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曹惠
2022/06/02 22:25
瀏覽772
迴響0
推薦67
引用0


唐朝唐高祖李淵武德初年,有一位名叫曹惠的人,被任命為江州(今江西省九江市一帶)參軍。曹惠所居住的官舍內有一間佛堂,佛堂中有二尊木偶人,身長約有一尺多,雕刻裝飾得十分精巧,只是可能因為日子久了,表面的彩繪部分有些剝落。曹惠就將這一對木偶人拿回住處送給了自己年幼的兒子玩耍。後來,曹惠的兒子正要吃餅時,那對木偶人隨即伸手向小孩討要餅吃。曹惠的兒子嚇得趕緊去向父親報告此事,曹惠以為是小孩兒的妄想,一邊安慰一邊笑著說:

 

「那你就將木偶拿來給爹瞧瞧。」

 

還沒等曹惠的兒子轉身回去拿木偶,就聽見木偶發出人聲說道:

 

輕紅輕素一直以來就是我們各自的名字,為什麼你只稱呼我們為木偶!」

 

於是這二尊木偶頓時變得眼神靈活、行動自如的迅速走到曹惠面前行禮拜見,一舉一動與平常人沒啥兩樣。曹惠見此也不驚訝害怕,就問他們:

 

「你們是什麼時候、從哪裡來的東西,倒是挺能作怪?」

 

那名為輕素的木偶說:

 

「我與輕紅原本是宣城太守謝朓陪葬用的人偶,當時天下能工巧匠雖多,但都不及沈約家中的老僕人孝忠的手藝,我們就是孝忠所親手製做的人偶。沈約哀嘆謝朓遭誣告而死於獄中實在無辜,在謝朓下葬之日才會將我們相贈給家以陪葬於謝宣城身旁。

 

到了南朝豫章王蕭棟天正二年,有一天,輕素我在墳墓中剛端來熱水要給謝朓的夫人家娘子洗腳,聽見外面有手持兵器、宣稱奉旨前來的聲響,家娘子很是害怕,驚慌之下光著腳就變化成一隻白螻蛄躲藏了起來。過了一會兒,二名賊人手持火把進入到墓穴之中,將裡面的財物掠劫一空,當時謝朓的遺體的口中所含的『瑟瑟環』,也被那可惡的賊人敲擊下巴而取走了。接著,賊人移動著火把照明環顧四周搜尋著財物,見到了我們,就說:

 

『這二個陪葬用的木偶做得還不賴,可以給孩兒們當作玩具玩耍。』

 

就將我們帶了出去。自此以後我們輾轉流落在好幾個人家的手中,到了南朝的末年,麥鐵杖的姪子麥咬頭將我們帶到了此處之後,我們便一直留在此地直到今日。」

 

曹惠又問道:

 

「我曾經聽人說過謝朓迎娶的是王敬則的女兒,你怎麼說他的妻子姓?」

 

輕素說:

 

氏乃是謝朓生前的妻子,氏則是謝朓過世後於冥間成婚的冥妻。氏的娘家原本是職業低賤的人家,她的性格粗野、力氣又大,過世後仍與謝朓無法和睦相處,每當謝朓生氣而嚴厲斥責她時,氏就會用碎石塊擋住門不讓謝朓開門作為威脅。謝朓實在難以忍受,親自私下上奏天帝希望能與氏和離,天帝在了解情況之後,同意謝朓休掉氏,二人所生的二女一男,都隨著氏離開了。於是謝朓便再娶了樂廣的第八個女兒。氏擁有姣好的容貌與氣質,善長書法,喜好彈琴,尤其與殷仲文謝晦二位的夫人很要好,每天都要聚在一塊兒。謝朓因此曾說:

 

『我的文采方正古樸,不與世俗文人隨波逐流,只是仍比不上曹植。至於其他的文士,都像是我的砧板上的肉,可以任我宰割啊矣。』

 

現在謝朓擔任南曹的典銓郎,與潘岳職位相當,得以騎乘肥壯的駿馬、穿著輕暖的衣裳,比生前還要富貴百倍。然而他每隔十日就要朝見、南朝等朝已故的帝王一次,可以說是非常的辛苦,不過最近聽說這樣的朝拜禮節也已經停止了。」

 

曹惠又問:

 

「你們二人如此神奇怪異,我想要放了你們,這樣好嗎?」

 

輕素輕紅聽了都很高興,說:

 

「以我們的神通變化,雖然沒有什麼辦不到的,但若是身為主人的你執意不肯釋放我們,我們最終也還是無法自行逃離的。那廬山山神很早以前就想要讓我們去他那兒擔任舞姬,如今承蒙你肯放我們離去,我們也能就此向你行告別之禮,便能到廬山山神那兒享受榮華富貴了。然而你若能好人做到底,就希望你請來畫工重新為我們的容貌化妝打扮。」

 

曹惠隨即下令僱來工匠為二尊木偶重新彩妝,並換上了新的錦繡衣飾。輕素高興得笑著說:

 

「這般重新打扮下來看來不僅僅是個舞姬,就算是當他廬山山神)的夫人也夠資格了。我們沒有什麼可以送給你以報答你的恩情,就請讓我們留下一段臨別贈言給你,此後你家於百代之中,只要遇到有他人表現出話中行為時,遇見此事的你的家人都會成為忠臣、做大官的。這段話是:

 

『雞角入骨,紫鶴吃黃鼠,申不害,五通泉室,為六代吉昌。』」

 

說完,輕素輕紅曹惠一拜,隨即消失不見。

 

後來,有人前往廬山山神廟中上香祈禱時,廟中的女巫對此人說:

 

「神君新納了一名夫人,想要一支翠花釵簪做為禮物送給新夫人,你可以發願以此物作為謝禮向山神祝禱請求,山神定然會賜與你極大的福氣。」

 

那人便按照女巫所說的準備了一支翠花釵簪,在祈禱完畢後將簪子焚化,之後果然如願以償。

 

話說那曹惠實在也不明白輕素輕紅的那段臨別贈言,遍訪當時的賢明之士,大家看過之後也都無法了解其中寓意為何。也有人傳說中書令岑文本(字景仁貞觀朝的宰相之一)解開了其中三句,但他也因故不願對旁人說明。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宣城太守謝家」,根據後文,此應指謝朓(「脁」音「跳」),字玄暉陳郡陽夏(今河南省周口市太康縣)人,南朝詩人,人稱小謝,齋號高齋,曾出任宣城太守,故又有「謝宣城」之稱。

 

:「沈隱侯」,指南朝時,齊武帝永明年間,竟陵王蕭子良召集的文學之士中、人稱「竟陵八友」的蕭衍沈約謝朓王融蕭琛范雲任昉陸倕等八人,當中的沈約(字休文),「隱侯」是沈約死後的諡封。

 

:「蒼頭」,漢朝時僕役皆須以青巾作頭飾,故稱僕役為「蒼頭」。

 

:「壙」,音「況」,墓穴,亦指墳墓。又借指曠野、原野。

 

:「明器」,此處指古代人們下葬時帶入地下的隨葬器物,即「冥器」。一般用陶瓷木石製作,也有金屬或紙製的。另指古代諸侯受封時帝王所賜的禮器寶物。

 

:「麥鐵杖」,原名麥饒豐廣東始興人,南朝隋朝期間,後為隋朝大將軍,隨楊素突厥立功,於東征高句麗時陣亡,追贈宿國公,謚武烈

 

:「猶子」,兄弟的兒子,即姪子,女兒(侄女)則稱「猶女」。

 

:「王敬則」,南朝及南將領,亦為南開國元勳。

 

:「屠酤種」,亦作「屠沽」,宰牲和賣酒。亦泛指職業微賤的人。

 

:「樂彥輔」,樂廣,字彥輔西晉官員,官至尚書令,在當時聲望很高,故亦稱「樂令」。「八王之亂」期間因被司馬乂懷疑叛投司馬穎而憂死。

 

:「殷東陽仲文」,殷仲文,字仲文東晉官員,後被外調為東陽太守,自感不得志,無意間開罪了何無忌,終被指謀反而被殺。

 

:「謝荊州晦」,謝晦,字宣明東晉末年及南朝初年的重要官員,後更擔任宋少帝劉義符的四位顧命大臣之一。後聯同徐羨之傅亮廢黜了宋少帝,迎立了宋文帝,並外調為荊州刺史,但不久宋文帝就下詔誅殺徐羨之傅亮,並出兵討伐謝晦。最終謝晦兵敗被擒,並被處死。

 

:「相得」,互相投合,比喻相處得很好。

 

:「方古」,方正古樸,不隨世俗。

 

:「東阿」,指三國時期曹魏曹植曹植曾受封爲東阿王,故有此代稱。

 

:「機中之肉」,「機」疑似「几」,桌案。待查。又猶如「俎上肉」,砧板上的肉,比喻任人宰割,無從逃避。

 

:「南曹」,唐代吏部的屬官。由員外郎一人充任,負責審核官吏的檔案和政績,并向上級呈報,以為升遷的依據。

 

:「潘典門」,疑是「潘黃門」,指潘岳,字安仁,後人多稱潘安西晉文學家、政治人物、美男子。曾遷任黃門侍郎。故有此稱。

 

:「奉辭」,奉君主之「正辭(此處指正式文辭。亦為端正言辭。或指正直、嚴正的言辭。)」、謂行告別之禮。

 

:此段引用其他網路版本內容。《維基>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的網路版原文為:

「雞角入骨,紫鶴吃黃角,申□(:原文註記疑此處有脫誤。)不害,五通泉室,為六代吉昌。」

 

改編自 《玄怪錄》

 

原文:

 

《玄怪錄》.卷二.曹惠

 

武德初,有曹惠者,制授江州參軍。官舍有佛堂,堂中有二木偶人,長尺餘,雕飾甚巧,丹青剝落。惠因持歸與稚兒。後稚兒方食餅,木偶即引手請之。兒驚報惠,惠笑曰:

「取木偶來。」

即言曰:

「輕紅、輕素自有名,何呼木偶!」

於是轉盼馳走,悉無異人。

惠問曰:

「汝何時來物,頗能作怪?」

輕素曰:

「某與輕紅是宣城太守謝家俑偶,當時天下工巧,總不及沈隱侯家老蒼頭孝忠也。輕素、輕紅即孝忠所造也。隱侯哀宣城無辜,葬日故有此贈。時輕素在壙中,方持湯與樂家娘子濯足,聞外有持兵稱敕聲,娘子畏懼,跣足化為白螻,少頃,二賊執炬至,盡掠財物,謝郎時頷瑟瑟環,亦為賊敲頤脫之。賊人照見輕紅等,曰:

『二明器不惡,可與小兒為戲具。』

遂持出,時天正二年也。自爾流落數家,陳末麥鐵杖猶子咬頭將至此,以到今日。」

惠又問曰:

「曾聞謝宣城索王敬則女,爾何遽云樂家娘子?」

輕素曰:

「王氏乃生前之妻,樂家乃冥婚耳。王氏本屠酤種,性粗率多力,至冥中猶與宣城琴瑟不睦,伺宣城顏嚴,則磔石抵關以為威脅。宣城自密啟於天帝,帝許逐之。二女一男,悉隨母歸矣。遂再娶樂彥輔第八娘子,美資質,善書,好彈琴,尤與殷東陽仲文、謝荊州晦夫人相得,日恣追尋。宣城嘗云:

『我才方古詞人,唯不及東阿耳。其餘文士,皆吾機(几?)中之肉,可以宰割矣。』

見為南曹典銓郎,與潘典門(黃門?)同列,乘肥衣輕,貴於生前百倍。然十日一朝晉、宋、梁,可以為勞,近聞亦已停矣。」

惠又問曰:

「汝二人靈異若此,吾欲捨汝,何如?」

即皆喜曰:

「以輕素等變化,雖無不可,君意如不放,終不能逃。廬山山神欲索輕素作舞姬久矣,今此奉辭,便當受彼榮富。然君能終恩,請命畫工,便賜粉黛。」

即令工人為圖之,使被錦繡。輕素喜笑曰:

「此度非論舞姬,亦當彼夫人。無以奉酬,請以微言留別。百代之中,但有他人會者,無不為忠臣居大位矣。言曰:

『雞角入骨,紫鶴吃黃角,申□(疑此處有脫誤。)不害,五通泉室,為六代吉昌。』」

言訖而滅。

後有人禱廬山神,女巫云:

「神君新納一夫人,要翠花釵簪,汝宜求之,當降大福。」

禱者求而焚之,遂如願焉。惠亦不能知其微言,訪之時賢皆不識,或云:中書令岑文本識其三句,亦不為人說云。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滕庭俊
下一則: 小小說 – 崔書生〈下〉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