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張老〈中〉
2022/04/21 04:50
瀏覽700
迴響0
推薦57
引用0


張老如願迎娶了氏後,依舊從事著澆灌園藝的老本行,每天背負著發酵熟成好、散發著異味的「天然肥料(堆肥)」前往施肥,鋤地鬆土、捉蟲除草,收穫販賣新鮮蔬果花卉,從不間斷。而出身書香門第、也算是官家小姐的氏則親自掌理家務,生火炊煮、洗滌衣物,也不會覺得有什麼丟臉、不好意思的樣子,但如此作為卻讓韋家的親戚們感覺丟臉,對張老氏夫妻倆很是厭惡,但畢竟他們雙方是明媒正娶,從事的又是正當職業,這些親戚們也沒有什麼理由去制止他們。就這樣又過了幾年之後,家親朋當中一些號稱有著真知灼見的人就為此責備韋恕,說:

 

「你為官清廉、日子過得清貧沒有錯,但是鄉里之間難道沒有其他門當戶對、居家清貧的讀書人家的子弟可以選擇嗎,為什麼你要同意將女兒嫁給那個種菜的老頭兒?都說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既然已經嫁出去了,你為什麼不幹脆要他們搬離此地、走得遠遠得最好,免得他們夫妻倆留在這兒讓我們覺得丟了面子啊!」

 

因此,找了一天,韋恕擺了一桌酒席,招來女兒女婿一同聚餐。席間,韋恕委婉的表示了想要他們搬離此地的意思,張老於是起身向岳父敬酒,說:

 

「小婿夫妻倆之所以成婚後沒有馬上搬走,是擔心岳父岳母對女兒疼愛、不忍心讓女兒離開。如今既然親戚們都不想我們留在此地,我們夫妻倆離開又有什麼關係?我在王屋山下還有一處小莊園,明日清晨就可以出發去哪兒居住便是。」

 

次日清晨,東方的天空即將破曉之際,張老氏前來向韋恕夫妻倆道別,說:

 

「岳父岳母日後若是想念女兒,可以要大舅哥前往天壇山王屋山的主峰)南邊的張家莊來找我們夫妻倆。」

 

之後就讓妻子氏騎著毛驢、戴上斗笠,張老自己則是拄著拐杖步行相隨,就這樣離開了揚州,而且之後也就沒有任何書信消息往來了。

 

過了幾年,韋恕想念女兒,以為女兒跟著那張老過日子,現在一定是蓬頭垢面,恐怕再見面時就要認不出來了。就令長子韋義方按著當初張老所說的地址前往探訪。韋義方抵達天壇山南麓時,碰巧遇到一名崑崙奴(外籍勞工。正驅策著一頭黃牛在農田中耕耘。韋義方就問他:

 

「此地有沒有一個主人名叫張老的莊園嗎?」

 

崑崙奴聞言,隨即將手中趕牛的手杖放在一旁,向韋義方躬身行禮,說:

 

「大郎子(稱謂,待查)為什麼這麼久都不來?張老的莊園距離這裏很近,我這就帶著你前去。」

 

於是韋義方就跟著崑崙奴一同朝著東方而去,剛開始時走上一座小山,山下有一條小河蜿蜒流過,那條小河延綿經過了十幾處地方,每一處的景色都逐漸變化著,不像是人間的風景。二人就又下了山,見到小河北岸有一座朱門豪宅,門內樓閣高低錯落,庭院內花木繁榮,在仙氣飄飄的煙氣與雲霧環繞中顯露著鮮明與嫵媚,還有鸞鳳、仙鶴與孔雀等珍貴禽鳥在庭院間徘徊飛翔,屋內還不時傳出了歌唱與管弦樂聲,聲音清澈而響亮。崑崙奴指著那處豪宅,說:

 

「那就是張家莊了。」

 

韋義方驚駭得怎麼想也想不到妹子與妹夫張老居然會居住在如世外桃源中的豪宅這般的地方。

 

不一會兒就到了大門前,門旁有一名身穿紫衣的看門人,韋義方就遞上名帖,說明來意並請求拜見莊主。看門人似乎早就收到指示,隨即引導韋義方入內到了正廳等候。正廳內所擺設陳列的各式物件,都是韋義方從未見過的奇珍異寶,屋外則又有陣陣奇異香氣瀰漫得崖谷遍地都是。忽然,聽見有玉環、玉珮相撞的清脆聲響逐漸靠近,接著就見到二名婢女自內室處出來,向韋義方行禮後招手說道:

 

「阿郎(稱謂,待查)請跟隨而來。」

 

前行幾步,又見有十幾名婢女,個個都有著絕代容顏,分別於迴廊兩側相對而立,似乎是要負責引導著客人行進方向。又走了一小會兒便見到一位頭戴遠遊冠,身穿红色薄绢裁製的衣裳,腳上穿著紅色鞋子的男子,正緩緩的走出房門。一名婢女引導著韋義方上前拜見。那人儀態莊重、身形高大,一臉細皮嫩肉,當韋義方再仔細觀看對方,居然發現那人就是張老!不免心中又是大吃一驚,暗想莫非妹夫習得了返老還童之術?但見張老熱情的對大舅子韋義方說:

 

「人世間多勞苦,就像是身在火中,身子尚未感覺到一絲清涼,那如火焰般的憂愁又已經掀然迸發,因此沒有一時半刻能夠順適如意。大哥長住在那樣的地方,又該如何自尋樂趣呢?令賢妹正在梳頭稍做打扮,還請大哥稍等片刻,她再一會兒就出來了見你了。」

 

說著便向韋義方拱了拱手、做了個揖,請他進入房內稍坐等候。沒過多久,一名婢女前來報告,說:

 

「娘子已經梳妝打扮好了。」

 

張老就領著韋義方來到了正堂,遠遠的就已經見到妹妹氏在堂前等候著。韋義方見那座正堂以沉香木做為大樑,玳瑁殼的大門,碧玉的窗子,珍珠串成的簾子,台階則是用一種表面冷滑、呈現青綠色的不明材質砌成的,而妹妹氏所穿著華麗名貴的服飾,是世人從未曾見過。兄妹倆相互問候起居,氏也問起爹娘的近況,請哥哥回去後代為請安問好。如此這般之後,韋義方的精神這才慢慢放鬆、不再那麼拘謹了。

 

不久之後,酒宴備妥,張老夫妻兩招呼韋義方入席用餐,所有的菜餚餐飲樣樣都精美芳香得難以形容。酒足飯飽後,張老就安排韋義方在內廳中休息過夜。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崑崙奴」,「崑崙」是唐朝人對印度半島南洋群島的泛稱,因當地人的皮膚黝黑,而「崑崙」有黑色之意,故「崑崙奴」同「黑奴」之意。又「崑崙奴」是對移居中國的崑崙人民的通稱。較為知名的「崑崙奴」出自唐朝裴鉶的《崑崙奴傳》,描寫身懷異術的崑崙奴磨勒生與紅綃結為夫婦的故事。

 

:「甲第」,豪門貴族的宅第。

 

:「氛氳」,此處指濃鬱的煙氣或香氣

 

:「遠遊冠」,或作「遠游冠」,古代中國冠飾之一。爲諸侯王常戴,制如通天冠,有「展筒(禮冠上的一種飾物)」橫於前而無「山述(同為禮冠上的一種飾物,位於樑與展筒之間,高起如山形者)」。諸王所戴,有五時服備爲常用,即春青、夏朱、季夏黃、秋白、冬黑(採用五行之色)。西漢時爲四時服,春青、夏赤、秋黃、冬皁。按遠遊冠,以後歷代都有沿用,至元代始廢。

 

:「占門」,此詞指房子的大門,「占」字若無誤則待解。

 

:「箔」,本義為竹簾子。

 

:「不可名狀」,無法用語言文字形容。「名」,指語言文字,或指「說出」的動作。出自《老子.第十四章》:「繩繩不可名,復歸於無物,是謂無狀之狀,無物之象。」

 

----- 待續 -----

 

改編自 《玄怪錄》

 

原文:

 

《玄怪錄》.卷一.張老

 

張老者,揚州六合人,園叟也。

……

張老既娶韋氏,園業不廢,負穢鋤地,鬻蔬不輟。其妻躬執爨濯,了無愧色,親戚惡之,亦不能止。數年,中外之有識者責恕曰:

「居家誠貧,鄉里豈無貧子弟,奈何以女妻園叟?既棄之,何不令遠去也!」

他日,恕致酒召女及張老,微露其意,張老起曰:

「所以不即去者,恐有留戀,今既相厭,去亦何難。某王屋山下有一小莊,明旦且歸耳。」

天將曉,來別韋氏:

「他歲相思,可令大兄往天壇山南相訪。」

遂令妻騎驢戴笠,張老策杖相隨而去,絕無消息。

後數年,恕念其女,以為蓬頭垢面,不可識也。令長男義方訪之。到天壇山南,適遇一崑崙奴,駕黃牛耕田。問曰:

「此有張老莊否?」

崑崙投杖拜曰:

「大郎子何久不來?莊去此甚近,某當前引。」

遂與俱東去。初上一山,山下有水過,水延綿凡十餘處,景色漸異,不與人間同。忽下一山,見水北朱戶甲第,樓閣參差,花木繁榮,煙雲鮮媚,鸞鶴孔雀,徊翔其間,歌管暸喨耳目。崑崙指曰:

「此張家莊也。」

韋驚駭不測。俄而及門,門有紫衣門吏,拜引入中廳。鋪陳之物,目所未睹。異香氛氳,遍滿崖谷。忽聞環珮之聲漸近,二青衣出曰:

「阿郎來。」

次見十數青衣,容色絕代,相對而行,若有所引。俄見一人,戴遠遊冠,衣朱綃,曳朱履,徐出門。一青衣引韋前拜,儀狀偉然,容色芳嫩,細視之,乃張老也,言曰:

「人世勞苦,若在火中。身未清涼,愁焰又掀,因無斯須泰時。兄久客寄,何以自娛?賢妹略梳頭,即當奉見。」

因揖令坐。未幾,一青衣來曰:

「娘子已梳頭畢。」

遂引入,見妹於堂前。其堂沉香為梁,玳瑁占門,碧玉窗,珍珠箔,階砌皆冷滑碧色,不辨其物。其妹服飾之盛,世間未見。略序寒暄,問尊長而已,意甚鹵莽。有頃,進饌,精美芳馨,不可名狀。食訖,館韋於內廳。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張老〈下〉
下一則: 小小說 – 張老〈上〉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