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Excerpt:茨威格的《人類的群星閃耀時》之〈英雄的瞬間〉
2022/07/01 05:59
瀏覽288
迴響0
推薦12
引用0

Excerpt:茨威格的《人類的群星閃耀時》之英雄的瞬間

這種充滿戲劇性和命運攸關的時刻在個人的一生中和歷史的進程中都是難得的;這種時刻往往只發生在某一天、某一小時,甚至常常只發生在某一分鐘,但它們的決定性影響卻超越時間。我想在這裡從極其不同的時代和地區回顧這樣一些群星閃耀的時刻——我之所以如此稱呼它們,是因為它們宛若星辰一般永遠散射著光輝,普照著終將消逝的黑夜。但我絲毫不想通過自己的虛構來增加或者沖淡所發生的一切的內外真實性,因為歷史本身在那些非常時刻已表現得十分完全,無須任何後來的幫手。歷史是真正的詩人和戲劇家,任何一個作家都別想超過它。
——斯蒂芬‧茨威格,〈序言〉

續讀茨威格的《人類的群星閃耀時》,包含14個人物以及14段閃耀時刻。

個人挑選其中跟杜思妥也夫斯基相關的章節〈英雄的瞬間〉,茨威格以史詩的方式來描述杜思妥也夫斯基遭遇死刑槍決的場景,可說是本書最特別的一段吧。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441417
人類的群星閃耀時
Sternstunden der Menschheit
作者:斯蒂芬‧茨威格
原文作者:Stenfan Zweig
譯者:舒昌善
出版社:網路與書出版
出版日期:2009/07/07
語言:繁體中文

著名奧地利小說家褚威格,以簡潔卻不失瑰麗的筆觸描繪歷史上十四個人物與事件的關鍵時刻,一幕幕的刻畫入微,深入探揭著各時代的世道人心之謎,令人心領神會歷史中的各種非凡與不朽。讀這本書,不但有助於我們?望歷史星空的燦爛時刻,也有助於每個人面對自己生命中的關鍵時刻,決定自己生命的走向、層次與光輝.

作者簡介
斯蒂芬.褚威格(Stefan Zweig, 1881 ~ 1942
出生於奧地利首都維也納,父母親都是猶太人。在中學時代,褚威格已經在柏林的雜誌《社會》發表作品,大學時代出版第一本詩集《銀弦》,二十三歲取得維也納大學文學博士學位。褚威格在小說、詩、戲劇、傳記、評論、翻譯方面皆卓然有成,更被譽為世上最傑出的三大中短篇小說家之一。褚威格對心理學與佛洛伊德學說頗感興趣,擅長刻畫人物和描寫性格。
褚威格遊歷世界各地,結識羅曼.羅蘭和羅丹等人,並受到他們的影響。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從事反戰工作,成為著名的和平主義者。二十年代赴蘇聯,認識了高爾基。一九三四年遭納粹驅逐後,展開流亡的生活,先後移居英國、北美和巴西。一九四二年,深感孤寂與失望的褚威格在巴西住所與妻子服毒自盡。
代表作有小說《馬來狂人》、《一個陌生女子的來信》、《同情之罪》等;自傳《昨日世界──一個歐洲人的回憶》;傳記《三位大師》、《瑪麗安東尼傳》、及《感謝蒙田》等。


Excerpt
〈英雄的瞬間〉

杜思妥也夫斯基
聖彼得堡  謝苗諾夫斯基校場
18491222

俄羅斯著名作家杜思妥也夫斯基 (一八二一~一八八一) 青年時代受空想社會主義的思想影響,參加了彼得拉舍夫斯基派的政治活動。一八四九年四月,二十八歲的杜思妥也夫斯基同該派成員一起被捕,被褫奪貴族身分和判處死刑。
一八四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他們被帶到聖彼得堡的謝苗諾夫斯基校場上執行槍決。正待開槍之際,一名軍官騎著快馬,一面揮著白手帕一面横穿廣場疾馳而来,宣讀了沙皇尼古拉一世的聖諭,給他們罪減一等的許可。
根據沙皇的聖諭,改判杜思妥也夫斯基服苦役刑及期滿後當兵。九年的苦役和軍營生活對他產生了重大影響:一方面豐富了他的生活知識,積累了文學素材,對社會的觀察、對人生的思考更加深刻和富於哲理;另一方面,流放生活使他遠離了俄國的先進階層,苦役犯政治上的壓制使他思想中固有的消極面有所發展,當時日益頻繁的癲癇病的發作又進一步加深了他精神上的抑鬱;此外,席捲歐洲的一八四八年革命失敗之後,各種資產階級和小資產階級的社會主義理想幻滅,更促使了他的思想危機。這一切的結果是,他摒棄了社會主義信念,用宗教的精神來解釋人民的理想,提倡棄絕個人慾望、逆來順受,宣揚人人都有罪孽,罪犯就是「不幸的人」等觀點,並試圖用道德感化来代替反對專制制度的門爭,幻想求得統治階級和人民之間的和解。
褚威格在本篇歷史特寫中以詩的形式,記述了杜思妥也夫斯基一生轉折點中最關鍵的時刻——刑場一幕,並揭示了他以後那種深刻心理變化的開端。
——譯者題記

他們在夜裡把他從睡夢中拽醒,
地牢裡只聽見軍刀的聲音,
吆喝的命令;影影綽綽
幽靈似的晃動著令人恐怖的黑影。
他們推著他朝前走,長長的過道
又深又暗,又暗又深。
鐵門閂尖厲吱叫,小鐵門嘎嘎直響;
他霎時感覺到天空,感覺到空氣冰涼。
一輛馬車——一座滾動的墓穴已等在那裡,
他被急急忙忙推進車厢。

身旁是九個同志,
全都戴著沉重的鐐銬,
一個個默不作聲,臉色蒼白;
無人說話,
因為誰都感覺到,
這輛車要把他們送往何方,
感覺到腳底下滾滾車輪
自己的生命維繫在輪輻上。

嘎吱嘎吱的馬車已停住,
車門開啟,發出刺耳的聲響:
透過打開的柵欄,凝視他們的
是一角黑暗的世界
睏倦矇矓的目光。
房屋將廣場圍成四方形,
一層冰霜覆蓋著低矮、骯髒的屋頊,
廣場上到處都是積雪,到處都是黑影。
灰濛濛的霧氣
籠罩著刑場,
只是在金色的教堂周圍
黎明投來清冷的好似淌著鮮血的紅光。

他們默默地排列在一起。
一名少尉前來宣讀判詞:
因武裝謀反處以槍決死刑,
死刑!
死這個詞猶如一塊巨石
掉進寂靜的冰面,
砰然巨響
彷彿將心擊得粉碎,
然後是無聲的回響
消逝在冰冷寂靜
默默的黎明中的基地上。

他覺得眼前發生的一切
都像作夢,
只知道此刻要告別人生。
一個士兵走到他的面前,不聲不響
給他披上一件飄動著的白色死囚衣衫。
他向同伴們訣別,
無言的呼喚,熱烈的目光,
牧師神情嚴肅地給他遞上十字架,一邊示意,
他吻了吻上面的耶穌受難像;
接著,他們一共十人,三個三個地
被捆綁在各自的刑柱上

一個哥薩克士兵快步上前,
要給他矇上對著步槍的雙眼。
這時他趕緊用目光貪婪地
眺望濛濛天色所展示的一角小小世界——
他知道:這是永眠前的最後一眼。
他看到教堂在晨曦中紅光四射:
好像為了天國的最後晚餐
神聖的朝霞
染紅了教堂外觀。
他望著教堂,突然有一股幸福感
彷彿看到神的生活是在死的後面……

這時他們已矇住了他的眼睛,只覺漆黑一片。

可是在他心中
熱血開始翻騰。
眼前像多稜鏡似的變幻
生活的畫面
在熱血中紛紛浮現。
他覺得,
這臨死的一秒鐘
又將如煙往事湧上心間。
整個一生又一幕幕
出現在眼前:
孤獨、無趣、單調的童年,
父母、兄長、妻子,
三段友誼,兩杯歡樂,
一場榮華夢,一堆屈辱;
逝去的青春
恰似畫卷順著血管急遽展開。
在他們將他綁上刑柱
那一秒鐘以前,
他內心深處還一直感覺到自己完全存在。
只是此刻,回憶
才將自己沉重的黑影籠罩他的靈魂。

這時
他覺得有人向他走來,
那是可怕的、不聲不響的腳步,
走得很近很近,
只覺得那人用手按在他的心口,
心愈跳愈弱……愈跳愈弱……甚至不再
跳動——
再過一分鐘——心臟也就永息。
哥薩克士兵們
在對面排成射擊隊形……
背槍的皮帶甩到一邊……推上子彈……
急促的鼓點要想把空氣質碎。
而這一秒鐘卻長似千年。

突然,一聲大喊:
住手!
一名軍官走上前,
把手中的白紙一閃,
他那清晰嚮亮的聲音
劃破靜候的沉寂:
沙皇聖意
慈悲為懷
撒銷原判
改成發配。

這些話聽上去
有點蹊蹺:他無法明白其中奧妙,
但血管裡的血
又變得鮮紅,
開始流動,開始輕輕歌唱。
死神
遲疑地爬出了已經發僵的四肢關節,
矇住的雙眼雖然還覺得一片黑暗
但已感到永遠的光明正在迎來。

執刑官
默默地替他解開綁繩
雙手從他灼痛的太陽穴上
撕下白色的繃帶
恰似撕下皺裂的白樺樹皮。
兩眼好像剛剛從墓穴出來,恍恍惚惚
只覺得亮光刺目,視線遊移
迷迷糊糊重新見到了
這個已經要永別的世界。

這時他又看見
剛才那座教堂上的金色屋頂
在升起的朝陽中
神祕地紅光四射。

朝霞紅似成熟的攻瑰
好像帶著虔誠的祈禱擁抱教堂頂端
閃爍發亮的耶穌塑像
一隻曾釘在十字架上的手
宛若一柄神聖的劍,高高直指
紅豔豔的雲端。
彷彿就在這教堂上方,
上帝的殿堂在輝煌的曙光中升起。

光的巨流
把彩霞的波浪
湧向樂聲繚繞的天堂。

一團團霧靄
滾滾升起,好像帶走了
壓在世間的全部黑暗,
融入神的黎明光輝。
彷彿有無數的聲音從深淵衝向霄漢,
成千人在一起悲訴。
他好像平生第一次聽到
人間的全部苦難,
悲訴自己不堪痛苦的哀號
越過大地,疾呼蒼天。

他聽到的是弱小者們的聲音:
以身相許錯了的婦女們的聲音、
自嘲自嘆的妓女們的聲音、
始終受人欺凌者的內心怨怒聲、
從來沒有笑容的孤獨者的悲哀聲,
他聽到的是孩子們的抽噎聲、哭訴聲、
那收被偷偷誘姦的弱女子的悲愴叫喊聲。
他聽到了一切被遺棄、被侮辱、麻木不仁、
受苦受難者的聲音,
那些在大街小巷名不見經傳的殉難者的聲音,
他聽到他們的聲音
以高亢的音調
衝上寥廓的蒼穹。
但彷彿看見
只有心中的苦悶向上帝飄然般去,
而坎坷的生活
依然將其餘的苦難留在人世。
但在傾訴世間苦難的齊聲哀號
陣陣襲擊下,
無垠的天空正愈來愈明亮;
他知道,
上帝將會聽到他們所有人的聲音,
上帝的天堂已響起慈悲之聲!

上帝不會審判可憐的人
只有無限的憐憫永照他的天庭。
人間處處是瘟疫、戰爭、死亡、飢饉
於是這個死裡得生的人竟覺得
受苦受難倒是樂事,而幸運卻成了痛苦。
閃閃發光的天使
正降臨大地。
他在痛苦中產生的聖潔的愛的光輝
深深地照亮他的正任寒顫的心扉。

這時他好像跌倒似地
跪下雙膝。
他這才真切地感覺
充滿苦難的整個大地。
他的身體哆嗦,
滿口白沫,
面部抽搐,
幸福的淚水
滴濕了死囚衣。
因為他感到,
只有在觸到了死神苦澀的嘴唇之後
他的心才感受到生的甜蜜。
他的靈魂渴望著去受刑和受折磨,
他清楚地意識到,
這一秒鐘裡的他
正如千年前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
在同死神痛苦地一吻之後
又不得不像耶穌一樣為受難去愛生。

士兵們把他從柱上拉開。
他的臉色蒼白得像死人一般。
他們粗暴地
把他推回到囚犯的行
他深深地陷入沉思
目光奇異,
是卡拉馬佐夫將一絲苦笑
掛上他抽搐的雙唇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