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眼鏡大王胡賡佩
2022/02/26 20:39
瀏覽613
迴響0
推薦25
引用0

眼鏡大王胡賡佩

胡志偉


    胡賡佩,字至中,前清光緒廿二年(西元一九○六)生於蘇州閶門香常弄,五歲失怙,靠母親陶太夫人含辛茹苦撫養長大。自幼冰雪聰慧,勵志勤力,發憤出人頭地。年方九歲,因不忍寡母日夜操勞,乃隻身背負舖蓋捲赴滬投奔父執、潮州商人周香庭學藝。十多歲就獨自下南洋運銷眼鏡架等小商品。經過八年克勤克儉、勵志勤力,終於在當時上海最熱鬧的南市老北門舊倉街創辦第一家茂昌眼鏡公司,時維民國十二(西元一九二三)年二月,年僅十七歲而已。
   
十七歲創業 蟬連眼鏡同業公會理事長十七年
   
一九二五年五月十五日,日商內外棉七廠資本家下令日籍工頭槍殺工人代表顧正紅,激起全市工商學各界極大憤怒。五月卅日,公共租界老閘捕房英籍捕頭愛活生悍然下令印度巡捕在南京路上向示威群眾開槍,殺死十三人(其中學生四人,職工八人,商人一人),重傷者十五人,繼而逮捕五十三人。這一宗帝國主義者製造的流血慘案震驚中外,全國五百個城鎮的人民紛紛舉行遊行示威、罷工、罷課、罷市。出於愛國義憤,十九歲的胡賡佩率領眼鏡同業投入罷市運動,透過上海工商學聯合會提出取消不平等條約等十七項條件,直至租界巡捕房開釋被捕群眾後,六月廿三日才開市。經此一役,他的不畏強暴、見義勇為精神深為眼鏡業前輩賞識,所以一九三三年被推選為上海市眼鏡同業公會理事長,此後連選連任,蟬連近十七年。
   
五卅運動形成了全國規模的反帝怒潮,揭開了北伐戰爭的序幕。北伐勝利,國民政府定都南京,中國達成了統一,雖仍有少數軍閥割據稱雄,內憂外患頻仍,但國民政府還是排除萬難,大力推行各項建設。這正如魏德邁將軍於一九五一年九月十九日在美國參議院的證詞所言:「一九二七——一九三七年是許多在華很久的英美和其他各國僑民所公認的黃金十年。在這十年中,交通進步了,經濟穩定了,學校林立,教育推展,而其他方面也多有進步的建制。」例如浙贛鐵路,粵漢鐵路等四千六百多公里鐵路以及錢塘江雙層大橋,浙贛、湘桂、黔桂、川黔等十一萬六千公里公路,連雲港、葫蘆島港的建成,綦江鐵礦、萍鄉煤礦、大庾鎢礦、玉門油礦的建成,還開辦了大專院校一百零八所,我國著名的橋樑專家茅以昇、地質專家李四光、丁文江、翁文灝、氣象專家竺可楨、數學家華羅庚、建築學家梁思成等都是抗戰前由國民政府培養成材的;其他如史學家錢穆、哲學家馮友蘭、考古學家裴文中、文學家胡適、梁實秋、林語堂、沈從文;音樂家馬思聰、黃自、蕭友梅;美學家朱光潛,戲劇家田漢、張道藩、李健吾等人也都是在這黃金十年嶄露頭角的。
   

     從老北門到南京東路旺舖

  一九二九年國民政府外交部照會美英等六國提議收回上海租界臨時法院,翌年四月正式宣告廢除領事裁判權,同年年底實現了關稅自主,又組建了航空公司,文官制度也初見成效,司法獨立得到保障。在此良好環境下,經胡賡佩兢兢業業、日旰忘餐,茂昌的業務突飛猛進、蒸蒸日上。一九三二年日寇製造事端發動一•二八事變,炮轟閘北市區。三個月後中日雙方簽訂停戰協議,由於戰火的蹂躪,上海繁華區自江灣、閘北、南市逐漸移轉到公共租界南京路及法租界的霞飛路。此時茂昌眼鏡公司從老北門遷至南京東路七七五號(雲南中路口)大單邊,還在霞飛路(先後改名林森中路、淮海中路等)五四七號開設了分公司,營業額隨之激增。此時他結識了怡和洋行買辦崔泉生與湖州才子、名記者茅震初,並義結金蘭,成了換帖兄弟。由這位同濟大學工學院畢業的高材生崔泉生舉薦,茂昌成了全球首屈一指的德國蔡斯(Zeiss)光學公司和Schwarty Optical Co. 等跨國公司的中國總代理;抗戰勝利後又成為美國光學公司(American. Optical Co.)的中國總代理,另由茅震初策劃,建立與健全了茂昌眼鏡有限公司的一應規章制度與人事架構。
   
一九三○年,胡賡佩與南市舊倉街鄰居、招商局輪船公司高級職員程瀛生(字雪懿)的長女程愛珠(賢之)結褵,一九三二年二月誕下長子胡志翔。國民政府定鼎南京後,風氣大開,民間婚禮已採用「文明結婚」,由雙方家長主婚,主婚人、證婚人出席結婚典禮,雙方互換婚書,唯官方民政部門的登記註冊制度要到一九三五年的新生活運動才開始實施。
   
積極支援前線抗日 險遭日偽誣陷迫害
   
婚後,程賢之襄助丈夫創業,夙興夜寐櫛風沐雨,直至長女志蘭、次女志汶相繼出世後,才退居中闠,由程瀛生出任茂昌副總經理。如今上海市檔案局保存的一九三七年舊檔中「茂昌眼鏡股份有限公司合法之董事監察人名單」顯示,董事係胡賡佩(夫)、程雪懿(岳丈)、胡志翔(子)、陶靜安(母舅)、陶家華(表弟)五人,監察人係胡志汶(次女)。
   
胡賡佩明白,光靠進口貨的零售只能吸引少數富裕階層光顧,而且在眼鏡製造與裝配過程中,多數屬於勞力密集加工,是完全可以在本地設廠經營,以大幅降低成本的。所以,他在上海率先創建眼鏡製造廠於虹橋路三五○號,下設總務、製造、材料、設計四個部,每部另設若干股。從一九三五年一月他向國民政府經濟部呈遞的「工廠登記聲請書」可見,當時總公司(包括製造廠)的資本額是國幣拾五億元(其中含程瀛生在招商局的大半生積蓄與退休金),製品為眼鏡架與眼鏡片,每年產值為法幣九億至十五億元。原料產地是舶來品美國賽璐璐料(塑料)與美製鏡片毛坯,總廠與分廠六座馬達均來自德國。此時國民政府正默不作聲準備抗戰,甫成立不久的航空委員會正在籌建中國空軍,由於外匯短缺,許多零配件都仰賴國產,所以茂昌所接第一單大宗訂單乃是軍政部兵工署定購的空軍飛行員帽盔上的鏡片,這批貨質量精密度要求甚高,但利潤亦頗豐。在主任技師錢福庭披星戴月督工下,乘著全民抗日情緒亢奮的熱潮,終於順利完工交付使用。日後中國空軍在八•一四空戰中首開擊落日機紀錄,八年抗戰空軍共擊落擊傷日機1456架,擊沉擊傷敵艦、船8013艘,毀傷敵坦克、軍車8456輛,這裏自然也有胡賡佩與他麾下茂昌眼鏡公司全體員工的一份功勞。
   
茂昌的製造廠,總廠設在虹橋路,分廠就在總公司頂層,其徒工多數來自難童教養院。事緣一•二八淞滬抗戰後,日寇對上海狂轟濫炸,製造了數以千計的孤兒,一時間難童教養院有人滿之患。當時政府鼓勵市民領養孤兒,也鼓勵工廠商號領養孤兒充當學徒以謀一技之長。那些孤兒因國破家亡,心無旁騖,多數聰明伶俐且吃苦耐勞。胡賡佩於三十年代分期分批領養了幾十名孤兒,派老師傅傳授磨鏡、車邊、機械維修等技藝,還派專人補習文化知識。這批難童日後都很有出息,成為社會的棟樑,連未離茂昌的高明江也做了十幾年中共黨支部書記。
   
一九四二年十二日七日,日軍偷襲珍珠港,太平洋戰爭爆發,十二月十二日全副武裝的日軍開進租界,結束了苟安四年的孤島局面。日寇在上海建立的漢奸機構,先有台籍漢奸蘇錫文組織「大道市政府」,江北流氓常玉清成立「黃道會」﹔後有奸商傅筱庵充任偽市長,周佛海在滬西設立特工總部。這些漢奸雖也明爭暗鬥,但他們以取締抗日活動為名敲詐勒索上海商民則是臭味相投的。胡賡佩因為生產國軍空軍帽盔鏡片,被列入了黑名單,在汪偽黑白兩道纏擾不休下,耗費一百多根金條才倖免入獄,前有方液仙及中行行員遇難的先例,他知道「七十六號」是「豎入橫出」的,只有破財才能消災。
   
潘公展范雪君為新店剪綵
   
此時,程賢之陸續誕下志萍、志琦、志琴三個女兒。到志偉出世後,遷入五年前購下的膠州路三一四號新居。這座建築面積五百二十七平方米的華宅由著名建築師過養默斥資興建,花園長卅二米,沿街十七米(佔了四個門牌),院內有汽車庫兩間,棧房一座,三層共十八間,有衛生設備五套。在竣工前過養默因預算失控被迫放盤。
   
妾侍朱又新則誕下志敏、志城、志坤、志鵬,遷入海格路七九九弄十二號。
   
八年抗戰終於取得最後勝利。胡賡佩帶領一家大小參加了歡呼勝利的連串慶典,他的座駕與貨車都張燈結綵,連續許多晚與歡騰的上海市民一起參加花車遊行。他的好友嚴家淦、潘公展從天而降,使他的事業更上一層樓。一九四八年茂昌總店從朝北的七七五號撤到朝南的七六二號,新店開張那天(十二月六日),上海市參議會會長潘公展主持了由著名建築師洽奇設計裝潢的茂昌新廈揭幕典禮。胡賡佩還以重金禮聘評彈皇后范雪君蒞臨剪綵,他的老友、老閘區警察局督察長張元靖派遣數十名警士到場維持秩序。一流的裝修及大減價的招徠,使新店鋪面連續多日擠得水泄不通。他注重廣告宣傳,由妻舅程季卿設計的廣告每天都出現在上海兩大報紙及主要電台;對清寒的大、中學生,又推出特惠優待券;新從美國引進的先進驗光設備使許多眼科醫生自動將病人的配鏡訂單引向茂昌,據茂昌會計主任張伯輝回憶,戰後三年茂昌達到鼎盛時期,流動資金長期保持在幾十萬銀圓。
   
從上海市檔案館保存的一九四六年十二月及四七年十月的茂昌眼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五人名單(1946年茂昌董事五人名單)中可知,妻妾各佔一個名額,義弟茅震初佔了一席,兒輩僅嫡出的胡志翔一人,胡志城榜上無名,顯然嫡庶有別。這份名單到翌年四月增為七人,除夫妻妾、義弟四席外,妻方有胡志翔、程瀛生兩席,妾方僅妾妹朱復新一席,倫理與理智還是佔了上風。
   
遵照〈收復區各種公司登記處理辦法〉第七條之規定,茂昌公司股權調查整理完竣後召集的第一次股東會上,簽章的是胡賡佩、程雪懿、胡志翔三人,並無妾侍及庶出兒女的名份,當時的主管官署代表王森於一九四六年五月十九日特地簽章為證備案。同年十二月的股東名簿上,十三名股東中,庶出子女僅胡志城一人,且其股權比嫡子志翔少兩萬股;四個月後,股東增資,志城仍比志翔少六萬股;再隔半年,股權差別擴大到二十萬股,嫡出女兒志蘭志汶比庶出女兒志敏志坤分別多十三萬股。(見1946年的兩份股東名單)
   
戰後三年,茂昌製造的眼鏡架包括開料、加熱、成形、銼光、裝腳、裝托葉、裝絞鏈、整理、拋光、檢查等全過程;製造的眼鏡片包括配料、磨凹凸面、磨散光、割邊、拋光、點軸線、檢查等全過程,其產品行銷全國各大商埠以及巴西、葡萄牙、西班牙、印度、越南、香港、南洋群島各地,僅機械設備價值就逾四億法幣。在這一時期,茂昌的分公司已拓展到南京、天津、廣州、新加坡等地,在香港則設立了辦事處負責採購、運銷等中轉工作。
   
戰後三年,茂昌職工總人數達一百五十人(按:當時上海最著名的英商惠羅公司才一百二十人),底薪為五十——八十銀洋,實行八小時工作制,年終及趕工時發給雙薪,婚喪均有公益金墊付,醫療有特聘醫生,工場內消防及衛生設備俱全。應該說,茂昌的工資福利是當時同業中一流的。
   
同情革命事業 掩護地下黨員
   
一九四八年春,胡母陶太夫人逝世十週年紀念法事在著名的靜安寺隆重舉行,佔用了三個大廳,持續四日之久,吳紹澍、潘公展等黨政要員都親臨叩拜,著實風光了一陣。

一九四九年一月湯恩伯接任京滬杭警備總司令後,就下了戒嚴令,除了查戶口、保甲連坐、頒發身份證,還下了十殺令,警備司令部稽查處的「大紅袍」日夜呼嘯而過,到處搜捕中共地下黨員。茂昌的製造廠是國共兩黨的爭奪對象,自抗戰勝利,三青團與中共在此惡鬥了三年多,那些孤兒分屬左、右兩派,爭辯不解決往往演變為武鬥。暫時吃了虧的一方便向警備司令部密告工場有共諜潛伏倡亂。幸虧老閘區警察局督察長張元靖是老友,他親自致電胡賡佩叫他預先準備,下午稽查處會來人。
   胡賡佩到了四樓工人宿舍,不動聲色逐個翻查雙層床的被褥。很快在一名青工的褥子下翻出一疊「反飢餓反迫害」的油印傳單,他若無其事地將文件扔入字紙簍,隨即吩咐舍監別惹事,然後悄然離去。下午,稽查處大批軍警衝上四樓翻了個亂七八糟卻一無所獲,才無功而返。直至上海易幟,茂昌沒有一名職工因「通匪」而被捕。事隔四十年,他的嫡幼子在香港問他當時是怎麼想的,他說:「在當時環境下,如果人贓俱獲,恐怕要敲脫(按:滬語處死)
幾條性命,我素來信佛,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在我的公司內絕不可弄出人命,他們都有妻兒老小……惻隱之心,人皆有之」。
   國軍「保衛大上海」時,胡賡佩同大多數上海人一樣,躲在住宅底層鋪成一排的席夢思床墊上,街口壘的是沙包,荷槍實彈的國軍士兵準備巷戰,或謂要死守上海半年等待第三次世界大戰引爆。槍聲逼近時,全家都躲到汽車庫內七年前修築的鋼骨水泥地下室。所幸國民黨運完了二百八十一萬兩黃金及戰略物資,便撤退轉進舟山群島。

   一九五○年三月中,胡賡佩叫車伕阿福送他到偏僻的上海西站上車,只是買了一張南昌硬座。

   由南昌車站,他順利轉車赴廣州,由廣州分行親信職員護送他踏上了廣九列車。那時羅湖關口華界檢查並不嚴格,英界也只盤問幾句,能講粵語者並不被留難。他長期來往滬港兩地,能講一口粵語,便順利到達了東方之珠的香港。

   五○年春的香港,市面甚為蕭條,幾萬個上海資本家突然湧到香港,多數中了潮州幫的圈套,十有八九墮入炒金的泥淖,賭完了全副身家唯有回上海一途。此時胡賡佩韜光養晦,既不吃喝玩樂也不入金魚缸(股市金市)打滾。直至同行對手走得差不多了,一九五一年才同美國A•O
公司接上老關係,起初仍做批發,至一九五四年才正式開張香港茂昌的門市。
   林森、于右任、孫科、劉少奇專程到茂昌配眼鏡

   解放後,在歷屆政治運動中,胡賡佩被指「與反動官僚有密切勾結」,是指下列諸事:

   一、 茂昌在上海眼鏡行業獨佔鰲頭時,達官貴人爭相上門驗光配鏡,國民政府主席林森、立法院院長孫科、監察院院長于右任等黨國要人上門配鏡時(解放後劉少奇專程上門配鏡,總店還被迫特地為他清場,到文革時,此事又成了「資本家勾結走資派」的一大罪狀)
,胡賡佩親自接待,還攝影留念。
   二、 膠州路胡公館剛裝修完竣時,曾充當蔣宋伉儷的臨時住所。

   三、 三十年代嚴家淦任京滬杭鐵路局材料處處長時,曾與胡賡佩合資開設金陵飯店於南京路西藏路口;大陸厲行「五反」時,嚴氏擔任台灣省財政廳廳長。

   四、 茂昌新廈開張時,上海市參議會會長潘公展親臨揭幕。

   五、 老閘區警察局督察長張元靖(滬江大學畢業生,是國民黨接收租界警察隊伍時拔擢的知識才俊)
開辦老元大醬園時,區內大商賈或多或少認了些股,胡賡佩也不例外。
   然而胡賡佩對共產黨領導的地下革命工作是持同情態度,也有所幫助的,他所掩護的地下黨員王鐵山、喬桂汀、李樹棠解放後官至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庭庭長、上海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等,顧丁山、夏愛理夫婦長期擔任浙江省公安廳要職,潛伏在茂昌的數十名中共地下黨員無一被捕,也可以說是胡賡佩把一批地下員纖毫無損交還了共產黨。

   在文革時期大批判持續了好多年,茂昌的玻璃櫥窗內貼出了彩色編排的大字報,標題是〈獨霸遠東的反動資本家胡賡佩〉,雖全文內容空洞,但其火爆的標題卻吸引了不少本市及外地來滬的行人,多數人反而認為:一個中國人能與帝國主義競爭而創辦國產眼鏡廠行銷全球獨霸遠東眼鏡銷售市場,那何嘗不是一件令中國人揚眉吐氣的事,所以茂昌玻璃窗前從早到晚聚集了圍觀大字報的人群,歷三年不衰。

   香港上市公司首屈一指的收息股

   茂昌在香港開業後,正值歐美推出隱形眼鏡。由於及時引進這項先進校正視力的薄膜以及引進國外先進的電腦驗光設備,茂昌財源滾滾。一九六七年香港爆發左派暴動,大道中五十七號的粵籍業主避居美洲,胡賡佩及時買下了這座帶騎樓的四層建築,隨後又在銅鑼灣、旺角購置了分店舖面,陸續在港九開設了七間分店,在北角東洋工廠大廈購置整層物業設立光學琢磨廠,又恢復了上海時代的全行業龍頭老大地位。

   一九七二年,茂昌在香港證券交易所上市,由於半個世紀的良好商譽,她成為香港最早的六十家上市公司之一。

   一九七三年中東的以阿之戰引發了全球性石油危機,突然猛漲的油價導致全球經濟衰退,香港股市受到強烈衝擊,恒生指數從一千七百點跌落到三百點,胡賡佩手中所持股票頓成蟹貨,補倉數額極大。在緊急關頭,他經友人介紹赴澳門會晤澳門首富何賢(澳門第一任特首何厚鏵之尊翁)
,何賢久聞茂昌的商譽,慨然貸款解救了茂昌的危局。
   經此一役,茂昌的經營漸趨保守,始終沒有像其他公司般朝多元化發展,在香港地產大幅漲價的七、八十年代,他始終不敢涉入地產、股票的風險。七十年代後期,香港陸續開出幾十家眼鏡公司,其中以高登、電腦兩家最為聲勢浩大,前者分店開到四十多家,最後被英商怡和集團收購。

   由於茂昌屬下店舖、工廠全屬自置物業,單是節省租金一項,就有足夠實力應付同業競爭,加上茂昌一向提供原廠與高質產品予顧客,且提供售後服務,故已建立良好聲譽,令到公司盈利持續增長。例如一九七七年度綜合盈利一百一十八萬元,每股派息一角,到一九八一年,綜合純利增至三百二十六萬元,派息增至兩角一分,亦即五年內綜合純利增幅達176%,每股派息增幅為110%
。以茂昌股票一元票面價值,一九八一年派息零點二一元﹔一九八七年底股價兩元三,派息加紅利共兩角五分,息率超過一分,成為香港上市公司首屈一指的收息股。八十年代茂昌股價長期穩定在兩元多,投資者不到十年就可回本。由於茂昌股息優厚,賣出者少,造成買賣疏落,同時公司的資金有餘,亦不必發行新股集資,故股東從來不必擔心被大鱷飛擒大咬。
   一九八○年三月,胡賡佩應上海市政協邀請,飛抵離開了卅年的上海,因全國工商聯主席胡厥文與上海市政協常委湯蒂茵的引薦,上海市副市長兼市委統戰部部長張承宗設宴招待這位昔日「獨霸遠東」的眼鏡業鉅頭。事緣一九七九年元旦全國人大常委會發表《告台灣同胞書》,宣佈了用和平統一祖國的方針,不再提「解放台灣」的口號,為了加緊對台灣國民黨軍政人員開展統戰,與退休總統嚴家淦有深情厚誼的胡賡佩便身價百倍。一九七五年四月蔣中正逝世後,依據憲法嚴家淦接任總統,此後三年一直是台灣的「最高當局」,直至一九七八年蔣經國上台為止。據胡賡佩回憶,一九七五年嚴總統誠邀他訪問寶島台灣,還親自到介壽路總統府門前迎接老友蒞臨,當胡賡佩踏上紅地毯接受總統府前衛隊憲兵致敬時,感動得熱淚盈眶。

   回港後,胡賡佩曾寫信表示願意贈送兩套眼鏡磨片流水線給上海茂昌,那年頭上海仍在左風浸淫之下,海外華人贈送設備給大陸官方,仍要多層次審批、報關、付稅,手續繁瑣,曠日持久。於是,這件善事就不了了之了。

   在香港富豪榜名列第六十六位

   八十年代中期,胡賡佩在香港的事業又面臨英資大鱷怡和洋行這個強硬競爭對手(四十多家高登已被怡和收購)
,年過八十,漸感力不從心,四個兒子各有事業,一個也不肯幫他做事。於是他萌生了見好就收的念頭。
   茂昌的實收資本雖僅一千二百萬,但單是中環茂昌總行大廈就超逾這筆價值,所以股價是長期偏低的。自一九八八年四月起,茂昌股價幾度急升,例如四月十一日自三點三元一路暴升至六點六元,六月一日一度升至八元。七月廿日,迪生創建以每股九元二角向胡氏家族收購其持有八成的茂昌股權,總收購價為一億三千八百萬元。當時茂昌名下物業包括四處自置店舖與一家零售店舖、一家眼鏡工場以及兩個員工宿舍,在一九八八年春估價已近一億。迪生創建收購完竣後,將茂昌總行拆建再賣出,其他物業也陸續售出,總計早已超逾億三,更遑論茂昌持有的現金與股票投資,因此迪生創建收購茂昌可說是免費獲取了這家六十年老店的商譽。

   一九八九年四月十五日,香港最權威的《財富》(Capital)雜誌刊出〈香港富豪龍虎榜〉,在一百五十個香港巨富中,胡賡佩家族名列第一百四十五名,居田元灝(田北俊之父)、張人龍(新界鄉議局主席)之前。一九九○年十月十五日,該刊的〈九十年代香港華人億萬富豪榜〉,將胡賡佩家族排在第六十六名,穩居港龍航空董事局主席曹光彪、新鴻基地產主席馮永祥、永安集團郭志權、恆生銀行董事總經理利國偉、震雄集團蔣震、英皇珠寶楊受成、新昌集團葉謀遵、瑞興百貨古勝祥、其士集團周亦卿之前。在香港,不靠炒地皮、炒股票那些危害民生的投機手法,光憑勤勤懇懇興辦實業、發展製造業、拓展零售市場而榮膺富豪之列,這是相當難能可貴的。

   對中國眼鏡業作出卓越貢獻

   簽約賣盤消息見報之後,八十二歲的胡賡佩恍然若有所失,在收購辦理手續出席高院聆訊時,他曾一度想收回不賣;成交後他在茂昌隔壁萬宜大廈賃屋設立一家茂成商業有限公司,藉以排遣時光。一九九○年夏,在一次例行體檢中突然發現罹患肺癌,翌年五月入住跑馬地養和醫院。

   五月十一日下午六時,胡賡佩逝世於養和醫院。

   胡賡佩逝世後,香港左中右十二家報紙在港聞版刊登了大幅新聞報導與遺像。

   五月十六日,胡賡佩在香港殯儀館正式舉殯,香港各界名流與胡賡佩生前諸親好友門生故舊到祭者近千。靈堂上方高懸「德高望重」「高山仰止」匾額,花圈似海,輓幛如林。中華民國總統府以「黃守志」落款所贈花牌是全場最巨型的一個,中華民國行政院新聞局局長邵玉銘、僑務委員會委員長曾廣順以及胡賡佩創立的香港光學會都致送了花圈;新聞局駐港代表謝中侯、華僑旅運社總經理李天齊均到場致祭,氣氛莊嚴肅穆,備極哀榮。

   一九九三年十一月廿二日,程賢之在中風兩年後於上海華東醫院逝世。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歷史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