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崔環〈中〉
2022/05/21 04:49
瀏覽632
迴響0
推薦50
引用0


崔環左等右等,二名黃衣小吏一直沒有回來,崔環覺得煩悶無聊,就試著沿街朝西而去,見到一處署衙大門上的匾額題寫著「人礦院」三個大字,大門內外並無人等候看守,似乎很是清淨的樣子。

 

崔環向來有些膽量,況且眼下還有個擔任判官的爹在此、自己也已經獲准還陽,就壯起膽子邁步走入那人礦院的大門內,繞過了一道屏風,見到一塊周長約有數里的大石頭,一名將軍模樣的人坐在大石上方北側的一間廳堂中的桌案之後。有許許多多的像是差役的小鬼繞著大石頭周圍或是停留在大石頭上,當中還有數十個體型巨大的大鬼,形貌各有不同,拿著大鐵椎將人當成礦石般的捶打狠砸。在東側則有數千名戴著手銬、枷鎖的人,個個悲哀哭泣,恐懼萬分的樣子實在難以形容。當被點到名字的罪人就會被鬼差拖拉出來扔到了大石頭之上,大鬼就舉起大鐵椎將那罪人砸個粉碎成了肉泥,然後再大聲宣讀已受刑罪人的姓名,那名將軍就按律判決,交由一名小吏在桌案後宣讀判決文,然後說:

 

「送往某獄服刑。」

 

待命的鬼差就接下判決文書、捧著已經被砸成一團肉泥的罪人將之送去該獄報到。其中有的被移送到「磑獄(石磨獄)」,有的被移送到「火獄」,有的被移送到「湯獄」。崔環就像是看熱鬧般大喇喇的走近大石頭前觀看,那名將軍見到之後,指著崔環喝斥道:

 

「官署中執法森嚴,不可以隨便擅闖進入,你是什麼人,膽敢來此閑逛看熱鬧!」

 

那些小鬼們紛紛圍上來質問崔環崔環仗著自己有個判官老爹當靠山,態度傲慢得不願回答。將軍怒罵道:

 

「看你既沒有理由來此,詢問你來此的原因你又不肯回答,你既然那麼有興趣的來此看熱鬧,不如就親身體驗本署的審判與刑罰吧!」

 

就下令一名鬼差將崔環拽到大石頭上受刑。但見崔環的一魂還站在原地,而崔環卻見到另外一個自己被鬼差拽拉撲臥在大石頭上,接著大鬼的大錘就錘在另一個自己的身上,站在原地的崔環頓時也感覺到痛苦到了極點,實在是難以再忍受下去。

 

才一會兒,另一個崔環的骨肉都被砸得粉碎,幾乎就要成為一團肉泥了。二名黃衣小吏匆匆尋來,照著崔環的胸口就槌了一拳、抱怨道:

 

「你這個傢伙,咱們再三要求你不要亂跑閒逛,你為什麼還要私自跑來此處?」

 

就趕緊向那名將軍代為說明:

 

「此人是判官的公子,他的陽祿未終,被勾魂來此受責後已經要放他還陽,他卻暫時誤入此處。我們也曾警告過他此處是無間地獄,各個署衙就算是短時間也不允許私自進入。哪裡知道這傢伙仍明知故犯,如今他的一魂被打成這副模樣,該如何讓他恢復原狀呢?」

 

將軍聽了之後也感到害怕,向二吏解釋說:

 

「剛才我先問他,他卻不肯回答,我一氣之下才下令處罰他,這下該如何是好?」

 

就轉而詢問座下眾鬼差:

 

「你們大夥兒幫忙想想,有什麼好辦法能讓此人恢復原狀?」

 

眾鬼差異口同聲的說:

 

「只有人稱濮陽霞的鬼醫出手才行。」

 

將軍問:

 

「此人住的地方遠嗎?」

 

一名鬼差說:

 

「他的住處距離此有萬里之遙。聽說昨天北海龍王邀請他變化形態一同出遊,又被海外異族的王請去做客了註x2,至今也尚未回來。」

 

將軍就命令一名鬼差立刻前往並且務必將濮陽霞請回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軍將」,主將。周代對統帥一軍(一萬二千五百人)的主將稱為「軍將」,由卿充任。屬夏官(即之後的兵部)。

 

:「無間地獄」,是地獄中最苦一個。凡是極惡的人犯了極重的罪,就被打入無間地獄。在無間地獄之中永無任何解脫的希望,除了受苦之外,絕無其他感受,而且受苦無間、一身無間、時無間、行無間。又因猛火燒人,故又稱「阿鼻焦熱地獄」。

 

註x2:「為海人所愪」,此句詳意待查。

「海人」,指海上漁民、海外異族、水神或海中怪物。

「愪」,音「雲」,憂愁的樣子。

 

----- 待續 -----

 

改編自 《玄怪錄》

 

原文:

 

《玄怪錄》.卷二.崔環

 

安平崔環者,司戎郎宣之子。

……

環悶,試詣街西行,一署門題曰「人礦院」,門亦甚淨。環素有膽,且恃其父為判官,身又蒙放,遂入其中。過屏障,見一大石,周回數里。有一軍將坐於石北廳上,據案而坐,鋪人各繞石及石上,有數十大鬼,形貌不同,以大鐵椎椎人為礦石。東有杻械枷鎖者數千人,悲啼恐懼,不可名狀。點名拽來,投來石上,遂椎之,既碎,唱其名。軍將判之,一吏於案後讀之云:

「付某獄訖。」

鬼亦捧云。其中有付磑獄者,付火獄者,付湯獄者。環直逼石前看之,軍將指之云:

「曹司法嚴,不合妄入,彼是何人,敢來閑看!」

人吏競來傳問,環恃不對。軍將怒曰:

「看既無端,問又不對,傍觀豈如身試之審乎?」

敕一吏拽來鍛之。環一魂尚立,見其石上別有一身,被拽撲臥石上,大錘錘之,痛苦之極,實不可忍。須臾,骨肉皆碎,僅欲成泥。二吏者走來,槌胸曰:

「郎君,再三乞不閑行,何故來此?」

遂告軍將曰:

「此是判官郎君,陽祿未終,追來卻放,暫來入者。無間地獄,入不須臾。遂道如斯。何計得令復舊?」

軍將者亦懼曰:

「初問不言,忿而處置,如何?」

因問諸鬼曰:

「何計得令復舊?」

皆曰:

「唯濮陽霞一人耳。」

曰:

「遠近?」

曰:

「去此萬里。昨者北海王與化形出遊,為海人所愪。其王請出,今亦未回。」

乃令一鬼召之。

……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