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Excerpt:夏志清的《張愛玲給我的信件》
2024/06/09 05:15
瀏覽177
迴響0
推薦7
引用0
Excerpt夏志清的《張愛玲給我的信件

關於張愛玲的書信,莊信正的《張愛玲來信箋註》以及夏志清的這本《張愛玲給我的信件》,應該是目前所知的兩本專書。

雖然個人很難提出本書值得一讀的推薦詞,但從以下摘要分享的書信內容,或許還是會產生一點吸引力吧?


書名:張愛玲給我的信件
作者:夏志清
出版社:聯合文學
出版日期:2013/03

內容簡介
夏志清先生極盡努力,把一九六三年以來所有愛玲寄給他的名片年卡和信札,憑其日期先後排出一個次序來。這些信件按時間排列,按發信的地址分成六組:一、華盛頓,一九六三年五月~六六年九月;二、俄亥俄州牛津,一九六六年十月~六七年三月;三、曼哈頓,一九六七年四月~六月; 四、麻州康橋,一九六七年六月~六九年六月;五、加州柏克萊,一九六九年七月~七二年十月;六、洛杉磯,一九七二年十月~九四年五月。通常在每封信後面夏志清會加上或短或長的按語,對信裡所載之事實及其背景做了些註解和說明,對張迷而言,將更有助於解讀張愛玲。

Excerpt
〈第96封信〉

志清:

你救了外甥出來,可喜可賀。我想把你寄來的照片轉寄給宋淇夫婦,他們也許沒看到卞之琳這張照片。我還在譯海上花,吳語「嘸陶成」是否no decent limits ——gone wild?——「談吃」毛病很多,需要刪掉一半。可惜你沒工夫也寫「談吃」,我只知道你愛吃西瓜,不喝湯——後者是丘彥明信上說的。有個李又寧來信說要編一本Autobiographical Writings of Chinese Women收入「天才夢」與「私語」。我回掉了,他回信答應不用,但是說他服務的M. E. Sharpe 出版社譯港台星馬出版物都不必徵求作者同意。我不信美國的出版法這樣,還是他們的sharp practice是利用中文作者對此間的隔膜?他是向你問到我的住址,也提起「現代中國小說史」,我猜也許是看了書寫信去問,並不認識。又,前些時,Vivian Hsu要把「傾城之戀」收入她編的Women in Modern Chinese Fiction,我回信說我雖然不是新女性主義者,決不會同意編入一本女作家選集,男東女西的分類,似乎也就是所謂sexist。你給蔣曉雲寫序講到「傾城之戀」「秧歌」,我不免也覺得是女性作家就要拿我去比。如果因為中國女人環境上的共同點,事實是環境與時代背景都不同。作品裡有些近似的地方,也許也是因為台灣禁印大部份五四以來的文藝,以致於這些年來有些青年受我寫的東西的影響。連水晶都說是因為「沒有書看噯!」那次面談時衝口而出。劉紹銘實在不應當編「現代小說選」,跟你的書犯重,太說不過去。我沒有一九四九前的派司照,這張也許可以只用頭部或上半身。老照片都是只有一張;新近我寄張支票以為寄丟了——本埠一個多月才到!——雖然是一場虛驚,不敢不去寄掛號信,用過後也請掛號寄還。匆匆祝好,王洞自珍也好?今年賀年片可以兩免了,本來不過借此問候,不犯着趕在郵擠的時候去湊熱鬧。你寫曹禺來美那篇真有興趣,我剪報留下來。

愛玲十一月十二(一九八〇)

【按語】
我對「嘸陶成」此詞之瞭解,同愛玲的相仿。

〈談吃與畫餅充飢〉此文原刊於《聯副》一九八〇年七月卅一~八月一日。我在上海那十年(一九三七~四七),上班吃快餐除外,從未一人或帶了朋友在館子裡好好吃過一頓,連高級的西式麵包、茶點也沒有吃過,所以讀〈談吃〉,覺得特別有趣。上海那家俄國麵包店老大昌當然久聞其名。但從張文得知其原名為Tchakalian 之後,才敢確定該店老闆乃亞美尼亞人。我所認識的亞美尼亞人,不論是學生或鄰居,其姓氏的結尾一定是——ian yan)。美國三四〇年代的紅作家薩洛楊(William Saroyan)也是原籍亞美尼亞。

在館子吃中菜,我通常不喝湯,因為怕鹹。西菜湯不太鹹,我都愛喝。家裡備有不少減少鹽分的罐頭湯,為佐膳之用。身為《聯副》、《聯合文學》的編輯,丘彥明同年長一輩的優秀作家,經常保持聯絡,出於她對他們的真心敬愛和關懷。一九八七年她任職《聯文》總編輯後,先出了一個沈從文專號(第二十七期),再出一個張愛玲專號(第二十九期),着實轟動文壇。

張愛玲最怕有人要借用她的作品,所以在信上對李又寧教授顯然表示了敵意,而且不相信我同她真是朋友。其實,一九六二年我一到哥大即同她相識了,因為這位專治中國近代史的哥大研究生恰巧也是我同一block 的鄰居。不多年拿到博士學位後,又寧一直在紐約市邊郊聖若望大學St. John’s University)教書,編著甚豐。她主編了一套《胡適與他的朋友》,紐約天外出版社印行。我手邊有其首二集(一九九〇~
九一),所集諸文都很有價值。

Vivian Hsu
連我都不認識,竟要借用她的〈傾城之戀〉來充實一冊在計畫中的現代中國女作家選集,無怪張愛玲真的要生氣了。〈傾城之戀〉終於由Karen Kingsbury譯出,她是我的,也是王德威的學生,博士論文即寫張愛玲。她的英譯 Love in a Fallen City 見上文提到的那期《譯叢》張愛玲專號。

愛玲給兩位不認識的女學者寫了回信,氣猶未消盡,對我也發了一段牢騷,好像我不應該把蔣曉雲同她相比的!其實當年國內崇張最虔誠的小說家朱西甯,也曾大大讚揚過蔣曉雲。請參閱〈蔣曉雲小說裡的真情與假緣――《姻緣路》序〉首段,《夏志清文學評論集》(聯合文學雜誌社,一九八七),頁二四八。

劉紹銘要編一本現代小說選,跟《二十世紀中國小說選》「犯重」,也惹得愛玲為我生氣。其實紹銘是後書的助理編輯,他計畫要編譯的一大部 Modern Chinese Stories and Novellas 《中國現代中短篇小說選》),主要也是我同他合編的。頭一本選集,當代小說選了三篇,倒有兩篇是我不喜歡的。只有張天翼〈春風〉那篇未被紹銘錄用,比較遺憾。但後書選譯的那兩篇――〈砥柱〉、〈中秋〉——也都是張天翼的短篇傑作。

愛玲掛號寄我的那張照片即印在《對照記》頁六九的那一幀。

上海我們這一房夏家的人口簡單。父母親先後千古後只剩六妹玉瑛和其夫婿焦良再加上獨子焦明。到了一九八〇年,大陸學生來美留學,辦手續已不太麻煩。焦明於八月某日隻身乘機來紐約,九月進了很有名的私立Dalton School,讀高中二。他初到我家的那幾天,我正好在台北參與中央研究院所主辦的一個國際漢學會議(八月十五~十七日),只好王洞帶了自珍,由建一開車到機場去接他。

同年三四月間,曹禺訪哥大多天,備受注意,我受瘂弦之託,寫了一篇長文〈曹禺訪哥大紀實――兼評《北京人》〉刊於五月十二日~十五日的《聯副》。此文也已收入《夏志清文學評論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知識學習 隨堂筆記
自訂分類:Selected & Extracts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