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Excerpt:黃智溶的《冬日磨墨》
2022/07/05 05:18
瀏覽276
迴響0
推薦9
引用0

Excerpt黃智溶的《冬日磨墨

面對《冬日磨墨》,武功再高的讀者,也不得不興「患其多」之嘆!要想說此書的壞話,必須從充滿了嫉羨愛恨的「患」字著手,才能「人贓俱獲」。因為,說實在,要搜,暗藏在書中的「贓物」還不少,至於搜不搜得到,就要各憑本事了。
——
羅青,〈推薦序——如何說一本好書的壞話〉

關於黃智溶,當然是從《今夜,妳莫要踏入我的夢境》這本詩集開始認識。

這一本號稱三十年磨一劍的散文集《冬日磨墨》,顯然無法只憑自己對於詩人的初淺認識或想像而快速閱讀,從第一篇〈園林雜記〉提及的水墨畫家于彭、明朝文學家李東陽,喚起了個人知識匱乏的焦慮感,之後則是宜蘭鄉土的作家李榮春、畫家邱亞才、王萬春、劉生根……讓人應接不暇,費了一番功夫才發現閱讀進度還不及本書的三分之一,而距離自己最期待的章節〈詩人與詩〉,還有三十頁之遙。

最終,來到〈詩人與詩〉這100頁的重鎮,黃智溶依序談論了幾位詩人:零雨、楊澤、曹尼、然靈、鄭愁予、羅青、楊維晨、羊令野、楊喚、黃國彬,無一不是已在詩史上留名或正在創造歷史。

以下摘要分享黃智溶評論曹尼以及然靈的兩篇好文。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914037
冬日磨墨
作者:黃智溶
出版社:聯合文學
出版日期:2022/01/17
語言:繁體中文

三十年磨一劍,本書集結黃智溶三十年來的散文創作,記敘童少時期、原鄉風土、家族懷舊、藝文評論等等,向讀者展現孕育雅士的環境,也揭示文人內心的桃花源。以現代詩的筆法、心理學的視角,剖析書法迷人的另類原因,將筆墨的形象符號,幻化為詩意、抒情的精神境界。


作者簡介
黃智溶

台灣宜蘭人,文化大學美術系國畫組畢業,佛光大學「樂活生命學系宗教組」碩士。曾任《象群詩刊》、《台北評論》、《文訊》、《幼獅文藝》、師大語文中心《語言與圖像》季刊等多種文學刊物主編。
1986
年出版第一本詩集《海棠研究報告》並獲年度優秀青年詩人獎、1987年以長詩《今夜,妳莫要踏入我的夢境》獲第十屆時報文學獎新詩評審獎;1988年以組詩《那個地方》獲第一屆中央日報文學獎新詩類第一名。
著有詩集《海棠研究報告》(1986),台北:知音出版社、詩集《今夜,妳莫要踏入我的夢境》(1987),台北:光復出版社、詩集《那個地方》(1999),宜蘭:宜蘭縣立文化中心;藝術評論集《貓蝶圖》(1994),台北:三民書局。
1996
年與詩友張繼琳、曹尼、劉清輝等共組「歪仔歪詩社」,推展蘭陽現代詩,並定期出版《歪仔歪》詩刊,現為「歪仔歪詩社」社長。

美術:致力於現代書畫研究與創作
個展2002/9/27—10/11師大與文中心 「樂藝軒」。
個展2014/9/06─9/27通玩藝術中心。
聯展2018/4/25—5/7中正紀念堂「墨合之眾」。


Excerpt
〈闇黑世界的阿波羅——曹尼〉

……
在希臘神話中,阿波羅就是詩神,他是宙斯與暗夜女神勒托所生之子,誕生在一座漂浮的島——阿得羅斯 (Adelos)
這就是一個意象上的矛盾了,詩神阿波羅既是光明之神,血液裡卻又流著母系的黑暗因子,而恰恰就是這兩種矛盾產生了詩。

舉曹尼的詩為例:詩題《那年》第12小題的光明、悠閒。

1
石子路:
……
/想脱下鞋來/踢一踢/倾斜的陽光/叫他早點下班/打赤腳踩著/扁平的石子/隨手撿起兩三枚/丢向未知的前途/……

2
屋頂上
……
/天空是塊大黑板/我想塗鴉/隨手幾筆流雲/風一個板擦/就迅速抹平/沒多久便下起/棉花糖細雨/我張嘴舔舔/……

但是,到第3小題,就轉入了幽闇:

3
戲院
……
/在這密閉艙間/彷彿外面搖晃著海/任何一絲聲響/都可能擦出電來/……

轉入幽闇之後,接著就是眼淚的出現:

……
/透過身後光源/眼前有了綠意/有時因劇情需要/我讓眼淚出來透透氣/更多時候/笑聲悄悄爬過/生鏽的臉龐/那是個五味雜陳/睡不著的時代/……

或者是次序相反,先有眼淚,再出現闇黑密室:

〈哭給你聽〉
開始從喉嚨拔出栓塞/隱隱傾瀉/饕餮爪印爬過臉龐/烙印幾條皺紋/純真而動人

你是如何成為一把鑰匙/在一扇沒有孔的門前/有聽到閉鎖的聲音/影子被踩痛的聲音/一宗密室殺人

似乎,作者特別喜歡創造奇特的象徵符號如:生鏽的臉龐、饕餮爪印爬過臉龐、歇斯底里的面具……來形容淚流滿面,這些畫面,多麽像一幅濃重的化不開的油畫。

……

細讀曹尼的詩集,常常感覺到光明與闇黑,這兩種力量在激盪、拉扯。現實沉重的力量與天性中高邁的神性,相互拉扯,就這樣不時地「流連兩地」。而恰好是這兩種矛盾的力量,讓曹尼的詩集產生了張力。

藝術,不僅是一種技術上精密的微調。例如:書法上的黑與白、輕與重、快與慢,繪畫上的虛與實、疏與密、繁與簡。其實,它更是思想上現實與想像,兩種藥材劑量的調和,沒有現實生活,藝術就沒有生存的土壤:缺乏想像,則現實無法提升到藝術的境界。
王國維在《人間詞話》中拈出了境界說——「詞以境界為上。有境界則自成高格。」他更強調「境非獨謂景物也。喜怒哀樂,亦人心中之一境界。」
閱讀曹尼的詩集,常常讓我們在歡樂與憂傷、哭與笑、光明與闇黑之間來回擺盪,品味著喜怒哀樂,真摯的情感。就像每一道廚師們用心調製的美味佳餚,在我們的舌尖上,散發著甜酸苦辣,濃郁的香味。


靈巧與古怪的詩人——然靈

女詩人然靈善於將陳舊或平凡無奇的題材,寫得妙趣橫生,興味盎然。
她有時借用文字上形、音、義的相近,有時誤用圖象中顏色或形狀相仿,產生一種遊戲與隨興之外又富於稚氣與理趣的意外效果,乍看很無厘頭,仔細一想又有些道理,就是所謂——既解構又結構的詩趣。如《烏龜和烏鴉》:

同樣的烏名,充塞在天地之間。

烏龜問烏鴉說:「你是一種夜嗎,用身上的黑,為光明點睛?」
烏鴉也問烏龜:「你也是一種葉嗎,用背上的綠,規劃季節?」

石頭聽見了,以為自己是一種烏雲,用堅硬抵抗世界太多的悲傷和軟弱。

在這首詩裡,烏龜、烏鴉與烏雲,只因為都姓「烏」,竟然莫明其妙地被在一起,再加上運用了「夜」與「葉」的諧音,組合成一首充滿奇趣的詩。
……

她詩中所呈現的畫面,有時像達達般的荒謬,有時卻如超現實般詭異與新奇,她的散文詩更是充分這展現這些特色,如《風箏》:

小時候稻草人想跳成麻雀,在田裡種了羽毛。

小女孩仰著天問:「雲啊!你要把天空開到哪裡去?我的風筝還沒趕上妳的眼睛,讓夢把手伸進去,打開幸福的門。」

最後所有的魚都飛起來了,因為童年在海裡放風筝。

稻草人在田裡種羽毛、雲在天空駕駛、童年在海裡放風箏、所有的魚都飛了起來。
這些瑰美絢麗的畫面,組合成一道多重感官的心靈饗宴。
猶記二○○九年十一月,歪仔歪詩社同仁們,造訪然靈梧棲老家,午後冬陽,溫如老炭,一夥人躺在收割後的稻草堆上小寐,順便就草堆上舉行畫展,欣賞她的「塗鴉」之作,鮮豔的色彩與金黄的稻草,映成野趣,箇中情味彷彿此詩之境。
……

詩集中還有很多我喜歡的詩作與奇句,如:

故鄉下雨了,母親撐傘,怕我在電話那頭被淋溼。/電話這頭是晴朗的,而我正淋著雨,衝出去買傘。
——

然後,我們開始瘋狂大笑。所有的口罩在還沒被鼻樑卡住前,都是一只太快樂的風筝。
——口罩


其他,還有更多驚奇的詩句與鮮活的詩意,等待大家的探險,我就此淺嚐即止。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