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城市輕小說:骨瓷上的花變
2011/09/04 14:28
瀏覽388
迴響0
推薦34
引用0
如果妳記得也好,如果妳忘記,只要妳幸福,那也是很好的...............        (圖片摘自網路)

今天我在希臘,街頭正落著雪。
談完一樁生意後,在他人的禮貌再見聲中,我起身,迎著飄雪走到行人稀少的路上,此時風正凜冽,我輕輕走向附近我住宿的飯店。
天氣不好,所以我進了飯店房間後,脫下自己的輕軟的薄呢外套,以及長筒真皮的黑色優雅款式馬靴,赤著腳坐在鬆軟的沙發上。一會兒,我輕輕像貓一般,無聲走到房間靠入口處的小吧台,用飯店悉心置於吧檯上的的電熱壺燒水,為我自己泡了一杯又香又濃的希臘咖啡。
一時間房內充滿了咖啡香,還飄散四溢,我微笑。
是希臘的咖啡好喝,還是埃及或英倫、法國的?我也說不上來。
我輕啜一口,這不知是希臘製作的或他國製作的杯子,真真做的小巧精緻,上面還有兩朵美麗的玫瑰。
我的眼神久久停駐在杯上骨瓷面的花朵,因為杯子上面那兩朵美麗的玫瑰花,有一朵是明顯的顏色不對!原本應該是粉紅色的花瓣卻是脫色掉了,卻不知怎的,它夾雜了一些底色,因此就成了另一種奇異的新的顏色。
也許工廠設計師是故意這樣設計的的也說不定。
我不知道,只是覺得有另一種感覺。
說它美麗卻也是美麗,這樣骨瓷上的美麗花變,令人還是覺得有新的心情和新的感覺!雖然也許它是瑕疵品。也許在上萬個骨瓷杯上,只有這樣一個杯子印有花變?
世上是真的有花卻不見的那就是花,比如我。
然後我就想起妳,以及我倆共度高三的那年青澀歲月。
其實妳本來在我高一和高二時候是坐在最後面,高三開學時,妳因近視而掉換座位,坐到我座位的後面,由於兩人都愛好文學,也同樣喜歡蘇東坡和張愛玲,也因此便將妳我兩人的差異拉近了,距離當然也拉的更近了。
「大江東去浪淘盡.........」妳吟著蘇東坡的詩,我欣賞著;而妳一停頓,我也馬上可以接得下去。
不同於其他人的,妳一直都支著雙杖,走路也慢,因為妳是個小兒麻痺症患者,我開始時對妳有這樣的同情心態。
「惠芬,今天放學時一起去老地方喝五百西西的大杯葡萄汁。」上課時我常趁老師不注意時偷傳類似的紙條給妳,然後趕快轉頭一下,偷看妳頷首會心時的那抹微笑。
我倆都是外地生,不同的只是我是來自南部,妳來自北部,卻都考上這裏,同樣穿著這聞名北部的女生高中的衣裙。
妳的租屋在學校的附近,五分鐘的路程,我下課後總幫妳背著書包,兩人一路迎著夕陽餘暉慢慢走著,然後一起吃晚飯喝果汁,其間當然談天說地,當然也談到未來的志願。
「我的腳因為小兒麻痺,所以我務實的填了各校的會計系。」妳在填志願時告知我。
「我填很多,有中文、英語、大傳、圖管等科系,還有考古和德語法語等一大堆。」我興高采烈,雄心壯志。
志願當然是落到哪裡就是哪裡囉!
妳總是好脾氣的笑著,也容忍我脾氣偶爾的小風小雨小抱怨。
後來我總每早都去接妳上學,幫妳背書包,放學後再一起,我都送妳回去,颳風下雨無阻。
因為我倆實在太投合了,我講的妳都懂,妳說的我也全都知曉。
無異是知音!
那時我並不知道世上知音難遇。
但是就是心頭老牽掛著妳。我那時常想,就這樣下去多好。
可是高三就要結束了,我心頭悵然若失。
大考前的數日,我倆抱著厚重的書本在學校猛唸,但是不知為甚麼,我知道以後很難再相見了。
大考前的最後相聚日,我倆都是很安靜的在校K書。到最後太陽快落山時,大家都走了,我也必須有事要離去,離別的時間到了,我終於對妳說了:「祝福彼此都高中大學!如果可以,記得要聯絡。」然後不知為甚麼,我飛快的在妳臉上輕啄了一下,妳驚訝得羞紅了臉。
我趕快離開,心頭熱辣辣的,卻是有種奇異的開心。
可是接下來是悲慘的,我家人因我上榜的志願很冷門且分數又不高,要我重考,妳卻以高分上了一流的國立大學會計系。
於是我在南部的補習班補習,因為自閉和自尊的緣故,我也沒敢和妳連絡。
一直到我第二年考上不錯的學校和科系後,我歡欣得一上台北就直衝到妳學校找妳,因為我知道,妳為了上下學方便,一定會住校內的學生宿舍。
果然!
但妳不在。
妳同寢室的室友迎進我,我開心得坐在妳的學生書桌前等妳。
妳桌上有本寫了一半的日記。
在妳同室室友自顧自的聊天聲中,我攤開了那本日記,看見妳寫著妳的學長他是如何的幫妳背厚重大學書本的裝書包包,和妳對他私下的傾慕之情,情長意也真。
我看完了,也終於明白了一些事情,於是我輕輕把日記闔上,輕輕的離開妳的宿舍。
後來,我唸完大學,然後在父執輩的公司任事,也接觸了會計業務。
公司業務蒸蒸日上,我也獲得上面的信賴,於是我常被派為代表,出差到國外談業務,跑過多個國家。
感情呢?不瞞妳,我嘗試過,但是再也沒有人如妳那般懂我,我也不能接受,因為他們都不是妳。
是有人對我真的不錯,可是我都覺得那些都是皮相,沒有內心相與共的相知。
人生無非生老病死,而女人要背負的重擔更重。
後來看多了人情世故,於是淡然成了我每天披著的的外衣。
也許有些東西是配有額度的,只是不幸的是上天給我的配額額度很少而且用完了,其他的則味同嚼蠟。
我翻過相關心理學的書,也探討過人格方面的論題。
今天應該是這樣希臘的風雪蕭瑟,才會讓我在今晚重新又回憶起當年和當年的妳吧?
骨瓷上的那朵玫瑰花,顏色真的恍若玫瑰花的花變。
那花瓣似乎真的已經不是粉紅色的玫瑰花瓣。
如果可以,就讓它這樣,靜靜的這樣就好..............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白狐之今世(一)
下一則: 城市輕小說:來自藍色憂鬱國度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