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痛感與信仰
2024/05/27 23:20
瀏覽386
迴響0
推薦15
引用0

 

一、

「差不多該走了。」

舜子是這麼跟老痞說的,這句話是舜子留給老痞的最後一句話。

說是最後一句,倒不是說舜子死了,並且在老痞心中,舜子永遠不會死,就像一個人身上最糟糕的習慣,再怎麼努力也擺脫不掉。

老痞看著舜子轉身離去的背影,內心五味雜陳。舜子這句話說得雲淡風輕,卻讓他感到一陣心痛。他們相識多年,早已把對方當成了家人,如今居然要分道揚鑣,實在令人難以接受。

老痞不禁反問自己,到底是什麼原因,使舜子下定決心要離開?是不是他們之間出現了無法彌合的裂痕?亦或是舜子只是單純地厭倦了現狀,渴望尋求新的人生歷練?

無論如何,老痞深知舜子已下定決心,別無他途。他們這一代人,早已對生活失去了熱情,對未來也缺乏幻想。繁衍後代的念頭,在他們心中顯得如此渺小而無力。

生活對他們而言,只剩下赤裸裸的現實,缺少遐想的色彩。人們在業已厭倦的生活軌跡上止步不前,甚至開始反過來準備離別的行當。社會上的少子化困境,正是這種提早準備好的離別心理的寫照。

有時候,做出離別的決定,並不需要實際採取行動,僅僅是心理預設就足以讓一切自然發生。就像一段將要結束的感情,雙方都有預感卻無法阻止那一刻的到來。人們對生活的熱忱逐漸消失,就像一盞燭火在燃盡之前,已經先行熄滅了光芒。

舜子的離去,無疑給老痞心靈上帶來了巨大的創傷。有那麼一度,舜子的存在彷彿完全取代了老痞心中對上帝的信仰。舜子成了他生命的中心,是他全部的希望和依歸。

如今,隨著舜子的背影漸行漸遠,老痞內心深處被遺棄的痛苦油然而生。他曾經是那樣虔誠地信奉上帝,把一切美好和解答都托付給神的旨意。然而舜子的出現,令他放下了信仰的斗篷,把所有的精神寄託都投放在了這個人身上。

舜子就是他的光明,他的引路人,帶領著他穿越黑暗、走向未來。而現在,隨著這個人的離去,老痞再次陷入了迷惘,找不到生命的方向。

沉睡已久的信仰之火,在此刻復燃了。老痞開始渴望重新尋求上帝的指引,希望從神那裡得到答案。可是,內心深處又有一個聲音在質問:難道不是你自己先背離了上帝,把一切都押注在了舜子身上嗎?

於是,一場激烈的心理角力在老痞內心展開了。一方面,他渴望重拾信仰,從上帝那裡尋求慰藉;另一方面,他又為自己當初的決定而感到內疚,認為是自己對上帝失去了信心。

這種心理掙扎,就像兩股強大的力量在他內心拉鋸。老痞感到前所未有的矛盾和痛苦,他在信仰和現實之間游移,在過去和未來之間徘徊,不知所措。

 

二、

重新踏入教會,老痞的心情前所未有的複雜。他虔誠地跪下,重新翻開久違的聖經,卻發現自己腦海中浮現的,並非上帝的聖容,而是舜子那張清晰的面孔。

老痞深知,這場考驗的核心,正是上帝想以舜子的離去,來檢視他對信仰的堅貞與否。他開始反覆思索,上帝為什麼要這樣做?透過親密友人的離開,來考驗他對上帝的忠誠,究竟想要給予他何種啟示?

一方面,舜子的離開確實令老痞重新懷疑起自己對上帝信仰的虔誠。他曾經把全部的精神寄託都放在了舜子身上,視他為人生的唯一支柱,這難道不就是一種隱形的背叛了嗎?上帝或許就是要藉此,提醒他信仰的核心。

另一方面,老痞又在反思,舜子何嘗不是上帝賜予他的禮物?他們之間的友誼,不正是上帝用以考驗他對「愛」的理解嗎?如今舜子離去,是讓他領悟「愛」的真諦,並非佔有,而是尊重對方的自由意志。

於是老痞開始懷疑,也許這場考驗的答案,並不在於把舜子從心中拋開,而是要讓他接納這份離別,並從中找到更高層次的愛的體現。舜子的離開,正是上帝賜予他重新認識「愛」的機會。

他開始意識到,或許上帝就是想讓他明白,愛不是佔有,而是付出和包容;不是執著,而是欣然接受分離;不是獨自品味,而是將這種體驗升華為對生命的敬畏。

人的一生,離別是難以迴避的課題,唯有把握其中的考驗與啟示,方能突破生命的重重關卡,走向更高層次的存在境界。

老痞的思緒開始游移到尼采和齊克果的哲理之中。尼采對上帝的否定和齊克果對宗教的質疑,都在老痞心中激起了共鳴。

他不禁開始對上帝產生了某種不滿和質疑。上帝為什麼要以如此殘酷的方式考驗他?剝奪了他最珍視的友誼,只為了檢視他對信仰的堅定?這豈不是一種囂張且自私的做法嗎?

老痞開始同情尼采對上帝的頹喪和憎恨。是的,一個如此專橫、自私又荒誕的神,又有什麼資格被世人景仰和崇拜呢?齊克果對宗教制度的質疑,似乎也在老痞心中激起了迴響。

可是,當他的思緒轉移到舜子身上時,老痞又感到前所未有的矛盾。舜子對他而言,曾經就是生命中的一切意義和支柱,失去了舜子,他的內心是那樣空虛而絕望。

儘管他現在對上帝的不滿已臻極點,但舜子離開的那一幕,舜子臨別時掛在嘴角的淡淡一笑,仍然歷歷在目,讓他的心揪成了一團。

老痞開始渴望能再次看到舜子,再次聽到他的聲音,哪怕只是一面之緣。他是如此思戀這段友誼,思戀曾經與舜子相處的美好時光,以至於一度忘卻了對上帝的質疑與不滿。

在他的內心深處,彷彿有兩股力量在激烈拉扯著。一方面是對上帝的失望和憎惡,另一方面則是對舜子的眷戀和依戀。這種矛盾的情感在他的內心肆虐,讓他一度喪失了理智和方向。

老痞在這種撕裂般的掙扎中,越來越迷茫和痛苦,他開始質疑自己的一切,不知所措......

 

三、

在那個黑暗絕望的低谷時期,一個意外的相遇徹底改變了老痞的人生軌跡。

那天,他像往常一樣步履蕭條地下班回家,心裡滿是對人生的質疑與對上帝的控訴。就在經過一個轉角超市門口時,一隻小小的生命出現在他的視線中。

那是一隻瘦小的流浪貓,蜷縮在電線杆下,孤獨無助的樣子撓動了老痞的心。它似乎受了傷,正用無辜的眼神向路人求助。

老痞的心頭一熱,竟然忘記了剛才的陰鬱,迅速上前將它小心地捧了起來。這隻小生命彷彿是上天給予他的一份饋贈,照亮了他黑暗的內心。

老痞把這隻可憐的小貓帶回了家,細心地為它療傷餵食。他給這個新朋友起了個有趣的名字:「大禹」。儘管這隻小貓無法治理洪水,卻溫暖了他干涸已久的心田。

老痞開始專注地照顧大禹,而大禹也用它天真爛漫的個性,慢慢治癒了老痞受創的靈魂。老痞第一次體會到,原來只要付出一點點真心,就能收穫如此純粹的快樂。

在與大禹的相處中,老痞重新感受到了生命中最簡單而寶貴的情感——愛。這種愛不需任何回報,不帶任何條件,就是單純地給予和關懷。

老痞漸漸意識到,過去他把愛寄託在了舜子身上,導致對方離去後自己陷入了空虙。但通過照顧大禹,他終於理解了,愛不該成為佔有,而是要學會不求回報地付出。

於是,曾經糾纏他多時的「為何舜子會離去」的困惑,也慢慢從心頭淡去了。那已不再是個重要的問題,因為老痞找到了愛的全新體會。

有了大禹這個小小生命的陪伴,老痞的生活重新注入了陽光和希望,黑暗的迷惘也終於痊癒了。

照顧大禹的日子,漸漸點燃了老痞內心對生活的熱情和勇氣。在這段特殊經歷中,他體會到了愛的力量,也重新審視了自己對事業的熱忱和追求。

作為一名貨運公司的小主管,老痞日復一日地過著毫無意義的生活。但現在,有了大禹這個小小的靈魂推動,他終於下定決心要改變現狀,追尋心中的夢想。

就這樣,老痞毅然辭去了那份讓他倦怠已久的工作。他知道,只有勇敢地跨出第一步,才能迎來人生的新篇章。於是,老痞投身到了一家拉麵店,從頭開始當起了學徒。

做出這個重大決定,老痞感到前所未有的振奮與期待。拉麵這個看似平凡的職業,卻引燃了他內心深處對美食的熱愛。老痞沉浸在學習之中,用心感受每一個步驟,細細品味食材的風味。

大禹就如同他的小小貓咪啦啦隊,永遠陪伴在他的身邊,用無條件的喵喵叫聲為他加油打氣。老痞的生活重新充滿了色彩,他感受到了與自己、與上帝、與這個世界的前所未有的和諧。

就在這個喜樂高漲的時刻,一個令人震驚的事情發生了——舜子回來了!

那個讓老痞魂牽夢繞的摯友,那個曾經是他生命中全部意義的人,毫無預兆地再次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當老痞看到舜子熟悉的身影時,所有的喜悅、困惑和掙扎湧上心頭。他感覺自己的靈魂在這一刻被徹底撼動了。

是的,這一切美好是否只是一場短暫的夢?上天是否又給予了他新的考驗?老痞心中百轉千回,滿是疑問和動蕩。

但在那一剎那,他發現自己並不在乎答案。

 

四、

老痞什麼都沒問,迎接舜子回家。他們共度了一晚,那一晚,他們沒有詢問對方任何問題,但他們之間明明有數百天的空白。

隔天一早,老痞為舜子準備了一份早餐,出門幹活。當晚,老痞回家前發了信息給舜子,「晚餐吃了嗎?」。舜子沒有回,等老痞到家,舜子已經不在了,老痞並不意外,但他發現大禹也不見了。

老痞坐在門口,望著那張被他隨手捲成菸菸狀的購物收據燃燒,霎時間滿腦子只剩下一個念頭:舜子和大禹,他此生最重要的兩個「他者」,再次離他而去。

明明只是短短一晚的相聚,卻讓老痞感受到人生中罕有的寧靜與圓滿。舜子的回歸,彷彿把所有的疑惑與糾結都一掃而空。可是現在,當一切歸於平靜,那份虛無卻又如影隨形般纏繞著他。

老痞想起上次舜子離開時那番話語,如今已化作了廣播裡的老掉牙笑話。

「差不多該走了。」真是個糟糕透頂的藉口啊。可笑的是,老痞這次竟然連個道別都沒說就放走了他和大禹。

老痞心底泛起一絲哀而不傷的笑意,他想起曾經對上帝的那些質問、對宗教的那些譏諷,如今在這個空蕩蕩的房間裡顯得多麼可笑。

烤焦的購物單冒出一絲濃烈的刺鼻氣味,老痞深深吸了一口,任那股燒焦味在鼻腔內蔓延。這味道真令人上癮啊,就像人過分依賴那些外在的他者,最終卻注定會被它們遺棄。只有將自身燃燒殆盡,才能真正獲得永恆。

老痞仰頭望向天花板,依稀記起當年那些對上帝的質問。如今,他終於找到了一個答案——不是每一個質問都有答案。上帝也好,信仰也罷,不過都是個體對他者的投射。

畢竟無論頭抬得再高,天花板上沒有上帝,沒有人,沒有希望,什麼都沒有。


作者:高浩容。哲學博士,道禾實驗教育基金會兒童青少年哲學發展中心主任研究員、台灣哲學諮商學會(TPCA)監事。著有《小腦袋裝的大哲學》、《心靈馴獸師》、等書。於兩岸公私立學校,從事哲學教育等哲學實踐活動。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