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大難見真情──921七周年有感》三之二
2006/10/19 02:36
瀏覽7,062
迴響12
推薦116
引用0

記得嗎?在 921 大地震中,處處見溫情。那也不過是七年前我們腳下的事。

大難中人間真情油然而生,那是我一直感動難忘,也以台灣人真摯的情為榮,在大難中我看到人們發揮人溺己溺的精神,凡有生命第一優先,凡有愛無盡無由輸出;連我的採訪任務,也是在當地人士熱心下協助完成。大難中,人性的真假善惡其實都可顯現,我看到的、想說的是那彰顯在這土地的美麗。

從台北一路急如星火趕抵草屯, 921 清晨的災區瞥見一臉臉驚恐的神情,通往埔里的道路幾乎都斷絕了,車籠埔斷層南北縱虐過草屯市區,弓起一道數公尺高綿延的地層破裂,把柏油馬路及周邊建築物,像餅乾一般隨意折斷彎曲,橫阻前路的斷層像被玩過丟棄的拼圖,那原本圓滿的畫面,一下子被無情拆解丟棄一旁,而這都是人們身家財產。斷層附近的災民,應該是感受大震最烈的一群,凌晨震後他們不敢再進屋裡,一夜就露睡在大馬路上,驚恐度過一陣陣餘震襲來。二百多公里外的我,在大震發生當時感受的震撼,一定遠不如這斷層旁的居民。

我知道這裡還不是最嚴重的受災區,我還要深入埔里、國姓和魚池,那最靠近震央的地方。但路斷了,看著南投鄉親從斷層處越過橫阻,汽車看來已是不可能的事,當下決定捨汽車找機車,大家行色匆匆在大難的天明時刻,心都還沒靜下來,家人平安否?親人安在?街坊鄰居呢?

我只好站在斷層處隨意找車,找一輛可以橫過險阻的機車,也知道這很難,災難中大家自顧已不暇,怎有人可以幫忙!但還是找到當地的林姓青年,只因他騎著一輛野狼 125 剛好路過面前,我攔下他說:「我要急著進埔里,你的機車進得去嗎?」他說:「聽說裡面很慘,大家都往外跑,你進去幹什麼?」我說:「我是台北下來的記者,我必須進去!」那青年不說二話:「上來吧!我帶你進去!」交代了採訪車駕駛小闕,在這裡候著等我,天黑之前我會想辦法回到這裡,要他試著跟報社連絡﹝當時通訊全斷,市話及手機均無訊息﹞,告訴報社我已深入重災區,其他等我出來發稿再說。

我只帶著相機,其他沖片設備及電腦都留在草屯,我想草屯已是這樣嚴重,想來再深入不可能發得了稿子,輕裝可以讓我更方便進出。

上路後,我詢問他家裡狀況,也問他在大難中為什麼願意幫我,他說:「大地震南投受災很嚴重,需要你們把消息傳出去,幫你的忙就是幫大家的忙 …….. 」

往埔里的路上柔腸寸斷,處處路阻橋折,遇地層破裂地方,兩人又拉又推又抬著機車越過,一路也得閃開掉落馬路中間的落石,還得注意山坡隨時會在滑落的危石,因為我根本沒戴安全帽;許多橋樑挫開異位,橋板或橋縫出現高低差,路過的人撿來石塊、木條墊高,方便自己也方便別人,有人也幫忙推開馬路中間大落石,幾顆超過噸級的大石頭,也都在眾人合力幫忙下一一推到路旁,一路上看到好多人在清除路障排險阻,沒有多餘的對話,大家只默默盡一己力量。

每見邊坡石頭嘩啦啦掉下,就知道又是一次餘震發生。心不是無所惦念,想到夜裡還在餘震中就出門,自身工作與任務得需隨時拋妻離子,老母幼子也得習慣這樣恐懼災難時家中沒有男人,而此時電話不通也不知彼此狀況。這些年來每遇颱風、大水,任何人家裡男人,莫不趕回家中陪伴家人,我卻剛好是相反,深知這工作不走入風雨,也就沒有最貼近真實的感覺,不走入危險也就沒有臨場畫面,所以風雨夜往往是我出門工作時刻。這大震也是一樣,工作使命使然,總義無勇顧直闖最危險的地方,因為,災難深處更是需要被報導被協助的地方。

進入埔里後,眼前好似剛被轟炸過後,整排的公寓被推倒,左邊倒屋裡有兩人受困,右邊廢墟裡有一家人被埋,轉角處也有人被掩,真是處處有難。雜木亂磚中看見幾個人鑽進挖開小洞,一個磚頭一個磚頭搬著傳遞出來,我也匍匐爬進去一探,才知道有一母子被埋在裡面,鄰居正冒險徒手挖掘救難,缺少人手與重機具,熱心的鄰居成為目前生還希望。才說幾句話,也跟被埋者對話幾句,突來一次餘震,細碎泥塊滴滴答答灑在身上,我急忙匍匐倒退出來,稍不慎自己也可能被埋。那天的埔里直覺地是浮的,地層板塊好像是懸在地球半空,站著不動時都可以感覺腳下的地面一直是左右搖晃,彷彿是站在牛皮糖上一般。

921 清晨的埔里是有些慌亂,跟外界完全失聯,當鎮民得知我是從台北下來,好奇問怎能進得來?直問外界知不知道這裡發生大地震?地震後,災民摸黑開始自救,警察局倒了,消防隊好多救護車也被壓壞,到天亮時警方的無線電也沒電了,根本無法與外界取得聯繫,外援沒到,災民只好徒手救助街坊。大家扳開一磚一瓦,和死神比賽速度,不顧危險投入搶救親人與鄰人;想到台北東星大樓夜半災難發生後沒幾分鐘,數百名救難人就抵達展開救援,但六個小時後的埔里,災民還是得自力救濟,城鄉差距在斗小台灣還是明顯存在。

看著災民徒手挖出自己的親人,痛哭流涕抬著親人遺體出來,那畫面看了令人心酸,按下快門的那刻也忍不住心裡悸動,儘管工作歷程中已見過太多這樣生死離別,但 921 清晨所見畫面還是讓人震撼與悲痛。也看到大家捲起衣袖幫忙的真情,在大難中展現無遺。

約莫早上九點多,埔里上空突然嘎嘎作響,數架海鷗直昇機飛臨上空,我追往著直昇機降落的埔里高中操場趕,原來是當時任副總統的連戰坐著直昇機來災區巡視,災民以為救護直昇機來搭救病患;也受災的埔里基督教醫院許多無法處理的重傷災民,許多人熱心用小汽車貨車、拖板三輪車載著病患,紛紛載往直昇機停放的操場,剛開始他們是有些失望,原來只是大官出巡。

但連戰得知還有一大堆重傷病患必須外送急救,二話不說馬上要海鷗直昇機臨時拆掉座位,開始起飛運送病患到台中榮總,一架架起飛,一架架又飛回來接駁,連戰與隨身侍從就坐在埔里高中操場旁等待,原本巡視的機隊也臨時加入救災行列,連戰當時給人的感覺很親民,他就坐在操場邊兩小時,看著數十名重傷者一一完全外送後,他才搭著海鷗離開。這些都是大難中的小插曲,也都是大難中人人可以的真情,副總統連戰也做到了, 921 那天早上的埔里我都看到了!

﹝文未完,敬請待續﹞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與心談心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2) :
12樓. 華梵小護士
2007/05/18 10:01
身如其境

看到您的照片,小護士的記憶全又回來了,還記得當年我仍在台中仁愛醫院服務,前一晚自己獨自在租屋處被震了一個晚上,與家人、朋友的聯絡全斷了,隔天一早還不知外面那麼慘重,迷迷糊糊到醫院上班,一到醫院才知道連醫院結構都嚴重受損,卻還是需要擔起救人的重任,全院的人都集中到急診室幫忙,後來我被分派到外面救援,外面的房子就像是骨牌效應一樣,一棟接一棟的連倒,我們隨著救護車去救人,好不容易在一棟大樓的地下室救出了一位婦女,其實已經沒任何生命徵象,但我們還是救,救護車司機問我們要送到大禮堂(臨時太平間)還是要回醫院,我們覺得應該是沒希望了,但在旁的先生苦苦哀求我們,可不可以再到醫院救救看?醫師和我對看了一秒,實在不忍心拒絕,決定將婦人送回醫院,但終究還是敵不過老天爺的招喚,接著在急診室又看到一輛輛救護車送來一個一個幼兒,每一個來的小朋友都已發黑,實在無法形容當時無奈的心情,然而一邊救人,一邊還心繫著住在埔里的雙親,一直到第二天我才與哥哥、姊姊拔山涉水的回家看父母是否安好,家已半倒不能住人,趕緊幫父母去搶了一些物資,沒帳篷沒水沒電,全鎮就像是廢墟一片,到處塵土飛揚……

11樓.
2006/11/01 15:32
記憶猶新
用照片說故事,更是記憶猶新。
10樓. ANY愛妮
2006/10/24 14:52
921

雖已事過境遷那麼久

看到照片仍膽戰心驚


ANY 你可以延伸為 Anything, Anywhere, Anyone, Anybody, Anyway......
9樓. zero
2006/10/24 01:21
感染力

或許因為經歷過,與災民間的互動,建立了友誼,

感受到大家的傷心與無助,

雖然事情已經過了七年,但,心呢?

不知道大家是否受到安置,心好了嗎?

不怕了嗎?

看完您的文與照片,心又被震了一下...震央在記憶中...

8樓. 曉竹
2006/10/20 08:58
有你真好...

照片紀錄歷史

歷史寫下事跡

然你是那'雙推手

紀律歷史的雙眼

感謝你~~

7樓. Shiao Amy
2006/10/19 22:07
佩服你

謝謝你這麼"帶種",

對狀況不明又危險的地方,

置生死於度外,全力以赴的去重災區,執行你的任務.

你是一位受大家敬佩的記者!

願你平安喜樂,任務順利!


♥ 幸 福 閒 妻 ♥♥ 祝 大 家 幸 福

6樓.
2006/10/19 18:29
難中有情

在最大的悲傷中,沒有防衛,只有脆弱相見, 心得以互相疼惜,但是卻在災難中度過。想到昨天看一影片「盧安達飯店」,看見胡圖人與突西人之間種族衝突,胡圖人屠殺近百萬人,突西人反抗被稱為叛軍,掌權者只為私利,那種仇恨令人驚懼,因為我想到有些自稱台灣國的子民與掌權者,視其他為異類或稱中國豬,有朝一日會否追殺異己?另一種悲哀自心中升起。

同在島上生活的同胞,如何可以更有美好的未來?

5樓. B
2006/10/19 16:08
佩服敬愛您!
有您的堅毅工作精神,臺灣人的真情義才更易深見光茫....

報導這樣的互助感人事件,比政治謬論醜事...
來得有正面意義,也更能團結凝聚臺灣人的向心力!
旅人世界 & B's 心眼 -
遊賞世間美的人、事、物...究境一探,是否真的"物以類聚"?
4樓. 未央歌
2006/10/19 14:54
。。。。
雖然七年了,可是現在再看到這些照片,還是讓人很悸動,無法言語!
3樓. 左思安
2006/10/19 12:53
可貴的人性

為什麼災難中互助互愛的可貴人性會失落在政治的紛爭中?

看了您這一篇文章,領會連戰先生的溫厚救人義舉。真的很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