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外漢的鶯歌 - 黑潮流域+ - udn部落格
黑潮流域+
作家:黃郁棋(灰狼)
文章分類
    Top
    門外漢的鶯歌
    2008/09/07 01:29:36
    瀏覽:3078
    迴響:1
    推薦:16
    引用0
    • 分享到LINE

     (鶯歌陶瓷老街,路邊停放的汽車十分焚琴煮鶴,殺了不少藝術細胞)

      門外漢者,不登堂入室是也。本標題的由來是出自於舒國治先生所著之《門外漢的京都》。由於作者抵達鶯歌當日天色灰濛,小雨微落,實在不適宜拍照寫景,然而矛盾的是,小雨也帶來些漂落他鄉的孤寂感受,故直覺應來場門外漢之旅,順便消化那三個多小時的空檔。

      台北人聲鼎沸,人馬雜沓,建築卻盡是方方正正且不乾不淨的公寓,欲尋稍具文化氣質之地,難矣。鶯歌老街算是少數仍保存一半之地,當地盛產陶瓷,然而許多店家開在鶯歌卻打著江西景德陶的名號,怪矣。從老街入口直觀入內,兩旁樹立的建築物呈現酒紅色的西方氣息,惜左手邊一棟白色無特色之台灣建築物破壞了整體美感。地板亦使用粉紅色瓷磚舖成,給人踏上了文化之船的感受,走起路來不經意也愈發小心翼翼了。

      

    (右手邊迴廊若加裝幾副歐式路燈,想必更佳)

      踏進右邊歐風建築物中,發覺這裏算是小型陶瓷市場。自動門的設置使得整棟建築的一致性稍遭破壞,似乎台灣人不習慣外國建築硬要加上市井常見之物使之「順眼」一些。事實上,台灣的紅磚三合院也十分具有當地特色,然而隨著時代變遷,房屋不斷往上蓋,並且只注重功能而不太重視外觀與當地景色搭配,三合院便不復得見。螺旋迴廊中擺放著幾具製作陶土用的機器,直接表露出當地盛產陶瓷之不變事實。

      值得一提的是,當地店家倒是不遺餘力的想藉由藝術氣質招徠客人,每家店各有其獨立設計,有金碧輝煌者,有民俗鄉土者,亦存二者兼而有之者。由於小雨不斷,寂寥的悠悠感受亦不斷,故捨不得進入店家裏頭破壞了這難能可貴的流浪記。另外一方面,店家中所擺的瓷器價格皆不菲,而此趟並無購買陶瓷之意,亦不懂陶瓷,只欲享受文化包圍的幸福,故老老實實的做一名門外漢,朝門內觀之並且加以想像,已足以滿足個人對陶瓷藝術的需求感。

      

     (從門外觀之,這家店華麗卻不失樸素,給人想進又不敢進的矛盾)

      一個被文化包圍的地方,就連一般的廣告傳單都顯得與眾不同。米色A4白紙上用毛筆寫下「清倉特賣」,再在其字周圍用朱墨圈個幾下,給人「本店雖清倉,物品依舊可圈可點」的特殊聯想,配合著店家大門的特殊造形設計,美感十足,門外漢如我便駐足其外數分鐘不走,欲一飽自身對於文化需求極高的虛榮感。

      站在門外,自然不會傻著發愣,當然拿起相機猛拍猛照,意外的發現對面大約一百公尺外的大樓有目光向自己這邊飛來,使用高倍數長鏡頭一看,是一名年約七旬的老婆婆正倚窗而望。頓時有如五雷轟頂,這簡直是現在與過去的交會點,故事不斷在眼前上演,在我腳下的這個地方上演。時代不斷變遷,很多過去的觀念逐漸被打破,包括男女婚姻關係,以及許多為人處世的方式,已經漸漸不合時宜。例如「打拼」一直是台灣人引以為傲的優勢,可是在現在這個年代,光是傻呼呼的打拼,好像連養活自己都有困難。

      

    (阿嬤看著這邊,不曉得在想些什麼,或是感慨些什麼)

      所以說,要在現在這個時代出頭,必須靠出奇致勝。商人跟消費者像是密不可分的依賴關係,又像是競爭關係,商人如果拘泥不通,消費者大可以不必買他的東西,創意的價值已經遠高於原始物質的價值。在陶瓷老街上偶爾也看得到一些使人會心一笑的東西,可能某些文案標語有押韻關係,或是設計可愛,使人忍不住多看它幾眼。老街的設計是一個圓環,旅客可以從老街路口進入,繞一圈又回到入口。在老街後半段的地方,有幾家小吃店。陶瓷老街的小吃店,難道就是一般的小吃店嗎?當然不是。這裏打著幾個口號:「牛肉麵吃完,麵碗帶回去!剉冰吃完,冰盤送給你!」初次來到此地的觀光客,不被這標語吸引才怪!

      身為門外漢,肚子也是會餓的。由於此趟來到鶯歌主要是陪同父親洽談生意,在等待父親的空檔,決定選一家店進去品嚐一下這「吃完後容器送給你」的小吃。我選了一家有賣臭豆腐的店進入,老闆娘親切的歡迎著。由於我的相機不是一般扁平的消費機,老闆娘顯得有些緊張。「那個,請問你,你,你是記者嗎?」我感到十分不好意思,門外漢果然不該隨意登堂入室,否則容易造成無法逆料的混亂;我稍稍解釋之後,便坐下等待上菜。臭豆腐頗有嚼勁,感覺頗有內容,不像坊間的臭豆腐一咬即扁。加上一點調味料,還滿好吃的。雖然價格不菲,要五十五元一客,可是想到吃完後能有東西帶回去,多這十五元其實也沒什麼了。

    (這是陶瓷老街小吃店的一大特色)

      吃飽後,我決定往回繞,適才有一地遺漏。那是一個燒窯的甬道,大約跟摸乳巷差不多寬,腳底下有推車專用的軌道,這甬道很顯然已經許久未曾使用,現在成為了店家招攬客人使用的噱頭。儘管如此,這個噱頭卻搔到了癢處,來到鶯歌不就是要深入瞭解當地的文化特色嗎?於是我走了進去,享受這種四面八方都被穿了洞的牆壁包圍的「快感」。由於光線照不進來,使用閃光燈又煞風景,我決定採取拍夜景所用的連續曝光方式,表現出該地的特色。

    (來到鶯歌,進入這甬道就算不虛此行了)

    (牆壁有一個個的洞,猜想是放置陶製品之用)

      在甬道內游移一陣子之後,走出來有種視覺上的不協調感,就像從暗室走到太陽底下,瞳孔忽然縮小。由於時間還十分充裕,我繼續尋找容易被走馬看花的人們遺漏掉的文化遺珠,走著,卻忽然笑出聲來。不知道是哪個調皮的傢伙,在關二爺頭頂上戴了全罩式安全帽,我心底想著:「這下關二爺足可騎重型機車單挑呂布了,真威風!」關公像前頭又擺了許多陶製碗盤,彷彿訴說著關公失業,為了維持家計下海賣碗這個故事。

    (經濟不景氣,關公也要下海賣碗盤了)

    (到底是哪個淘氣的傢伙把安全帽戴在我們關聖帝君頭上?)

      笑著笑著,眼角餘光捕捉到了一個充滿文化氣質的地方。那是一個京都味的小型立牌,上頭寫著:「玩陶、拉坯、喝咖啡」,玩陶、拉坯就算了,還喝咖啡!顯見這家店的老闆頗具心思,想創造不一樣風格的拉坯店。不過,一般民眾唸起這廣告詞可能會覺得有押韻,事實上,「坯」這個字不唸「胚」,唸「匹」,並不與咖啡的「啡」押韻喔!姑且不論立牌上寫的字,把鏡頭往後拉,映入眼簾的是綠色的行道「草」,鮮綠配上後頭酒紅色的建築物,再搭上這小立牌,給人十足的日本京都氣息(為什麼不說是鶯歌氣息?因為鶯歌的名氣還不及京都,以此做比喻較多人能聯想),除此之外,更前方有一家打上「川流」字樣的小店,也充斥著相同的文化感受。

    (立牌配上後頭的行道草以及酒紅色的建築物,充滿著文化氣息)

    (這家店給人類似的京都感受,讓人想一望究竟)

       事實上,鶯歌陶瓷老街並不長,若只做一名門外漢,約莫二到三個小時便能欣賞完畢。也因此,我觀賞得特別仔細,每一個可能的小細節都不願意遺漏掉。這邊店家的用心真的毋庸置疑,也難怪這條陶瓷老街會成名,因為這是許多人共同努力的結果。可惜的是,經濟不景氣,馬英九的六三三政策也宣告延後八年實現,人民苦不堪言,除了生活品以外,文化創意等藝術產業便呈現百業蕭條的慘狀。

      逛了兩個多小時,只有看見一名金髮碧眼的白皮膚女郎手上提著八、九袋陶瓷戰利品在一家家採購,實在心有戚戚焉。台灣的文化創意產業本土人看不到它的價值,居然要靠外國人的眼光才能夠售出一兩件物事,實在教人心痛。就算經濟不景氣,當個門外漢門外女四處逛逛,也比躲在房中瞪著電視責罵政府官員要來得有氣質些吧!可惜今日一整天,陶瓷老街上根本沒見到幾個人,或許與天氣也有關聯,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夠享受這種沉浸在小雨綿綿中的孤寂感受。

      生意就算再不好,店家還是打開大門,等待著顧客上門。打亮招牌,希望能吸引幾個人前來觀賞。就算只是觀賞也好,只要有人欣賞,藝術品就有其價值。

    (安達窯,這家店毫不保留的展現出華麗氣息)

    (驚心動魄的綠,多麼美的招牌)

      除此之外,當然也有關門不迎客者,如「貞禎陶藝社」,便拉下鐵門開都不開,沒能觀賞到內部情形實在可惜。(連拉下的鐵捲門都是酒紅色的,門關著卻關不住整體的美感)

     (鐵捲門與上頭的招牌,搭配十分得當)

      終於,陶瓷老街走到了最後一個轉角。當地的深度文化之旅也差不多告一個段落;若來此地的觀光客們,可挑喜歡的店面入內參觀,是否購買則看個人意願。有許多容易遺漏的美景,都需靠仔細的觀察才能發現,例如店家門前種的花草,店家營造出來的獨特風格,以及建築物的特殊形狀。除此之外,吃小吃拿盤子也十分有趣,不容錯過。

    (店家門前的花草,也是藝術的一環)

    (每家店的風格營造都煞費苦心)

    (想在台北體驗文化之旅者不容錯過之地)

    撰文.攝影/黃郁棋


    回應
    迴響(1) :
    1樓. 郁雯媽咪
    2009/06/23 04:17
    挺嚇人的

    小青蛇美是很美

    也挺嚇人的ㄋㄟ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