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顧總
2022/06/08 22:57
瀏覽854
迴響0
推薦75
引用0


南北朝時期的南朝梁武帝蕭衍天監元年,有一個擔任縣吏的顧總,因故數次被長官鞭打責罰,因此鬱鬱不得志而滿懷悲憤,一時腦熱想不開就撒丫子不幹了,跑著跑著才發現自己跑到了一處墳場之中,一時之間徬徨惆悵,不知要該往哪兒去。忽然,有二名身穿黃衣的人出現在顧總面前並對他說:

 

君,還記得從前與我們交往的時候嗎?」

 

顧總驚訝得回答說:

 

「我姓,不姓,而且我從前並未曾見過二位,如何有這交往之說呢?」

 

二名黃衣人說:

 

「我是王粲、他是徐幹。閣下生前則是劉楨,原本擔任『坤明國』的侍中,因為收取賄賂而遭貶謫為小吏,這些經歷對於如今已經再度轉世投胎到這一世的你想必都不記得了。不過你曾經所說過的話、做過的事,也都曾被清楚明白的記載下來了註x2。」

 

說著就從袖中取出五卷書交給顧總看,並且說:

 

「這些是你劉楨的大作所編撰而成的文集,你應該仔細查看一番。」

 

顧總接過了文集後試著瀏覽了個大概之後,這才清楚明白了二人所說之事,頓時也覺得那優美、高妙的才思如泉水般源源不絕的從自己的心中湧現出來。

 

當時坊間對於劉楨所著的《劉公幹集》所流傳下來的版本頗多,顧總卻只能記得這部文集的最後幾篇的內容。其中有一首題目為《從駕遊幽麗宮卻憶平生西園文會因寄修文府正郎蔡伯喈》的詩,內容是:

 

在漢絕綱紀,溟瀆多騰湍。煌煌魏世祖,拯溺靜波瀾。

天紀已垂定,邦人亦保完。大開相公府,掇拾盡幽蘭。

始從眾君子,日侍賢主歡。文皇在春宮,烝孝逾問安。

監撫多餘閑,園圃恣遊觀。末臣戴簪筆,翊聖從和鸞。

月出行殿涼,珍木清露漙。天文信輝麗,鏗鏘振瑯玕。

被命仰為和,顧征成所難。弱質不自持,危脆朽萎殘。

豈意十餘年,陵寢梧楸寒。今朝坤明國,再顧簪蟬冠。

侍遊於離宮,高躡浮雲端。卻憶西園時,生死暫悲酸。

君昔漢公卿,未央冠群賢。倘若念平生,覽此同愴然。

 

除了這一首詩外還有另外七首,而這七首詩在當時流傳的各版本《劉公幹集》中都未曾見過。

 

顧總看完之後,王粲又對他說:

 

「我的身材本就較他人矮小,無奈又迎娶了樂進的女兒,這氏與其父類似,而且身材更為嬌小。自從與你分別之後,我又改娶了劉表的女兒,婚後不久氏為我生下一個兒子,他的外公劉荊州為他取小名為『翁奴』,今年他已經十八歲了,身高有七尺三寸,遺憾的是他無緣參見你。當他十一歲那年,曾與我ㄧ同照鏡子,我對他說:

 

『你的個頭已經比我高了。』

 

他立即回應我,說:

 

防風氏的身材高大魁梧,卻不如個頭小卻精明有力的秦朝名將白起。』

 

我又對他說:

 

『以你的體魄,長大後可以當個將軍。』

 

他又回應我,說:

 

孔老夫子還是個小孩的時候,就羞於談論以武力、刑法、權勢等統治天下的政策方式,更何況孩兒從小就接受父親您的嚴厲訓誡,又怎麼敢留心注意在那相互殺伐的戰爭之道呢?』

 

那時我便已知道我這個兒子聰明慧黠的程度超過了一般人了。

 

那麼,不知道你今世有幾個兒女呢?」

 

顧總聽完之後沉思了許久,似乎是想起了什麼,之後才稍微與眼前的王粲徐幹二人熟悉了些,就問他們:

 

「二位先生既然是我顧總前世的好朋友,不知有何妙計可以幫助我這個小小的縣吏脫離眼下困境呢?」

 

徐幹說:

 

「你只要將這本你前世的文集交給你的縣令就可以了。」

 

顧總又問:

 

「這『坤明國』是哪裡的國家?」

 

徐幹說:

 

「那是魏國的開國之地鄴城(今河北省邯鄲市臨漳縣魏國初建那時你還擔任侍中,為何都忘了呢?你在坤明國的家眷都安好無恙,令千金嬌羞娘曾寫了一篇《奉憶昨者已》,內容聽起來就像是唸給你這個父親似的,詩文的內容是:

『憶爺拋女不歸家,不作侍中為小吏。就辛苦,棄榮華,願爺相念早相見,與兒買李市甘瓜。』」

 

徐幹將這篇詩文唸完後,顧總聽了不自覺的便傷感得涕淚交下,於是也寫了一篇詩文託徐幹轉交給女兒嬌羞娘

 

「憶兒貌,念兒心,望兒不見淚沾襟。時殊世異難相見,棄謝此生當訪尋。」

 

之後,王粲徐幹顧總相互勸勉一番後就道別了。

 

顧總就按照二人的建議,將這五卷《劉楨集》帶著去拜見縣令,同時敘述了自己遇見王粲徐幹的經過,並且也說明了自己的前世就是劉楨。縣令看過這五卷《劉楨集》後,發覺裡面有許多篇詩文的確是劉楨過世之後才被收錄的詩,與坊間流傳將之列為失傳的版本大為不同,這才大為驚訝,說:

 

「真是如此,則怎麼可以讓劉楨轉世的顧總當個區區小縣吏呢!」

 

當即下令解除了顧總的縣吏身分,改以上賓之禮對待顧總。後來,也就沒有人知道顧總去了哪裡,而那五卷《劉楨集》不久之後也不知所蹤了。此事傳開後,當時的人們都藉此勸勉子弟說:

 

「死劉楨還能庇佑活顧總,所以你們現在怎麼能不努力讀書求上進呢!」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黃衣」,按字面解即黃色的衣服。古代帝王、道士均穿黃色衣服,唐代宦官也穿黃服,故又借指僧道或宦官。

 

:「王粲」,字仲宣東漢末的「建安七子」之一,被譽為「七子之冠冕」。

 

:「徐幹」,字偉長東漢末的「建安七子」之一,其七言詩妙絕當時,有「五琳(陳琳)七幹」之稱。

 

:「劉楨」,字公幹東漢末的「建安七子」之一,被譽為「文章之聖」。

 

註x2:「記室」,職官名,掌書記。

「音旨」,言辭旨意。

 

:「軸」,此處為量詞,古代用於以軸裝成的書卷,現用於纏在軸上的線以及裝裱帶軸子的字畫等。如「鄴侯家多書,插架三萬軸」、「兩軸絲線」。

 

:「藻思」,優美、高妙的才思。

 

:「樂進」,字文謙東漢末年曹操的「五子良將」中最先跟隨他的重要將領,個頭嬌小,作戰勇猛,多次有先登之功。

 

:「劉荊州」,即劉表,字景升東漢末年授封荊州刺史和鎮南將軍、荊州牧、封成武侯、假節。故人稱劉荊州

 

:「丈人」,此處應同「岳父」,妻子的父親,即可能是王粲劉楨曾為未出世的兒女指腹為婚、訂下娃娃親。又指長老或老成的人。又或為稱謂,古稱祖父。或古時對老年男子的尊稱。

 

:「魁梧」,音「葵無」或「葵物」,軀幹高大、強壯粗大。

 

:「骨節專車」,骨頭太長佔滿了一整輛牛車,典故見《國語.魯語下》:

吳伐越,墮會稽,獲骨焉,節專車。吳子使來好聘,且問之仲尼,曰:

「無以吾命。」

賓發幣于大夫,及仲尼,仲尼爵之。既徹俎而宴,客執骨而問曰:

「敢問骨何為大?」

仲尼曰:

「丘聞之:昔禹致群神于會稽之山,防風氏後至,禹殺而戮之,其骨節專車。此為大矣。」

客曰:

「敢問誰守為神?」

仲尼曰:

「山川之靈,足以紀綱天下者,其守為神;社稷之守者,為公侯。皆屬于王者。」

客曰:

「防風何守也?」

仲尼曰:

「汪芒氏之君也,守封、嵎之山者也,為漆姓。在虞、夏、商為汪芒氏,于周為長狄,今為大人。」

客曰:

「人長之極幾何?」

仲尼曰:

「僬僥氏長三尺,短之至也。長者不過十之,數之極也。」

 

防風氏,又稱汪芒氏,為上古、大禹時期的巨人族,高三丈三尺,曾協助大禹治水,因大禹召集諸侯到會稽山開會,大會開始三天卻仍不見防風氏。當防風氏趕來時,大禹大怒之下不及聽其辯解便下令誅殺了防風氏,其遺體就葬於會稽防風氏被殺後,許多諸侯為他喊冤,大禹派人重新調查,證實防風氏確實是為了防洪而延誤會期。於是大禹防風氏平反,並允許立廟祭祀。到了春秋時期,吳國攻打越國,摧毀了會稽城,同時出土了一根要用車拉的大骨頭。吳國派遣使者向孔子請教,孔子認為這極有可能就是防風氏的遺骨。

 

:「頭小而銳」,形容尖腦袋。見晉朝孔衍、 《春秋後語》:

平原君對趙王曰:

「沔池之會,臣察武安君之為人也,小頭而銳,瞳子白黑分明。小頭而銳,斷敢行也;瞳子白黑分明者,視事明也。」

 

此處的「武安君」指秦國大將白起白起將三十多年,攻城七十餘座,殲滅近百萬敵軍,未嘗一敗,被封為「武安君」。

 

:「大人」,此處指對父母叔伯等長輩的敬稱。

 

:「措意」,留意、注意。

 

:「斲」,音「卓」,砍、削、斫。

 

:「縣宰」,同「縣令」,負責管理一縣的長官。

 

:「開國侍中」,「開國」,指漢朝漢獻帝劉協建安十八年,漢獻帝正式下詔冊封曹操魏公曹操得以建立諸侯國魏國

「侍中」指劉楨於投之初被召為丞相掾屬,後於建安十六年出任平原侯曹植的「庶子」,不久即改任五官中郎將文學,隨侍丕。「庶子」此處指官名。古代有「天子庶子之官」,掌諸侯、卿大夫的庶子的教養、訓戒等事。 秦朝設有庶子、少庶子、中庶子等,漢朝以後,多為服事太子、皇子或藩王幕府的內部事務,與皇帝的「侍中」相似。

 

:「小娘子」,稱少女。通常指自己或他人的女兒。

 

:「不作侍中為小吏」,劉楨隨侍曹丕後,有一次曹丕宴請諸文學,酒酣忘情,命夫人氏出拜,坐中諸人都匍伏於地不敢仰視,唯獨性傲、不拘禮法的劉楨平視不避。曹丕雖未介意,曹操聽説此事後卻要治劉楨不敬之罪,經過援救才「減死輸作」罰為苦役,在京洛之西的石料廠磨石料。魏王曹操到石料廠察看,眾官吏與苦力者均匍匐在地勞作,不敢仰視。唯有劉楨未跪,照常勞作。曹操大怒走到劉楨面前,劉楨放下錘子,正言道:

魏王雄才天下皆知,劉楨身為苦力,何敢蔑視尊王。但在魏王府數年,常聞魏王教誨,做事當竭盡力,事成則自喜,事敗則亦辱,現為苦力,專研石料,研石是對魏王的敬忠,所以不敢輟手中活。」

曹操聽後又問:

「石若何?」

劉楨朗然答:

「石,出自荊山懸崖之巔,外有五色之章,內含卞氏之珍。磨之不加瑩,雕之不增文,稟氣堅貞受之自然,顧其理,枉屈紆繞而不得申。」

曹操劉楨借石自喻,就赦免了他,但劉楨也終身未再受到重用。劉楨因此寫下《贈徐幹》一詩以表達他的痛苦心情:

誰謂相去遠,隔此西掖垣。拘限清切禁,中情無由宣。

思子沉心曲,長嘆不能言。起坐失次第,一日三四遷。

步出北寺門,遙望西苑園。細柳夾道生,方塘含清源。

輕葉隨風轉,飛鳥何翻翻。乖人易感動,涕下與衿連。

仰視白日光,皦皦高且懸。兼燭八紘內,物類無頗偏。

我獨抱深感,不得與比焉。

 

:「賓禮」,此處指「上賓之禮」,即古代五之一,接待賓客的禮節。原意是「朝聘之禮」,即天子款待來朝會的四方諸侯和諸侯派遣使臣向天子問安的禮節儀式。

 

改編自 《玄怪錄》

 

原文:

 

《玄怪錄》.卷二.顧總

 

梁天監元年,顧總為縣吏,數被鞭捶,嘗鬱鬱憤懷,因逃墟墓之間,彷徨惆悵,不知所適。忽有二黃衣見顧總曰:

「劉君,頗憶疇昔周旋否?」

總驚曰:

「弊宗乃顧氏,先未曾面清顏,何有周旋之問?」

二人曰:

「僕二人,王粲、徐幹也。足下生前是劉楨,為坤明侍中,以納賂金謫為小吏,公今當不知矣。然公言辭歷歷,猶有記室音旨。」

因出袖中五軸書示總曰:

「此君集也,當諦視之。」

總試省覽,乃了然明悟,便覺藻思泉湧。

其集人多有本,惟卒後數篇記得。詩一章,題目曰《從駕遊幽麗宮卻憶平生西園文會因寄修文府正郎蔡伯喈》,詩曰:

在漢絕綱紀,溟瀆多騰湍。煌煌魏世祖,拯溺靜波瀾。

天紀已垂定,邦人亦保完。大開相公府,掇拾盡幽蘭。

始從眾君子,日侍賢主歡。文皇在春宮,烝孝逾問安。

監撫多餘閑,園圃恣遊觀。末臣戴簪筆,翊聖從和鸞。

月出行殿涼,珍木清露漙。天文信輝麗,鏗鏘振瑯玕。

被命仰為和,顧征成所難。弱質不自持,危脆朽萎殘。

豈意十餘年,陵寢梧楸寒。今朝坤明國,再顧簪蟬冠。

侍遊於離宮,高躡浮雲端。卻憶西園時,生死暫悲酸。

君昔漢公卿,未央冠群賢。倘若念平生,覽此同愴然。

其餘七篇,傳者失本。

王粲謂總曰:

「吾本短小,無何取樂進女,女似其父,短小尤甚。自別君後,改娶劉荊州女。尋生一子,荊州與名似翁奴,今年十八,長七尺三寸,所恨未得參丈人也。當渠年十一,與余同覽鏡,余謂之曰:

『汝首魁梧於余。』

渠立應余曰:

『防風骨節專車,不如白起頭小而銳。』

余又謂曰:

『汝長大當為將。』

又應余曰:

『仲尼三尺童子,羞言霸道。況某承大人嚴訓,敢措意於相斲道乎?』

余知其了了過人矣。不知足下生來有郎娘否?」

良久沉思,稍如相識,因曰:

「二君子既是總友人,何計可脫小吏之厄?」

徐幹曰:

「君但執前集,訴於縣宰,則脫矣。」

總又問:

「坤明是何國?」

幹曰:

「魏開國鄴地也。公昔為開國侍中,何遽忘也?公在坤明國家累悉無恙,賢小娘子嬌羞娘,有一篇奉憶,昨者已誦似丈人矣,詩曰:

憶爺拋女不歸家,不作侍中為小吏。就辛苦,棄榮華,願爺相念早相見,與兒買李市甘瓜。」

誦訖,總不覺涕淚交下,為一章寄嬌羞娘子:

憶兒貌,念兒心,望兒不見淚沾襟。時殊世異難相見,棄謝此生當訪尋。

既而王粲、徐幹與總慇懃敘別。

乃攜《劉楨集》五卷,並具陳見王粲、徐幹之狀,仍說前生是劉楨。縣宰因見楨卒後詩,大驚曰:

「不可使劉公幹為小吏。」

即解遣,以賓禮待之。後不知總所在,集亦尋失矣。時人勖子弟皆曰:

「死劉楨猶庇得生顧總,可不進修哉!」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居延部落主
下一則: 小小說 – 滕庭俊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