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馬民康談《蔣軍鎮壓臺灣人民紀實》
2023/03/01 18:18
瀏覽1,054
迴響3
推薦30
引用0

馬民康談《蔣軍鎮壓臺灣人民紀實》

() 馬民康與何聘儒有緣

    1985年,馬民康在杭州中國計量學院讀書時,看到何聘儒在政協文史資料上發表的文章,就通過政協與之聯繫,因為祖父馬國榮曾任國民黨軍第21146師團長、副師長,就和他熟悉起來。後來還與他一直保持通信聯繫,直到他去世。

    馬民康既然是何聘儒老友的孫子,經由祖父馬國榮的指點,對何聘儒的底細,當然比一般人更清楚,現在來提出質疑時,何聘儒總不能說假話,但是身在共產黨主政之下,也不敢說真話,因此當

馬民康曾經問他關於《蔣軍鎮壓臺灣人民紀實》一文的真實性時,他只說了三點:一、該文寫於1961年,正是蔣介石叫囂反攻大陸的時候,是根據鬥爭需要寫的。二、當時人在師部,是隨機關和家屬一起後去的臺灣,下面部隊的實際情況並非親眼所見,都是聽別人說的。三、具體時間,經過幾十年,記憶不太準確。

    馬民康是個認真的年輕人,為了此事奔走兩岸查找資料,

還親自訪問到當年是整編二十一師一四五旅炮兵營的一名上等兵,

後來成為軍旅作家的張拓蕪。比對之後,馬民康用心指出何聘儒的文章有十八大項謬誤(如前段所引文)

(如何判斷何聘儒的為難與用心良苦 ?

一、該文寫於1961年,正是蔣介石一心反攻大陸的時候,是根據鬥爭需要寫的。距離19494月率軍陣前起義投共,已經有12年之久。記憶自然不準確,但是為何所寫內容,所犯錯誤,完全不似經歷久年軍旅生活的老軍官,在奉令撰寫此文時,已經身歷中共統治12年,經過三反、五反與19591961三年自然災害,何聘儒顯然已了解中共本質而有悔意,故意以錯誤百出的內容,讓後人一看就可以戳破假象。

二、當時何聘儒人在師部,是隨機關和家屬一起後去的臺灣,下面部隊的實際情況並非親眼所見,都是聽別人說的。等於間接承認,

所謂港口掃射,軍隊屠殺,是編造故事非親歷親為。

三、再問具體時間,經過幾十年,記憶不太準確。年輕人就別再逼問老先生了,也許老先生更想提醒年輕人,共產黨統治還在如日中天,追根究柢,付出何種代價可能是承當不起的 !

    1949年中共渡江戰役時,守江陰要塞叛變投敵的就是戴戎光與何聘儒等人,此舉約造成共軍消滅30萬國軍。對共產黨勝利有莫大功勞,但是共產黨對附共份子可沒有論功行賞的作法1957年冬經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推薦,由中央統戰部安排何聘儒到浙江省人民政府參事室任參事,行政十四級。1984年任浙江省人民政府參事室副主任,27年才升一級。1985717日才被許可加入中國共產黨。距離當年起義投共已經是36年之後的事情,這個遲來的獎賞,在何聘儒心頭恐怕是五味雜陳吧 ?

何聘儒的心理分析

    何聘儒1933年為救國出川,一腔熱血來到南京,投考中央陸軍軍官學校。他連考5次,終於得進第十期工兵科,與名噪一時的將門子弟張學思(張學良弟)、何異(何鍵之子)、朱戎瀚(朱培德之侄)、唐鵬(唐生智三弟)等同隊。1936年畢業後派駐貴州,隸屬郭汝棟部四十三軍二十六師。翌年一三淞滬抗戰起,二十六師奉命星馳前線,歸屬三戰區張治中將軍指揮。28歲的何聘儒參加了抗擊日本侵略軍的戰鬥。

何聘儒晚年接受記者訪問,追憶當年故事說:

    “這仗打得非常慘烈,我軍官兵高呼為了打國仗,捍衛每一寸國土,死也瞑目!’”我是一五二團工兵營五連中尉連附。我們與步兵一起參加戰鬥。參戰前,我給老家父母寫了遺書,寄去遺像,決心以死報國!在上海週邊戰場,日軍倡狂進攻,升起氣球指揮,80多架次飛機猛炸,陸上、海上幾百門大炮狂轟,坦克出動之後是步兵全面衝鋒,打得太陽也為之變色。我記得,一次轟炸汽浪把我掀起地面,又埋進砂土堆。我好容易爬出來,看到樹上、斷垣上掛著我軍官兵的殘破肢體,慘不忍睹。我們中國軍隊堅持戰鬥。我親見一位下士滿身綁了手榴彈,拉著引線,衝向迎面開來的日軍戰車,一起爆炸。我們工兵科的13個同學都上了前線,7個負傷,我是其中一個。我們五連原有90人,打下來只剩4人。連長戰死4個,排長戰死9個,伙夫也上前線了。我代理連長指揮。我二十六師堅守陣地7個晝夜,奉命後撤時,已由原來的5000人銳減到500人了。

    在抗戰8年中,何聘儒轉戰浙贛戰場,參加過反攻南昌(19381939年,此役陳安寶軍長犧牲)、上高會戰(南昌週邊,1941年)、奇襲紹興(1941年)、浙贛會戰(1942年)等戰役。他負傷3次,創疤猶在。他得到過數次嘉獎。他還主持過軍官教導隊,帶出3批好樣的學兵。何聘儒說:為了民族尊嚴、抗日救亡,我們軍人理應出生入死。這一精神,也是我們今天海內外黃埔同學的凝聚力,他們都希望振興中華、統一祖國。

就是這樣一位曾經在抗日戰場經歷過九死一生的前中華民國陸軍上校,在投共12年後,奉令撰寫《蔣軍鎮壓台灣人民紀實》一文,當時海峽兩岸劍拔弩張,1958年剛發生過金門炮戰,不可能寫蔣軍會做什麼好事,但是何聘儒親自服務過的整編21師,真做了什麼壞事嗎他其實心知肚明,因此其內心糾結可想而知,1961年這份交差的文章通過審查,由中華書局出版。隱藏在眾多文獻當中,沒有什麼人注意,直到1991年鄧孔昭編著《二二八事件資料選集》(板橋稻香出版社 1991年出版),收錄此文後,引起極大反響,受到台獨學者頻繁引用,認為此文忠實記錄屠殺慘狀,出自前蔣軍軍官之回憶錄,可見罪證確鑿,無可狡賴。

但是我們仔細剖析《蔣軍鎮壓台灣人民紀實》內容,卻覺得處處透著怪異之感,首先是部隊番號不同,陸軍整編二十一師被何文改成國民黨二十一軍,師長劉雨卿也直升軍長,副師長戴傳薪直升師長,一四五旅、一四六旅變成一四五師、一四六師,

一四五旅(旅長淩諫銜因病休養、 代旅長李志熙)變成一四五師(師長淩諫銜因病休養、 代師長李志熙),獨立團「第二營駐鳳山,第一營駐嘉義,第三營駐台北」。兩個營的番號顛倒了,獨立團第二營駐台北,第三營駐高雄鳳山。番號與駐地的混亂,以一位在基層服務13年之久的老軍官,對最基本資料都不能掌控核對,實在奇怪。

何文記載:

二月二十八日晨,台北市因為林江邁流血事件沒有得到合理解決,和台省長官公署守衛部隊槍殺請願群眾,引起了全台人民的抗暴運動;一時遍及整個台灣廣大地區。自三月一日到六日不到一周的時間中,人民武裝先後在台北、基隆、桃園、台中、嘉義、台南、高雄……等地區,給蔣政權的統治機構以沉重的打擊。如桃園人民在三月一日,扣押開往台北增援的蔣軍一列火車,並將二十一軍獨立團副團長郭政扣留。二日,台北市台灣大學、延平學院、法商學院、師範學院、建國中學等校學生五千餘人在中山堂舉行大會,決議組織學生軍。三日,台中人民成立中部地區治安委員會作戰本部,領導武裝解決了蔣軍六個憲兵隊,俘獲官兵三百餘人,槍械百餘;同日迫令蔣軍第三飛機廠投降,俘獲官兵五百餘人。嘉義人民也於同一天武裝進攻二十一軍獨立團第一營,營長羅迪光率部潰竄紅毛碑,再竄飛機場;所屬第三連連長張慶豐率全連繳械投降。三天後的三月六日,嘉義人民又成立台灣民主聯軍。高雄市人民也在三月五日成立武裝總指揮部,全面進攻蔣幫軍警,俘虜官兵七百餘人。

自三月一日到六日不到一周的時間中,人民武裝力量大勝蔣軍,俘虜官兵將近2000人,但是同一支民軍,在被國民黨二十一軍平亂後,何文中變成:

長官公署為了防備人民的再度武裝起義,即時下令收繳民間武器及一切軍用物品,並布告「如有暗藏不繳者,以軍法治罪」。在軍、憲、警嚴密配合下,把當時民間所有的鳥槍、大刀、叉矛等均繳到當地駐軍,轉繳到台中二十一軍軍部,一時軍械堆積如山。我這時已調軍部軍務處長,負責清點這批武器,但始終沒有發現其中有一枝步槍、一挺機槍和一門炮。

只有「鳥槍、大刀、叉矛」裝備的民軍,能夠神勇的俘虜蔣軍官兵將近2000人嗎這反差也太大了 !

何文記載:

這樣聲勢浩大的抗暴運動已使台灣國民黨統治機構無能為力。台灣行政長官陳儀鑒於形勢對己不利,乃施用緩兵之計:一方面答應人民要求的「恤死撫傷、依法懲凶」,同時利用一些「參議員、參政員、國大代表」等御用人物和蔣政府合組一個「處理委員會」以緩和民憤;一面急電南京蔣政府,迅速派兵到台進行鎮壓。當時南京政府的重兵多在東北及華北地區進行反人民戰爭,閩、浙、蘇等省無兵可調,只好將駐在寧滬線上的二十一軍開台進行血腥鎮壓。

既然已發生「聲勢浩大的抗暴運動」,「只好將駐在寧滬線上的二十一軍開台進行血腥鎮壓。」,所以整編二十一師被何文改成二十一軍,鎮壓的軍人數字,才能達成合理化,陳儀當時手上的兵力,在六十二軍、七十軍調回大陸打內戰後,估計只有5000人,分布在全省19縣市,連當時南部彭孟緝最大規模的高雄要塞,也只分到300士兵。一周內民軍俘虜蔣軍官兵將近2000人後,陳儀還能不請兵助戰嗎 ?

何文記載:

三月八日午前,四三八團乘船開進基隆港,尚未靠岸時,即遭到岸上群眾的怒吼反抗。但該團在基隆要塞部隊的配合下,立刻架起機槍向岸上群眾亂掃,很多人被打的頭破腿斷,肝腸滿地,甚至孕婦、小孩亦不倖免。直至晚上我隨軍部船隻靠岸登陸後,碼頭附近一帶,在燈光下尚可看到斑斑血跡。

四三八團乘船開進基隆港,正確時間是三月九日清晨,岸上群眾有沒有怒吼反抗 ? 事實上三月八日午前,憲兵21團先乘船開進基隆港,當時確有民軍意圖騷擾被擊退,基隆港區隨即宣布戒嚴,四三八團少校營長賈尚誼三月九日清晨登陸時,港區清淨,空無一人,全營立刻轉乘預備好的火車,開往台中和埔里,直追台中台共謝雪紅之二七部隊 

    一般軍艦上機槍與機砲都是面向天空,防備飛機空襲,向碼頭掃射,角度根本調不出來,最多只能打中船舷,何文此言好像並未乘過軍艦,而「架起機槍向岸上群眾亂掃,很多人被打的頭破腿斷,肝腸滿地,甚至孕婦、小孩亦不倖免。直至晚上我隨軍部船隻靠岸登陸後,碼頭附近一帶,在燈光下尚可看到斑斑血跡。」更是夸夸其談,不知有何根據,何聘儒後來自承是三天後,才300眷屬抵達基隆港,一切都是聽聞如此

何文記載:

部隊登陸後,即派一個營占領基隆周圍要地,並四出搜捕「亂民」。主力迅速即向台北推進,沿途見到人多的地方,即瘋狂地進行掃射,真像瘋狗亂咬。到達台北的當天下午,又空運一個營到嘉義。嘉義羅迪光營殘部在增援部隊剛一下飛機場,即配合援軍向四周武裝的人民進行大屠殺,當場死傷數以千計。

四三八團少校營長賈尚誼的回憶戳穿此謊言,全營乘火車,開往台中和埔里,路途中並未碰到亂民,即使到達埔里烏牛欄與二七部隊遭遇,發生槍戰也只打死7人,依照國軍編制一班9人,一排36人,一連120人,一個營不超過400人,一個團不超過1200人,由北到南一路機槍向亂民掃射,殺死上萬人,賈尚誼營長反問,我的士兵平均每人要殺10人,這是何等慘烈的戰役,為何戰史全無紀錄 ? 士兵又能全數安全回來。

何文記載:

四三六團於八日下午在基隆登陸後,即派一個營分赴新竹、桃園、中壢等地震壓人民武裝。團部率其餘各部直開台中,駐大華酒家,同時命令所部向埔里,日月潭等地進行鎮壓。該部在沿途對於因問詢語言隔閡、搖頭擺手的無辜群眾,亦予槍殺不少。不久,團部移駐中壢,在離開大華酒家時,把屋裡的電扇、衣服、盆碗日常用具,幾乎洗劫一空;並把這家酒家改為俱樂部。其行為甚於盜匪。

軍部於八日晚在基隆登陸後,午夜到達台北,進駐師範學院。軍長立即去晉謁陳儀面聆機宜。軍長回來後,據說陳長官指示他四點:(一)軍部及直屬營連即日進駐台中,一四六師(欠一個團)駐台北,另一個團駐台中(軍部到台中不久移駐中壢)。一四五師到台後駐鳳山,並與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取得聯繫。爾後根據情況,由該軍長自行調整部署。(二)在平息暴亂中,凡有抗拒者嚴厲鎮壓。(三)嚴密搜繳民間藏槍和其他一切武器。(四)配合當地偵察組織,秘密調查參加暴動的主要人員……。軍長還談到陳儀對他表示,「台灣人民太對不起他了」。言外之意,陳本來對台灣老百姓最好,老百姓反而「以德報怨」。其恬不知恥,已到極點。

翌日,軍部由台北開往台中。但當晚駐在台北師範學院時,因為沒柴燒,把學校門帘拆來燒火;數百軍眷同住一處,到處大小便,亂拿學院東西,連電線、電燈泡也取走不少;使台北師範學院遭受一次空前的洗劫。由此可見蔣軍軍紀蕩然,軍眷如此,其它可想而知了。

所謂大華酒家,是台共謝雪紅的弟弟所開設,樓下大廳是開會與吃飯場所,樓上是謝雪紅的指揮中心與休息場所,謝雪紅戰敗潛逃後,整編二十一師師長劉雨卿沒收此建築,改名為中山堂,並親書牌匾,既然改稱中山堂,是公開開會場所,還需要洗劫其中財物嗎 ?

何文稱當晚駐在台北師範學院時,因為沒柴燒,把學校門帘拆來燒火;軍眷同住一處,到處大小便,亂拿學院東西,連電線、電燈泡也取走不少;可見蔣軍軍紀蕩然」,綜觀古今中外、古往今來的戰史,沒有一篇探討軍眷軍紀的紀錄,何文真是天下奇觀,何況帶著眷屬的軍隊像一支征討大軍嗎 ? 更像國民旅遊團吧 !

    臺灣的日式房舍沒有門帘,阻擋窺視是用窗紙,西式房舍沒有門帘,阻擋窺視是用毛玻璃,用門帘是大陸北方的習慣,何文是欺騙沒到過臺灣的人吧,何況臺灣天熱沒有人燒火取暖 !

結論:

    要看懂何聘儒的《蔣軍鎮壓台灣人民紀實》文章,必須具備特別的眼光,就是要像紅樓夢書中的提醒:「要照背面,千萬不要照正面」

    紅樓夢是記錄「明亡清興」的歷史,鑒於清朝文字獄的嚴峻,書中常用隱語,何聘儒身在中共統治下的景況與紅樓夢作者相似,只好學習全篇隱語的寫作法,保留下「中華民國亡,中華人民共和國興」的歷史過程,等待百年後知音者來解謎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歷史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3) :
3樓. 福 到
2023/03/05 08:03
金門服役時

開始看張拓蕪的小說 

書中盡是小人物故事  嘻笑之餘有血淚

確實是基層小人物心聲!
代馬輸卒手記 亓官先生2023/03/05 09:06回覆
2樓. 【無★言】時代悲劇 (二)
2023/03/02 18:08

十八期。
先父是15期步科
畢業後留校服務兩年
後轉往江蘇省警衛營任連長 亓官先生2023/03/02 19:08回覆
1樓. 【無★言】時代悲劇 (二)
2023/03/02 09:14
二十多年前曾隨先父前去拜訪何聘儒先生。此前未曾聞過他大名,乃在貴網站見之。
請問尊翁也是黃埔同袍嗎? 亓官先生2023/03/02 10:00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