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滕庭俊
2022/06/05 17:11
瀏覽739
迴響0
推薦69
引用0


唐朝唐睿宗李旦/太后武則天臨朝稱制、文明元年,擔任毗陵縣(今江蘇省常州市一帶)的某曹主官的滕庭俊罹患了熱病許多年,每當病時全身發熱如火燒一般,而且這發燒的症狀要延續數日才會逐漸減緩。滕庭俊也曾找來大夫診治,但許多大夫診察過後都搖頭抱歉的說無能為力。後來,滕庭俊前往東都洛陽參加選官調職,走到距離滎陽(「滎」音「形」,今河南省鄭州市滎陽市西方約十四、五里處時,眼看著天就要黑了,已經來不及抵達下一處驛站,就決定向路旁一處莊園人家請求借宿一晚。接待客人的小僕僮問明對方來意,便領著客人來到廳堂坐著,並對滕庭俊說:

 

「主人有事暫時外出,還請客人在此喝茶稍候一會兒。」

 

小僕僮奉上茶水後便告退了。獨自一人待著的滕庭俊心中感覺百無聊賴,便自言自語、歎氣吟詠著自己即興創作的詩句:

 

「為客多苦辛,日暮無主人。」

 

才剛念完,隨即有一位頭髮都快掉光了、身上的衣衫也很破舊的老先生,從廳堂西側走了出來對滕庭俊說:

 

「老頭子我雖然一時之間對閣下你的詩句涵義不是很了解,然而我生性也喜好文章,剛才不知到閣下到來,正與和且耶輪流聯句,聽聞閣下吟詠的『為客多苦辛,日暮無主人』,老朽感覺就算是曹丕的『客子常畏人』也比不上閣下這詩句啊。老朽與和且耶同為這家的門客,身為門客雖然手頭不甚寬裕,卻還是能拿得出一些酒菜來招待閣下一同聊聊唄。」

 

滕庭俊非常訝異,便向對方請教:

 

「老人家您住在哪兒啊?」

 

老先生說:

 

「老朽忝為家灑掃門庭、迎接賓客的門客,姓,名束禾,家中排行老大,閣下何不稱呼我為麻大即可?」

 

滕庭俊謙稱自己愚鈍、連稱不敢,便與老先生一同而行,繞過廳堂的西側角落,就見有一扇門,。老先生開門請滕庭俊入內,門後竟也有著建造裝潢非常華麗的堂屋與重重樓閣註x2,屋內已擺妥了酒食與杯、盤、勺子等餐具。麻大滕庭俊拱手作揖請他一同入座。過了一段時間,從那院門處又進來了一人,麻大說:

 

和且耶來了。」

 

滕庭俊立即起身走下台階相迎,二人相互作揖,謙讓一番後分別入座後,和且耶麻大說:

 

「剛才與你聯句,你的詩頭想好了沒有?」

 

麻大一邊提筆寫下、一邊向滕庭俊說明:

 

「老朽以『同在渾平原門下』為題聯句一首。我已經想好四句了。」

 

麻大的詩句內容是:

 

「自與慎終鄰,馨香遂滿身。無關好清淨,又用去灰塵。」

 

和且耶思索了好一陣子之後才說:

 

「我想到的詩是七言,所押的韻腳又不同,這樣可以嗎?」

 

麻大說:

 

「只要能自為一章,那也不差。」

 

於是和且耶當即吟詠說:

 

「冬日每去依煙火,春至還歸養子孫。曾向苻王筆端坐,邇來求食渾家門。」

 

滕庭俊雖然還沒有能完全理解二人詩中涵義,但此刻見此處館舍華麗,就萌生了在此借宿的念頭,也跟著即興寫下了四句詩文,內容是:

 

「田文稱好客,凡養幾多人?如使馮驩在,今希廁下賓。」

 

和且耶麻大聽了之後都笑著說:

 

「閣下怎能笑話我們倆呢?倘若閣下想在家住一晚,我們自當保證能滿足你的衣食住宿所需的。」

 

於是招呼僕傭端上了餐膳肴饌,三人邊吃邊喝。當酒喝了數十輪後,這處府邸的主人回來了,聽說有一位名叫滕庭俊的客人正在等候卻不見其人,以為客人去往花園閒逛,便命令僕人去叫喚尋找。滕庭俊聽見呼喚聲,下意識的回應了一聲:

 

「我在這兒。」

 

霎時間,眼前的館舍以及麻大和且耶都同時消失不見,自己則正坐在茅廁之中,身旁所見的只有一隻大蒼蠅與一把禿掃帚而已。而滕庭俊先前所罹患的熱疾,自此以後卻也突然完全痊癒,再也沒有復發過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掾」,音「院」,時中央朝廷和地方官署內設辦事機構「曹」的長官。另外有開府資格者也有各類掾史。掾、史為曹的正、副長官,掾為正,史為副,掾均由府主(本府的長官)自行任命。

 

:「積年」,積累了很長時間,猶「多年」。又指資格老、有經驗的人。

 

:「老父」,對老年男子的尊稱。亦指年老的父親。

 

:「聯句」,做詩的一種方式。多人各做一句或數句,相聯成篇。多用於宴席及朋友間酬應。

 

:「客子常畏人」,出自曹丕的《雜詩二首》之二:

西北有浮雲,亭亭如車蓋。惜哉時不遇,適與飄風會。吹我東南行,行行至吳會。吳會非吾鄉,安能久留滯。棄置勿複陳,客子常畏人。)

 

:「清話」,此處指閒聊、閒談。也指清新高雅的言論,或風涼話、無關緊要的話。

 

:「掃門之客」,典故出自漢朝魏勃年少時欲求見曹參,因為家貧無以自通,就經常早起爲相的舍人打掃門庭。舍人感到奇怪,了解之後就爲之引見。見《史記.齊悼惠王世家》。後以「掃門」爲求謁權貴的典故。亦藉指灑掃門庭,表示迎賓誠意。

 

:「謝不敏」,因自己沒有才智而辭謝。常用作謙詞,表示婉言推辭。語出《左傳.襄公三十一年》:「(趙文子)使士文伯謝不敏焉。」

 

註x2:「復閣」,重疊的樓閣。

「綺秀」,原同「綺綉」,彩色絲織品。此處借指堂屋樓閣精緻華麗的樣子。

 

:「渾平原」,指姓、擔任平原郡太守之人。

 

:「華盛」,繁華興盛。

 

:「淹留」,久留、逗留。

 

:「使君」,此處同先生、或英文的sir。原為漢代稱呼太守刺史,以後用做對州郡長官的尊稱。

 

改編自 《玄怪錄》

 

原文:

 

《玄怪錄》.卷二.滕庭俊

文明元年,毗陵掾滕庭俊患熱病積年,每發身如火燒,熱數日方定。召醫,醫不能治。後之洛調選,行至滎陽西十四五里,天向暮,未達前所。遂投一道旁莊家,主人暫出未至,庭俊心無聊賴,自歎吟曰:

「為客多苦辛,日暮無主人。」

即有老父,鬚髮甚禿,衣服亦弊,自堂西出而曰:

「老父雖無所解,然性好文章,適不知郎君來,正與和且耶聯句次,聞郎君吟『為客多苦辛,日暮無主人』,雖曹丕『客子常畏人』不能過也。老父與和且耶同作渾家門客,門客雖貧,亦有斗酒接郎君清話耳。」

庭俊甚異之,問:

「老父居止何所?」

老父曰:

「僕忝渾家掃門之客,姓麻,名束禾,第大,君何不呼為麻大?」

庭俊即謝不敏,與之偕行,繞堂西隅,遂見一門,門啟,華堂復閣甚綺秀,館中有樽酒盤杓。麻大揖庭俊同坐。良久,門中一客出,麻大曰:

「和至矣。」

庭俊即降階相讓,還坐,且耶謂麻大曰:

「適與君聯句,詩頭來未?」

麻大自書題目曰:

「同在渾平原門聯句一首。予已為四句矣。」

麻大詩曰:

「自與慎終鄰,馨香遂滿身。無關好清淨,又用去灰塵。」

且耶良久乃曰:

「僕是七言,韻又不同,如何?」

麻大曰:

「但自為一章,亦不惡。」

於是且耶即吟曰:

「冬日每去依煙火,春至還歸養子孫。曾向苻王筆端坐,邇來求食渾家門。」

庭俊猶未悟,見其館華盛,因有淹留歇馬之計,乃書四言云:

「田文稱好客,凡養幾多人?如使馮驩在,今希廁下賓。」

且耶、麻大笑曰:

「何得相譏?向使君得在渾家一日,自當足矣。」

於是餐膳肴饌,引滿數十巡。主人至,覓庭俊不見,使人叫喚之。庭俊應曰:「唯。」而館宇並麻、和二人一時不見,身在廁屋下,傍有大蒼蠅、禿帚而已。庭俊先有熱疾,自此後頓愈,不復更發矣。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顧總
下一則: 小小說 – 曹惠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