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紅色歷史學家徐夢秋
2023/11/30 10:59
瀏覽230
迴響0
推薦16
引用0

紅色歷史學家徐夢秋 

 

徐夢秋,安徽壽縣人,1896年生,自小聰穎,記憶力特別好,用鄉里私塾先生的話說,他生來就是“做學問讀書的料”。

1922年,徐夢秋懷著“濟世救國”之志和弟弟徐夢周離開安徽家鄉來到十里洋場的大上海,進入設在漁陽里7號的上海大學。這所社會大學為國民黨和共產黨聯合創辦,負責人楊明齋,是山東平度人,早年去東北,後經符拉迪沃斯托克去蘇俄,在西伯利亞當過勞工組織的工會幹部,內戰時當過紅軍中中國支隊的翻譯,幾次見過列寧(Vladimir Lenin),成為共產國際派往中國上海的骨幹,協助共產國際的代表馬林開展工作。上海大學的教員有瞿秋白、沈玄廬、惲代英、陳望道、邵力子等。學生有好幾百人。著名的如匡亞明、楊尚昆、劉少奇、賀衷寒、鄧文儀、柯慶施、楊之華等。來自安徽的學生似乎特別多,除徐夢秋、徐夢周兄弟外,還有胡允恭、柯慶施,胡宏浪、陶良、王步文、吳雲、薛卓漢等。徐夢秋體質不佳,又不喜鍛煉,常生些小病,其表現也不引人注目。他唯一的嗜好就是如饑似渴地讀書,尤喜讀中外歷史書籍,且喜作筆記和卡片,相當認真。這一點給師生們留下了較深印象。瞿秋白在課堂上就幾次表揚過他。1924年,上海大學抽調大批學生去大革命氣勢正高漲的廣東,參加黃埔軍校、海軍、後勤部、公安局、省政府等部門的工作。名單中有徐夢秋,他因生病,沒能與胡允恭等同學一塊南下,遂留在上海工作。曾在國民黨江蘇省(那時上海隸屬於江蘇)黨部教育科工作。

1926年,徐夢秋經彭述之(陳獨秀的助手,《嚮導》主編)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後在周恩來、陳延年領導下,從事過工運工作。

1927年,蔣介石發動“四一二”政變,成千上萬的共產黨員、進步人士,乃至國民黨左派人士慘遭殺害。徐夢秋隱藏於法租界內,隱姓埋名,因得到王亞樵領導的安徽幫的保護而倖免於難。以後,他一度與組織失去聯繫。為謀生計,他化名孟明進入商務印書館當過校對員和編輯。利用相對安靜的工作環境,徐夢秋讀了不少書。他著重研究明史,以好幾個化名撰寫文章,還出版過幾本通俗型的書,如大孚公司出版的《朱元璋評傳》、《南明哀史》,廣益書局出版的《中國抗倭史》、《戚繼光》等。這些書文筆生動、清新,擁有不少讀者,特別是青年讀者。徐夢秋書中的歷史唯物主義觀點引起創造社的郁達夫、成仿吾等人的注意。在接觸中,成仿吾才知道徐夢秋是自己的同志。經過成的幫助,徐夢秋與中共接上了關係。

1930年秋,徐夢秋奉命離開上海,進入江西蘇區搞文化宣傳工作。一年後,徐夢秋當上蘇區政府教育委員會副主任。因工作勤奮,有魄力,1932年,徐夢秋調入紅軍大學工作,主講《民國政治史》、《馬列主義辯證法》等課。蘇振華、劉震、李志民、劉亞樓等紅軍高級將領都曾聽過他授課。毛澤東在征戰閒暇與他時有接觸,談論時政、歷史,每每談到深夜。博古(秦邦憲)、洛甫(張聞天)、陸定一等紅軍領導人與徐夢秋的關係也都不錯。

1933年,徐夢秋升任紅一軍團政治部副主任,第三次反“圍剿”戰役勝利結束後,他曾升任瑞金工農紅軍學校(又名西施學校,以紀念先烈賀西施將軍)政委、紅一方面軍政治部主任,還隨同中央紅軍參加了二萬五千里長征。在戰爭年代,徐夢秋失去左腳,不良於行。到達延安後,他因有殘疾,又常生病,就沒擔任什麼具體領導工作,但常去陝北公學和抗日軍政大學授課,與丁玲、周揚、成仿吾等文化界人士交往較多,還與他們操辦過慶祝徐特立60大壽的活動。徐夢秋還常在延安報刊上發表文史文章。中共對他很愛護,居住的窯洞較好,還為他配備了一名叫王義福的勤務員(王當過紅軍戰士,安徽人,當過紅四方面軍政委張國燾的警衛員)。當時,胡宗南的十幾萬大軍奉蔣介石密令封鎖陝甘寧邊區,延安物資供應緊張,缺醫少糧。而徐夢秋卻享受著相當高的優待,每月能得到一斤豬肉、半斤雞蛋、兩斤黃豆,還獲准開小灶。中央衛生部的醫生定期上他住所為他檢查身體。1936年徐夢秋在延安結婚,妻子李玉南是機關幹部,在生活上也擔負起照顧殘疾丈夫的職責。而李克農、康生、羅瑞卿、徐特立等高級幹部的生活待遇也不過如此,甚至還略差點。毛澤東還多次邀徐夢秋、成仿吾上他的住所談論歷史、時政,留他們吃飯,每每談至深夜。從那時起,徐夢秋就有了“紅色歷史學家”的稱號。對此,他是甚感榮耀的。

為邊疆教育事業作出過貢獻

1937年至1939年,中共中央有一部分幹部去蘇聯或從蘇聯返回延安,路經新疆時,應新疆省主席兼邊務督辦盛世才之邀,經中共中央同意,暫留在新疆工作。其中毛澤民(化名周彬)赴蘇治病,1938年2月1日到迪化(今烏魯木齊),被委任為財政廳副廳長,後任代廳長,以後又調任民政廳代廳長。徐夢秋(化名孟一鳴)赴蘇治病,1937年10月25日到迪化,被任命為教育廳副廳長兼新疆學院院長,後任代廳長,新疆省編譯委員會委員長。韓光(化名韓明光)任督辦公署上校副官、縣長等職。他們與奉中央之命在八路軍駐新疆辦事處等機構工作的鄧發(化名方林)、滕代遠、周小舟等同志匯合,開展工作。

新疆的鐵腕人物盛世才集軍政大權於一身,限制國民黨中央的力量進入新疆,而對共產黨力量只是儘量利用而已,骨子裡他是反共的。他在大量安排共產黨員在新疆各部門工作時並不忘實行暗中監視。

抗戰初期,徐夢秋在新疆的共產黨員中地位相當高,僅次於陳潭秋,與毛澤民大體相當。林基路、方志純等人都在他的領導下開展工作。應該說,徐夢秋為新疆發展教育,啟迪民智,做了不少工作。他是新疆教育廳副廳長兼新疆學院院長,也授課,主講《中國革命史》、《帝國主義侵華史》。林基路(新疆學院教務長)主講政治經濟學,毛澤民主講新疆財政和戰時經濟。

徐夢秋還經盛世才批准,聘請了知名進步人士杜重遠來新疆學院工作。又由杜重遠出面邀請茅盾、張仲實、史枚等著名作家、學者授課。趙丹、徐韜、朱令明、葉露茜等電影明星、導演也應邀迢迢千里從陪都重慶來新疆工作,宣傳抗日。

在徐夢秋寫給毛澤東的信中報告新疆當時的教育狀況時說:“……到1938年初全疆只有一個最高的學校———新疆學院。現有經濟系、教育系、語文部、高中部,學生只有百餘人。因為課程不系統,無中心,學生品質簡直不如口內各地的高中。……各區教育局是學校直接領導者。但現在六個局長都只知道拿薪水,對下級學習,除了照轉公文外,不起任何領導作用……這裡簡直是一片沙漠,一切新的書報都不易見到,就連教科書都沒有,舊的東西,是極盛的流行著。希望指定人代收集陝公等學校的講義、參考書以及劇本、歌本交人帶來,這是非常迫切和必要的。”

毛澤東在延安接到信後,很重視,指示中央有關部門緊急調運陝北公學300套講義教科書和延安《解放日報》社、中央圖書室等機關湊出的幾百本文化書刊派人搭車送往新疆,以支援徐夢秋的工作。中共中央派駐新疆的幹部分到教育部門的除了徐夢秋、林基路外,還有伍乃茵(伍尚明,曾任疏勒小學校長)、陳茵素(陳文英,曾任庫車漢小校長)、婁曼文(崔少文,曾任迪化女中教師)。

被拘捕後變節出賣陳潭秋、毛澤民等

1941年初“皖南事變”發生,國民黨無心抗日,掀起反共高潮。盛世才窺測風向,向重慶的蔣介石靠攏。1941年6月,德國大舉進攻蘇聯。衛國戰爭初期,蘇軍喪師失地,損失慘重。盛世才判斷蘇聯已自顧不暇,政治態度進一步發生變化。他與重慶當局拉關係,表示願意接受領導,與蘇聯和共產國際的關係日益疏遠。

1942年5月,陳潭秋按延安中央指示,在新疆中共幹部中實行整風。這時,盛世才搞起政治清洗。他捏造中共在新疆有秘密活動,受蘇聯駐迪化總領事的指使,要搞陰謀暴動,以推翻盛世才的政府。警、憲、特工四出,一批批捕人。陳潭秋、毛澤民、方志純、林基路等幾十人被扣押起來。

中統特務頭目季源溥奉蔣介石密令趕往新疆,主持秘密審訊。徐夢秋和妻子李玉南、公務員王義福以及潘同、劉希平等幾十人也被關押。在刑訊中,潘同、劉希平兩人先變節,寫出脫黨聲明。第三個變節的便是徐夢秋。在季源溥下令用刑後,他動搖了。過了一天,他在監獄中寫下親筆供詞及脫黨書,咬定陳潭秋、毛澤民確實暗中策劃搞暴動,推翻盛世才的政府,還洩露了黨內的許多機密。而在不久前,他被軟禁於八道梁倉庫(一臨時拘押所)時,還與陳潭秋商議如何開展爭取自由、撤返延安的鬥爭,起草了致盛世才的抗議信。徐夢秋等三人的叛變是盛世才、季源溥等反動頭目求之不得的事。他們權衡再三,未張揚此事,只是加緊對陳潭秋等人的刑訊逼供。1943年7月,陳潭秋、毛澤民、林基路三人被盛世才下令秘密殺害。

 

1943年1月,中共中央從共產國際得悉,在新疆的全體中共人員被盛世才扣押(當時是軟禁,尚未入獄)的消息後,即設法營救。但由於盛世才對外嚴密封鎖消息,一直情況不明。直到1944年,中共中央還不知道陳潭秋、毛澤民、林基路三人已犧牲,也不知道徐夢秋、劉希平等三人已自首叛變。1944年5月,中共代表林祖涵(林伯渠)赴重慶,再三與國民黨當局嚴正交涉,“請政府開放黨禁,承認中共及各抗日黨派的合法地位,釋放愛國政治犯。請政府下令黨政機關釋放各地被捕人員,例如皖南事件被捕的新四軍官兵葉挺等,廣東的廖承志、張文彬等,新疆的徐傑(即陳潭秋)、徐夢秋、毛澤民、楊之華、潘同等,四川的羅世文、車耀先、李椿等……”。國民黨當局只是敷衍而已。

1944年秋,盛世才被迫同意離開新疆,出任重慶政府的農林部長。重慶當局另調吳忠信為新疆省主席。1945年4月,吳忠信批准了新疆警務處長胡國振(軍統特務)《關於徐夢秋、潘同、劉希平三人的報告》。報告中提出將徐夢秋送往內地,潘同留在警務處試用,劉希平分發民政廳錄用。徐夢秋還受到吳忠信的召見,客氣地敘述了同鄉之誼,吳忠信對他“好言慰勉”,還送了一筆旅費,令徐夢秋很感激。

1945年9月,徐夢秋被送到重慶,為人身安全計,住進磁器口軍統局幹部宿舍區。他鬱鬱寡歡,閉門不出。讀讀書,練練書法,飲飲酒,打發苦悶,寂寞度日。半年後,徐夢秋隨軍統局返回南京,掛了個政治研究員空銜,處境與另一大叛徒張國燾相似。在南京,徐夢秋極少參加社會交際。研究歷史,天天讀讀書報,打發時光。住所在市中心新街口廣場附近的青石街的一舊式洋樓裡。不久,軍統局改為國防部保密局。

1948年11月,國民黨政權敗局已定保密局撤逃臺灣途中,局長毛人鳳命徐夢秋轉去福建,不必去臺灣。這主要是看他已沒有利用價值,視同累贅。徐夢秋失魂落魄,淒淒惶惶。他設法乘海輪經福建去上海,避居於一舊日友人家。不久,又經南京逃往皖南屯溪,在一山村隱姓埋名。他整天提心吊膽,度日如年。1949年6月,徐夢秋走投無路去南京投案,要求見見昔日戰友,任過紅一方面軍參謀長,現為二野司令員兼南京市軍管會主任的劉伯承,被拒絕。旋被關押於老虎橋監獄,後判處無期徒刑。1976年5月22日,徐夢秋在獄中病死,結束了他的一生。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歷史
上一則: 楊森的姪女吳銘
下一則: 莊記的宣言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