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關山百里
2011/06/19 11:58
瀏覽487
迴響0
推薦5
引用0

     文字這東西,沒寫的動力,久了人就發懶?的確,距上回發文的時間,約莫有二個月以上的墜落。我不若其他的跑友及文友的骨力,用著最最大的火焰般熱情,筆耕著網路世界與不知其所在的朋友,分享其鹹酸苦辣的生活經驗。所以,愛PO文的朋友,您們是值得用大敬禮來向各位致敬!

     大約三個星期前,吾不知死活的去台東關山南橫,赴跑走百公里的超級馬拉松。一如往常,根本沒啥人看好本山人可平安的抵達終點:不要講周遭朋友的狐疑目光,連我家己也不怎麼相信家己。於是乎,我就成為網路報名的釣餌──人人用著不認輸的精神,皆曰這傢伙都敢嚐試,咱們這些勇腳,那能缺席?就這樣,剎那間,報名人數節節高升,呃,原來我是勇氣的催化劑,莫傷心,功用還是不錯!

  火車經過迸孔,蛇拖行似地在東台灣關山靠泊。但是,心肝頭內佇足著驚駭,明早百公里的早餐 〈鳴槍起跑〉,就是男兒決決心的開始:我是呷飽換餓?沒載誌跑到這兒受拖磨?台北的肺臟物移至台東,有說不出的堵塞,大氣喘未離,火車與我背道而馳的駛至旅人的夢,左側首的風景,一幕幕的回頭飆速,彷彿向我土北客再會:待何時方能再相會?答案:乃是十四小時三十六分後。支撐著要爆裂的肉體,跛行的怕跑不完會了錢加上怨嗟的心的我。

        跑馬很少有未經鍛鍊及征戰,就可跑的無痛無傷者。跑42.195公里的標馬,能全身又自在而退的我,迎向南橫山路上上下下起起伏伏的凌遲,就像落入敵人之手的諜報員,屈打也不能成招,他陰險皮笑肉不笑的問我:快點兒投降就可坐著工作人員愛心機車,返抵終點接受月半圓的歡呼鼓掌及矛盾的安慰......。天人交戰是過程,咬著齒岸,全身肌肉僵硬沒彈性,腳掌與小腿的交接處,則是疼痛的要飆國罵,這致命的艱苦,事後方知是平常沒訓練的部位,正格是愛到才知影痛翻版的跑過才知影痛的縮影。

        拿到了完賽名次及大浴巾獎牌,肉體就沒得參詳的敲纙打鼓。於是,偽裝自己像是比賽前,經過十四小時三十六分拿了關山便當,打開夾了白煮肉咬了一口,就虛脫的再也下不了箸......。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個人創作
上一則: 你怎麼不早說?
下一則: 三峽半日遊?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