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當一位學生為聯考作文拿高分而說謊
2022/10/05 21:57
瀏覽1,382
迴響2
推薦15
引用0

1.

如果每說一次謊,舌頭就會長一顆瘤,人大概活到多少歲就會因為滿嘴的瘤而不能說話了呢?

也許人並不會因此長瘤,假設人們都不說話,而是用寫作來說謊,或許就能度過無法說話的危機。

實際上,寫作也是一種言說,用筆說謊的人不見得比用嘴說謊的人少。

說謊是很奇特的一種人類行為,且在整個地球上只屬於人類,那是智慧發展到一定程度才會出現的產物。所以其他動物不會說謊,它們不具備說謊的能力。

換句話說,說謊不是人的一種原罪,而是一種祝福,是人類超越其他地球物種的標誌。

比如今天聯考,聯考作文年年都被討論,坊間也有指導聯考作文考高分的課。這些課教什麼? 教的是套路,所謂套路就是一種用筆在進行的說謊,通過這種說謊為自己牟利。放在聯考,這個牟利就是以拿高分為目的來寫作。

所以聯考考什麼?

考的除了對於各種知識的記憶與理解,也包括考一個人說謊的能力。

 

2.

有些人可能會質疑,說謊不等於創造力。 聯考考高分的作文,那是一種創造,不應該等同於說謊。

如果用「等同」的觀念來說,當然說謊不等於創造力。就像爸爸不等同於媽媽,男人不等同於女人,你也不等同於隔壁老王。

但說謊是一種更為廣泛的能力,而創造力是在說謊這個大範疇里的其中一種表現方式。

說謊是一種對於事實的再製造,比如當一個人明明沒吃飯,卻說他吃了,這就是他對吃飯這件事的再造。是人就要吃飯,這是一個事實,他只是扭曲了這個事實,把過去吃飯的經驗應用在當前的問答中。

這是一種創造,但並非所有的創造都是道德的。

這才是說謊涉及的困境,有時說謊符合社會道德,有時說謊不符合社會道德。

比如善意的謊言被視為道德的,而惡意的說真話不見得是道德的。這似乎告訴我們,謊言與真話,沒有哪一種一定是道德的。

有些人將「說真話」當成道德的免死金牌,這是對說真話的一大誤解。

所以有些時候,說謊是一種道德表現。就像烈士,當他們被敵人嚴刑拷打,但他們仍舊不透露同伴的所在地,甚至說謊來誘使敵人犯錯誤,這不但符合道德,甚至到了一種值得敬佩的高度。

人的生活,難就難在這裡,有些行為沒有一定的對錯,每一次我們執行同一個行為,都只能從當下的、新的處境去判斷。我們有時難以沿用舊有的那一套模式,因為那套模式在新的處境、新的物件面前,總有更恰當的方案。

 

3.

諮商當中同樣充斥著謊言,但諮商師不是員警,也不是法官,他要探求的不是是非真假,而是來談者是否能夠發展出一個「完整的自我」。

完整的自我有幾個特徵,從存在心理治療的角度,最重要的特徵就是他具備完整的「自我意識」,也就是無論他做什麼,他都能意識到「這是我自己做的」。

比如當他說謊,他能意識到自己是出於自己的意願說謊,能意識到說謊的是他自己,能意識到他的謊言吐露出來的過程。進而,他必須為他的謊言負起責任。

即使是善意的謊言,也有他的後果和代價。

比如你的家人生了重病,你可以告訴他他的真實病況,也可以選擇說個善意的謊言來安慰他。最後你考量各種情況,決定對他說個善意的謊言。

結果你的謊言被拆穿了,家人很不高興,這時你得面對家人不高興的情緒,這就是一個代價。但你願意承擔這個代價,因為從頭到尾都是你自己的選擇,你心底清楚。

自我不夠完整的人,他們往往將自身存在的責任交托在他人手中,形成一些不健康的依賴關係。通過這些關係,使得他逃避去發展自我的這些匱乏之處。

舉個例子,有的人拒絕承擔某些成年人的責任,於是他在擇偶的時候就選擇一個能夠代替父母照料他吃喝拉撒的一個人。最終他找到了,但他也使自己繼續處在一個不成熟的狀態,繼續讓自己活得像個不需要獨立的孩子。

然而,當這個人的伴侶不再願意承擔父母替身的責任,這個關係就會崩塌。

這種情況常見於某些婚戀相關的諮商中,像是A正在和伴侶B鬧分手,然後A會說,「我身邊有好多很多比B條件更好的異性,我大可以選擇他們。」

這種話語,一方面表達「我有選擇權」,另一方面同時表達了「B不能滿足我,我要換個能滿足我的人。」

這聽起來很合理,但如果我們瞭解A的處境,發現A長期沒有工作,沒有獨立的生活經歷和生活能力,多年來都是依靠B在生活。那麼離開B,接受所謂比B更好的人,可能只是換個依賴的物件,在這個過程中,A的完整自我並沒有增長。


4.

聯考很重要,但聯考無法驗證一個人的自我是否完整。

聯考,就像人生其他的考驗,總有人考得好,也總有人失利。

喜的是,聯考不是人生的終點,即使失利,仍有機會在其他地方找到生命的光彩; 苦的是,聯考不是人生的終點,甚至不是人生中最難的考試,即使如此,也只能接受已發生的「成績單」,繼續前進。

所以比起聯考,更重要的是我們的人生課題,那是一條不斷自我完整的旅程。從存在心理治療的角度,也是治療的終極目標。

回到聯考,當一個孩子被訓練成為了考高分,可以不惜在作文里加油添醋、胡言亂語、鬼話連篇,卻被當成被鼓勵的套路,就成為刺激孩子將輸贏與成敗,看得比不道德的說謊更重要的價值觀。

我也無法否認,有些人可能覺得考高分比什麼都重要,為了考高分,只要不作弊就是道德的。如果有人這麼想,我也無話可說,因為我們的價值觀不一樣,誰也說服不了誰,多說無益。

可是,如果你接受這一套價值觀,是否你也能接受諮商中諮商師套路滿滿,沒一句真話,反正只要把你搞定了,讓你舒坦了,再多胡編亂造的套路,你也能接受呢?

這就是謊言的雙面刃,當我們說謊時,如果我們只考慮自己,說謊變得很容易。但如果我們願意想一想,想想我們面對他人,他們也可能對我們說謊,我們可能或發現,我們並不希望被欺騙。

與此同時,就像前面說的,但這也不是賦予說真話無限的權力。說真話只要衝動就夠了,但用合適的方式說真話,那需要尊重他人的態度、傾聽的意願,以及智慧。

換言之,不用加油添醋、胡言亂語、鬼話連篇,有智慧的說真話,同樣可以在聯考作文拿高分。這就是許多偉大作家的成功之處,他們靠的是有智慧的說真話,反映了人們感同身受的事實,說到人們心底去。 在我看來,這才是寫作的真諦,發揮人類說謊能力的美好出路。

 

 


作者:高浩容。 哲學博士,前臺灣哲學咨商學會監事。著有《小腦袋裝的大哲學》、《寫給孩子的哲學思維啟蒙書》等著作。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靈
自訂分類:容我說
上一則: 人生何妨
下一則: 如果讓你重新當一次孩子,你願意嗎?
迴響(2) :
2樓. 路人乙
2022/10/07 10:44

讀格主大作, 啟發諸多思考, 略舒己見, 見笑了!

# 作文

作文不論是抒情文, 論說文; 作者或閱讀者考慮的是,文筆敘事流暢, 邏輯清晰, 舉証是否有效等問題; 似乎與誠實和說謊與否無關.

# 聯考

聯考是專業分級的考試, 與考生道德水準無關; 學位的高低 ,只表示專業知識的水平. 這和學位擁有者的道德水準無關. 這是我們現代人必需有的認知. 如今社會對儒家要求” 士”這種全人教育的標準, 早就不屑一顧了.

# 說謊與誠實的關聯性

凡人都希望別人對自己誠實, 不要對自己說謊; 但因為利害關係, 能力高低, 社會環境, 同儕壓力等因素影響, 結果卻是, 自己有時對別人說謊, 甚或對自己也說謊了. 不論中外對 “ 自我誠實” 的要求是一致的. 用谷哥查尋 be honest with yourself ,就有成群的西方名人佳言錄出現. 東方儒家的修齊治平, 以修身排第一, 修身以誠意正心為先, 誠意正心在 “ 毋自欺 “.

# 說謊和創造力的關聯性

說謊是一種創造力的發揮, 尤其成功的說謊, 更是 “能力” 的表現.

但創造力不是道德的表現, 那是兩回事.

道德是依行為人的動機和目的, 由社會多數人依歷史經驗決定的行為要求.

創造力是一種能力. 能力強的才能創造出新的事物,才能說謊成功; 不成功的謊言在於能力不足, 也就沒有破壞力了.

一個人的能力愈強, 創造力或破壞力也愈強; 兩者的差別, 取決於道德水平的高低了.

1樓. frank060606
2022/10/06 17:22
沒有錯,我們小時候寫作文,一定有一篇 "我的志願"

當然,大多數人(包括我)是要當總統救大陸苦難同胞於水深火熱,殺共匪殺得抱頭鼠竄

當然有為數不少的少數同學,長大要當 "蔣總統"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