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伊蘭馬斯克之夢(三)
2022/07/17 09:17
瀏覽5,084
迴響0
推薦11
引用0

之1 之2

三、

咖啡館的聚會,加入了從新竹科學城而來的朋友,在金光閃閃的台積電工作,但假日時遇見他,卻見疲憊的影子,拓印在身軀與心靈上。

咖啡館的另一面窗,遠眺即將成形的大巨蛋。於是,在瓦礫狼藉的軀殼上,男人又開始築夢,不再迷戀汽車或外星探險,但在大巨蛋內看棒球,卻是他殷殷期待的,期待重返在美國念書,追大聯盟賽事的日子。

「在蛋型的球場內,與鄉親一起加油吶喊,每一場都是難忘的記憶,」球場上的他以加油棒敲出內心的想望,在天空合奏出生命交響曲,迴盪於同伴的耳畔。

在碩大的特斯拉巨蛋內,工程師也在無聲地在吶喊,只是投手、捕手、外野手…的棒球帽,蛻變為工程師的帽子,棒球變成生產線的流程,於巨蛋內為圓汽車夢而奔馳。

古人將工匠集合到一個地方,共築一輛車,讓工匠有團體感,現代文明卻持刀將生產流程切為碎片,分配到不同地方的工廠,做引擎、電池、座椅、車身...再由拖車在高速路上奔馳,串起生產線。

馬斯克逆勢而行,卻把工匠都招喚到他所建築的巨型工廠內,沒有太多圍牆的阻隔,讓人低頭鎖一顆螺絲,抬頭見更多的夥伴正在忙碌著。

「我不只是車身工程師,更是車子工程師,」特斯拉工程師接受訪問時,以追夢者的眼神說。同樣的光,也閃爍在洋基球場上,「我不只是洋基投手,更是洋基球員,」讓球員從個人角色昇華出團體感。

「我期待如此的夢境,但那究竟是夢,」朋友描述在台灣半導體業的日子,每日上班打卡後走進一個小空間內,與人隔絕,自我定位全靠公布欄上列名於他的績效數字,這是台灣最流行的PKI數字管理。

「像洋基投手,被關到練球機的房間內,對機器投球,命中率高,薪水與紅利就增加;命中率低時擔心受罰,」朋友繼續說。眼前的他,蛻變為一隻牢籠內的白老鼠,在紅蘿蔔的誘惑與電擊的恐懼間輪迴。

「難怪台灣半導體業員工常想逃離工作,還有個清大電機碩士畢業生辭掉台積電工作,去歐洲當傭兵,」揹房貸的朋友,此時插進話題。在真實的戰場,他才刷出存在感,雖然最後的宿命是戰死沙場。

遠方的大巨蛋,和光下耀眼地閃爍,也讓我想到賈柏斯垂死前,於加州總部所闢建的蘋果園區,在容納萬餘人的圓形空間內,拆掉圍牆,或以透明的玻璃區隔,讓人與人相見。

甚至,賈柏斯還下令,園區內只能有一座餐廳,強迫人步出己身空間,在餐廳與他人相遇,讓音樂家、工程師、設計師交流出火花。新竹來的朋友,則以疲倦地眼神看遠方,訴說台灣之光,只是媒體或者數據上的光芒。

「為何台積電的高科技設備,9成5仍靠歐美日進口,只能靠台灣最便宜的水電、超時爆肝工作的人力,來賺毛利呢?」我喃喃低語,「幾時,台灣才能出現像賈柏斯或馬斯克般的企業家,帶領產業轉型、帶員工逐夢呢?」。

此時的窗外,卻澆來絲絲的細雨,像潑了我盆冷水。

〈續讀之4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長篇連載
上一則: 依蘭馬斯克之夢(四)
下一則: 伊蘭馬斯克之夢(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