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他』是別人的孩子(十二)
2022/08/12 11:53
瀏覽424
迴響0
推薦12
引用0

    民國75年8月7日  星期五

    下午,到學校去接『他』,到了樓下,助教下樓跟我打招呼,說有一位從台北來的吳主任,指名要見我本人,上次被校長說我話講得太多了,現在又來一個,是要找碴還是要給我好看!硬著頭皮上樓,先把醜話講在前:「我的精神都快要分裂了,現在正在緊急刹車,拉回自己。」

  吳主任應己看過『他』,對『他』這段時間的進步,十分驚詫!也很担心我的情況,對我說:「我第一次到妳家時,跟妳說了一句話:「妳不要在『他』身上投入太多心血,可能妳没注意和聴懂這句話,」我除了苦笑外,還能說什麼?吳主任啊,謝謝您的關心,可是您知道嗎?現在的我,己經是騎虎難下。

  接著吳主任又說:「進步的太快了,『他』能承受這麼重的壓力嗎?」我還在嫌太慢了,怎麼他們竟然嫌太快了?我現在每一天,都要面對不同的突發情況,只能靠自己一一拆解。每過一天,對我來說,等於又多了一天的煎熬。「這個世間,永遠不會明白這件事!」珍妮父親生前所寫的遺書,突然在我的腦海中出現! 

  接著吳主任又主動問我:「需不需要他們幫忙?」我在心中對著自己說:求人太痛苦了,不如求自己比較快。我對著吳主任笑了一笑,說:「不用了,我曾經有過類似的經驗,我相信自己可以走出來。」他有點不大相信的樣子,其實我所說的話,句句是真,只是他們不願意面對真相,既然不相信就算了,我也不想勉強別人。要是吳主任知道我是真正的過來人,不把他嚇壞~才怪!不過,不管什麼說,吳主任是第一個對我釋放善意的學者,他對我所說的話,每個字我到現在還記得清清楚楚楚!

  想了一下,乾脆跟這兩位博士開個玩笑,馬上換了口氣,笑容滿面的說:「我想搬回台中住!」

  副教授馬上說:「別開玩笑好不好?」

  吳主任說:「什麼可以逃避現實呢?

  這下子,我是要哭還是要笑?或者兩者皆不是。

     這幾天,耳朵有耳鳴現象,不知何故?如果情況嚴重,也只好給醫生檢查一下。當時的我,不知自己有梅尼爾氏症,只要壓力一大,馬上就有眩暈的感覺。反應倒是慢好幾拍的我,竟然掉以輕心。只是,我什麼想也想不到,數天後,最後一根稻草就將我壓倒在地!

    現在回過頭來看這段記錄,這些學者應是早己知道狼女的故事,不過,隠藏在背後的真相,我在三十多年前就己看出。只是,真相是如此醜陋,當時的我,只能知道不能說,過了很久很久,我才敢對吳正恆老師說出真相。

  母狼將人類所生的囡仔當「狼」養,視如己出,狼女才得以倖存。而人類將別人所生的囡仔當「狼」養, 世人皆認為理所當然,未見有人主動為狼女說句公道話。若是有人一眼就能看出狼女無言的悲慟,只有兩個可能,伊是真正的過來人,所以一看就懂!要不然就是:過來人的閨中密友!理由很簡單,此事非同小可,過來人不可能對外人提起。

     皮肉痛,只是一下子;心肝痛,痛一輩子!

  民國75年8月10日   星期日

  停了一段時間的教學課程,看來不能再耽擱了,今天開始,正式開始上課,早上,我讓女兒先上陣,馬上被『他』排斥,我的寶貝女兒,氣急敗壞的又叫又跳!算了,還是我自己親自出馬,女兒十分不服氣,『他』竟然敢不聴她的話,滿臉不悅之色對我說:「媽!妳跟『他』講一大堆的話,『他』根本聴不進去!」

  女兒啊!妳犯了我先前的毛病,『他』是受虐兒,妳在教『他』時,『他』非常在意妳的聲音和語調,妳的聲音一定要充滿了温柔,動作輕微又細緻,動作比平常緩慢。教導新課程時,聲音一定要如吟似唱,解說時,如流水般娓娓不停低語訴說。一個母親拿著棒針不停打毛衣,剛出生不久的嬰兒,因為身體不舒服。躺在搖籃裡不停哭鬧,母親放下手中的棒針,彎下腰來對著搖籃內的嬰兒唱起兒歌,這也是我所說的:回到原點;重新出發! 

    我每次上課時,事先一定喃喃自語似的說一段話,讓『他』心靜下來,才開始進入主題。 也只有如此的作法,才能讓『他』心無旁騖,全心學習,現在想起來,都覺得自己好可怕,竟然用這種方式教導一個八歲的孩童。不過,叧一方面來說,這種教導方式的學習效率,十分驚人,當時的我,曾經再三考慮『他』的將來,眼前若不如此做,『他』的將來我不敢想像。天底下,本來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事,只求問心無愧,至於別人的看法和說法,我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因為,我跟『他』一樣,受著同樣的煎熬啊!

  中午,門外傳來賣冰淇淋的喇叭聲,『他』剛好在門口玩,一聴到賣冰淇淋小販叫賣聲,馬上從外面衝進來,對著我大喊「冰淇淋!」我看八成是女兒替『他』出的餿主意,算了!拿錢給『他』去買冰淇淋吃吧!這個傢伙真是越來越不像話,給『他』三分顏色,居然就想開染坊!

     758月11日   星期一

  『他』今天起了個大早,我從外面晨跑回來時,『他』已在門口外等我,有點意外。早上,『他』發現新大陸了,把工具箱裡幾個開關,左拆右卸,翻弄了大半天,玩得不亦樂乎。

  下午,幼稚園兩位同事一起到我家,三個人一起聊聊天,看到『他』的近況,同事皆表示意外與滿意,一致認為我家最適合『他』住了。我對同事苦笑,「拜託!我的煩惱已經夠多了,妳們倆個何必給我好看呢?」

  明天又要送他上學了,只是,這幾天感覺我的聲音和口氣,還有臉上的表情,都不大對勁,我是什麼了?

  75年8月12日  星期二

  早上,『他』又賴床了,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無法度。送『他』到學校,與吳正恆老師交換意見,我希望他們對『他』要嚴加管教,『他』要走的路還很走,不能風一吹就倒。同時告訴吳正恆老師我的第二著棋,帶『他』回到養父家中,吳正恆老師說這件事,要先與副教授商量後,再給我答覆。若要等到副教授同意,不知要等到那一年?是他們不想去,我可是非去不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在助教面前,與『他』做對話錄音,與學生們聊一下天,教他們如何教數學概念,我對工讀生感到佩服,他們是鴨子上架,不知如何是好。而這個小子,也不是什麼好東西,需要輔導和修正的地方,可以說是:多如牛毛。工讀生没有整體概念,是因為不知道真相,而我是心知肚明,只是,真相是如此醜陋了,我實在難以開口。

  黃昏時,『他』在門口嬉遊,『他』又打人了,住在對面的呂太太,故意當著我的面告『他』的狀,看看『他』的反應和態度,誰知這個傢伙竟然當著我的臉,嬉皮笑臉,一付無賴樣,可惡!想給我用混的,門都没有!我馬上叫『他』進門,『他』乖乖的進門,我命令『他』把雙手伸出來,看到我發脾氣,『他』乖乖伸出雙手,我馬上拿起家法,啪!直接打下去,接連打了好幾下才停手。早上,才跟『他』講了一大堆道理,又叮嚀了大半天,我才轉個身,就通通還給我了,我兩個的孩子父親走的早,我不想讓兩個孩子被人說:「嘸老背教飼!」管教孩子時,說一就是一,說二就是二,我的孩子連半點折扣都不敢打,更別說是『他』了,只是,我從來不在外人面前打罵自己的孩子,孩子若有錯失,我一定先把大門關好,再來處罰孩子,『他』今天竟然敢當著我的面前撒野!不想活了?

     唉!管教『他』竟然如此吃力,頭都覺得好痛!如果是我的孩子,基礎早就打好了,那用費這麼大的勁!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