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齊推女〈上〉
2022/08/03 22:34
瀏覽620
迴響0
推薦51
引用0


這一篇與前一篇《齊饒州》故事架構相同,但其中男主以及救妻細節不同,應該算不得抄襲。或許是原作者牛僧儒當初就聽說了這二個版本,便一併收錄於書中。也或許是後人假原作者之名將此篇補錄於書中。那麼就看看古人改編劇本的功力唄……

 

----- 偶素分隔線 之 開始瞎掰唄 -----

 

唐朝唐憲宗李純元和年間,饒州刺史齊推有一個女兒氏,嫁給隴西某。後來,某要前往京城參加進士會考,此時妻子氏正懷有身孕,某便將妻子留在饒州請岳家照顧。到了氏即將分娩前,家安排女兒住到東側的樓閣中待產。這而就在這天晚上,氏夢見一名身材高大、儀表端正、神態莊嚴的男子,雙眼瞪大怒視著氏,同時手按著配劍著喝斥道:

 

「這間屋子豈是讓妳在此生孩子弄髒的地方嗎!趕快搬走。不然,妳將大禍臨頭。」

 

第二天,氏將此事告知父親,但齊推性格剛烈,就對女兒說:

 

「我擔任此地的刺史,又有那一個妖孽能侵犯我家呢!」

 

又過了幾天,氏分娩了。就在生產過程中,氏忽然見到那晚夢見的高大男子,那男子二話不說便憤怒的上前揭開了床帳對著氏拳打腳踢,沒過一會兒氏便被打得七孔流血而斷氣了。齊推因愛女遭此橫禍而一屍兩命,此時後悔不聽愛女的話已然是後悔莫及,只能對外宣稱女兒因難產過世而先將氏暫時安葬饒州城西北十餘里處的官道旁,同時派遣使者快馬前往找到女婿某報喪,要等到女婿回來後將妻子的遺體歸葬到家的墓地中。

 

進京趕考的某不幸落榜,正收拾行李準備啟程返鄉,此時報喪的使者及時趕到,將氏遭遇不幸之事告之。某震驚之餘,趕緊啟程上路朝饒州而去,雖然日夜兼程,但當他抵達饒州時,距離氏過世下葬則已經過去了半年之久。途中某從使者的口中大略知道了氏並非因難產而死,而是遭到鬼怪殺害,除了對妻子深深的哀悼與遺憾,也苦思要如何為妻子在陰間昭雪冤屈。

 

到了饒州城附近時,天色已晚,某忽然在曠野中見到一名女子在遠處徘徊,遙見那女子的身形舉止與服飾,並非一般的村婦。某忽然心頭一動,停下馬來凝視著想要看清楚女子的模樣,但是那女子似乎察覺有人,蓮步輕移身形便隱沒在一旁的草叢樹木之中了。於是某下馬步行前往查看,找到那女子後一看,卻發現真的是自己的妻子氏。夫妻相見都哀傷哭泣著,過了一會兒,氏忍住淚水對某說:

 

「夫君暫且先別再哭了,我有幸還有復生的機會,所以等著夫君歸來已經很久了。因為父親為人剛正、不信鬼神,我又身為婦女,不能親自向冥司提出告訴。今日你我方能相見,必須趕快把握時機,以免耽誤了我復生的機會註x2。」

 

某連忙問道:

 

「真是如此?那麼該怎麼做呢?」

 

氏說:

 

「從這裡往西直行五里處有一個鄱亭村,那裡有一個姓的老先生,正在教授村中的兒童讀書識字,他其實是九華洞中的仙官,只是人們都不知道。夫君若能傾盡至誠之心去求他,這樣或許就能實現我們的願望。」

 

某就直接前往鄱亭村拜訪先生,見到人時,某一路跪行到先生面前,再三扣拜,說:

 

「區區下界凡賤之人,斗膽前來拜謁大仙。」

 

當時先生正在教授村童誦讀經典,見到某如此舉動,一邊驚慌避讓一邊說:

 

「我只是個又老又窮、馬上就要死去的老頭子,你為何要這樣稱呼我呢?」

 

某仍是對著先生一拜再拜,不停的磕頭,令先生顯露出更加的為難的模樣。如此從黃昏一直到了半夜某始終不敢應先生之邀就坐,而是雙手合起來恭敬的一直站在先生面前。先生低著頭想了好一會兒之後,說:

 

「您既然如此誠懇,我也不需要再隱瞞了。」

 

某見先生終於同意幫忙,當即又對著他磕頭,流著淚述說了妻子氏遭惡鬼枉殺的經過。先生聽完後,說:

 

「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但是賢夫人的家人不早點兒來向我申訴,如今賢夫人的身軀已經腐敗,要處理也來不及了。我剛才拒絕你,是因為還沒想到什麼好方法的緣故。不過我就試著為您解決看看吧。」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瘞」,音「易」,埋葬。

 

:「下第」,科舉時代指殿試或鄉試沒考中。

 

:古時候女子不出閨閣,即便有官司需求,也必須由丈夫、兄弟等家中男子出面代為向官府提出告訴或申辯。若官方有偵訊女子的需要,也必須以不公開偵訊的方式,或由官府的女眷代為傳話詢問相關問題。並非一開始就讓女子拋頭露面上公堂。

 

註x2:「事機」,原是古代軍事術語,指在戰爭中用來損害敵方的計謀。此處指行事的時機。又猶機要、機密。

「校遲」,延遲、耽誤。

 

:「諧遂」,順心遂意,事可成功。

 

:網路版原文此處的「日宴」,應是「日晏」,天色已晚。

 

:「夜分」,半夜時分。

 

:「足下」,對對方的尊稱,譯爲「您」。 足下是舊時交際用語,下稱上或同輩相稱的敬詞。

 

:網路版原文此處的「否」字可能是個錯別字,原字待查,參考後文疑應是「吾」字。

 

:網路版原文此處的「蛋」應為「蚤」,通早,原指月初或早晨。

 

----- 待續 -----

 

改編自 《玄怪錄》

 

原文:

 

《玄怪錄》.卷三.齊推女

 

元和中,饒州刺史齊推女,適隴西李某。李舉進士,妻方娠,留至州宅。至臨月,遷至後東閣中。其夕,女夢丈夫,衣冠甚偉,瞋目按劍叱之日(曰):

「此屋豈是汝腥穢之所乎!亟移去。不然,且及禍。」

明日告推,推素剛烈,曰:

「吾忝土地主,是何妖孽能侵耶!」

數日,女誕育,忽見所夢者,即其床帳亂毆之。有頃,耳目鼻皆流血而卒。父母傷痛女冤橫,追悔不及,遣遽告其夫,俟至而歸葬於李族,遂於郡之西北十數里官道權瘞之。

李生在京師下第將歸,聞喪而往。比至饒州,妻卒已半年矣。李亦粗知其死不得其終,悼恨既深,思為冥雪。至近郭,日晚,忽於曠野見一女,形狀服飾,似非村婦,李即心動,駐馬諦視之,乃映草樹而沒。李下馬就之,至則真其妻也。相見悲泣,妻曰:

「且無涕泣,幸可復生。俟君之來,亦已久矣。大人剛正,不信鬼神,身是婦女,不能自訴。今日相見,事機校遲。」

李曰:

「為之奈何?」

女曰:

「從此直西五里鄱亭村,有一老人姓田,方教授村兒,此九華洞中仙官也,人莫之知。君能至心往來,或異諧遂。」

李乃徑訪田先生,見之,乃膝行而前,再拜稱曰:

「下界凡賤,敢謁大仙。」

時老人方與村童授經,見李,驚避曰:

「衰朽窮骨,旦暮溘然,郎君安有此說?」

李再拜,扣頭不已,老人益難之。自日宴(晏)至於夜分,終不敢就坐,拱立於前。老人俛首良久曰:

「足下誠懇如是,吾亦何所隱焉。」

李生即頓首流涕,具云妻枉狀。

老人曰:

「否(某?)知之久矣,但不蛋(蚤,通早)申訴,今屋宅已敗,理之不及。吾向拒公,蓋未有計耳。然試為足下作一處置。」

……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