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Selected poems:努諾·朱迪斯的《世界的重量》
2024/06/21 05:52
瀏覽132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Selected poems努諾·朱迪斯的《世界的重量

書名:世界的重量
作者:努諾·朱迪斯
譯者:姚風
出版社: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出版日期:2022/11/01

內容簡介
世界著名詩人努諾.裘蒂斯,根植于深遠文化背景和譜系,不僅擅長從日常生活經驗出發,捕捉詩性的零光片羽,更長以智性的目光審視和思索人類生活的境況。2022年度“1573國際詩歌獎獲獎作品。

收錄葡萄牙當代著名詩人努諾·裘蒂斯自選的跨越其不同創作時期的詩作共計七十七首。內容涵蓋自然、愛情、哲學、藝術及詩歌理論等,如《飛鳥》《愛情》《哲學》《製作藍色顏料的配方》等。其作品蘊含著淵博的學識、沉靜的哲思和抒情的詩性,形成了一種獨特的語調。時而消除詩歌與散文的邊界,以敘事性的方式呈現詩意;時而穿越古典與現代,在不同的時空維度中營造跨越性的詩歌背景。他擅長從日常的生活經驗出發,捕捉詩性的零光片羽,以智性的目光審視和思索人類生活的境況,表達出他極富哲思的思想境界。

作者介紹
努諾·裘蒂斯(Nuno Júdice, 1949—
葡萄牙當代著名詩人、小說家和文學評論家。生於葡萄牙南部阿爾加維,曾就讀于里斯本大學,後獲文學博士學位。現為新里斯本大學教授,教授葡萄牙文學和法國文學。于1972年開始文學創作,先後發表和出版過《詩的概念》《微光的羽翼》《人類的傲慢》《節奏與敘述》等詩歌作品。除詩歌外,裘蒂斯在小說、散文、戲劇、文學研究與詩歌批評方面成果豐碩,多次獲得國內外重要的文學項獎,其中包括智利巴勃羅·聶魯達詩歌獎、西班牙伊比利亞美洲索菲婭皇后詩歌獎等。2017年應邀參加香港國際詩歌之夜並訪問武漢和上海。

〈詩藝〉

避免古希臘的窠臼:無瑕的線條,
潔白的大理石,湛藍的大海。說到底,
在身體被愛的陰影籠罩的地方
才有光,就像冬天植物的根莖;
正是在果實的內部,雨水在腐爛,
生命在堅持。

〈詩人〉

現在,詩人從事進出口工作。
他進口隱喻,出口比喻。
他算是一個
自由職業者,
與那些用藍色筆記本
記錄欠債和收入數字的人
沒有不同。其實,他只對
文字欠債;他擁有的
只是句子的空洞,冬天
他斜靠著窗,當窗外下雨,
這種空洞就會發生。
此時,他會想到
可以進口太陽,出口烏雲。
他可以是為時間做工的人。
不過,在某種程度上,他所做的
無異於喜愛雕刻運動的藝術家。
他用須臾的石頭,划破
走向永恆途中的事物;
他的手勢懸在半空,去夢想天空;
並在堅硬的黑夜上
固定翅膀的振動,鐫刻出藍色
以及睿智死神的休憩。

〈如何寫一首詩〉

要談論如何寫出一首詩,
談論修辭是沒用的。方法其實很簡單,
無需精益求精,也無需任何公式。
例如,我摘了一朵花,但不是
長在田野的花,也不是花店和市場出售的花。
它只是一個音節之花,或許花瓣是元音,
根莖是輔音。我把花放在詩節的花瓶中,
讓它存活。為了不讓它枯死,
可在水中放一塊夏天,它是從想象中採集而來,
如果趕上雨天,就讓雨從窗戶飄入,
讓清晨新鮮的空氣用藍色填滿房間。
就這樣,花與詩難以分辨,但這還不是詩。
為了一首詩的誕生,花需要找到
比自然界更繽紛的天然色彩。
可能是你面孔的顏色——當太陽照耀,
你的臉頰如此白皙,也可能是你眼眸深處的色澤,
讓生命的底色與生活之光完全融為一體。
然後,我把這些顏色傾入花冠,
傳遍簇葉,就像樹汁
流過靈魂所有隱秘的脈管。
我可以採摘這朵花了,它就是我手中的這首詩,
是你送給我的。

https://www.poemhunter.com/poem/how-to-make-a-poem/
HOW TO MAKE A POEM

by Nuno Júdice

If were going to talk about how to make a poem,
rhetoric has nothing to do with it. Its simpler than that, and doesnt require subtleties or formulas.
Pick a flower, for example, but not one of those flowers that grow
in the middle of fields, nor the ones they sell in stores, or in the markets.
A flower of syllables rather, in which the petals are vowels, and the stem is the consonant. Place it in the vase of the stanza, and let it be.
So that it doesnt die,
its enough to put a little Spring in the water, which,
on a rainy day, is fetched from the imagination,
or is pushed in through the window when the cool air of morning fills the blue room.
This is when the flower begins to seem like a poem, but its still not the poem.
For it to really sprout, the flower needs
to find more natural colors than those
which nature gave it.
They might be the colors of your complexion - its whiteness, when the sun falls on you,
or the depths of your eyes in which all the colors of life mix with the sheen of life.
After that, I pour these colors over the corolla, and watch them descend
to the leaves, like sap which runs through
the invisible veins of the soul. I can then pick the flower,
and what I have in my hand is this poem
that you gave me.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知識學習 隨堂筆記
自訂分類:Selected & Extracts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