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圍(二)
2019/02/06 19:41
瀏覽79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小城教師職責包括許多與教學無闗的所謂行政工作,也就是一個個耗時爭論的會議。   

薛西城熟練地演著表現積極的局外人,不經意將工作都推予資歷較他淺的後輩老師。

「薛老師,請留步。有些事想請教。」說過到此為止,李校長出口攔截。   

請教?!   

「丁小雨同學的舅父來找過我,說他經常夜返。」   

「有這種事?我會叫他們不用担心。還有告訴他們太保護孩子是不行的。」   

「我知道你正幫丁小雨搞出版小說,是件好事。」李校長換了個姿勢:「據知這位同學朋友不多,最近又幾乎不參加課外活動,到底都和誰一起?」   

何必明知故問?薛西城直接面露不屑。   

「小雨家人親口說把孩子交給我,就算現在一時動搖,給我點時間,我會讓他們恢復信心。校長你呢?」他自信把握著優勢。   

那對菜販懂什麼?可以幫小雨的是我。   

悠久歷史未能保住英中名銜,李校長深知這外聘回來的空降校長不好當,並看穿最難應付正是眼前這論年紀經驗自己確有不及,執教逾三十年的資深教師。仍只是名資深教師。可惡心中竟禁不住自卑感滋長。前校長曾表示薛西城絶對勝任當一位語文教師,但坦言沒想過升他。一位好老師,為何會是學校發展的阻礙?   

小雨不停按動手指,發出訊息。   

「阿綠,在幹什麼?」   

「被無聊人電話騷擾是指我嗎?」   

「老師說我的書是三消。」   

「三消即消遣、消閒、消費,不是消炎、消毒、消災。」   

「有什麼問題?不知道呀!我覺得自己很笨,怎也達不到老師要求。」   

「你也覺得自己笨,不明白為何有人要為別人的要求煩惱...」   

小雨苦笑。   

舅舅對他是責任,外婆大多時都在分清現實或過去,這一刻,他最親近最可信靠的人,大概只有薛老師而已。   

薛西城突然決定中止和出版社合作。   

「他們居然為趕書展促銷催我交稿。拜託你學長實在是錯誤。」   

「老師,稿子不是已交了你校正嗎?」   

「那是一堆堆砌的字!」薛西城正恃機待發:「你知道寫作是什麼?是條很長很苦很孤獨的路。紙筆不是你朋友,你要跟他們打仗。文以載道。你的文字只為自己而寫,怎可傳世?」   

為自己而寫,小雨的作品理所當然如此純粹。   

傳世?!那是小雨從沒想過的事。   

薛西城這樣要求小雨合適嗎?   

「老師,我寫得不好,但我懷疑自己不可能寫得更好。」   

「我要你將不可能變可能。這是開始,更可能是結束。聽我的──重寫。」沒有餘地。  

李校長與薛西城的心結亦源自巧合。   

教職員假期離境須事先伸報乃不成文規定,偏讓她碰見報稱身在外地的薛西城出現酒店共某文學評論家飯敍。   

她不願承認那是滿足操控人慾望的規例,它縱然存在,遺背注定持續。   

事情變得荒誕。   

假後如常寒暄談天氣轉變。   

「薛老師,我發覺你最近看東西看得好近,這對眼睛不好。」   

「的確不好。視覺最懂騙人,眼見未必為實。我們都該學習用心看事物。」   

「同意。」李校長真心回應。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小說森林
上一則: 妖獸之城(一)
下一則: 圍(一)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