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齊饒州〈三〉
2022/07/31 22:15
瀏覽683
迴響1
推薦50
引用0


韋會抹去男兒淚,繼續朝草堂而去,在距離數百步處,便按照妻子的叮囑下馬並換上官服,命僕人拿著名帖在前引導。到了草堂前,一名學生出來相迎,得知對方要拜見先生,就說:

 

「先生外出吃飯尚未回來。」

 

韋會就手持笏板站在門旁等候。過了許久,有一個頭戴破帽、腳拖著木屐的人朝著草堂而來,那副尊容實在是抱歉到了極點。韋會問學生那人是誰?學生說:

 

「那位就是先生。」

 

韋會命僕人呈上名帖,接著韋會也快步上前迎接並行大禮拜見,先生拱手答拜,說:

 

「我不過是個鄉野村夫,靠著教那些放牛的孩子們讀書寫字換些吃食,這位官爺為何忽然如此行這般大禮,著實令人大吃一驚啊。」

 

韋會拱手行禮,向先生訴求說:

 

「拙妻氏,年紀輕輕的就遭到那自稱梁朝將軍的鬼魂枉殺,在下懇求先生幫忙讓拙妻還陽復生,過完剩下的日子。」

 

說完就跪伏在地叩首哭拜。先生說:

 

「我真的只是一個鄉野村夫,連學生之間發生爭執時我都還無法為他們做出評斷,又何況是那冥間陰司之事呢!官爺莫非是發瘋了嗎?趕緊離去,不要再說這些怪誕的邪說,教壞我的學生們!」

 

說著便不再理會韋會,邁步進入草堂。韋會尾隨而入,再次跪拜在先生的坐床前,說:

 

「在下所說的都是真實且極深的冤枉,還請先生憐憫寬容。」

 

先生看著自己的學生們,吩咐著說:

 

「這傢伙是個瘋子,來此吵鬧,你們可以將他拉出去。如果他又闖進來,你們就朝他吐口水。」

 

於是數十名村中孩童都競相上前朝著韋會的臉吐口水,那股子髒勁兒可想而知。而韋會緊記著氏的交代也不敢擦拭,堅持到孩子們都吐累了、口乾了,又繼續向先生拜求,言辭態度真真十分懇切。先生說:

 

「我聽說瘋子挨打也不會感覺到疼痛,小子們就替老師我打打看,但是記得不可以打他的臉,也不能打斷他的手腳啊。」

 

聞言這些村童們又圍了上來群毆韋會,雖然都是小胳臂小腿的,但這番擊打下來也還是令韋會痛得幾乎難以忍受。但韋會仍是手執笏板拱手站立著,任由村童們揮擊。等到孩子們打累都收手了,韋會又上前向先生哀哀乞求,先生又要孩子們將韋會推倒、拉著他的腳將他拖出門去。當孩子們放手後,韋會又進入草堂向田先生哀求,如此反覆了三次之後,先生對孩子們說:

 

「此人是真的知道我有術法可以幫他,這才來此相訪,看來我應該答應救他的妻子。你們現在就都放學回家吧。」

 

孩子們都離開後,先生感慨的對韋會說:

 

「官爺你真是一個『有心大夫(有情意、有愛心的官員)』啊,為了令妻的冤死而甘心忍受屈辱,我感受到你的誠懇心意,那麼就試著幫你查找看看唄。」

 

----- 待續 -----

 

改編自 《玄怪錄》

 

原文:

 

《玄怪錄》.卷三.齊饒州

 

饒州刺史齊推女,適湖州參軍韋會。

……

韋以文籍小差為天官所黜,異道來復,凶訃不逢。

……

韋收淚詣草堂,未到數百步,去馬公服,使僕人執謁前引,到堂前,學徒曰:

「先生轉食未歸。」

韋端笏以候。良久,一人戴破帽、曳木屐而來,形狀醜穢之極,問其門人,曰:

「先生也。」

命僕呈謁,韋趨走迎拜,先生答拜曰:

「某村翁,求食於牧豎,官人何忽如此,甚令人驚。」

韋拱訴曰:

「妻齊氏,享年未半,枉為梁朝陳將軍所殺,伏乞放歸,終其殘祿。」

因扣地哭拜。先生曰:

「某乃村野鄙愚,門人相競,尚不能斷,況冥晦間事乎!官人莫風狂否?火急須去,勿恣妖言!」

不顧而入。韋隨入,拜於床前曰:

「實訴深冤,幸垂哀宥。」

先生顧其徒曰:

「此人風疾,來此相喧,眾可拽出。又復入,汝共唾之。」

村童數十,競來唾面,其穢可知。韋亦不敢拭,唾歇然後拜,言誠懇切。先生曰:

「吾聞風狂之人,打亦不痛,諸生為吾擊之,無折支敗面耳。」

村童復來群擊,痛不可堪。韋執笏拱立,任其揮擊。擊罷,又前哀乞,又敕其徒推倒,把腳拽出,放而復入者三。先生謂其徒曰:

「此人乃實知吾有術,故此相訪。汝今歸,吾當救之耳。」

眾童既散,謂韋曰:

「官人真有心大夫也,為妻之冤,甘心屈辱,感君誠懇,試為檢尋。」

……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黃彥琳~~國家港口一日遊
2022/08/01 03:40
還好那時還沒有covid-19,
不然那麼多村童吐口水,只怕韋會早就蒙主寵召⋯⋯

   

也幸好村童少,不然一人一口唾沫就將韋會淹死了.....

 Fox想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2/08/01 22:3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