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言的部落格
作家:童言
文章分類
    Top
    冰宮
    2022/03/25 03:17:00
    瀏覽:1029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 分享到LINE
    【記憶藏寶圖】童言/冰宮

    2022-03-17 00:00 聯合報 / 童言

    圖/紅林

    高中生的誤會牽起我和她的一段緣

    炙熱的夏陽西沉,不再烤人皮膚,但柏油馬路依舊散發騰騰熱氣。我滿頭大汗地快步奔入冰宮,一股冷氣拂面撲來,渾身頓感清涼。我換好租用的白色冰刀鞋,如企鵝走路般躍進滑冰場,先繞圈溜了幾回暖暖身,隨後加緊練習昨天新學的「交叉後溜」。

    我國小剛畢業,同學們不是在暑假期間被送往私立中學住校,就是早晚上補習班,超前展開升學競爭。向來不管功課的老爸卻幫我報名KK音標班,認為打好學英文的基礎就行了。跟屁蟲妹妹則是隨著合唱團赴美巡迴演出三十天,平日嫌她很煩的我沒了玩伴,就去圓環南京西路一家百貨地下室的冰宮,報名滑冰班。

    大概是民國67年左右,全台冰宮如雨後春筍般湧現,那時我和妹妹已學會四輪溜冰好些年,受到《冰上天鵝》漫畫的影響,趕時髦相偕去冰宮,無師自通地滑起冰來,隨後在冰宮裡消磨了無數個周末,度過好幾個寒暑。我們幻想可以擁有一雙雪白的滑冰鞋,有朝一日像漫畫裡技藝超群的主角,恣意在冰上跳躍旋轉飛舞。我參加的滑冰班課程結束後有一場考試,成績前兩名的學員得以加入花式滑冰班,為了實現夢想,我白天上完音標課,回家匆匆吃過晚飯,便趕往冰宮勤加練習。

    「妳是高中生嗎?」一位長髮飄逸的學員姊姊見我蓄著短髮,某日上課照面時好奇問我。「不是,我才要升國一而已。」「哇!」她驚聲高呼:「妳長得好高!」原來如此,害我發愁一下,以為自己長得太「臭老」。

    高中生的誤會牽起我和她的一段緣。

    滑冰班學員大都是出社會的上班族,不太搭理我這小毛頭。那回意外交談後,上課時和長髮姊姊寒暄,偶爾講上幾句話,才知道她師大畢業,在小學教書。滑冰課程飛也似地結業,我和她都沒名列前茅,倒是互留了地址。

    忽然想起長髮姊姊,乾脆寫封信給她

    差不多在這個時間點,妹妹回國了,我急欲知曉美國好不好玩、美國的東西都很大嗎?偏偏妹妹還在美國時間,作息顛倒,白天昏睡不醒,問不出個所以然。我覺得很無趣,忽然想起長髮姊姊,乾脆寫封信給她。緊接著,國中開學,忙著應付大小考,遂忘了寫信的事。

    一日,放學回家收到長髮姊姊寄來的信,裡面附了幾張她當新娘、和新郎官的結婚照,告知即將啟程至瑞典定居的消息,並且給我當地的通訊方式。我仔細臨摹書寫拉丁字母的地址,在郵局自豪地寄出第一封寫到國外的信;十四天後,我接到來自瑞典的回音,她娓娓道來長途跋涉轉機的辛苦,想念家鄉菜,看食譜解饞的種種情愫,我則回以國中生活點滴,以及為了校刊的文章苦思筆名。數周後的來信中,她幫我取了人生中的第一個筆名,用在校刊上。

    往返通信兩年多,直到我的信以「喬遷/查無此人」被退回台灣為止。我拿出她之前捎來站在斯德哥爾摩港灣的獨照凝望一陣,默默問她是否安好?然升學聯考讓我無暇太神傷,加上冰宮早已偏離日常甚遠,與她之間的記憶便隨著冰宮的沒落而淡忘。

    在冰宮上完課的二十五個年頭後,我偕同挪威夫婿飛往奧斯陸定居。當我見到遊艇白帆點點綴滿奧斯陸夏天的港邊,倏忽間浮現長髮姊姊立於斯德哥爾摩港灣的熟悉景象,未料我日後竟落腳她居住的鄰國。

    過去,我一廂情願認定長髮姊姊與我抱著相同目的上滑冰班,那一瞬間我方明白,她是為了到瑞典生活做準備,去冰宮報名上課。當年因高中生的誤會而相識,冥冥中預示了我將與她一樣,婚後在北歐生活的命運。

    感謝貓編的PDF檔

    本文刊登於2022/03/17聯合報繽紛版

    【記憶藏寶圖】童言/冰宮 | 繽紛 | 閱讀 | 聯合新聞網 (udn.com)

    延伸閱讀:醍醐灌頂之言

    回應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自訂分類:聯合繽紛
    上一則: 小丸子的療癒力量
    下一則: 醍醐灌頂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