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2個偽善爛黨,爛蘋果不足形容,比較像發臭生蛆的腐肉
2008/12/30 23:42
瀏覽928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2個偽善爛黨,爛蘋果不足形容,比較像發臭生蛆的腐肉

一個只談阿扁的司法人權,不願面對全國人民的司法人權,為了深綠的選票,也不敢和阿扁切割,只要是台灣之子,陳師孟說一點道德瑕疵而已,應該沒什麼關係。

一個當了14年民代,被舉報為美國人,二百多天過去了,馬英明鐵路局長接受三立訪問時,也只說依法行政,卻不願交代何謂依法行政。

ㄟ....可是贏邱毅的邱議瑩,批美國人很有力呀!挺麻吉余政憲的時候也很有力,還算有膽識罵罵阿珍,一堆人追殺李慶安,雖然我們不知道阿扁有沒有貪污,但是沒看到多少人願意說阿扁把錢匯出去是不對的,陳致中結婚收元大馬家600旅行支票是不對的,龍潭案收4億是不對的,就算沒定罪,不能說是洗錢,不能說是非法所得,上面的可是都有的是耶!!偽善!!

講司法人權,OK,可是當年把邱毅上手銬的時候,可沒有民進洞的人出來說一聲司法人權,司法人權該不該有,該如何改,我不懂,但是不能阿扁有司法人權,陳明文有司法人權,蘇治芬有司法人權,可是其他的被告沒有司法人權,要改,一起改。

另一個生蛆的腐肉咧,有沒有比較好,好不容易執政了,說要用人德重於才,結果,連勝文在做什麼!?一堆人不是再酬庸嗎?馬英明鐵路局長,要不要說一下酬庸是對的嗎?如果要酬庸,就勇敢的說出來,我就是為了連爺爺,所以酬庸連勝文,就是為了李煥一家子,所以不敢處理李慶安,偽善!!

對李慶安的印象一直不錯,直到舔耳案爆發,有一點小瑕疵,現在硬扯,亂凹,跟阿扁、民進洞有什麼不一樣?把黑手伸近媒體,伸進公視,伸進司法,跟民進洞有什麼不一樣?因為現在民進洞實在太爛了,所以顧面桶30%還是贏20%的民進洞,但是不要忘了,520風光上任的是中華民國總統呀!不是台灣鐵路管理局的局長呀!請比好,不要比爛,可以嗎?我們可以大聲喊出「Yes,We Can」嗎?

2個爛黨,先把蛆拿走好嗎?

然後說要執政,部會首長一個比一個不行,有亂講股票上二萬點只是玩笑話的財經首長,有綠卡的外交首長,有叫各部會抽籤業務範圍的工程首長,族繁不及備載。然後年終記者會,還好意思說「做好準備,迎風而上」,突然想起跟蘇光頭的熱帶氣旋好像,唉,如果不能虛心檢討,真正貼近民意,一大堆公務員ㄆㄛ長官,ㄆㄛ民代,誰來關心小老百姓?

但小弟近距離觀察認真的公務員還是很多,但是上面的大頭請記住,將帥無能,經過一連串打擊,認真的公務員將會減少的。

行政院年終記者會劉院長接受媒體詢答全文

行政院長劉兆玄今(30)日在行政院大禮堂舉行97年年終記者會,以「做好準備、迎風而上」為題,宣示政府為振興經濟將直接投入經費8,585億元,並擴大對企業融資1兆1,000億元,同時將在未來推動民間重大投資4年4兆元。劉院長記者會媒體問答全文如后:
1問(經濟日報蘇秀慧):未來政府將投入新台幣2,000億元協助產業渡過難關,目前正評估一些策略性產業,如:DRAM的情形,又如院長所說必要時將作水平整合,以目前進展其可行性如何?
答:國內重要產業遭遇困難,政府都有主動接觸業者,我也指示相關單位與產業者研商。但產業經營主要還是由業者自身做起,並非由政府決定一切。產業是否願作某些程度的整合,甚至與國外產業作垂直整合,明年新年過後趨勢會更加明朗。政府處理原則是,藉此機會將產業欠缺的部分,如:關鍵技術及經營團隊方面,做最佳調整。
2問(工商時報崔慈悌):台北101董事長的人選出來了嗎?昨天啟動的愛台12項建設,陸資參與的部份是否已經有方向?
答:您的第一個問題是財政部在處理;有關陸資部份,昨天有媒體說「獨缺陸資」,我想,愛台12項建設招商大會是一個有象徵意義的典禮,像是籃球比賽前的跳球一樣,實質的部分我們都在談,都會積極推動,外資與陸資陸續都會進來參與基礎建設的計畫。
3問(蘋果日報徐佩君):政府針對培育人才改善中小學師資,未來4年將投資56億元,現今中小學有許多流浪教師,未來政府要如何改善這個問題及如何培育人才?另外請說明如何救職棒?
答:有關改善師資問題,這部分相關細節須請教教育部並由其處理;另外也要請曾政務委員協調企業界、人事局與考試院針對公務系統進行協調,這個大計畫將由教育部提出完整計畫說明。
針對救職棒,之前我已聽取體委會戴主任委員針對職棒改進計畫進行相關簡報,在座相關首長,包括我,都已提供諸多意見,相信在一月份會提出振興職棒計畫。
4問(聯合報李順德):您剛剛提到振興經濟,為鼓勵民間投資,未來要提出四年四兆計畫,但計畫內容大都跟石化及重污染的產業有關,這是否違背院長的節能減碳政策?有沒有一些可以是永續的,可以讓後代子孫可以「吃」二、三十年的大計畫大投資?另外,最近有些首長的談話似乎與民間期待的聲音有些違背,部分首長的政策或理念,和老百姓想法似乎背道而馳,這些是否成為院長春節過後內閣改組的考量?
答:目前有幾個民間投資案,例如石化產業,政府一定會依照環保規定審查,事實上我們都已經有很好的協商,都在投資計畫上做了很大的修改,換句話說,會提升它的附加價值,減少排放汙染,這些政府在環保上都會有把關的。至於「綠色產業」,如:能源產業,行政院將定為下一個明星產業來推動。將來這些產業的產品未必在台灣使用,也可以行銷全世界,節能產品產生的污染非常有限,卻可以創造很大的利潤。舉個例子來說,生技產業過去十幾年投入不少,也有很多分散在各個領域推動的計畫,我們持續開會討論之後,有一個新的看法,將聚焦在了解哪些生技產業適合台灣,哪些不適合繼續做下去,那麼它會變成新產業的機會就大增。政府認為有幾個方向可以推動:一是經濟部主管的製藥部分,會有非常不一樣的程序及做法,包括衛生署設立FDA(食品藥物管理局);二是生技發展中心會有很大的改變,在投資方面會有更專業的創投,一起推動的話,會使得生技產業較過去有很不一樣的條件及環境來形成。三是推動醫藥應用的器材或儀器,這些產業跟已經有基礎的IT產業結合,將會是另一個發展的重點。將來聚焦、推動,我相信會有不錯的成效。由於過去的作法太分散,而且基本環境也不佳,雖然做出一些所謂有專利價值的東西,但無以為繼。現在做調整後,根據過去所推動的產業經驗來看,應該會表現的比較好,所以說,除了石化之外的各種投資政府都在積極推動。
關於第二點內閣改組,我沒有時間表。
5問(路透社楊歌):請問院長明年有沒有計畫去中國大陸?如果去,是工作還是旅遊?
答:目前法令規定已作修訂,不再禁止十一職等以上公務人員,包括政務官去大陸,但還是有些條件限制,如部份公務、情治人員及軍人還是有些限制。此外,開放政務官赴大陸是一回事,這並不表示我有計畫要去大陸。
6問(公共電視張玉菁):大三通是今年的大事,馬總統選前特別提到大三通的實踐對台灣的經濟成長有一定程度的貢獻,現在台灣要拼經濟,您將來如何看大三通的效益?將來會在台灣的經濟成長上面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答:大三通確實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但我們並不是把所有的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我們不是沒有大三通就不能活。大三通有它的價值,但不代表台灣全部的利益。大三通可以說是具有輔助與乘數的效益,大三通本身只是一個通路,因為有了這個通路,我們很多經濟及投資的作為,在人、貨及各方面更流暢以後,都會增加它的效益。
7問(民視吳安琪):聽說下午一點外交部即將開記者會宣佈新任的駐新加坡代表,大家一直在傳人選就是現任的新聞局長史亞平,不曉得這方面院長有沒有掌握一些資訊,如果史局長轉任駐新加坡代表,新任的新聞局長是不是也找好了,可以跟我們透露嗎?
答:史局長出使新加坡的事情,已經得到新加坡政府的同意,這件事情已經獲得確定。至於新任的新聞局長,我們會適時對外宣佈。
8問(Bloomberg通訊社戴登本):「大三通」是馬總統的競選政見之一,馬總統說「大三通」的實現對台灣經濟成長會有一定的貢獻,現在台灣拼經濟,「大三通」效益對台灣經濟成長會扮演什麼角色?
答:大三通是一件重要的事情,有它的價值,但並不代表全部。大三通是輔助性的工具,這表示在許多項目中有大三通效果會更好。大三通本身是一道通路,對許多因應或投資的作為,在人或貨物交易等各方面會更流暢。
9問(華爾街日報蔡婷貽):關於建立台商經貿特區,我們是否有一些具體的設立地點?政府多年來希望吸引台商回流,可是效果並不明顯,人力成本也還是太高,不知道有沒有解決的方案?希望台商回來可以發展哪些關鍵產業?因為台商大部分是傳統產業,是否有什麼具體的想法?
答:發展生技產業與台商回流是兩個不同的計畫,台商如果願意回來加入這些產業政府是非常歡迎,但是台商回流要投入什麼產業,那是台商自己的規劃,政府的職責是提供有吸引力的條件跟基礎建設與環境,讓他們在這裡能夠有所發揮,就這方面我們會有一些誘因,讓他們回來。至於地點,我想等完整的計畫出來再說比較好,因為這件事還是有些敏感度,很多地方政府都在爭取。至於過去多年來這計畫沒有效果,這與主客觀環境有非常大的關係,商人要去哪裡發展事業,是考量整體誘因下做出最好決定,過去認為去大陸有利就去大陸,近幾年,特別是過去這一年,大陸的情況有所改變,國際情況也有很大的改變,在這樣的情況下,會有更多的台商考慮回流。我們此時適時地推出經貿特區,其中有些條件是特別優惠的,吸引台商回流的成功率會高一些。細節的部分等計畫出來後,由經建會宣布。
10問(道瓊Perris):過年後政府會針對那些DRAM廠商提供協助?另外協助上限為何?
答:經濟部有個DRAM小組,成員包含政府官員及不同領域的專家,因為這個問題牽涉範圍廣泛且敏感,還牽涉到所謂的關鍵性技術問題,這部分必須與國際協商,無法單獨在國內進行水平溝通,必須進行跨國垂直整合。因為這個案子政府是站在協助的立場,所以問題最好等到水到渠成,一次到位後進行宣布。
11(美國國家事務通訊社邱育慈):剛剛提到國土保育的問題,現在國際上談climate change的因應措施,其中有一個是國內已經談很久了節能減碳問題,也就是溫室氣體減量法,國際重視的是,一個國家會投入多少資源在這個調適策略上,請問是否把台灣的國土保育納入調適策略的一環?在立法方面,是否制定更高位階的法律,不只含蓋溫室氣體減量,還包括調適策略?
答:台灣有很多努力的方面齊頭並進,但是最後會在行政院做整合,蔡政務委員一直負責這一方面;另外,立法的程序方面,目前有一個「溫室氣體減量法」草案在立法院審議,行政院列為優先法案,希望能盡快通過,通過後就有法令的基礎,可以陸續推動。當然這法案還有一些配套,不光是一個法就可以解決所有的問題。另外,行政院會裡面通過有一個行動綱領,由政府帶頭,包含企業在內,已經開始在各個領域付諸執行,如:在行與住的方面、公共建設方面或是工業、產業結構方面都設有一些目標,希望能達成。
再其次,在財稅方面,是否可以徵收碳稅(名稱尚未定),這也是在賦稅改革當中可以商量的。這些相關的議題,會在三月舉行的一個全國能源會議當中,從各個不同方向,如:發展、環保、global warming等角度來討論,這裡面不僅牽涉到產業結構,也牽涉到能源結構,這些問題等到立法通過,就是進行整合的時候,尤其稅的部分,稅會牽涉到全球二氧化碳的全球總量的控制,事實上很多東西可以去做交易,技術也可以做轉移,這些問題最後是一個比較大的層次的計劃,這個計劃也一定會牽涉到國土及保育的問題,最後在行政層次會做整合,變成國家永續發展的政策。各位如果有興趣,可以去看政府在一九九九年提出一個中華民國二十一世紀議程,一些大致的架構都在裡面,過了八年後有些地方需要更新,讓它更符合未來需求,現正在分頭進行。
12問(蘋果日報徐珮君):院長可能不喜歡用「改組」的字眼,七個月來內閣成員有三位異動,後續是否還有閣員異動及時間表,外界有人認為部分閣員發言與民意脫節,院長對此有何觀察?
答:我並沒有排斥「改組」這個字眼,但是我重申,現在沒有時間表,至於跟民意脫節的問題,當然也會在我們的考量中。
13問(路透電視戴登本):請問有關國土規畫的部分有沒有具體作為,國土規劃是不是要針對台灣每一次有大雨、颱風、山坡地土石流以及斷橋的部份做修正?
答:當我們百廢待舉,很多事情都還沒做的時候,最上位的計畫看起來會很抽象。可是當我們已經著手做很多事,如果沒有一個上位的計畫作指引,就可能會造成重複投資浪費,有時會產生效益上的衝突。這個上位計畫是基於永續發展的觀念,我們一方面要保育,一方面也要求發展,我們要保留後代子孫發展的空間,另一方面對於整個國土的運用,也牽涉到行政區域的重新考慮。整個規劃後,要使未來國土有形及無形的產生更高的競爭力,國土規劃是具有這樣的意義。經建會規劃的時候,很大一部分會著重在保育及區域規劃,也有一部分會著墨在行政區域的調整,這是一個比較上位的考量,經建會已經提出初步的草案,我們也給了很多意見,我相信需要長一點的時間跟各界溝通,大家的共識愈高,這樣的計劃將來推動會更容易,我想後面還需要一段溝通的時間。
14問(台灣英文新聞安德毅):我相信很多在台灣關心環保的人士會很高興聽到行政院打算提出國土規劃,五年前當時的民進黨政府游錫堃院長也提出國土規劃法及國土復育法的草案,不過送到立法院後就不了了之,請問院長現在又提出類似法案,是否有信心有把握可以在立法院通過嗎?此外,未來的計畫是否也包括了國土保育法?與五年前提出的法案有何不同?
答:我們現在做的是一個上位的計畫,不是一個法案,您可能有所誤會。在這樣的一個上位計畫裡面,其下必然會產生一些政策與法案,有需要立法之處就會訂定法案。我們現在需要一個上位的計畫,做為國土復育的guideline,若有需要制定相關的法案,當然要經過立法院的審議,不過我們現在是執政黨,全面執政,當然就要全面負責,我相信既然提出這樣的計畫,當然希望立法院通過,如果在野黨有不同的意見,我們也會協調溝通。
15問(三立電視謝莉雯):院長每日國事如麻,轉眼就任已經7個月,在這7個月當中您會不會覺得很累?因為總統說過總統的位子很難做,請問行政院長這個位子好不好做?過兩天就是新的一年,您有沒有新年新希望?
答:我想現在的時間點,全世界所有負責國家事務的人,都不會很輕鬆,無論哪一個國家的總統或是行政院長,因為各方面的挑戰都很嚴峻,比任何一個時間點比起來,都要更投入,這是客觀的情況。主觀來說,我自己覺得雖然忙,但是各方面都還好,覺得自己應付裕如。我的新年新希望很多,最大的希望都在這份簡報裡面,如果裡面提到的這些都能落實做到,剛才我談的比較大的計畫,趁這段時間,好好的沉澱一下,把過去該做好的幾個計畫好好地做好,對台灣未來的發展非常重要,我們有信心,在這段時間度過以後,我今天提到的事情都能做好的話,我們會再一次領先其他國家,這就是新年最大的希望。
16問(中國時報江慧真):目前檢視所有的政見及未來要處理的事情,有任何和國土政策上位計畫互相衝突的地方嗎?
答:我們的上位計畫目前正在規劃,但原則是很清楚,所以當實際要去執行這些計畫,原則上及基本精神上,不會去違背我們未來這些上位計畫的基本原則。這些是可以並行,不是說所有事情要等上位計畫完備後才去推動,比如說在國土規劃中,對於東部發展會有一些看法,這些發展有別於西部發展,現在我們對於東部的一些交通建設,會先大致依照大方向去做,例如會多考慮東部的生態,保留美麗景觀和特別風貌的方向來做,雖然上位計畫還沒有完成,但事實上我們都掌握原則方向,所以應該不會有衝突。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