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遲了60年太魯閣族林明勇終獲平反
2012/02/29 09:30
瀏覽219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花蓮地區的二二八受難者當中,客家人張七郎、福佬人許錫謙已獲得政府平反,然而終戰後,花蓮秀林鄉第一位官派鄉長太魯閣族的林明勇,也在蔣介石的清鄉政策下,被警察到家裡抓人、在山中遭槍殺,家人找到時只剩一具白骨,林明勇之子林國樑今天將到台北二二八紀念公園,出席二二八事件中樞紀念儀式,由總統馬英九頒發「二二八受難者回復名譽證書」。

 

台灣人權報告書141

 

【摘要2.28.2012自由】花蓮地區的二二八受難者當中,客家人張七郎、福佬人許錫謙已獲得政府平反,然而終戰後,花蓮秀林鄉第一位官派鄉長太魯閣族的林明勇,也在蔣介石的清鄉政策下,被警察到家裡抓人、在山中遭槍殺,家人找到時只剩一具白骨,林明勇之子林國樑今天將到台北二二八紀念公園,出席二二八事件中樞紀念儀式,由總統馬英九頒發「二二八受難者回復名譽證書」。

《雨夜花》

鳳飛飛好歌MV -《雨夜花》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IncBkAE6Ok

 

六十五歲的林國樑為牧師,是花蓮秀林鄉「原住民少年兒童之家」創辦人。林國樑說,他現在心情「既高興又難過」,要上台北接受回復名譽證書,他感覺「好像要跟父親見面一樣!」

他說,他等這一刻等了六十年,政府從未給他任何消息,他一直記得五歲那年的某天,突然很多人到家中把父親強行帶走,他跟著跑了出去,只見帶走父親的那輛吉普車前後印有國民黨徽,而母親趕忙把他拉回家,從此失去父親音訊。

林明勇為太魯閣族世襲頭目,日治時代還當過村長,之後獲派秀林鄉第一任官派鄉長,並於二二八事件後任花蓮縣二二八處理委員會五名委員之一,然也在蔣介石清鄉整肅下被警察帶到山上槍殺,對林家留下巨大悲愴及陰影,林國樑的母親多年前過世時,即要求子女把父親照片全部燒掉。

事發兩年後,當地警方在秀林鄉山區發現白骨,通知林妻前往指認,才為林明勇立墓。林國樑說,自己一直不能確定「是不是政府害死父親」,很感謝台灣東社副社長吳建銘協助,帶他到國家檔案局調閱二二八檔案,為父親澄清了名譽。

吳建銘說,平反的關鍵在於二二八檔案解密,去年夏天他和林國樑到台北國家檔案局申請調閱原始文件,看到「二二八台民台東區花蓮區叛逆名冊」上,林明勇的名字上被畫了「X」,附註「率番人準備殺人」。

吳建銘表示,從國家檔案的叛逆名冊中發現林明勇的名字之後,總算有平反的根據,去年向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提出回覆名譽申請獲准。

二二八事件六十五週年中樞紀念儀式,今天下午將在台北二二八和平公園紀念碑前廣場舉行。馬總統將把二二八受難者的私人文書,返還給郭老富、劉萬山、蔡鐵城、湯守仁等四個受難者家庭,其中郭老富、劉萬山、蔡鐵城三位受難者留下的是生前最後的「遺書」。

前行政院長郝柏村質疑教科書稱二二八受難者逾萬人不正確,引發爭議,馬總統上週五應邀參加「二二八事件司法人員受難者紀念特展」致詞時,指稱「焦點不在受難人數」等談話,也引發外界責難。外界關切馬是否再度提到引發爭議的二二八受難人數?總統府昨不願透露馬今天致詞內容

 

原民放狼煙要求政府道歉【摘要2.28.2012自由】原住民「狼煙行動聯盟」訴求轉型正義,昨天在台東三角公園施放狼煙,控訴漢人政權三百多年來對原住民的傷害。今天二二八,全台多處部落將再放狼煙,共同喚起政府對原住民正式道歉,並共同推動制定台灣土地上的「原生新憲法」。

昨天上午十點,狼煙行動聯盟代表呂宏文說,二二八是和平紀念日,但缺乏原住民元素,原住民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受到種種不公不義的傷害,政府在對二二八受難者補償的同時,更應反省對原住民的錯誤政策。

聯盟除要求中華民國政權對於持續至今的錯誤殖民滅族政策公開道歉,也要求速完成制定「原住民族基本法相關子法」,共同推動制定台灣土地上的原生新憲法,彼此以平等、互信、互惠的信念,追求開創公義、共榮、一體的國度,讓台灣土地上的各族群團結成為台灣民族。

包括台東、屏東、高雄、台南、南投、台中、新竹、台北、宜蘭、花蓮等全台多處部落,今天上午十點起將陸續施放狼煙,表達上述訴求。

 

蔣軍罪行無追訴時限【摘要2.28.2012自由謝德謙】二二八係種族滅絕(genocide),即惡性最大的反人性罪。就國際法言,乃軍事占領的蔣軍屠殺日本國籍的台灣人,該罪無追訴時效限制

或許,已有「二二八事件處理及賠償條例」。但是,下「格殺勿論」令的蔣介石及其鷹犬未被追究,賠償金更係出自台灣人-即「間接受害者賠償直接受害者」。因此,二二八種族滅絕根本未平反!

對於二二八,台灣人雖無力,亦無心究責,此係郝柏村尋求翻盤之因。因此,台灣人應先從促成美、日、歐等國官方承認二二八是「種族屠殺」開始。否則,二二八不僅無法平反。今後蔣集團甚至會說,「二二八從未發生,那只是台灣人的惡意污衊!」(作者為國際記者聯盟IFJ會員)

 

郝柏村與馬英九的算術【摘要2.28.2012自由賴佑哲】郝柏村投書指二二八死亡及失蹤人數為五百餘人,引起風暴;馬英九也曾想引用二二八基金會領補償的人數做為二二八死亡的人數,這是不道德的。

已知所認識的受難家屬,有認為冤仇不能如此了結,金錢無法補償,更不願做國府的宣傳品,不屑出面申請補償。所以領補償的人數,確實不能做為歷史的數字。

二二八事件死傷人數,維基百科整理國內外各方調查數字如下:楊亮功調查報告:死190人,傷1761。白崇禧報告書:死傷1860人。《紐約時報》霍伯曼南京專電:死2200人。台灣警備總司令部:死3200人。保安司令部:死6300

監察委員何漢文:至少死七千至八千人。《紐約時報》記者杜爾曼.德丁專電:死一萬人。台灣旅滬六團體一九四七年《台灣事件報告書》:死一萬人以上。民政廳長蔣渭川1947年《二二八事件報告書》:死一萬七千人至一萬八千人。日本《朝日新聞》調查研究室:死一萬至數萬人。美國駐台領事館副領事喬治柯爾:死兩萬多人。

還有,楊逸舟的《二二八民變》以行政院1960年下令註銷十二萬有籍無人的戶籍,當做二二八罹難人數的一個參考數據。這些數字,比起今日利比亞、埃及和敘利亞都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大屠殺」三個字絕不為過!人民對涉案的中國國民黨政權,理應比照那些中東專制政權辦理。

 

心得感想:

  1. 就刑法的角度而言,貪污、強盜的罪責遠遠不及殺人,「殺人」是最嚴重的侵犯人權行為;人類的生命價值是無限的,無法以金錢衡量。因此軍公教貪污30兆的罪責,也比不上殺死一條人命。
  2. 那蔣介石下令屠殺,應該負多少責任?當時的鷹犬與共犯,應該負多少責任?
  3. 如果蔣介石犯罪集團代表當時的「政府」,那以公權力謀殺百姓就必須負更大的責任,不同於一般的強盜殺人。
  4. 當時許多受難者家破人亡、妻離子散,造成12萬「有籍無人」,導致土地與資產被充公、被侵佔或成為「黨產」,這些是「二二八事變」後續的影響。
  5. 後來蔣經國擔任特務頭子,主導白色恐怖政策,更多人入獄變成如中國劉曉波般的政治犯,人權被踐踏而受傷害的人數達數萬人,受傷害家屬達數十萬人。這些歷史都必須追究原凶與共犯(包括馬鶴凌父子),進行德國模式的轉型正義。
  6. 國民黨執政60年來,所有白色恐怖、228事變的受害者、不公平司法的受害者、被政府剝削者……形成國民黨的主要力量與支持者。而國民黨的支持者,主要是蔣經國的共犯與雞犬升天者(吳伯雄、電視名嘴……)。

 

就算五百人,他們該死嗎?【摘要2.28.2012自由洪世才】郝柏村絕對不是歷史學家。從他對二二八死傷人數的發言看來,他更像是一個偏見的種族主義者、中原沙文主義者

郝柏村說二二八只死了五百人,那麼這五百人到底犯了甚麼罪,國民政府軍要將他們殺害?政府以軍警力量將無辜老百姓殺害,這是多麼恐怖的事情?是野蠻國家的不文明行為。難道五百人就不是人嗎?何況血跡斑斑,不知道你郝柏村是不是把老百姓當戰場中的敵人,殺他幾百幾千稀鬆平常呢?

再請教郝柏村,你這五百人是甚麼時間、甚麼地點、甚麼原因死的?請你說說當時的國民政府怎麼下得了手?(作者曾任記者)

 

外省人與失蹤者【摘要2.28.2012自由黃招榮】郝柏村說二二八死亡人數僅千人,統派學者朱浤源硬是要把二二八事件的死亡人數,視為等同申請二二八賠償的人數。吳伯雄曾在電視上公開說:二二八是有殺人,但沒有強暴婦女。

關於二二八死亡人數,學者人口學家陳寬政其專業的統計,估計死亡人數在一萬八千人至二萬八千人。根據 New York Times 的報導:二二八事件與日本、中國共產黨無關。且 New York Times 的記者曾目睹軍人強暴婦女

二二八發生時,紐西蘭人艾倫詹姆士謝克頓(Allan J Shackleton)是屬外國籍人士的目擊者,當時他是聯合國「救災及重建署」的在台官員。他在離台後,寫了《福爾摩沙的呼喚》,書中的第35頁至36頁更提到:在北投,街道上的女孩子往往被施以麻醉劑後,帶往軍營讓軍人發洩,然後用船帶往大陸

根據《大溪檔案》第七九號,第230頁至241頁,監察院的事件調查報告,包括鎮壓前後,各地外省人的死亡人數總收不過33人;就算根據警備總部的統計,也不過45人。(臺灣省警備總司令部編印《臺灣省「二二八」事變記事》臺灣省警備總司令部,1947,第16頁,本資料收藏於台北二二八紀念館)。

這些外省人並非全然受攻擊而死,也有鎮壓期間被軍隊誤殺者。(《大溪檔案》第六七號,第194頁)。

在二二八之後的「白色恐怖」,中國國民黨對台灣人的「寧可錯殺一百,絕不放過一人」的誅連,就像拉肉粽串似的毫無理法可言。二二八的死難者家屬往往要銷毀其所有的證物,並三緘其口,就好像這個親人從未出現過,以免更多的親族被抓。

故在解嚴後平反二二八的同時,能提出賠償的人只有數百人。但二二八事件後的六年,即1953年台灣的戶口普查,不明原因失蹤的,竟高達近十二萬人之多。可見郝柏村、朱浤源、吳伯雄等中國統派立場的說法,完全是政治凌駕學術,睜眼說瞎話。

台灣人從熱烈歡迎祖國的到來,到二二八的抗暴,到1947年九月廖文毅的以追求台灣獨立為目標的「台灣再解放聯盟」,這其中的轉變,如果不是二二八的大屠殺對台灣人的傷害太大,豈會改變台灣人日治時期朝思暮想的「祖國」情懷?

二二八時任記者的吳濁流在其《無花果》194頁中提到:當憤怒的民眾衝進公賣局搗毀物件洩憤時,國父遺像仍好好的保存著。如果台灣人真如中國國民黨所說的叛亂、不認同祖國,又怎麼會認同孫文遺像?(作者為國小教師,台灣文化所碩士)

 

郝個戒嚴與二二八【摘要2.28.2012自由楊彥騏】先前,郝柏村先生投書指稱二二八事件「死傷逾萬」不是歷史真相;而認為他在行政院長任內「從寬」調查的五百餘人,乃至一再放寬期限資格的一千人左右,才是確實數字。郝先生並認為,這些登記的受害者,從優撫恤六百萬元,已經是政府最大的恩澤。

無論當年歷史的時空環境怎樣,沒有一個台灣人是該死的。不論是屠殺一千人或一萬人;無論出自刻意滅殺菁英或無奈出兵鎮壓,無庸置疑的,二二八事件是政府暴力、政府殺人!不能因為出於無奈而給予政府的暴行合理化、合法化。

先生這一群統治權貴的「新移民」們,無論你們自認過去對台灣的安全防衛、經濟建設等有多麼大的付出與貢獻,別忘了,當時廣大受傷悲痛的台灣人,在二二八事件幾年後,依舊坦然伸手接納、張臂容抱敗逃流亡的國民政府軍民,並一起胼手胝足在台灣安身立命,這是台灣人精神與價值。(作者為高中教師)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