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吳全素〈上〉
2022/08/07 22:41
瀏覽636
迴響0
推薦58
引用0


唐朝唐憲宗李純元和年間,蘇州有一個名叫吳全素的人,由當地官方以符合「孝順父母、清廉方正」的資格向朝廷推薦人才,然而之後吳全素五度參加中央考核(考經學(儒家經典)方面的學問)都未能通過。元和十二年,吳全素寄居在長安城中的永興里的一間旅店之中。十二月十三日的夜晚,吳全素已經上床躺平要睡覺了,卻見到有二名身穿白衣、手拿文書、模樣像是貢院(舉行會試、鄉試的場所)派出召喚指定考生的工作人員,拿著憑證來到自己面前。吳全素就說:

 

禮部主辦的考試,場次都有規定的日期,何需勞煩二位大半夜的專程前來帶領在下過去?」

 

二名使者堅持要吳全素一同前去,不得已,吳全素只好起身下床隨著二人而去,不知不覺就通過了內城,從長安城西側的開遠門出去後走了約二百步,轉向正北方又走了一會兒,有一條寬度約只有二尺左右的道路,除了這條路之外,一眼望去兩側都是深泥淤積的地面。就見到有許多男男女女,有被揪著頭髮的、有被拖倒在地的、有戴著木枷與手械的、有多人被鐵鍊纏繞鎖著身體上串成一串一起行動的,這些人當中有和尚、有道士、有用布囊裝著自己的腦袋自己拎著的、有雙手反綁在背後的,粗估總有數百人,都分散在左右這大片泥濘當中遭到驅趕、艱難的前行著,只有吳全素一人得以走在當中這條平坦的道路上。

 

走了約莫數里的路程,進入一座城,抵達一處官府,包括吳全素在內,現場約有一千多人排隊等候著。接著有佩刀的官兵出現,將這些人劃分為五十人一列的數個小隊伍,然後各自引導著一個小隊伍等待進入大堂,吳全素則被安排在第三個小隊之中。

 

這處官府衙門的正堂是一座大殿堂,當中擺設了座床、桌案,有一名身穿緋紅色袍服的人坐在桌案之後,左右站立著數十名小吏。一名衙吏高聲點名,傳喚那列隊候審中的人進入大堂,審訊完畢,紅袍官員便做出判決,將受審者交付給監獄管理人員帶走。有被帶往石磨地獄被磨成肉泥、有被帶去挖礦挖不完的地獄、有被帶去扔入湯鍋不停熬煮的地獄、有被帶去被火不斷焚燒的地獄,諸如此類種種,都各有處分。而眼見這些受審之人被判決要去地獄報到,吳全素這才明白自己已經死了,又見前面陸續已經有四十九人都已經被點名判決完畢,惟獨剩下吳全素一人還待在原地等候,吳全素就問那帶隊的官兵:

 

「在大堂上坐著的是什麼官?」

 

官兵說:

 

「那是判官大人。」

 

在接著唱名召喚吳全素上堂後,吳全素便當庭申訴說:

 

全素我恭敬的履行儒家之道,壽命與官祿都還未用盡,不應該就這樣死了啊。」

 

判官說:

 

「冥間衙門的公文紀錄,一條一條的都記載得清清楚楚。本司根據文書內容追拿你到案,怎能容你胡亂申訴!」

 

吳全素說:

 

「我清楚的知道自己的陽壽未盡,因此請大人當場查驗生死簿。」

 

判官就命書吏取來吳郡的戶籍,翻到了吳全素的資料處,當中記載著吳全素應於元和十三年通過明經科的考試,之後三年衣食無憂,卻也沒有官祿(也就是考過之後三年便過世,來不及更上一層樓當官)。判官這才明白的確是冥司作業錯誤、太早勾了魂,卻想要便宜行事,就勸說吳全素

 

「陽世三年,對冥間來說不過是轉瞬之間,況且你又沒有做官的命,何必還要回去!回去不久就又要回來報到,徒增冥司的文書作業與冥吏(勾魂使者)奔波的麻煩罷了。」

 

吳全素則懇求說:

 

「我因為獲得官方舉薦,辭別雙親離家進京已經五年,就算沒能通過考試,能平安回家也算是給家門增添榮耀,更何況我取得功名後還有三年的壽命?所以我懇求判官大人憐憫明察,能讓我回去。」

 

此事畢竟是冥司自己的錯誤,判官也只能點頭同意說:

 

「既然如此,就放你回去吧。」

 

就命令原先那二名白衣勾魂使者負責送吳全素回去,同時也告誡他們,說:

 

「此人命薄,你們最好抓緊時間趕緊送他回去,若稍有延遲,恐怕天就要亮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執簡」,手持簡冊。

 

:「引試」,此處應指接引前往考試。又為「引保就試」,為宋朝時選舉制度的一種規定。凡士子應舉,須什伍相保,不許有大逆的親屬及諸不孝、不悌與僧道歸俗等事。將臨試期,知舉官先引問聯保,核對明白後,方得就試。

 

:「分甲」,待查。參考「科甲」,因時舉士考試分甲、乙等科。也指科舉出身的人。

 

:「子城」,大城所附屬的小城,如內城及附郭的月城等。

 

:「開遠門」,隋代名,唐朝時改稱安遠門,於長安城西側偏北,故址位於今陝西省西安市西郊大慶路西二環交界處南、大土門村中心處。

 

:「捽」,音「足」,揪著頭髮,抓,拔取,牴觸、碰撞。

 

:「連裾」,同「聯袂」,此處比喻共同行動的人。

 

:「正衙」,時正式朝會聽政的處所。

 

:「磑獄」,「磑」音「位」,將人碾磨成肉泥的地獄。

 

:「突明」,破曉。

 

----- 待續 -----

 

改編自 《玄怪錄》

 

原文:

 

《玄怪錄》.卷三.吳全素

 

吳全素,蘇州人,舉孝廉,五上不第。元和十二年,寓居長安永興里。十二月十三日夜,既臥,見二人白衣執簡,若貢院引牌來召者。全素曰:

「禮闈引試,分甲有期,何煩夜引?」

使者固邀。不得已而下床隨行,不覺過子城。出開遠門二百步,正北行,有路闊二尺已來,此外盡目深泥。見丈夫、婦人、捽之者、拽倒者、枷杻者、鎖身者、連裾者、僧者、道者、囊盛其頭者、面縛者、散驅行者,數百輩皆行泥中,獨全素行平路。

約數里,入城郭,見官府,同列者千餘人,軍吏佩刀者分部其人,率五十人為一引,引過,全素在第三引中。其正衙有大殿,當中設床几,一人衣緋而坐,左右立吏數十人。衙吏點名,便判付司獄者、付磑獄者、付礦獄者、付湯獄者、付火獄者、付案者。聞其付獄者,方悟身死。見四十九人皆點付訖,獨全素在,因問其人曰:

「當衙者何官?」

曰:

「判官也。」

遂訴曰:

「全素恭履儒道,年祿未終,不合死。」

判官曰:

「冥司案牘,一一分明。據籍帖追,豈合妄訴!」

全素曰:

「審知年命未盡,今請對驗命籍。」

乃命取吳郡戶籍到。檢得吳全素,元和十三年明經出身,其後三年衣食,亦無官祿。判官曰:

「人世三年,纔同瞬息,且無榮祿,何必卻回!既去即來,徒煩案牘。」

全素曰:

「辭親五載,得歸即榮,何況成名尚餘三載?伏乞哀察。」

判官曰:

「任歸。」

仍誡引者曰:

「此人命薄,宜令速去。稍以延遲,即突明矣。」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吳全素〈中〉
下一則: 小小說 – 齊推女〈下〉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