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鄭捷十周年經典復刻: 鄭捷,這個名字很武俠 -北捷無差別殺人之「血河車」傳奇
2024/05/22 17:40
瀏覽213
迴響0
推薦7
引用0

   鄭捷,這個名字很武俠 -北捷無差別殺人之「血河車」傳奇

  武俠小說迷會發現鄭捷這個名字很武俠,就像是金庸,古龍,臥龍生,司 馬翎小說中的劍客、殺手、鐵衛常有的名字。

 武俠小說塑造各種邪派、魔教、 修羅門,更常出現血魔,血屍,血嬰之恐怖形象。溫瑞安的《血河車》系列就 塑造了一個「血河派」,有裝載神秘武器密笈之「血河車」,更專門培養詭異 恐怖殺手「幽冥血奴」,在武林掀起腥風血雨。今日的電玩殺人遊戲不正是網 路虛擬世界之「血河派」與「血河車」?

  鄭捷無差別殺人之北捷喋血,不正是 網路「血河派」培養出來的宅男世代之「幽冥血奴」,在人間掀起一場腥風血 雨之「血河車」浩劫? 我們無意將鄭捷妖魔化,剛好相反,鄭捷最令人髮指,不寒而慄之處,正 在其大學生宅男形象之平常一般,教人無法不想到鄂蘭所說的「惡之平庸性」: 一個「等因奉此,依法行事」的刻板官僚竟成為屠殺猶太人的納粹劊子手!同 理,一個沉迷電玩的大學生宅男竟成為無差別殺人之「幽冥血奴」,鄭捷為「惡 之平庸性」提供了一個網路世代的血淋淋活教材。 而台灣的學術界文化界竟可將「惡之平庸性」(banality of evil)講成「平庸 之惡」(banal evil),這絕不只是一個文字修辭上的小瑕疵、小失誤。不,根據鄂 蘭,納粹屠殺猶太人絕非「平庸之惡」,而是人類無法處置,無法直面的「極 端之惡」、「根本之惡」(radical evil)。可怕的是,此「極端之惡」並非來自什 麼反常異端的邪魔妖孽,而是產生於普通常人欠缺思考判斷的「無思想性」 (thoughtless),這才叫「惡之平庸性」! 將「惡之平庸性」理解成「平庸之惡」,這本身就反映了台灣學術界文化 界的平庸淺薄,思想貧乏,已喪失最起碼的思考力與判斷力,但知道聽塗說, 人云亦云,以訛傳訛,積非成是,還藉此自命高尚,沾沾自喜。乃形成一種膚 淺貧乏,又極度偽善、虛榮、偏執之「學風敗壞」,不圖致力於真正的學習與 思考之研究探索,只想尋找最簡易廉價的術語賣弄來凸顯虛假無謂之文化優越 感。除了充分反映德勒茲所說的「愚蠢卑賤殘酷」之「思想意象」,台客 版的「學風敗壞」還多了一層因心虛自卑而更加裝腔作態之虛榮矯情,乖戾錯 亂!

  正是這些高談「平庸之惡」的文人學者,將台灣的學術文化變成一個「賤 人就是矯情」的虛矯乖戾體系,難怪台大、清大、中研院作為台灣最高學府與 學術重鎮,竟成為培育散播法西斯思想之大本營,亦屬「題中應有之義」! 正是此一膚淺貧乏,而又虛矯乖戾的體系生產出太陽花學運「豎子成名」 的帆、廷,也生產出「想做一番大事業」的鄭捷。如果說帆神廷神的光環是上 游生產的尖端旗艦精品,網路血河派之宅男幽冥血奴則是下游的瑕疵品、廢棄 品。但無論上游下游,皆系出同源,他們都是同一個系統製造出來的「無思想 性」之弱智黃小鴨,浮淺空洞又愛自我膨風,只是膨風的方式不同。帆、廷佔領 立院,睥睨群倫,顧盼自雄,成為神字輩的人民英雄。鄭捷的「大事業」則只 能走張獻忠的「七殺碑」路線,成為國人皆曰可殺之人民公敵。帆、廷與鄭捷 的對照,充分體現「成王敗寇」,「竊鉤者誅,竊國者侯」。同為浮淺空洞之 膨風黃小鴨,鄭捷至少有一點比較可取,就是沒有像帆、廷那樣廉價裝可愛, 而是毫不留情地揭露出黃小鴨膨風表象下殘酷嗜血的法西斯本質! 沒錯,無差別殺人之北捷喋血就是一場小型的南京大屠殺與奧斯維茲集中 營,少年法西斯修煉魔胎之血祭犧牲儀式。 反過來說,法西斯就是死亡本能、殺戮衝動的集團化、組織化、官僚化、 理性化,所以法西斯之精神原型就是虐待狂(sadism)的始祖沙德侯爵(Marquis Sade)。就如德勒茲所界定,沙德是一個啟蒙理性主義者,以幾何學證明演算程 序之冷漠無感(apathy)來執行各種慘無人道之淫虐姦殺,其與世隔絕的浪蕩子古 堡就如同一個封閉的數學演算體系,同時又是一個無政府暴亂的永恆運動體制。 相對而言,張獻忠立七殺碑只是前現代產物,缺乏現代性的理性化組織管理。 

  法西斯主義就是沙德侯爵的浪蕩子古堡之具體實現,在人類歷史上掀起腥 風血雨之血河派修羅門。有各種大小規模的法西斯血河派:德國納粹黨,義大 利法西斯黨,日本軍國主義,美國三 K 黨,乃至英國足球流氓。 在這意義下,可以說鄭捷「欠栽培」,他只是網路血河派自我訓練出來的 宅男幽冥血奴,落單的孤狼法西斯。也不得不慶幸鄭捷並未被現實世界的法西 斯組織所吸收,接受納粹國師之培訓調教,或是加入十惡少之虐殺遊民,否則 其殺孽必將更為駭人聽聞。同樣是法西斯,鄭捷與帆、廷的差別在於,帆、廷 找到人生目標,他們的法西斯傾向找到一個種族仇恨的集體對象 X=「中國人/ 國民黨/外省人」,被納入組織化、黨工化之「永恆運動體制」。 相對的,鄭 捷沒有找到他的人生目標與洩恨對象,因為沒有對象,所以其法西斯傾向展現 為「無差別殺人」!

  在這意義下,鄭捷的孤狼法西斯是宅男版的前現代七殺碑, 無厘頭的亂殺一通:天生萬物以養民,人無一物以報天,殺,殺,殺,殺,殺, 殺,殺!千萬不要小看鄭捷的孤狼法西斯與無厘頭七殺碑,人類歷史上的法西 斯浩劫就是無數個體戶之幽冥血奴匯合而成的血河派,乃有殺人盈野,血流成 河之南京大屠殺與奧斯維茲集中營。 真的太恐怖了,台灣怎麼會走到如此恐怖的境地?答案仍在鄂蘭的「無思 想性」。無論是鄭捷的孤狼法西斯,還是帆、廷的組織化法西斯,他們都是沒 有思想,被掏空的黃小鴨,是自由主義體系腐敗所產生的 X 變種人,可名之為 「空心人」! 空心人就是沒有心的人。被掏空的不只是思想,還有情感。孟子界定「心」 之功能同時是一種「思想」與「感受」:「心之官則思,思則得之,不思則不 得也。」「無惻隱之心,非人也。」心不只同時是思想與感受,而且還能走出 自我,去思想他人之思想,感受他人之感受: 「他人有心,予忖度之」「有不 忍人之心,斯有不忍人之政。」 心是情感,大腦是理性,借用現在的流行語彙,「空心人」就是「腦殘心 死」。他們都是沒有大腦,也沒有心的人,卻不乏小聰明,小機智之算計手段。 帆、廷佔領立法院,當然充滿機動奇襲之戰術權謀。鄭捷選擇龍山寺到江子翠 之最長行車間隔下手,以水果刀連殺死四人,皆一刀斃命,堪稱算計精準。但 無論如何機智聰明,他們仍是沒有大腦,沒有心的空心人,腦殘心死之行屍走 肉。 為什麼會產生此類行屍走肉之 X 變種人呢?韋伯有一個著名解答:現代資 本主義的理性化官僚體制最終只會產生一批「沒有理念精神的專家,沒有心的 享樂主義者」。亦如孟子說的:「有不忍人之心,斯有不忍人之政。」反之,一 個喪失「不忍人之心」的政權,當然是麻木不仁,無感無思之冷血系統,如台 語講的「沒血沒目屎」。 馬克思亦曾比喻資本如吸血鬼,專門壓搾吸血活勞動之剩餘價值。 韋伯所說的「沒有理念精神的專家」就是理性分工之科層官僚,今日稱之 為「技術官僚」。「沒有心的享樂主義者」就是私領域個人之自我感覺良好,今 日稱之為「宅男」。韋伯沒看到的是,沒有思想的技術官僚可以進化為鬥爭黨 工殭屍,沒有心的「自我感覺良好」可以進化為宅男幽冥血奴。今日台灣社會 有三類 X 變種人:

 馬政府之僵化官僚植物人綠營與太陽花之鬥爭黨工殭屍鄭捷之宅 男幽冥血奴

  正是資本主義社會的市場化與官僚化形成一個「沒有心,沒有大腦」的無 思無感系統,才會生產出行屍走肉之 X 變種人,突變進化為法西斯之殭屍吸血 鬼。有兩種殭屍吸血鬼:黨工殭屍是組織化的集團法西斯,宅男幽冥血奴是游 離落單的孤狼法西斯。 

  三類 X 變種人貌似差很大,其實都是同一個系統製造出來的空心人。所謂 「空心」就是「沒有料」,俗稱「空心大老倌」。官僚植物人,黨工殭屍,宅 男幽冥血奴都是「空心大老倌」。而正如艾略特的名詩〈空心人〉(The Hollow Men)所描寫的:「我們是空心人/我們是稻草人/靠成一堆/腦袋裡塞滿了稻草。 (非馬譯)掏空了再填充,掏空了思想與情感的「空心人」當然要成為「填充人」, 等著填塞各種垃圾資訊、陳腔濫調、浮淺混淆的觀念、虛矯錯亂的感覺。問題 是:為什麼宅男幽冥血奴之「空心人」要填充無差別之殺戮衝動?黨工殭屍之 「空心人」要填充部落主義血仇之種族屠殺衝動? 也許終極的解答須回到佛洛伊德的「死亡本能」與尼采的「永恆回歸」去 尋找,進行更深沉幽微的人性探索。 但在探索惡的終極原因之前,我們已然面對極端之惡。這世上有許多事並 沒有絕對的對錯善惡,如藍綠,統獨,反服貿,反核四,廢除死刑,都是可以 討論爭辯的相對性議題。但有些事是極端之惡,絕對之惡,如葡萄牙與西班牙 對中南美洲印地安人的種族屠殺,英國販賣黑奴與鴉片,德國納粹與日本軍國 主義發起二戰之法西斯暴行。台灣今日也正面對法西斯崛起的極端之惡,無論 是組織化法西斯或孤狼法西斯。輿論卻將反服貿,反核四,廢死之相對性議題 無限上綱化,製造虛假的善惡對立,藉此來掩飾逃避法西斯崛起的真正極端之 惡。這是一種避重就輕,本末倒置,捨本逐末的偏執強迫症,固著於某個微小 差異的瑣碎意念而不斷強迫重複,藉此來轉移掩飾其思想之怠惰與心態之卑劣, 還裝出一副「拿著雞毛當令箭」的廉價優越感。這一切皆反證台灣的學術界文 化界和政治界一樣,早已「腦殘心死」!

  幸好還有雨傘哥與勇伯挺身而出的無畏身影,他們是武俠小說一定要有的 人物情節:傳說中的宅男幽冥血奴突然現身江湖,修練成「血河車」所載流傳 海外的邪派不傳魔功:「無差別殺人」之喪心病狂刀法,在北捷江子翠揚刀立 威,喋血試刀,沿車連殺四人一刀斃命,傷二十餘人,乘客無不聞風喪膽,北 捷頓時成為驚慌逃殺,血流成河之「血河車」。幸有大隱於市之江湖奇俠,風 塵異人雨傘哥與勇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先有雨傘哥雖在慌亂中被劃傷手指,仍不畏魔刀嗜血鋒芒,挺身而出與血奴周旋對峙,挫其凶戾殺氣,並喚起 眾人排出雨傘陣阻擋抵禦血奴。繼有勇伯施展「空手入白刃」之獨門擒拿手, 一舉制伏血奴,結束這場腥風血雨之血河車浩劫。 勇伯與雨傘哥挺身而出的俠影義舉,見證了「人心不死」,在這個「腦殘 心死」的時代,格外振奮人心!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濟弱扶傾,鏟奸除惡,斬妖伏魔,是武俠小說永遠也寫不厭的故事原型,因為 現實的人間世總不乏邪魔妖孽之輩在荼毒生民,迫切需要勇伯與雨傘哥之風塵 俠隱來斬妖伏魔。 但大家心知肚明,像勇伯與雨傘哥這樣挺身而出,見義勇為,在今日體制 內是根本無法生存的。不要說是見義勇為,仗義執言,就是稍講幾句真心話、 實在話,都立刻會被圍剿打壓,誹謗恫嚇,口水淹死。這已不只是體制問題, 而是整體人心敗壞!

  勇伯與雨傘哥的出現,見證了台灣庶民百姓之間仍「人心不死」,保留了 最後一點人性與血性。問題是台灣的領導階層早已腦殘心死,沒血沒眼淚。曾 子說:「上失其道,民散久矣。」俗話講:「上梁不正下梁歪」,正是領導階 層自甘墮落的「腦殘心死」,使台灣的「民主化」變成一種「冥王星民主」 (pluto-democracy ),不僅敗壞體制,更敗壞台灣人民之人心素質。誰是冥王星? 就是各領域日益虛妄無道之領導階層:政客,官僚,財閥,學閥,神棍,土豪, 文痞……。「冥王星民主」推到極致就是逼出法西斯,生產出帆神,廷神,國 昌戰神這類黨工殭屍之政治鬥爭機器之小小冥王星。鄭捷之宅男幽冥血奴則是 環繞小小冥王星之更渺小衛星,脫軌游離之衛星殺人武器…… 所以我們不僅需要庶民百姓之勇伯與雨傘哥,更迫切需要各領域之領導精 英階層也出現勇伯與雨傘哥。領導精英階層之勇伯與雨傘哥就是像岳飛,于謙 這樣力挽狂瀾的國之棟樑!今日的藍綠政客皆秦檜、魏忠賢之輩,而台灣人民 的錯亂,就是既厭惡秦檜、魏忠賢之敗壞社稷,誤國誤民,可是一旦有岳飛、于謙挺身而出,力挽狂瀾,台灣人民卻又自動向秦檜,魏忠賢之奸相閹黨靠攏, 跟著一起打壓殘害岳飛、于謙,台灣焉能不亡國?

  國之將亡,必有妖孽!黨工殭屍與宅男幽冥血奴的出現正是台灣「腦殘心 死」的亡國徵兆。但勇伯與雨傘哥的俠影義舉仍散發出「人心不死」的一點希 望之光。正如臥龍生的武俠小說常描寫的:眼見天下大勢,妖氛四起,群魔亂 舞,武林高人俠客當挺身而出,號召江湖志士,共同聯手,斬妖伏魔,以解救 蒼生,澄清天下。 北捷喋血中,雨傘哥率先挺身而出,與鄭捷對峙,促發其他乘客聯手結成 雨傘陣抵禦鄭捷,展現了「登高一呼,結合群眾,共抗邪惡」之團結抗惡模式。 唯有集結動員群眾力量,才能對抗遏止法西斯的極端之惡擴大蔓延。但群眾的 集結動員,需有岳飛、于謙的登高一呼,號召領導! 台灣需要發起一場反法西斯的全民自強運動!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