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非‧常正義番外短篇】原來,不曾愛過。
2013/12/16 12:36
瀏覽472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原來,一個人的背影也可以這麼寂寞……

 

  我一邊施放快速治療,一邊偷偷觀察著眼前這位冷漠寡言的戰士背影。

  如果不是一開始主教發任務通知的時候,有特別告知是要與鼎鼎大名的光明戰士組隊前往幽暗地域處理沉眠上百年的巫妖封印問題,我恐怕到現在都不知道我正在治療的對象叫什麼名字。

  不過,傳言中的光明戰士會是這樣一個冷漠的人嗎?

  「伊芙……伊芙妮奧!」一句大吼登時把我嚇了一大跳。

  「幹嘛!」我拍了拍胸口,瞪向經常一起出任務的隊友之一,法師‧伊斯莫。

  「妳在發什麼呆?」伊斯莫沒好氣的快速唸著冰系魔法咒語,將衝破光明戰士防守線、往我襲來的亡靈劍客凍成冰雕。

  「我哪有!」心虛的眼角餘光瞄到光明戰士那張酷到不行的冷臉正朝我看來,我連忙舉起法杖喃喃唸起整套提高防禦及攻擊的輔助魔法,隨著淡金色及淡藍色光芒交錯閃過,一道挺拔的身影倏地衝到我的前面,鏘地一聲,我好像看到金屬武器撞擊爆出的絲絲火花,還來不及反應,手心才被一隻略顯冰冷的手握住,手臂傳來一陣刺痛,天旋地轉間,我的臉頰隨即貼上冰涼觸感,額頭也撞上堅硬的皓白盔甲,耳邊也響起一道悶哼。

  「好痛!」冷不防地低喊了聲,無奈被抱個死緊的我根本動彈不得,想必額頭一定冒出幾公分高的腫包了吧──

  呃?等等,抱?抱……抱抱抱──?我、我我我我被抱住──?

  被誰抱住?這個趁亂吃我豆腐的傢伙是誰──?

  「伊芙妮奧,還不快唱治療!光明戰士受傷了!」伊斯莫氣急敗壞的聲音在一旁吼著,我也想治療啊!問題是我現在根本就動彈不得,又看不到目標,是要怎麼施展治療術啦?

  「快點啊!伊芙妮奧!」

  「我看不到!放開我,我看不到光明戰士的位置!」

  「還不行,別動。」頭上飄來悶悶的低沉嗓音,我不禁納悶起這陌生的聲音到底是哪個隊友的。

  這次一起出任務的隊友們除了光明戰士之外,其他都是以往常接光明聖殿指派任務的老朋友了,我不可能認不出這聲音是誰的……難不成!?

  心裡突然有個奇妙的念頭,於是我乾脆閉上眼睛開始吟唱起高級癒合術的咒語,反握緊那隻略顯冰冷的手。

  「妳──」

  「終級癒合術!」睜眼,正好與低頭看我的那雙藍眸交會,有那麼一瞬間我感覺心裡被狠狠撞了一下,忽然,一股熱流澆到臉上,我呆呆地看著那雙藍眸突然瞠大,握著我的那隻手將我一推,跟著舉劍奮力往後劃了個弧──

  鏗鏘!劍與刀的撞擊聲猛然敲醒我,原來剛剛伊斯莫凍住的不是亡靈劍客,而是一隻死亡騎士!

  死亡騎士可不是一般的亡靈劍客等級魔怪,它具有超強的黑暗能量,可以不停召喚周圍的死屍及亡靈小兵出來攻擊,甚至可以吸收死亡之氣增強它的力量,接近八顆星首領級的強度,一般冒險者根本無法應付啊……

  難怪這次任務光明聖殿會指派光明戰士出來處理,原來是因為巫妖召喚了死亡騎士啊!

  「該死的,治療術不能停啊!」伊斯莫一邊朝我狂喊著,一邊快速唸著冰系魔法咒語。

  「為、為什麼……?」我喃喃地看著光明戰士背後那又深又長的傷口,雖然經過剛剛的療合術治療下已經漸漸癒合,可是怎麼會──?

  難道剛剛是為了……保護我?

  「伊芙妮奧冷靜!」身為狂戰士的舞櫻蒼龍輕拍了拍我的肩膀,抽出銀亮的雙手劍,「妳是祭司,在戰場上妳必須要專心看顧每個隊友們的狀況,現在不是妳分心的時候。」

  「姊姊放心啦!他可是光明戰士,整個耶魯大陸首屈一指的超耐打的大肉墊,不會因為那小小一道口子就重傷不治的啦!」美天使拿著魔法劍在地上劃起倒五芒星陣,召喚出惡魔守衛,跟著加入戰場。「姊姊加油喔!我先去幫大哥哥們了!」

  呼,是啊!我是祭司,將來可是要繼承七大聖使的『祭官』候選人之一,在這個時候更不可以慌張,冷靜,伊芙妮奧,現在可是展現出妳的實力的時候了!

  我閉眼深呼吸了口,再睜眼,情緒已恢復平時的沉穩。

  「慈愛的光明神啊!願您聖潔的光芒常駐於前方奮勇剷除黑暗的光明戰士‧宙宇,以及狂戰士‧舞櫻蒼龍──」我高舉著法杖,集中精神朗誦咒語讓杖頂上晶瑩剔透的魔法寶石發出最耀眼的光芒,「光耀聖堂!」

  一瞬間自我身上炸出刺眼奪目的聖光,籠罩在光明戰士及舞櫻蒼龍的身上,受到聖光洗禮的倆人,身上所有傷痕瞬間癒合,聖光也沾附上銀亮的劍刃,砍在死亡騎士身上無疑是殺傷力加倍;伊斯莫及美天使見狀,紛紛唱起最強的魔法招式,經過眾人合力的攻擊之下,死亡騎士總算被解決了。

  「呼──呼──」果然用出光明祭司大絕還真是件極耗精神力的事,我虛弱地勉強用法杖支撐著,可是雙手連拿杖的力氣都沒了。

  好累,我突然好想睡一覺。

  「伊芙妮奧!」失去意識前,我似乎看見光明戰士那雙湛藍的雙眸透出擔心。

  「原來……你也有情緒……」

 

  不知道過了多久,當我幽幽轉醒,天色是一片無際的黑,才疑惑自己身在何處,蓋在身上的披風讓我大腦思考路線瞬間接通,我突然意識到自己居然就這麼大喇喇的放著任務不管就地睡著,天啊!我失去當『祭官』的資格了!

  「醒了?」光明戰士往火堆裡添了幾塊乾柴,螢火將他燦金的頭髮染得好紅。

  「對不起對不起!我居然睡著了!」我趕緊起身向光明戰士拼命道歉,頭一次和光明戰士出任務就犯下這種可笑的錯誤,這該怎麼辦?

  「噗!」一道淺淺的噴笑聲,在這偏靜的時刻,從那冷漠寡言的光明戰士嘴裡發出。

  噗?他噗?剛剛那個噗聲真的是他發出的?那個光明戰士?自始至終都酷著一張臉、不茍言笑的光名戰士!?

  我像是發現新大陸般的瞠大雙眼看著他。

  「怎麼了?」光明戰士噙著笑意的臉比白天時看來要溫柔,少了那股難以親近的距離感,此刻的他就像個大男孩似地,讓我瞬間忘了他的身份地位,也跟著放鬆了心情。

  「原來你會笑。」我抱著披風重新坐好,順勢看了眼四周,發現其他隊友都已沉沉入睡,「光明戰士,你不睡一會兒嗎?」白天那場戰鬥他可是自始至終都擋在正前方,沒有休息過,就連中間讓我和伊斯莫及美天使坐著喝藥水回復魔力時,他也緊握劍柄不停警戒,難道光明戰士有特別訓練過所以都不會感覺到累嗎?

  「我才剛醒來和舞櫻蒼龍換班守夜。」光明戰士拿著樹枝撥弄著燒紅的柴火,「還有,叫我宙宇就好。」

  我點點頭,還是覺得該讓光明戰士好好休息才對。「宙宇……你要不要再躺一會兒?我來守夜就好了,反正我已經睡飽了……」

  「笨蛋,哪有戰士睡覺讓祭司守夜的道理?」光明戰士沒好氣的看著我,「還有,披風是給妳蓋的,不是用來抱的。」

  披風?我這才想到剛剛醒來時,這件白色的披風是蓋在我身上的,所以這是光明戰士的披風囉?「呃,不好意思,這個……」

  似乎看穿我的意圖,光明戰士很乾脆的走過來接過我手中的披風,然後用披風把我整個圈住。「祭司體質都偏弱,這裡因為死亡之氣過重所以充滿黑暗能量,法師跟術士或許無所謂,但身為光明祭司的妳可就不能大意了。」

  「咦?」他沒提我還沒有注意到,對耶!來到這種充斥著死亡氣息的地方,我居然到現在還不會感到不舒服,這是為什麼?通常我只要在黑暗能量過多的地方待上半天,身體立刻就會產生嚴重的排斥感而覺得沉重……我狐疑地想了老半天都得不出結論,才抬頭想問光明戰士,卻發現他噙著笑意的眼底異常溫柔。

  「伊芙妮奧,解完這個任務後,妳有沒有興趣再陪我去寂靜之森?」

  「咦?」我微愣,很難相信會聽到光明戰士的邀請。

  「妳知道溫柔嗎?」光明戰士突然冒了這麼一個只要是祭司都崇拜的名字。

  當然,我也不例外。

  「我知道!她可是我們這屆的偶像,主教常說溫柔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不僅領悟力高、精神力強,就連──」提到崇拜的偶像,就像打開話匣子般地讓我滔滔不絕起來。

  「原來她那麼厲害……」光明戰士點了點頭,「現任的『祭官』一直跟我抱怨沒留住溫柔來繼承聖使之位實在可惜,不過……」光明戰士定定地看著我。

  「啊?」

  「就我看來,伊芙妮奧妳也不比溫柔差啊!」光明戰士站起身,拍淨身上的塵土。「我可是很期待妳能成為下一屆的『祭官』喔!」

 

  **************************************

 

  「號外!號外!新任七大聖使接班人出爐啦!」信差興奮的在中央城裡邊喊邊往四周灑著印有七大聖使接班人的傳單,和他興奮的聲音比起來,我此刻的心情可真是跌落谷底。

  落選了!我拿著蓋有『轉職第一人選』紅色大章的成績單,上頭還加蓋了推薦職業的備註章,對主教介紹的『術士』職業感到無解。

  怪了,明明我的闇魔法成績一直沒有瀰蝴優秀啊,為什麼主教會覺得我適合走深淵術士的職業呢?

  「唉!」我坐在光明聖殿提供給遊客休憩的涼亭裡,沮喪地趴在石桌上。

  「伊芙妮奧!」

  「我心情欠佳,別理我。」我頭也不抬地,只是朝來人揮了揮手。

  「連我都不理嗎?」揮到一半的手被一隻略顯冰冷的大手握住,我驚訝地連忙看向來人,立刻對上一雙湛藍的雙眸。

  「光、光、光明戰士?」

  「叫我宙宇就好。」光明戰士揚起比他金髮還要燦爛的笑容,在我身旁坐下。「怎麼了?今天是決定七大聖使繼承人選的日子,妳怎麼一個人躲在這裡?」

  「唉!」我再度沮喪的趴回桌上,不想開口地直接把成績單拿給他看。

  「轉職第一人選?術士?」光明戰士居然比我還驚訝,「應該搞錯了吧?」

  我悶悶地開口:「我也很希望搞錯啊,可是白紙黒字,也許我真的不適合吧……」

  「怎麼可能!我宙宇會看走眼嗎?」光明戰士拉著我的手,「走!我帶妳去找主教問問。」

  「欸,算了,也許是光明神的旨意吧!就算蓋錯也來不及更改了。」不曉得為什麼,一看到光明戰士我本來糾結的心情慢慢釋懷。

  光明戰士沉默了會兒,這才開口問我:「妳真的要依成績單上的指令轉職成術士嗎?」

  術士……我?「不,我不要,我喜歡祭司,我喜歡拿著法杖唱著讚揚光明神的頌詞,我喜歡被聖光包圍著,我──」聲音被止住了,我瞠大雙眼,看著突然在眼前放大好幾倍的……

  光明戰士的臉。

  「伊芙妮奧,當我一個人的祭司吧?只屬於我一個人的,祭司。」許久,當光明戰士開口說著像是命令而不是詢問的要求時,我才意識到剛剛發生了什麼事。

  嘴唇,仍遺留他霸氣卻不失溫柔的餘溫。

  「走吧!」完全不給我思考的時間,也根本不管我的意願,光明戰士拉著我跳上他繫在一旁的馬背上。「該出發去寂靜之森了,可別說妳忘了喔!」

  「啊?」我該記得什麼?

  「上次在幽暗地域,妳答應過我要陪我去寂靜之森的。」光明戰士嘴角揚起一抹邪笑,「剛剛妳也答應要當我的專屬祭司啦!」

  「咦──?」我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

  光明戰士,你居然使出這種不光明的手段!

  「放我下去啊!」

  「來不及了。」

  「光明神啊!祢家的光明戰士綁架光明祭司啦──啦啦啦!」

  只不過我還真沒料到,主教因為在蓋章的時候打瞌睡,誤將我的成績單跟瀰蝴的成績單放錯邊,所以章也真的蓋錯了。

  但,我更沒料到的是,這一次的寂靜之森之行,會遇上替我這輩子劃下句點的男人。

 

  *************************************

 

  「嗯……再來走這條路通到底,就是西柳湖的位置了。」光明戰士確認過位置後,將地圖捲收起來,一手拉著我,一手揮著劍刃剷除過長的雜草,走了好一陣子,一座人工湖就這麼映入眼底。

  「哇!好漂亮,這就是西柳湖?」我被眼前這幅宛如圖畫的美景深深吸引,脫掉布鞋,開心地走近湖邊,赤腳踩在沁涼的湖水,整個人都開心起來。

  「小心,別太靠近,這湖裡住有一種名為綠蛟的水龍,雖然不會主動攻擊,但也不是很喜歡被人打擾……」光明戰士牽著我的手一僵,我疑惑地順著他的視線看去,不遠處的湖面上的橋邊,站了名男子。

  「居然是你……!」男子清冷的聲音聽來十分悅耳,語調裡似乎有些訝異。

「他是誰?」我正想開口問向光明戰士時,唰地聲響,光明戰士立即抽劍將我護在身後。

  「伊芙妮奧,後面有條路,妳記得等會兒趁我拖住他的時候,往那邊跑,不久就會跑進北漆城的範圍,到時去公會請求援助。」

  「咦?你呢?」叫我跑?我可是祭司耶!祭司怎麼可能拋棄隊友不顧!

  「坦白說,現在的我打不贏這個人……」光明戰士的背影明顯一僵,「聽師傅說過,西柳湖旁邊就是暗黑皇朝的根據地,只不過在當年戰役後,暗黑皇朝的長老們佈下重重結界,所以正確位置到現在還是個謎。如果師傅說的是真的,那麼眼前這個男的,很有可能就是──」

  「艾封琉。」紫羅蘭色身影鬼魅地輕輕飄落在光明戰士身前,正是方才橋邊的男子。

  「伊芙妮奧,快走。」光明戰士二話不說地往男子揮劍直劈,男子飄逸的身形讓人難以捉摸,不一會兒,他便輕而易舉地突破光明戰士的防守線,來到我的面前。

  「哎呀,好標緻的人兒。」男子動作輕柔地捧起我的臉,我也跟著順勢仔細觀察著他。

  近距離一看,這名叫艾封琉的男子,有著一張讓女性都又羞又妒的絕色容貌,淡金色的長髮雖不及光明戰士的燦爛,卻也更突顯出他那白皙的膚色,華麗的紫羅蘭色長袍襯托出他妖媚的氣質,舉手投足間無不輕柔優美,但那不可一世的笑容,彷彿高高在上地睥睨一切……艾封琉……讓人不得不好奇他究竟是誰。

  光明戰士劍鋒直抵艾封琉的頸邊,「放開她!」

  「哦?她對你很重要?」艾封琉不為所動,移開了捧著我的臉的手,轉而牽起我。「這個美人兒,是你今生的選擇?」

  「我叫你放開她!」

  「哎呀,看樣子你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艾封琉眼底閃過一絲痛楚,隨手彈開光明戰士的劍鋒,「不過你轉世成光明戰士啊……呵呵呵,這真是有趣極了!」

  轉世?難道這個艾封琉早就認識光明戰士了嗎?我疑惑了。

  「你……到底是誰?」光明戰士似乎也感到疑惑。

  「我是艾封琉,你不該遺忘的名字。」艾封琉妖媚地笑了笑,朝光明戰士輕擺了下衣袖,光明戰士彷彿成了雕像似地,定住在原地。

接著,艾封琉轉過身凝視了我好一會兒,忽然雙手再次捧著我的臉,輕輕開口:「伊芙妮奧?」

  「啊?」我反射地回道,瞬間,感到體內有什麼被艾封琉吸附過去。

  艾封琉嘴角勾起一抹媚笑,悅耳動聽的嗓音忽遠忽近地遠遠飄著:「『妳是光明戰士的摯愛,用妳的生命去愛他,用妳的生命綁定他;伊芙妮奧,用妳的生命束縛光明戰士,交換另一個等待被喚醒的靈魂。』」

  咦?我眨了眨眼,意識迷迷糊糊的。

  『伊芙妮奧,用光明戰士對妳的愛,轉成喚醒另一個靈魂意識的能量,直到另一個等待甦醒的靈魂能量滿載,妳便是解除封印的,鑰匙。』

  「好孩子。」艾封琉衣袖微擺,人影漸漸消失在我眼前。

  忽遠忽近的聲音慢慢飄遠,我彷彿做了個好長好長的夢,醒來,我卻躺在光明戰士的懷裡,而他,正擔心的看著我。

  「伊芙妮奧,妳怎麼了?怎麼走著走著突然暈倒了呢?」

  「嗯?」我覺得,我似乎遺忘了什麼,但,又想不太起來。「也許是受了黑暗能量的影響?」

  「是嗎?那我們還是回去吧!反正湖水我也收集到了,可以向師傅交差了。」光明戰士小心翼翼地扶我站起來,拉著我往馬兒吃草的地方走去。

  我總覺得有些奇怪,轉頭看向西柳湖,微風傳來一陣輕冷的嗓音:

  『……對不起……』

  「咦?」我佇足,張著耳朵用力聽著,四周除了徐風微微,並沒有其他聲音。

  「怎麼了?」

  「不,沒事……」不想讓光明戰士擔心,我向他用力擠了個笑容:「宙宇,我餓了!」

  「好!我們回城去吃飯。」光明戰士輕輕將我推上馬背,「對了,伊芙妮奧。」

  「嗯?」

  「等我正式接任光明戰士的職務後,妳……願意成為我的妻子嗎?」

  「咦──!」

  

  *************************************

  

  「所以,你在我身上下了咒?」我淡淡地站在村莊中央,對四周血流成河的慘狀,早已絕望到了麻木。

  「嗯哼。」當這名紫羅蘭色身影飄落在我眼前的時候,那段失去的記憶也跟著恢復。

  「你把光明戰士跟我的感情……當工具?」我生氣,我是該生氣的,為了喚醒血修羅,這個男人居然對我下了咒!而且是用最下三濫的方式奪取我靈魂的自由!我成了鑰匙,我成了毀滅這五百年來和平關鍵的鑰匙!

  光明神!我是這麼虔誠的弟子,即使我被中央大教堂錯蓋上轉職第一人選而被捨棄祭司的身份,但我依然每天做著祭司的功課,依然執行著祭司慈悲救世的職務,為什麼?為什麼祢要讓我成為罪惡?

  「其實,我只是幫光明戰士完成他的心願罷了。」男子再度露出不可一世的笑容,「因為妳根本就不曾愛過他。」

  「什麼?」

  「妳是光明神虔誠的信徒,心裡只有光明神,如果不是因為那個中央大教堂的笨老頭蓋錯章,妳可是七大聖使裡歷屆來最適合的『祭官』。不過也幸虧這個陰錯陽差,我才能得到喚醒血修羅的捷徑……伊芙妮奧,活生生的愛人總比虛幻的神好吧?妳不也享受了好幾年的幸福嗎?」

  「不對,我愛宙宇並不是你下咒的關係,我是因為愛宙宇而愛他的!我用我的生命──」我努力的反駁卻不自覺地唸出當年艾封琉對我下的咒語指令……我……突然呆了。

  「嘻……伊芙妮奧,妳很單純,也因為這樣才能讓我有機可趁……」艾封琉輕笑著,「話雖如此我還是得感謝妳,這幾年也讓宙宇感到幸福,而如今是該讓血修羅甦醒過來的時候了。」

  我深信的一切都是這個男人安排好的劇情?我這幾年來的心情都是這個男人設下的局?我所有所有的回憶都是為了喚醒那個血修羅而刻意製造的過去?

  不對!不該是這樣!我──

  我不相信這麼多年來的感情都是假的!

  「伊芙妮奧,我現在還妳自由,當宙宇回來看到妳的同時,他就會知道所有事實,光明戰士會因為伊芙妮奧而崩潰,血修羅就會因此而甦醒。」艾封琉衣擺輕揚,我感到有股能量從體內釋放出來。

  「哈哈哈哈哈……」陌生的情緒從心裡竄升到腦袋,我不禁大笑到連淚水都流了出來。一幕幕的回憶是如此清晰,可是過去那些我覺得幸福到快要溶化的甜蜜,現在卻一點感動的心情都沒有。

  「原來……真的不曾愛過……」我單手扶額,仰天狂笑。「為什麼要還我自由?我現在倒寧願你一輩子束縛著我啊!我不要現在這種感覺,我不要啊……」

  「伊芙妮奧,為了耶魯大陸的和平……血修羅絕對要被喚醒。」艾封琉嘴角的笑意未減,讓人十分懷疑他的說詞只不過是脫罪之詞。

  「不!暗黑皇朝是邪惡的一方!血修羅更是耶魯大陸的禁忌戰士,我不能讓他見到我,我不可以喚醒他!」我忽然意識到自己的立場,既然我早已成了關鍵的鑰匙,那麼我更不可以讓這種事情發生!

  「沒用的,妳再怎麼想盡方法都於事無補,就算妳躲到天涯海角,我也一樣有辦法找到妳,更何況妳現在根本就逃不掉……」

  我瞥見桌上的燈油以及燭火,心一橫,拿起燈油往自己身上一澆:「艾封琉,別以為你可以輕易掌控一切,告訴你,人心就是你永遠都無法操控的!」

  「妳想幹什麼?」艾封琉始終掛著淺笑的神情一僵。

  「哼,只要我徹底消失,宙宇就一輩子都看不到我,那麼,血修羅就永遠都不會醒過來!」我冷冷地說完,把燭火往腳下一扔,灼熱的劇痛頓時從腿部竄升,漸漸失去意識的最後一個畫面,居然是光明戰士向我求婚時的那張笑臉。

  ──等我正式接任成為光明戰士的職務時,妳……願意成為我的妻子嗎?

  「是的,我願意!」我滿足地對著那張笑臉,勾起幸福的微笑。

宙宇,原來,我真的愛著你。

  

  艾封琉沒料到這名柔弱的祭司會有這麼倔的脾氣,居然不怕死的點火自焚!他又氣又驚又惱的怒吼:「凱斯特!」

  正在外頭待命的黑劍士團長,聽聞呼喚立即衝了進來,艾封琉朝前方微一揮手,凱斯特會意地不發一語地抽出利劍,趁火舌尚未襲上伊芙妮奧的脖子前,斬下她的首級。

  「如果這個世界需要用鮮血徹底洗淨,伊芙妮奧,那也該是用我的血啊……」艾封琉輕柔地拭去沾附上伊芙妮奧臉上的血漬,靜靜凝視著遺留在她臉上最後那抹絕美的笑容,他咬著牙,硬是讓心裡不該湧出的情緒退回原位。

  艾封琉再度看向凱斯特時的眼底,只剩下勢在必行的絕對。

  「凱斯特,記得當光明戰士到達時,將他的女人還給他。」

 

                                 完。


【看完之後再繼續看http://blog.udn.com/raner0129/7781549,是相關聯的故事喔啾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