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他』是別人的孩子(十一)
2022/08/08 23:05
瀏覽472
迴響0
推薦11
引用0

      民國75年7月28日   星期一

    『他』總算有點進步了,有些話問『他』,會主動回應,不會是重覆最後一句話。早上,帶『他』去看住在內壢多年的老鄰居秋美,到了秋美家中,閑話家常,當她知道『他』就是報紙上所說的啞童時,馬上跟她鄰居打招呼,她的鄰居很快就過來看熱鬧,『他』看到一大堆陌生人進來,對著『他』議論紛紛,馬上又回到剛來的情況,坐立難安,看到別人想靠近他,馬上迴避,沿著室內四週不停遊走,看熱鬧的人只要有個動靜,馬上「哎唷!」急速往後彈退。我趕快出聲制止:「妳們不要太靠近「他」,「他」有點不正常 !

    秋美覺得很奇怪,問我:「好好一個小孩,怎麼會變成這樣?」

    我苦笑著說 :「別提了,『他』剛來的情況,比現在還恐怖,妳要是看到了,會被『他』嚇死!」

   「妳自己一個人要養兩個孩子,已經夠辛苦了,還帶這種孩子?每天要帶24小時,不怕把妳自己累死啊?」秋美啊,我是啞巴吃黃連,一肚子苦水無處訴,只是啞巴不是『他』,而是我!

    民國75年7月29日   星期二

    早上,特地到學校去瞭解一下『他』的近況,在教室內,我拿起工讀生所寫的記錄,不看還好,一看之下,差點把我嚇壞了!記錄上寫著:

    他們帶『他』到餐廳吃午餐時,『他』跑去蹲在餐桌下,半天都不肯出來。我先前以為由他們來教導,進步一定比較快,現在看起來,他們的問題比我要多,難怪副教授硬說是我給『他』很大的壓力,要我不要插手教導『他』…

    哇!二個月不見,副教授的口才,真的是:越來越高明了,好事都是副教授作的,壞事都是「傅太太」幹的 !

    陳助教一看到我,馬上向我大訴苦水,對於『他』的異常行為,他們是束手無策,不知要如何善後,問我要什麼辦?事情發生時,我並没有在現場,光憑助教一面之詞,我不敢輕易作結論。『他』是受虐兒,語言表達能力無法與正常兒童相提並論,只是『他』在我家住了二個多月,從未有此現象,一時之間,也想不出對策,還是先帶『他』回家,我再慢慢琢磨吧!

  回來後,獨自思考很久,想起好友所說的話:「安全感」!眼前也只有這條對策了,馬上拿起電話,打給陳助教,告訴他們,以後,要帶『他』出入陌生場所時,一定要先抓緊『他』的手,才能進入場所。以後的情況,他們並没有跟我說,是否被我料中,不得而知。

  至於學校的教學訓練,我在一旁用心觀察,再作評論,認真說起來是一板一眼,訓練文明人倒是綽綽有餘,只是對象是『他』,文明時代的原始人,一舉一動皆是本能反應。梵谷的畫作就是最好的見證,天才和瘋子只是一線之隔。

  『他』對畫圖蠻有興趣,經常拿起彩色筆畫圖,尤其是每次出門充電,帶給『他』更多的題材,線條越越越複雜,色彩逐漸增加,火車立體感十足,車輛數目越來越多,遠近距離明顯,看起來『他』的繪畫天份相當高。

   民國75年8月1日  

  死馬當活馬醫,回到原點作進一步探索,或許會有所得。 

  一大早,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帶著『他』出門搭公車,這一天,是女兒返校日,没有跟著來。按照詹老師所寫的搭車地點,在五峰下車後,換乘往芧圃的公車,在等車這段時間,他非常不安,不停用手指著往苗圃的公車,好像怕我趕不上車似的。上車後,一路平安,當時到五峰山區,還要辦入山證,才能入山。我取出身分證辦好入山證後,公車繼續往上走,在苗團站牌停下來,『他』一下車,馬上向前跑,還不放心的回頭,看看我有没有跟著?一會兒,就抵達『他』的家。

  房子座落於路傍,十分簡陋,木門深鎖,應是屋主不在家,我向鄰居請教屋內主人是否在家?鄰居剛好在吃午飯,看到我帶著『他』出現,有點意外,答稱:「『他』的父親在山上,尚未回來,請稍微等一下,馬上回來。」一會兒,果然看到『他』的父親背著半簍玉米,帶著兩個小女兒,從山上走下來。

  『他』的父親看到我和『他』,面有難色,打開木門後,我跟在後頭進入,傢俱十分簡陋,屋內處處髒亂,『他』的父親進屋後,直接進入廚房,留下我在客廳中坐著。鄰居應是有點好奇,想過來看看熱鬧,看了半天,不見『他』的父親出來招呼我,有點不悅,馬上進去廚房對著『他』的父親講了幾句山地話,應是客人來了,主人還不出面招呼客人....。

  鄰居走了後,『他』的父親總算出來見我了,坐在客廳的椅子上,看起來有點坐立不安。我講了幾句客套話後,就向他請教幾個與『他』有關的疑點,『他』父親輕聲說:「『他』回到山上老家,很高興,每天都與鄰居的孩子,在山林之間嬉戲。」我接著說:「我準備在九月份,讓『他』入學。」『他』的父親默默點頭,没有任何竟見。問起『他』的母親,旁邊的小女孩馬上回應:「去新竹看病!」『他』很快用比著打針的動作,說:「打針!」

     午餐時間,屋內没有半點飯味,應是以竹簍內的玉米為飯。既然三餐難以温飽,為何硬要帶『他』回山上?顯然背後必有見不得人的真相,看起來此地不宜久留,當下馬上起身告辭,帶著『他』回中壢就是。

兩個小妹妹緊跟在我後面,走了一會兒,看到置放在路傍的垃圾桶,兩個小妹妹馬上走過去,伸手在垃圾桶不停翻找,看到剩餘食物,馬上放入口內,一邊伸手招呼『他』加入翻扎行列,一個小時前,我還擔心『他』會肚子餓,拿出所帶的麵包要給『他』吃,平常只要是吃的食物,『他』一向是來者不拒,今天竟常反常,搖搖頭表示不吃,現竟然在垃圾桶內翻找食物,我趕緊出聲喝止,該死的東西!想挨揍啊?『他』看到我大發脾氣,馬上停止翻找動作。趕緊走過來,跟著我一起走到站牌等公車。   

  回到家中,馬上打電話給詹老師,詹老師一聴到我的聲音。馬上問:「那邊的情形什麼樣?」「就跟我所想像的一樣,其中大有文章!」只是,後面那六個字我没說。接著再打電話給學校,學校也是同樣的語氣,我也是同樣的回答。

  對於這件事背後的真相,當年的我是:只知在此山,雲低霧濃草木深,想不到帶『他』回山上生父家,記者先前所寫的報導,倒地聲連連。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