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言的部落格
作家:童言
文章分類
    Top
    雲杉頌
    2022/02/12 00:28:00
    瀏覽:924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 分享到LINE

    【人間風景】 雲杉頌

    文/童言 |2022.02.08

    住家窗外的雲杉。 圖/童言

    文/童言

    挪威奧斯陸的住家前聳立一株雲杉,略高於四層樓公寓的它蓊鬱而挺拔。每日晨起夜寐拉合寢室窗簾,端坐書房筆耕閱讀,進出廚房張羅餐飲,甚至蜷窩客廳沙發上,只要朝窗戶望去,都會瞧見雲杉高大的軀幹,層層根根的枝枒宛如千手觀音般微微向上伸展,同我招手似的,心中不覺充滿法喜。

    居家寫讀累了,站起身來伸伸懶腰,兩眼望著窗外雲杉常青的枝葉,藉以消除疲勞。至廚房沖杯咖啡提神休息時,一邊聞著咖啡香啜飲,一邊倚窗觀看雲杉:它有時靜止不動,有時輕輕搖晃樹枝,有時全身隨風起舞,終年無畏風雨吹打、霜雪覆蓋之寒,儼然是位頂天立地的綠巨人,默默於屋外守護著我。

    縱然雲杉經年常綠,卻也懂得時尚,緊追四季更易的腳步換添妝束。春天蒞臨,雲杉披著枝條剛蹦出的新芽,一襲嫩綠春衫格外撩人,誘使我親近裁下綠芽,製作食品成盤飧;喜鵲則在這個時節喙裡叼著小樹枝,頻繁來回出沒雲杉葉的遮蔽處,於裡頭築起愛巢。夏天繼來,躲過摘剪劫數的杉芽已然成長,新添雲杉枝葉的生力軍,茁壯了腰身;喜鵲的幼鳥早已孵出,清晨時分吱吱喳喳地呢喃。秋天甫至,雲杉的枝頭垂著一串串長橢圓形的棕褐毬果,彷彿提前掛上耶誕飾品;喜鵲餵養雛鳥的任務已達,餓了,啄著毬果充飢,飽了,棲倚雲杉歇息。冬天乍現,雲杉總算擺脫尋常的綠衣,粉墨登場;然喜鵲卻不太捧場,此時往往不見蹤影。

    雲杉最風情萬種的季節莫過於冬天。如遇初雪在入夢時刻靜悄悄地下降一夜,翌日起床,乍見屋外一片銀白世界,枝葉穿戴雪衣的雲杉煥然一新,令我驚喜萬分。偶然暖冬,即便已是大雪節令,未見天上飄下雪絲;時序進入小寒,儘管氣溫降至冰點以下,可水氣不足,依舊無法落雪。如此持續零下十度低溫數日,一早起床照例掀開窗簾,但見雲杉一夕間披上霜衣,銀光閃閃,再度呈現另一面貌,直教我眼睛一亮,急忙取出相機為它捕風捉影。

    溫室效應導致奧斯陸的冬天雪量大不如前,這幾年雲杉冬日積雪天數遞減。不禁想起德國《格林童話》裡〈霍勒太太(Frau Holle)〉的故事,莫非碰上寡婦的懶惰女兒值班,根本不打理霍勒太太的羽毛枕頭床被,天上才無法飄落雪花?下雪的天空總是陰霾,彷彿裹著一層霍勒太太的棉被,氣溫上升;未降雪的晴空則去除了溫暖的棉被,溫度下探。

    希冀寡婦那位勤快的繼女可接掌霍勒太太的床鋪,遵照叮囑按時拍出枕頭裡的絨毛,窗外的雲杉方能換上渴望甚久的雪白冬裝,繼續我的雲杉頌。

    窗外有雲杉,經年罩青衫;

    霜降易冬袍,獨愛雪衣冠。

    本文刊登於2022/02/08人間福報副刊

    【人間風景】 雲杉頌 (merit-times.com)

    延伸閱讀:挪威隔離生活

    回應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福報副刊
    上一則: 病疫新思路
    下一則: 挪威隔離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