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Selected poems:《廢名詩集》
2022/05/24 06:08
瀏覽241
迴響0
推薦9
引用0
Selected poems:《廢名詩集》

New arrival!

(
) 折服於他的幾個「寂寞」在這詩中所安放的位置之適當,使全詩的組織異常的巧妙而又十分的自然,到達了詩的構成之一無遺憾的地步。
——
紀弦,廢名的〈街頭〉說起〉

廢名的詩直言寂寞、暗藏寂寞,所以我們一路讀來滿眼盡是寂寞。
意外地看到這本詩集收錄了廢名的譯詩:波特萊爾的散文詩〈窗〉,自有其個人風格,我另外補上胡品清的中譯版本、英譯及原文一併參考。


書名:廢名詩集
作者:廢名
編者:陳建軍.馮思純
出版社:新視野
出版日期:2007/07

作者簡介
廢名

19011967,原名馮勳北,字焱明,號蘊仲,學名馮文炳,筆名另有蘊是、病火、丁武、法等。湖北黃梅人。在現代文壇上,他是一位具有鮮明個性和獨立精神的作家、學者,其一生以1949年為界,可分為兩個時期。前期以文學創作為主,兼及詩學、佛學研究。主要有短篇小說集《竹林的故事》、《棗》、《桃園》,長篇小說《橋》、《莫須有先生傳》、《莫須有先生坐飛機以後》,詩論《談新詩》,佛學專著《阿賴耶識論》等。後期除少量創作外,主要從事學術研究,著有《古代的人民文藝〈詩經〉講稿》、《杜詩講稿》、《跟青年談魯迅》、《魯迅研究》、《美學講義》、《新民歌講稿》等。


〈燈〉

深夜讀書
釋手一本老子道德經之後,
若拋卻吉凶悔吝
相晤一室。
太疏選莫若拈花一笑了,
有魚之與水,
貓不捕魚,
又記起去年冬夜裡地蓆上看見一隻小耗子走路,
夜販的叫賣聲又做了宇宙的言語,
又想起一個年青人的詩句
「魚乃水之花。」
燈光好像寫了一首詩,
他寂寞我不讀他。
我笑曰,我敬重你的光明。
我燈又叫我聽街上敲梆人。


街頭

行到街頭乃有汽車駛過,
乃有郵筒寂寞。
郵筒PO
乃記不起汽車的號碼X
乃有阿拉伯數字寂寞,
汽車寂寞,
大街寂寞,
人類寂寞。


〈窗〉(譯詩)

波特萊爾原作

一個人穿過開著的窗而看,決不如那對著閉著的窗的看出來的東西那麽多。世間上更無物為深邃,為神秘,為豐富,為明暗,為眩動,較之一支燭光所照的窗了。我們在日光下所能見到的一切,永不及那窗玻璃後見到的有趣。在那幽或明的洞隙之中,生命活著,夢著,折難著。
橫穿屋頂之波,我能見一個中年婦人,臉打皺,窮,她長有所倚,她從不外出。從她的面貌,從她的衣裳,從她的姿態,從幾乎沒有什麽,我造出了這婦人的歷史,或者不如說是她的故事,有時我就念給我自己聽,帶著眼淚。
倘若那是一個老漢,我也一樣容易造出他的來罷。
於是我睡,自足於在他的身上生活過,擔受過了。
你將問我,「你相信這故事是眞的嗎?」那有什麽關係呢?——我以外的眞實有什麽關係呢,只要他幫助我過活,覺到有我,和我是什麽?

——Baudelaire散文詩之一。

(
選自《竹林的故事》,北京新潮社一九二五年十月初版)

〈窗〉/ 波特萊爾

那個從外面望穿一扇開着的窗子的人永遠不比望一扇關着的窗子的人能看見更多的東西。沒有什麽東西比一扇被蠟燭照亮的窗子更深邃、更神秘、更豐富、更幽暗。人們能在日光下看見的東西永遠不如在窗玻璃後面發生的事情令人感興趣。
在起伏如波之屋瓦之彼方,我看見一個已經有了皺紋的、貧窮的,老是俯身向一點什麽東西的成熟的婦人,她永遠不出門。用她的面孔,用她的衣裝,用她的姿態,用一點幾乎什麽都不是的東西,我重新構想她的故事,或是寧可說她的傳說。有時,我向自己述說那故事或傳說,一面哭着。
假使那曾是一個可憐的老年的男人,我也會同樣容易地重新構想他的故事。
然後我躺下,因曾經為他人設身處地生活及受苦而驕傲。
也許你將向我說:「你確信那傳說是真的嗎?」我身外的現實有什麽關系,假如那現實會經幫助我活着,幫助我感覺我的存在以及我到底是什麽。

(
胡品清 )

https://www.poemhunter.com/poem/windows/
Wndows

Looking from outside into an open window one never sees as much as when one looks through a closed window. There is nothing more profound, more mysterious, more pregnant, more insidious, more dazzling than a window lighted by a single candle. What one can see out in the sunlight is always less interesting than what goes on behind a windowpane. In that black or luminous square life lives, life dreams, life suffers.


Across the ocean of roofs I can see a middle-aged woman, her face already lined, who is forever bending over something and who never goes out. Out of her face, her dress, and her gestures, our of practically nothing at all, I have made up this womans story, or rather legend, and sometimes I tell it to myself and weep.


If it had been and old man I could have made up his just as well.

And I go to bed proud to have lived and to have suffered in some one besides myself.

Perhaps you will say "Are you sure that your story is the really one?" But what does it matter what reality is outside myself, so long as it has helped me to live, to feel that I am, and what I am?

LES FENÊTRES
Celui qui regarde du dehors à travers une fenêtre ouverte, ne voit jamais autant de choses que celui qui regarde une fenêtre fermée. Il nest pas dobjet plus profond, plus mystérieux, plus fécond, plus ténébreux, plus éblouissant quune fenêtre éclairée dune chandelle. Ce quon peut voir au soleil est toujours moins intéressant que ce qui se passe derrière une vitre. Dans ce trou noir ou lumineux vit la vit, rêve la vie, souffre la vie.
Par delà des vagues de toits, japerçois une femme mûre, ridée déjà, pauvre, toujours penchée sur quelque chose, et qui ne sort jamais. Avec son visage, avec son vêtement, avec presque rien, jai refait lhistoire de cette femme, ou plutôt sa légende, et quelquefois je me la raconte à moi-même en pleurant.
Si ceût été un pauvre vieux homme, jaurais refait la sienne tout aussi aisément.
Et je me couche, fier davoir vécu et souffert dans dautres que moi-même.
Peut-être me direz-vous : « Es-tu sûr que cette légende soit la vraie ? » Quimporte ce que peut être la réalité placée hors de moi, si elle ma aidé à vivre, à sentir que je suis et ce que suis ?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