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Excerpt:李歐梵的《狐狸洞話語》
2023/12/07 04:47
瀏覽46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Excerpt李歐梵的《狐狸洞話語

入手了一本二手書市較少出現而售價略高的《狐狸洞話語》。如同之前已經入手的《狐狸洞囈語》都是作者李歐梵的專欄文章集結成冊。

雖然不是他的書迷,但對於這本小書卻有著濃厚的閱讀興趣,初讀幾篇文章,似乎可以分享的還不少,隨手複習一下個人相當喜愛的《福婁拜的鸚鵡》。



書名:狐狸洞話語
作者:李歐梵
出版社:牛津大學
出版日期:1993

Excerpt
〈福婁拜的鸚鵡〉

教授文學課的人,往往都想創作,然而寫小説屢屢失敗,只好回到文學評論中去混碗飯吃,我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反過來説,以創作成名的作家仍可兼授文學課,甚至著作等身的人卻比比皆是,友人中王靖獻(楊牧)可謂其中佼佼者。
我要提出來的卻是第三種問題:如果學術論文不能夠以小説形式來虛構,那麼小説可否以學術研究形式來創作?我本以為這是自己取巧的一條捷徑,卻料不到又為別人捷足先登。英國有個小説家伯恩思(Julian Barnes),寫了一本小説,名叫《福婁拜的鸚鹉》 Flaubert’s Parrot),即是以學術研究的方式,把這位法國小説大師生平的點點滴滴都寫了進去,甚至不厭其詳地考證各種蛛絲馬跡,譬如:福婁拜晚年在書桌上放了一個鸚鵡標本,它是否直接影響到小説《單純的心》中女主角所養的那隻鸚鵡?《包法利夫人》的眼睛的顏色到底是棕是黑或是藍?為什麼在小説中不一致?於是有一位二流學者在這個問題上大作文章;本書的主人翁雖身為醫師,卻在第六章以嚴謹的學術態度反駁一番。他又數次到福婁拜的家鄉魯昂城的博物館去找那隻鸚鵡,務期水落石出,不肯罷休。在求索的過程中乾脆把福氏生平的各個「疑案」推理了一番,譬如:他是否有一個英國情婦,是否和她秘密結過婚?(遂導致福氏的法國情婦在小説中現身説法,着實把這個醫生學者奚落一番!)還有福氏為何處處以「熊」自況?當年大仲馬喜歡吃熊掌,不知道福氏是否也嗜此味?
在全書最後,學者醫生忍不住扮演教授的角色,以福婁拜為題考起學生(讀者)來了,洋洋大觀,足足佔了小説的一整章(第十四章),計有文學批評、經濟、地理、邏輯(包括醫學)、心理學、心理分析、集郵、語音學、戲劇史、歷史(包括星象)各個部分,考生須在三個小時答完,真是不亦樂乎。也許當年作者伯恩思在牛津大學讀書的考試不得意,多年後在小説中向教授暗報一箭之仇?(這當然是我這個讀者的小説式幻想。)
伯恩思的其他小説我沒有看過,據説篇篇不同,如果《福婁拜的鸚鵡》是他僅有的一部學術小説,從形式創新的立場——更遑論他學養之——而言,他的造詣(他今年也不過四十多歲)已經很了不起了,我不禁聯想到中國文學中的學術小説的傳統,明清以降,文人小説不少,然而小説中有學術深度的恐怕絕無僅有,《儒林外史》勉強算一部(但小説雖諷刺科舉,卻鮮有乾嘉考證學的例子),而廿世紀也只有《圍城》一部,內中對各種中西論述文體的模仿和嘲諷,令人捧腹。近年來香港名學者梁錫華博士撰寫的《獨立蒼茫》亦曾轟動一時,但描寫的「學人」多過學説,當然小説中有些人物呼之欲出,亦足莞爾。
於是我又不自量力,開始構思我的一本學術研究小説來了:卅年代的上海有位名作家邵洵美,亦曾遊學英倫,後來還結交一位美國情婦 Emily Hahn,曾譯過波德萊爾、史溫朋(Swinburne)等人的詩,因為他家道中康,所以藏書甚豐,內中有一「密典」,卻是他多年來珍藏的寶物,不願意輕易示人,我在一九八六年到上海作研究時,曾到處打聽這部「密典」的下落,遍尋不獲,據某內行人言:此典乃屬歐洲中古寺院中之「春宮」,以拉丁文寫成,附有多幀圖繪……
另一個值得研究的是:邵洵美屢以美男子自況,並特崇自己的希臘式的鼻子,甚至作一個自繪像。至於這個希臘鼻子的意義如何,可能與邵氏獨鍾西方頹廢派文學有關,他曾特別考證王爾德的面貌衣飾,發現此公的鼻子亦有不凡之處……。邵氏於五十年代初逝世,景況蕭條,但仍留有私藏日記數卷,以三種語言寫成,並以法文的一個罵人話作為自己的墓誌銘。
你看,這個人值不值得寫小説?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知識學習 隨堂筆記
自訂分類:Selected & Extracts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