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杜子春〈二〉
2022/04/12 04:49
瀏覽719
迴響0
推薦63
引用0


杜子春既然又有錢了,那顆浪蕩的心也又跟著重新活躍了起來,自以為這下子又可以終身不再窮得漂泊無助了。就又恢復成從前那般騎乘肥美的駿馬、穿著輕暖的皮衣,每天與那些酒肉朋友們在青樓召妓飲宴、還找來樂工歌伎在旁演奏唱歌助興,依舊不將經營日後的生計放在心上。

 

如此只過了短短一、二年,那三百萬錢花得差不多了,杜子春不得已縮減開支,那些衣服車馬只能換用便宜貨,原本肥美的駿馬換成了毛驢,之後連毛驢都養不起了,只能將驢賣了、靠著自己的那雙腿步行。很快的,杜子春又回到了一貧如洗的日子。無奈的杜子春走到了西市門樓,觸景生情,不免懊悔得又長嘆了一口氣。那裡知道這口氣才剛嘆完,先前那名老人又來到了杜子春面前,握著他的手說:

 

「你又落魄成這個樣子,真是奇怪啊!不過我還是要再幫助你一次,你說說要多少錢才夠?」

 

杜子春羞愧得不敢接話,老人就再三的逼杜子春說出需求,杜子春仍只是慚愧的辭謝而已。老人見狀,就對他說:

 

「既然如此,明日中午時分,你還是前來上次那個波斯人的住處找老夫。」

 

次日,杜子春忍著羞愧依約而往,又獲得老人資助一千萬錢。在尚未領受資助之前,杜子春就下定決心要發憤圖強,必須要藉著這次機會發家致富,一定要遠遠勝過晉朝石崇、戰國時的猗頓那樣的有錢人,成為超級大富豪。只不過這筆錢到手之後杜子春那顆信誓旦旦要努力有所作為的心卻又立馬變了個樣,回到了那副放縱、求安逸的樣子,吃喝玩樂揮霍無度依然故我,可想而知不過三、四年左右,杜子春不但再度貧窮,而且窮得比以前的日子還要嚴重,處境更加的悲慘。

 

杜子春意外的在西市門樓處第三次遇見老人時,杜子春已經是慚愧得無地自容,急忙舉起衣袖遮住了臉就要快步離開。老人眼明手快的拉住了他的衣角,說:

 

「唉呀!遇事不能面對只想著逃避,這是最拙劣的辦法啊!」

 

就再拿出了三千萬錢送給杜子春,說:

 

「如果這次還不能治好你的毛病,那麼你這個窮病就已經是無藥可救了。」

 

杜子春心裏想著:

 

「我自以為率性豪放、不受拘束而恣意鬼混,以至於落得敗光家產,身上連一文錢都拿不出來,那些親戚與平時往來的豪族子弟們卻沒有一個人肯再理睬我,唯獨這位不認識的老人願意三次資助我大筆錢財,我該怎麼做才能報答他呢?」

 

就對老人說:

 

「我已經深切的受到教訓了。我今日若是收下這筆錢,日後不但要自立自強,還要周濟孤兒寡婦讓他們能吃飽穿暖,也要藉此挽回我的名譽。在下深深感念老先生您的大恩大德,將來我若能成就我的志業,都是老先生您的教誨與幫助啊。」

 

老人點頭讚許著說:

 

「這也正是我對你的期望。你的事情都處理完畢後,明年的七月十五中元節,就到老君廟前的雙檜樹下來見我。」

 

向老人道別後,杜子春因為族中的孤兒寡婦們大多流落寄居在淮南(泛指淮河以南、長江以北的地區)一帶,就帶著這筆鉅款來到揚州投資,購買了百頃良田,在揚州城中建造府邸,更在主要道路兩側購置、建造了一百餘間房子,將此地族中所有的孤兒寡婦們找來,安排他們分別住在這些房子之中,又為男女甥姪輩談婚論嫁,將因故過世流落異鄉的族人靈柩運回故鄉入土為安,如此這般,對自己有恩的必定報答,與自己有仇的也給予報復。當所有的事情都處理好之後,杜子春就出發前往老君廟,要依約如期去拜見那位老人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羈旅」,長久寄居他鄉。借指客居異鄉的人。

 

:「倡樓」,倡女所居處,妓院。

 

:「小豎」,同「小子」,罵男子的詞語。也指僕僮、或對宦官的蔑稱。

 

:「膏肓」,肓(膈)之上、膏(心)之下,這兩處既不可用灸療攻之,施針也無法命中患處,服用湯藥這藥力又不能到達,故病發於此則為不治之症。見《小小說 – 病膏肓良醫束手

 

:「名教」,名聲與教化。

 

----- 待續 -----

 

改編自 《玄怪錄

 

原文:

 

玄怪錄》.卷一.杜子春

 

杜子春者,周、隋間人。

……

子春既富,蕩心復熾。自以為終身不復羈旅也,乘肥衣輕,會酒徒,徵絲竹歌舞於倡樓,不復以治生為意。一二年間,稍稍而盡。衣服車馬,易貴從賤,去馬而驢,去驢而徒,倏忽如初。既而復無計,自歎於市門。發聲而老人到,握其手曰:

「君復如此,奇哉!吾將復濟子,幾緡方可?」

子春慚不對,老人因逼之,子春愧謝而已。老人曰:

「明日午時,來前期處。」

子春忍愧而往,得錢一千萬。未受之初,憤發以為從此謀生,石季倫、猗頓小豎耳。錢既入手,心又翻然,縱適之情,又卻如故。不三四年間,貧過舊日。復遇老人於故處,子春不勝其愧,掩面而走。老人牽裾止之,曰:

「嗟乎!拙謀也。」

因與三千萬,曰:

「此而不痊,則子貧在膏肓矣。」

子春曰:

「吾落魄邪遊,生涯罄盡。親戚豪族,無相顧者,獨此叟三給我,我何以當之?」

因謂老人曰:

「吾得此,人間之事可以立,孤孀可以衣食,於名教復圓矣。感叟深惠,立事之後,唯叟所使。」

老人曰:

「吾心也。子治生畢,來歲中元,見我於老君雙檜下。」

子春以孤孀多寓淮南,遂轉資揚州,買良田百頃,郭中起甲第,要路置邸百餘間,悉召孤孀分居第中,婚嫁甥姪,遷祔旅櫬,恩者煦之,讎者復之。既畢事,及期而往。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