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刁俊朝
2022/07/23 21:06
瀏覽690
迴響1
推薦62
引用0


南北朝、南朝西梁宣帝蕭詧(「詧」音「查」)大定年間,安康郡(今陝西省安康市石泉縣漢陰縣一帶)有一位演藝人員刁俊朝,他的妻子是巴蜀,而且患有「項癭」的疾病,剛開始時脖子處只微微腫起像顆雞蛋般大小的樣子,漸漸的就腫大到猶如容量三、四升的瓦盆那般巨大。

 

過了五年,那瘤子已經腫大到像容量數斛的皮囊,因此重得令妻連路都走不動了。而且那腫瘤之中還有如琴、瑟、笙、磬、塤、篪之類的樂器發出的聲響。仔細聆聽,這些聲音似乎還符合音律,清脆激越的聲音聽起來還挺讓人欣喜的。

 

如此又過了幾年,那瘤子外表生出細小如針尖的小孔洞,數量極多,不知有幾億個。每當天空將要下雨時,那些小洞便有白煙吹送而出,濃密得像蠶絲、線縷,漸漸高升後分布散開在天空之中,然後積聚成為雲氣,此時天空便立刻降下雨水了。

 

面對妻如此奇異的怪病,家無論老少都很害怕,一致要求刁俊朝妻「放生」到遠方的巖穴去,以免家人會遭到妻牽連而遭殃。但刁俊朝深愛妻子,不願遵從家人們的要求,就對妻子說:

 

「我遭到家族極大的壓力,可能無法再護著妳,而要被迫將妳送到沒有人的地方去,這該怎麼辦呢?」

 

妻說:

 

「我這個病實在是令人憎惡,你若將我送走我也是死,你若幫我將這瘤子割掉我也是死。不如你就幫我將它給割掉,為我仔細查看裡面到底有些什麼東西,這樣讓我就算是死也能死的瞑目。」

 

既然如此,刁俊朝下定了決心,馬上將一柄刀子磨得鋒利無比,深吸了一口氣,揮刀要將瘤子割下。當刀子接近妻時,那瘤子中傳出奇怪的笑聲,接著瘤子如被切二刀般向四方分裂開來,有一隻猱自瘤子中跳走而出、飛騰的奪路逃走了。

 

回過神來的刁俊朝立即將布帛撕成條狀,將妻的傷口包裹好。雖然這惱人的大脖子病意外的被解決掉,但妻卻也因此陷入昏迷,似乎呈現出病危的狀況了。第二天,有一名道士敲開了家的門,對刁俊朝說:

 

「我就是昨日那瘤子中逃走的猱。我本是一個成了精的老獼猴,知道了如何呼風喚雨,解致風雨。之後不久又與住在漢江鬼愁潭中的老蛟交往,常與他一起觀察江上來往的船隻,等到目標船隻靠近時就設法將船隻掀翻,藉此取得船中的糧食,用來養育我的猴子猴孫們。先前上天因為老蛟傷害太多人命而下令誅殺,並搜索他的黨羽,因此之故我才借用尊夫人那光滑柔膩的頸項居住以求保命。雖然此事並不與尊夫人有關聯,但卻因此連累尊夫人有性命之憂。所以今日鳳凰山向山神求得了一點靈膏,請你為夫人塗抹在傷處,就可以馬上痊癒了。」

 

刁俊朝按照道士所說,接過將藥膏塗在妻頸子的傷口上,果然創口馬上就癒合了。刁俊朝就請道士留下,特地殺了一隻雞、準備了豐盛的食物請道士享用。用完餐後,刁俊朝還讓家人去買酒回來要與道士一同喝酒慶祝,道士聽到有美酒,就高興得引吭高歌,又以口技發出各種樂器的聲音,聲音都很清脆悅耳、令人喜愛。之後,道人告辭離去,也沒有人知道該去哪裡尋找這名道士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嫗」,此處是婦女的通稱,非特指母親或老年婦女。

 

:「項癭」,即「甲狀腺腫」,俗稱大脖子病。

 

:「缻盎」,「缻」,音「否」,古同「缶」,小口大腹的瓦器、或瓦制的打擊樂器;「盎」,腹大口小的瓦盆。

 

:「塤」,音「勳」,古代土製樂器,有六孔。後作「壎」。

 

:「篪」,音「持」,古代一種橫吹、形狀像笛的竹製樂器,有八孔。

 

:「軒然」,形容笑的樣子。

 

:「猱」,音「撓、ㄋㄠˊ」,動物名。猿屬。體矮小,尾金色,臂長柔軟,善攀緣而輕捷,上下如飛。人稱為「沐猴」。也稱為「獶」、「狨」。

 

:「冥然大漸」,「冥然」,昏迷;「大漸」,病危。

 

:「黃冠」,道士所戴的帽子,後指道士。也指草編的斗笠。

 

:「餱糧」,「餱」音「侯」,乾糧、食糧。

 

:「黨與」,同黨之人。

 

:「蝤蠐之領」,「蝤蠐」音「求其」,天牛及桑牛的幼蟲,身形豐潤潔白。「領」,脖子。「蝤蠐之領」,或作「蝤蠐領」,比喻女子潔白豐潤的頸項。

 

:「囀喉」,善轉折的喉音。

 

:「絲匏」,或作「匏絲」,指管樂器與弦樂器。

 

改編自 《玄怪錄》

 

原文:

 

《玄怪錄》.卷三.刁俊朝

 

安康伶人刁俊朝妻巴嫗,項癭者,初微若雞卵,漸巨如三四升缻盎。積五年,大如數斛之囊,重不能行。其中有琴瑟笙磬塤篪之響。細而聽之,若合音律,泠泠可樂。積數年,癭外生穴如針芒者,不知幾億。每天欲雨,則穴中吹白煙,霏霏如絲縷,漸高布散,結為屯雲,雨則立降。其家少長懼之,咸請遠送巖穴。俊朝戀戀不能已,因謂妻曰:

「吾迫以眾議,將不能庇伉儷。送汝於無人之境,如何?」

妻曰:

「此疾誠可憎惡,送之亦死,拆之亦死。君當為我決拆之,看有何物。」

俊朝即磨淬白刃,揮挑將及妻前,癭中軒然有聲,遂四分披裂,有一猱跳走騰踏而去。即以帛絮裹之。雖癭疾頓愈,而冥然大漸矣。明日,有黃冠扣門曰:

「吾昨日癭中猱也。本是老獼猴精,解致風雨。無何與漢江鬼愁潭老蛟還往,常與覘船舫,船舫將至,俾他覆之,以求舟中餱糧,且養孫息。昨者天誅蛟,搜索黨與,故借夫人蝤蠐之領,亡匿性命。雖分不相干,然為累亦甚矣。今於鳳凰山神處求得少許靈膏,請君塗之,幸希立愈。」

俊朝如其言塗之,隨手瘡合。俊朝因留黃冠,烹雞設食。食訖,貰酒欲飲,黃冠因囀喉高歌,又為絲匏瓊玉之音,罔不鏗鏘可愛。既而辭去,莫知所詣。

時大定中也。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古元之
下一則: 小小說 – 劉法師
迴響(1) :
1樓.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2022/07/24 08:06

雖然此是北部與尊夫人有關聯

「北部」二字從何而來?

讓您猜....

 Fox想 

猜不出來再看一次唄,已經修改了......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2/07/24 09:3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