」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吳全素〈下〉
下一則: 小小說 – 吳全素〈上〉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