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Excerpt:齊克果的《非此即彼》
2022/06/12 05:21
瀏覽355
迴響0
推薦15
引用0
Excerpt:齊克果《非此即彼》

各位,這就是一切哲學的概括和本質。我並非只是在某些時刻才帶著,如斯賓諾莎說的,永恆的角度來看待一切的,相反,我一直都是從永恆的角度出發的。有很多人認為他們是這樣生活的,因為當他們做完這件事或那件事後,他們把對立兩面結合起來或進行調解。但這是一種誤解;因為真正的永恆並非在非此即彼之後,而是在它之前。
This, gentlemen, is the sum of all practical wisdom. It isn’t just in single moments that I view everything aeterno modo, as Spinoza says; I am constantly aeterno modo. Many people think that’s what they are too when, having done the one or the other, they combine or mediate these opposites. But this is a misunderstanding, for the true eternity lies not behind either/or but ahead of it.
——
齊克果,〈非此即彼——一場讓人心醉神迷的演講〉

知名的丹麥哲學家 Søren Aabye Kierkegaard,我依然習慣齊克果這個翻譯名字,而非克爾凱郭爾。

在重新閱讀《誘惑者的日記》之後,也就發現學生時代不曾查找過原書《非此即彼》的斷點,終於在三十年後的今天可以接續完成。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CN11680811
西方哲理譯叢非此即彼
作者 索倫克爾凱郭爾
出版社金城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9/04/01
語言簡體中文

本書是克爾凱郭爾獲得博士學位以及解除婚約以後一部重要的著作同時也是他為讀者熟知的作品。
 
《非此即彼/西方哲理譯叢》是假託編者維克多默塔之名,聲稱這些文章是在一個買來的桌子的抽屜裡偶然發現的,並按照發現時的順序編排,由於不便合成一輯,因此分成上下兩卷:上卷是一些長短不一的美學論文;下卷是三篇用書信體寫成的有關倫理學的論文,而且這些信件是寫給上卷的作者的。

作者簡介
索倫·克爾凱郭爾(1813-1855),丹麥哲學家,被視為存在主義哲學之父  
克爾凱郭爾在27歲時與少女蕾吉娜訂婚。然而由於自己敏感的性格,他又解除了婚約。《誘惑者日記》折射了這段經歷,而這也成為他哲學思索的一個支點。  
克爾凱郭爾終生冥想如何去做一個基督徒。他認為,面對不可能,人只能作出絕望的一躍,直接進入精神生活。  
多年之後,晚年的蕾吉娜說:他把我作為犧牲獻給了上帝。

Excerpt
〈非此即彼——一場讓人心醉神迷的演講

結婚,你會後悔;不結婚,你也會後悔;結婚或不結婚,你都會後悔;無論你結婚還是不結婚,你都會後悔。嘲笑世間的蠢事,你會後悔;悲嘆那些蠢事,你也會後悔;嘲笑世間的蠢事或悲嘆那些蠢事,你都會後悔;無論你嘲笑世間的蠢事還是悲嘆世間的蠢事,你都會後悔。相信女人,你會後悔;不相信女人,你會後悔;相信女人或不相信女人,你都會後悔;無論你相信女人還是不相信女人,你都會後悔。上吊自殺,你會後悔;不上吊,你也會後悔;上吊自殺或者不上吊,你都會後悔;無論你上吊自殺還是不去上吊自殺,你都會後悔。各位,這就是一切哲學的概括和本質。我並非只是在某些時刻才帶著,如斯賓諾莎說的,永恆的角度來看待一切的,相反,我一直都是從永恆的角度出發的。有很多人認為他們是這樣生活的,因為當他們做完這件事或那件事後,他們把對立兩面結合起來或進行調解。但這是一種誤解;因為真正的永恆並非在非此即彼之後,而是在它之前。因此,他們的永恆將是由一個又一個短暫的時刻連接而成的痛苦的過程,因為他們要經受雙重的悔恨。我的哲學至少是很容易理解的,因為我只有一個原則,而且我甚至也不從那兒出發。有必要區分包含在非此即彼中的連續辯證法和這裡提出的永恆的辯證法。因此,當我說我不從我的原則出發,不能理解為從我的原則出發的對立面。這其實是對原則本身的一種否定表達,通過這個否定表達,我的原則在同從它出發和不從它出發二者的對立中都能被理解。我並不從我的原則出發;因為從它出發,我會後悔,不從它出發,我也會後悔。所以,如果我尊敬的聽眾中有這位或那位認為我的話很重要,那只證明他毫無哲學天分;如果他認為我的論辯在向前推進,那證明同樣的結論。但對於能跟上我的思路的人,儘管我並未向前推進,我現在就將闡明那永恆的真理,靠此真理,這種哲學一直包含在其自身之中,而且也不承認有任何更高深的哲學。因為倘若我從我的原則出發,我會發現要停止是不可能的;因為如果我停下來,我會為之後悔,而如果我不停下來,我也會為之後悔,等等。但如果我從未開始,我也不會停止;我永恆的開始就是我永恆的停止。經驗表明,哲學要開始決不困難。一點兒都不難。它從無開始,因此可能始終都在開始。然而,對於哲學和哲學家們來說,困難都是停止。在我的哲學里這個困難被排除了;因為誰認為我現在停下來了,我確實是停下來了,他證明瞭自己缺乏思辨的洞察力。因為,我並非現在才停止的,我在開始的時候就停下來了。因此我的哲學有簡潔的優勢,而且不可能被駁倒;因為如果有誰反駁我,我完全有權稱他瘋子。由此可見,哲學家一直是從永恆的視角生活,而不是像已故的辛特尼斯 (Sintenis),只在某些時刻為永恆而活。

……

我從未有過幸福;然而,幸福好像一直都在我的身旁,像個高興的精靈在我周圍翩翩起舞,別人看不見,我卻能看見,他的雙眼閃爍著快樂的光芒。當我像個神仙一般歡欣快樂地走入人群,他們嫉妒我的幸福,於是我大笑;因為我鄙視人們,並要報復他們。我從來不願使任何人受委屈,然而總是造成一種印象,每個靠近我的人都會受委屈和侮辱。當我聽到別人因誠實和正直受到贊揚時,我就大笑;因為我鄙視人們,並要報復他們。我的心從未對任何人變得冷酷,然而總是,就在我最受感動時,我讓人感覺好像我的心門已經閉上,與所有的人類情感格格不入。當我看到別人因心腸好受到稱贊,看到有些人因情感的深沈和豐富而受到愛戴,我又大笑;因為我鄙視人們,並要報復他們。當我看到我因冷酷和無情被別人詛咒、憎惡、痛恨時,我大笑,這時我的憤怒到達極限了。如果這些好人果真要冤枉我,如果他們真的要讓我作惡-是的,我會失敗。
我的不幸是:在我周圍總是有只死亡的天使在遊蕩,並不是我在選出的門楣上灑血,作為他應逾越過去的標記;不,他恰好進入了他們的門——因為只有回憶中的愛才是幸福的。
……

太陽的光芒所不能穿透的地方,音樂能夠到達。我的房間黑暗陰沈,一堵高牆幾乎擋住了白天的光線。那聲音一定是從附近的院子里傳出的;可能是某個流浪藝人。是什麼樂器?長笛?······
我聽到的——是《唐璜》裡的小步舞曲!啊,如此華麗有力的曲調,再一次把我帶走吧,到少女群中、到舞會的歡快中。——像藥劑師在搗擊研鉢、像廚房的女僕在擦洗水壺,像馬夫在梳刷馬毛,像在石板上敲打馬梳;這些樂曲只對我一個人演奏,只向我一個人召喚。啊,無論你是誰,接受我的謝意吧!我的靈魂是如此豐富、如此完好、如此歡欣陶醉!
……

太陽射進我的房間,明亮而美麗,隔壁房間的窗戶是開著的;星期天的下午,街道上的一切都寧靜。在窗外,我清楚地看到一隻雲雀在一個鄰居的院子里放聲歌唱,院子里住著美麗的少女。從這很遠的街道上,我聽見有個人在叫賣魚蝦。空氣是這樣溫暖,但整個小鎮好像死了一般。-於是我想起了我的青年時光和我的初戀-那時我對目標的渴望十分強烈。現在我只渴望我最初的渴望。青年是什麼?一場夢。愛是什麼?夢的內容。
某種奇妙的事降臨在我身上。我被帶到了七重天。諸神在那裡聚集一堂。他們給予我一項特殊的恩惠,我被應允許一個願。墨丘利 (Mercury) 問道,「青春、美貌、權力、長壽、最美的少女,或我們在百寶箱里有的任何別的寶物,你要哪樣?」我迷惑了好一會。然後我對諸神這樣說:「我最尊敬的同代人,我要的是,我可以讓笑聲永遠在我身旁。」諸神都一言未發;相反,他們齊聲大笑。從這個我斷定我許的願得到了應允,而且我發現諸神知道如何得體地表達自己的意見。因為他們若是一臉嚴肅地說:「准許你的願望」,那肯定是不恰當的。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知識學習 隨堂筆記
自訂分類:Selected & Extracts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