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新聞報特派記者謝爽秋
2022/06/27 00:47
瀏覽379
迴響0
推薦12
引用0

 新聞報特派記者謝爽秋

《楊克煌回憶錄》中的謝爽秋:

大約在1946元月下旬,張志告訴謝雪紅,謝爽秋最近要由上海來台灣,張說:「謝爽秋是黨員,多年來在《掃蕩報》社工作,現在上海《新聞報》社工作。他來台北時,你先和他見一面,談談話。」

(說明: 謝爽秋是中共黨員,多年來在《掃蕩報》社工作,也派來聯絡台共)

    不久,林良才來通知謝雪紅去台北,謝即時赴台北。有一天晚上,謝雪紅在林良才永樂町的新集益商行和謝爽秋見面,互相談了一些情況後,謝爽秋說這次他帶來了一批書,主要的有毛主席的《新民主主義論》和《論聯合政府》,但他對謝說:「因為你是做公開工作的,身邊帶這些書危險。」就沒有把書給謝。

    同一天晚上,謝雪紅和謝爽秋談話後,謝雪紅即由永樂町走到太平町去找謝娥,這是謝第一次和謝娥見面。

    這次在台北時,楊來傳、廖瑞發等也到克村家來找謝雪紅。有一天,廖瑞發帶謝去找徐征,和他談話,謝看到徐征很刻苦,家裡沒有什麼家具。

    這樣,謝雪紅就回台中了。

(說明: 此為二二八事件之前的聯繫)

鄭士鎔(陳儀秘書)細說陳儀》提到的謝爽秋:

原先在長官順應民情,力謀和解的處置下,數度呈現可息事寧人的樂觀氣氛,只惜野心分子的脫軌行為太離譜,招致大軍壓境,更使特務機構有了濫捕濫殺的藉口,瞞著長官先斬後奏地造成不少冤案,致民間永有難忘的傷痛,這對國族的傷害實在太大了。
在此期間,我就親歷下列兩事。
一是新聞報特派記者謝爽秋的被捕,謝是台灣人,光復 時曾以掃蕩報記者身份與葉明勳、李純青等同來台灣採訪新聞。這次他又以新聞報駐東京特派員的身分前來採訪。抵台時曾到公署看我,我即約他次日中午餐敘,翌日我打電話到勵志社旅館邀他,旅館女侍告我:「謝先生被捕了。」我大吃一驚,因為我以前在省黨部所列的黑名單中,見有謝爽秋及丁文治的名字,他倆都是新聞記者,所以印象特深。此時謝竟被捕,一經張揚,在輿論界會造成何等影響,不問可知,我非向長官報告不可。
我率直地對長官說:「謝爽秋來台北採訪被捕了,您知不知道?」長官說:「不知道。你去向林秀鑾查問一下,如已被捕,立刻把他保釋出來。」我即去見警總林處長,轉述長官之意,就把謝爽秋保釋出來。隔日仍請他吃飯壓驚,問他被捕時有否吃苦,他說沒有,只是被捕時經蒙上眼睛,車子開了好久才到達被囚地點,偵訊前就被你保釋出來了。謝爽秋隨後在台灣與其他駐台記者一道,自由採訪新聞,未受任何騷擾,平安返回上海。

(說明: 此為二二八事件之後的插曲)


二是上海「大公報」駐台辦事處被封。大軍開到以後不久,「大公報」辦事處主任何添福與新聞報駐台記者王康聯袂來訪,告訴我說「警總要封『大公報』辦事處了。」我聽了不禁笑了回答:「要封『大公報』,到上海去封,封台灣辦事處,有什麼意思,你們莫開玩笑了。」他們也是如此想,不多說什麼就回去了。隔了不久,他倆又來了,說:「辦事處被封了。」我真又被嚇壞了。忙對未曾到過上海報館,只在台北辦事處主持營業的台籍何主任說,「你別把這個消息告訴上海報館,讓我查問個究竟,再告訴你怎樣處理,好不好?」他說:「好。」兩人又回去了。我只好又向長官報告,並問他知不知情,他答:「不知。」不待我多說,他即交代我:「你去向柯參謀長查問,如果已查封,就請他立即啟封。」我依命行事,柯參謀長亦未多言,應允照辦。我向何添福電話通知時,他已跑到基隆去打電報告訴上海館,辦事處被封了。等他回台北看到封條已被拆除,深悔打了那通電報,但傷害已經造成。原對長官相當友善的「大公報」,自然也開始大張撻伐了。
這類長官並不知情,從而無法制止的案件,外界怎能了解,這種帳又都算在長官身上。民政處長周一鶚曾向我透露,長官對於特務機構瞞著他濫捕濫殺,事後還要求補辦手續,像林茂生、宋斐如、陳炘等案,都非常悲痛,直斥特務人員「無法無天」。其奈傷害都難補救,他又被推向廣受責難的另一高峰。
隨後我發現長官所有的敵對勢力,齊向蔣主席發出同樣的要求:一是撤職查辦陳儀;二是不要派兵赴台鎮壓。

((說明: 鄭士鎔完全不知李純青周一鶚謝爽秋丁名楠、白克、倪師壇及周一凱全是地下黨員)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歷史
上一則: 蔡孝乾與謝雪紅的瑜亮情結
下一則: 二七部隊的參謀長黃勝卿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