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20051207教育論壇:18%的階級分析
2008/07/25 09:50
瀏覽737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從陳總統提出所謂18%改革,尤其自此一議題成為選戰焦點開始,全國教師會即背負了極大的壓力,不僅會員、未入會的教師、已退休的同仁、公部門的其他受僱者、甚至是不同政黨與各工會社團,各界對全教會有著不同程度的壓力與期待,在選舉結束之際,探討教師組織如何回應來自各方不同的期待與挑戰,應有助於會務幹部與會員教師重新思考組織發展與定位。

「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1925121,毛澤東為反對當時中共黨內存在的左傾與右傾兩股機會主義,曾經發表著名的〈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一文,從當時中國社會各階級的經濟地位及其對革命的態度,進行了深入的分析,制訂了「工農同盟」的革命戰略指導,一般認為,毛正確的戰略設定,使得原本弱勢的中共,可以在不適合共產主義生存的中國生存(馬克思以為共產革命必發生於高度資本主義社會,而當時的中國是落後的農業社會),並逐漸發展壯大進而取得政權。

相同地,雖然,有許多教師同仁對於政府藉18%問題攻擊教師感到不滿,但教師組織面對18%變革時,仍應深刻考察主客觀環境,提出符合多數會員與其他受僱者期待的主張,切忌躁動盲從或坐以待斃。以此而論,正視全案的總體社會關係,就顯得格外重要了,簡單說來,關於18%變革一案,全國教師會的矛盾與壓力主要來自以下幾個面向:

一、外部矛盾:身為教師,儘管我們無法接受政府對18%問題的操弄,不過,吾人實應務實地看到,由於此一議題既是教師權益也是總體社會福利問題,因而確實在結構上存在著軍公教與非軍公教的矛盾。基本上,對一般缺乏工會概念的非軍公教人員而言,大抵將軍公教退撫制度與軍教免納薪資所得稅一樣,視為是圖利此等人員的不當政策,應朝削減的方向修正,而多數輿論似乎也持類似看法,甚至有部分團體每每以階級鬥爭方式要求改革。因此,對教師組織來說,面對軍公教退撫制度,先天上即處於不利局面,易陷入結構劣勢,也正因為如此,無論教師組織的主張為何,均不應忽視這樣的結構矛盾。

二、內部矛盾:或許是政府的刻意誤導已然奏效,社會各界其實有不少人相信,所有的軍公教人員都是18%優存的受益者,然而,正如我們再三澄清的一樣,公部門員工自退撫新制實施後的年資即不再享有優存保障,不同世代的教師受18%變革的影響程度並不一致,以公校教師為例,超過半數根本就無任何18%優惠,亦即是說,對一個會員數近十萬、成員又涵蓋老、中、青三代的教師組織而言,18%問題確實存有內部矛盾。如進一步分析,就總體退撫制度而言,已退休、屆退、新進教師對退撫制度的期待恐怕也不甚相同。教師組織不僅不應迴避這樣的內部矛盾,所提出的主張亦應顧及跨世代的共同利益。

三、政黨因素:自從二千年總統大選以來,台灣的政治版圖即已明確形成藍綠對抗的基本格局,全國教師會十萬會員的政治立場基本上亦難脫這樣的態勢。雖然全教會相關決策之形成過程,總以組織利益與教育主體性做最大考量,不過,有關18%優存一案的社會氣氛,相當程度確已演變為藍綠對抗,全教會相關主張均牽動會員敏感的政治神經。舉例來說,同樣一則文稿,偏綠會員解讀為過度強硬,並抗議組織淪為「泛藍打手」;偏藍會員卻認為回應不痛不癢,要求全教會發動強烈抗議,全教會相關行動受制於會員分歧的政治認同極為明顯。

四、選舉因素:眾所周知,陳總統之所以選擇在選前二個月提出此一議題,本身就有高度的選舉考量。而18%也確實成為此次選舉藍綠攻擊對手的利器,執政黨企圖以此拉攏工農選票不消多說,在野黨不也反守為攻以此攻擊執政黨治國無方?在18%問題成為選戰焦點之際,全教會對此的相關主張勢必動見觀瞻,例如:有關是否應在選前發動抗議,以及各縣市教師會是否應於選舉時表態等問題,在組織內部即有完全不同的主張,甚至於為避免反過來再被特定政黨所操作,連調性已屬溫和的澄清廣告之刊登,亦刻意選在選前一天見報,足見選舉因素確實影響全教會對18%問題的因應。

考量以上變數,面對18%問題,全國教師會的相關作為,大抵不出選前對外澄清、對內教育,選後發抗議行動坐並提出具體主張的策略。雖然,還是有不少會員無法接受這樣的策略,不過,筆者以為,思考上述主客觀因素之後,全教會的戰略思考其實有其道理。更何況,早在陳總統《國慶談話》前,全教會理事長以降的主要幹部,對18%一案之可能發展,早已做過深入的沙盤推演,(詳參全國教師會,〈軍公教退休金所得替代率因應過程〉)而檢視全教會相關訴求與行動,亦均於臨時會員代表大會中獲得確認與授權。

基此,個人可以理解並支持全國教師會對18%問題的相關作為,惟觀察教師組織在此一問題的攻防過程,仍需表達意見如下:

一、反對右傾機會主義:必須承認,縱然全教會自成立以來,即在藍綠對抗的格局中維持高度的主體性,不過,或由於工會先天與政府處於對抗之態勢,全教會的在野性格極為明顯。加上此次18%問題又由執政黨所提出,不少教師同仁與組織幹部,因此強力主張應積極參與此次選舉,盡一切能力使執政黨敗選,此舉消極而言可解教師被巫化的怨氣,積極來說更可展現組織實力,避免教師動輒成為政黨換取政治利益的工具。

基本上,筆者並不反對展現組織實力,不過,如果組織運作的過程將加深「教師組織=支持藍軍」的刻板印象,則不僅傷害組織主體性,亦不見得有利於教師權益之維護。如前所述,18%問題確實存有外部矛盾,民進黨如果可以為縣市長選舉操作18%,那我們又有什麼理由相信,亟欲於2008年贏回執政權的國民黨將力挺教師到底?更何況,只要對退撫稍有瞭解者,萬無法同意退撫「一切不變」有利於教師的論調。竊以為,不從團結會員、教育會員做起,卻將組織利益寄託於對特定政黨的幻想,可以稱之為右傾機會主義,這種機會主義既然不利教師組織的發展,當然必須加以反對。

那麼,教師組織該用何種立場面對此一問題呢?筆者認為,首應認清:誰是朋友?誰是敵人?18%一案來說,表面上看,在野的泛藍好像是教師的朋友,發動本案的民進黨則是教師的敵人,實際上,不分藍綠,只要是資產階級政黨都該是我們的敵人,相反地,在退休制度上,看似與教師存有矛盾關係的工農階級與其他受僱者才是我們的朋友。教師如果不能有效地向廣大的工農群眾說明職業年金與基礎年金的差別,並協助勞工爭取更為合理的退休制度,那在結構上教師永遠只能是存有相對剝奪感的勞工的假想敵,永遠只能成為藍綠統治集團的鬥爭工具,只能為維護權益仰政黨鼻息。

二、反對左傾盲動主義:誠如前述,由於各種內外因素的牽制,迫使全教會在選前採取「對外澄清、對內教育」的策略,這樣看似消極的策略,當然遭致許多批評,分析這些批評,除了來自「恨鐵不成鋼」的會員群眾外,也來自部分「主戰」的組織幹部。

不少幹部主張全教會應效法政府的作法,只需發放有助於挑動會員情緒的文宣,而不必將所有資訊告知會員,例如,以民粹方式鼓動會員參與即將於民國941210日的抗議行動等。問題是,教師組織究竟為何而戰?為誰而戰?誠如吾人再三強調的,18%只是公部門退撫的冰山一角,不同世代的會員對退撫的期待利益亦不一致,甚至如果不設法協助私部門受僱者爭取退休權益,以拉近公私部門間的退休給予落差,不論此次18%優存如何變動或不動,公部門退撫問題早晚還是會成為下一波鬥爭的標的,無視組織內外矛盾,亦不見教育會員的實際作為,甚至誤以為民氣可用而以民粹的方式動員會員,正是典型的左傾盲動主義,除了宣洩會員不滿情緒外,並無助於組織發展。

關於本案,筆者向來以為,忽視或迴避矛盾,不可能有真正的團結,幹部如存有「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想法,將是組織最大的敵人。事實上,教師組織在處理退撫問題時,有時候之所以顯得進退為難,有很大原因是多數會員對於退撫沿革與困境並無正確認識,雖然會員迄今無法正確看待總體退撫問題的責任,應由之前歷屆組織幹部承擔,惟其後果此刻正由現在的組織幹部概括承受中。進一步言,假若現在為方便動員會員,而未以全面資訊教育會員,甚至是以爭取一切不變為主訴求來討好會員,十年後,待退撫基金發生收支不足甚至是虧空破產之時,所有組織幹部仍將難逃其歷史責任。

三、反對投降主義:相較於前兩種機會主義,亦有少數會員主張,18%優存的社會正當性基礎薄弱,眼看既然擋不住18%變革,教師組織何必甘冒不諱傷害形象?無論此種想法的動機為何,顯然就是一種失敗主義,進一步說,持此種論調者似乎也沒有真正理解全教會的主張。事實上,教師組織反對的是當局藉改革之名行鬥爭之實的陰謀,從未反對理性改革,例如:退撫從國家恩給改成相對提撥、取消福利互助金、基金提撥率從8%逐年提高至12%,幾時看到教師反對?

雖然機會主義、冒險主義與投降主義的主張互不一致,然而,從以上分析可以知道,過猶不及顯然都於組織發展不利,這是教師組織進行18%攻防時務必特別注意的。

四、反對假工會主義:無論是否為會員,多數本案的利害關係人,大多期待全國教師會成為一個強而有力的壓力團體,以替他們爭取權益。而一個頗堪玩味的現象是,許多向來不甚關心組織或是反對教師組織工會的會員,此刻卻義正辭嚴地要求全教會應展現實力,甚至還有非會員或是根本就反對教師會者,也慷慨激昂地要求教師會要強硬起來對抗政府。

基本上,一方面要求組織強硬起來,一方面卻又不支持組織工會,明顯已經是互相矛盾的主張,可以說是貌似進步實則反動的假工會主義者。筆者以為,只會要求組織強硬起來,卻全然不願面對教師作為一個受僱者的階級位置,絕不能算是真正的自覺,這樣的想法恰恰是教師組織朝工會挺進的絆腳石,全教會實應充分利用此次18%的攻防,乘勢向會員宣傳教育。

五、支持組織再造:自民國91年以來,全國教師會接連面臨幾個攸關教師權益的議題,從課稅協商到18%變革均是典型的例子。會員參加組織的主要目的,當然是希望透過集體力量以保障個人權益,問題是,在面對權益問題時,全國教師會一方面背負身為工會組織的十字架,一方面卻又無法如同正常工會一樣擁有完整的勞動三權,也就難免要左支右絀了。淺見以為,此次18%變革對教師最大的意義,就在於迫使教師重新思考早在民國91928遊行即提出的教師工會議題,如果到了今天,教師仍然無法認同教師工會,那教師會的前景也已然可以預期。

再者,三級教師組織普遍偏低的會費,似乎也到了必須調整的時候了。相較於其他工會與公會,全教會年費二百元的例子恐怕絕無僅有,平心而論,一個年度預算未超過二千萬,卻有十萬會員必須服務的組織,力有未逮也是必然。以此次因應18%變革為例,全教會光選前一天在四大報的平面廣告,花費即達百萬之譜,所有認為全教會應該拿出積極作為的會員,難道不該支持調高會費?至於該調到多少,筆者以為,衡量教師薪資水準與一般工會收費標準,月繳新台幣二百元應屬適當(即年費2400元),其中縣市教師會與全教會分別收繳一千元,另四百元則留學校教師會運用。

六、支持會員教育:雖然取消免稅與18%變革均為攸關教師權益的大案,不過,後者影響的層面則有過之。然而,正如前面所言,自全國教師會成立以來,對於退撫制度面臨的危機與挑戰,相對來說確實較少向會員進行廣泛且深入的教育,其直接影響是,部分會員無法跟上組織的腳步,甚至不認同組織的主張。以此觀之,自18%問題開打以來,全教會的相關會訊、文宣、聲明、研習課程,只能算是組織對歷年來相對不重視此議題的課程補修,選舉過後,更應全面進行會員教育,組織不提供正確資訊給會員,會員就無從做出正確判斷,因此教育應以達成讓會員基本認識公部門退撫制度沿革,以及退撫基金財務現況與未來展望,並促成新舊世代會員之團結為主要目標。

七、支持抗議行動:為凝聚共識確立組織基調,全國教師會已於民國941120日召開「第四屆第二次臨時會員代表大會」,做成「退休待遇可以調整,但必須循法定程序兼顧程序正義」、「政府如不在941130日前做出善意回應,本會將隨時進行沒有強度上限的抗爭」的決議,並成立「教師退休制度調整因應小組」通盤因應,經過多次會議討論,現已確認將於民國941210日發動「反鬥爭、要均富-1210行動」。其實,早在18%一案初起,就有退休教師串連發起成立「全國退休教師聯盟」,並曾決定於選前發動遊行抗爭,隨後旋即擔心成為政黨操作工具而延至選後,如今選舉已不再是變數,為維護教師尊嚴,所有同仁均應響應全教會1210抗議行動才是。

 

八、支持國民年金:政府之所以可以操弄18%的主要原因在於,台灣沒有國民年金的建制,加上公、私部門退撫制度差距過大。全國教師會深切知道,唯有與受僱者站在一起,共同爭取向上提昇,才有可能根本化解組織的戰略劣勢。準此,全教會除將「公部門優存改革完成之日,即為國民基礎年金實施之時」納入「1210行動」主訴求外,亦決定從捐款中,「提撥十分之一款項專案研究包含勞退基金與國民年金之研究,或是支持和這兩個議題相關的團體與行動。」個人十分支持全教會上述的主張,並期待全教會持續與各工會友會一起努力,改善台灣的勞動人權,建立具體可行的社會安全及福利制度。(20051207台灣立報教育論壇)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