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Excerpt:《艾可談文學》之〈王爾德:悖論與格言警句〉
2022/04/28 03:35
瀏覽351
迴響0
推薦14
引用0

Excerpt:《艾可談文學》之〈王爾德:悖論與格言警句〉

重新打開10年前的閱讀記憶,複習了安伯托‧艾可 (Umberto Eco) 的這本《艾可談文學》,雖然自己曾經一度忘記去年入手了簡體中文版《文學這回事》。(繁簡譯本皆為同一譯者。)

這次摘要的〈王爾德:悖論與格言警句〉,源自於艾可 200011月參加波隆那大學舉辦的王爾德研討會的講稿,剛好找到英譯本的資料,也就一併整理。

這是非常有趣的一篇文章,對於王爾德的格言警句有興趣的讀友,可以試著找出原文出處對照參考,又倘若還沒有認識到王爾德這方面的才華,或許也可以考慮八旗文化出版的《王爾德妙語錄》(張家綺譯)再次推薦。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392976
艾可談文學
Sulla letteratura
作者安伯托艾可 
原文作者Umberto Eco
譯者翁德明
出版社皇冠  
出版日期2008/01/24
語言繁體中文

在當代記號語言學大師艾可的召喚下文壇大師齊聚一堂。學識淵博的艾可,以不同於一般文評家的跨領域角度品評名作,從近代的喬伊斯、波赫士、王爾德,一路談到中世紀的但丁、拉伯雷,乃至更久遠的亞里斯多德……艾可精闢的分析諸多古今呼應的重要文學概念、文學名作反映的恆久人性追求以及文學內蘊的歷史進程。全書文采飛揚、思路通達,展卷之間,有如親臨一堂堂大師的文學課,令人嘆服。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7800083
文學這回事 (簡體書)
作者翁貝托埃科
譯者翁德明
出版社上海譯文出版社
出版日2020/08/01

《文學這回事》是翁貝托埃科作品中為數不多的文學評論專著。作為享譽世界的符號學家,埃科的博古通今在本書中得到了最大限度的發揮,所收入的十八篇專題文章,從喬伊斯、博爾赫斯,一路談到中世紀的但丁、拉伯雷,乃至更加久遠的亞裡士多德,以不同於一般文學評論家的跨領域視角,精確地分析了諸多古今呼應的重要文學概念、文學名作反映的恒久人性追求以及文學內蘊的歷史進程。

Excerpt
王爾德:悖論與格言警句

沒有任何東西比格言警句 (aforisma) 更難定義的了。這個源自希臘文的字眼從原始涵義『為獻祭而儲備的東西』,隨著時間進展,演變而成:『定義,諺語,簡潔語句』。這也是希波克拉底所寫的內容。因此,根據義大利青加雷里 (Zingarelli) 字典的定義,atorisma 的定義便是:『表達一個生活準則或是哲理的簡短格言 (massima)。』
那麽,aforisma massima 這兩個字詞有何不同?沒有不同,只是長短稍有出入而已。

『很少事情能夠安慰我們,因為很少事情能令我們傷悲。』(巴斯卡,《沉思錄》)
It takes little to console us since it takes little to afflict us.
(Pascal, Pensées)

『假設我們沒有任何缺點,我們也不會如此津津有味去注意别人的。』(羅什富科)
If we did not have defects ourselves we would not take such delight in noting those of others.
(La Rochefoucauld, Maxims)
 
『記憶是我們永遠随身攜帶的私密日記。』(王爾德,《不可兒戲》)
Memory is the diary that we all carry about with us.
(Wilde, The Importance of Being Earnest)

『某些我自己沒有的思想,或者我自己無法形諸文字的思想,我便從語言裡汲取。』(卡爾克勞斯,《論家及世界》)
Several thoughts that I have and that I could not sum up in words were actually derived from language.
(Kraus, Half-Truths and One-and-a-Half Truths)


以上的句子可以稱為格言或者警句,但是接下來的段落就是格言,因為太長,所以稱為警句就不合適了:

貴族身分為人大開方便之門,凡是擁有它的,從十八歲開始便處處吃得開、名聲響亮而且受人尊崇,換成別人,得要等到五十歲才有此等待遇。這是毫不費力就賺得三十年。(巴斯卡,《沉思錄》)
What an advantage nobility is: already at eighteen years of age it places a man in an elevated position, and makes him known and respected, in a way that another could manage to deserve only in fifty years. This is an advantage of thirty years gained without effort.
(Pascal, Pensées)
 

沒有哪位藝術家會有倫理道德上的顧忌。對一位藝術家而言,任何形式的倫理道德上的顧忌都是不可寬恕的矯揉造作。(王爾德,《多利安格雷的畫像》〈前言〉)
No artist has ethical sympathies. An ethical sympathy in an artist is an unpardonable mannerism of style.

(Wilde, Preface to The Picture of Dorian Gray)

……

一旦修辭上的遊戲釐清,那麽格言也就不是反駁一般意見的,而是證實並強化它的一個語句。
相反地,當警句和一般人的意見起強烈衝突的時候,乍看之下顯得悖情違理,令人難以接受,而且大家需要先將那修辭誇大的形式明智地減縮才能撥雲見日,明白這種警句其實包藏了很難讓人接受的真理,於是,我們進入了『悖論』的畛域。
從字源學的角度查考,所謂的『悖論 (paradoxos)』是由『parà』、『tendoxan』等字所構成,意即『超越一般意見』。因此,這一字詞最早係指一個遠離大眾輿論的斷言,令人感到怪異、陌生、意料之外,而這正是中世紀作家伊西朵爾塞爾維亞 (Isidore of Seville) 使用該字詞時所要表達的概念。如果這一令人驚訝的斷言得以被人看出負載著真理價值,那也是要在漫長的時間道路上行進後才能成功。
因此,在莎士比亞的作品中,有個在當時被視為謬誤的悖論,時至今日卻成為真理。請參考《哈姆雷特》:

奥菲莉亞:殿下是什麽意思?
What means your lordship?
哈姆雷特:如果你貞潔又美麗,那麽最好不要讓你的貞潔跟美麗來往。
That if you be honest and fair, your honesty should admit no discourse to your beauty.
奥菲莉亞:殿下,美麗跟貞潔相交,不是再好不過嗎?
Could beauty, my lord, have better commerce than with honesty?
哈姆雷特:嗯,的確;因為美麗可使貞潔變成淫蕩,貞潔卻未必能使美麗受自己的感化;這句話從前是怪誕之談,可現在的時世已經將它證實了。
Ay, truly, for the power of beauty will sooner transform honesty from what it is to a bawd than the force of honesty can translate beauty into his likeness. This was sometime a paradox, but now the time gives it proof.

……

現在讓我們把話題轉到奥斯卡王爾德身上。綜觀他在各作品中到處留下的許多警句格言,我們可能要認清,這位自命不凡的執作家其實只要能讓布爾喬亞階級覺得驚世駭俗,他才不去細分什麽是警句、可置換的警句或是悖論。相反的,他有足夠勇氣讓雋言妙語披上警句外衣,除了那股機智勁兒,剩下的就變成低俗可鄙的陳腐言語,或者至少對於維多利亞時期的布爾喬亞階級和貴族階級只是老生常談。
……
這裡我先列舉一些貨真價實的悖論,我敢保證誰都無法加以反讀 (在明理機智的人眼中,充其量只能說它沒有意義、或說是錯誤的格言)

生命不過是蹩腳的一刻鐘,人在其中能夠品當短暫的暢美時光。
Life is simply a mauvais quart d’heure made up of exquisite moments.

在這世上赢得勝利的盡是醜人和傻子。他們好整以暇地,以沾沾自喜的態度環顧四周,假如他們從來不曾嘗過勝利的滋味,至少失敗的苦楚也會饒過他們。
The ugly and the stupid have the best of it in this world. They can sit at their ease and gape at the play. If they know nothing of victory, they are at least spared the knowledge of defeat.

當人無法再繼續學習時,就開始教別人了。
Everybody who is incapable of learning has taken up teaching.

今天,所有的偉人都有門徒,可是為這些偉人執筆作傳的一定都是猶大。
Every great man has his disciples, and it is always Judas who writes the biography.

我能抗拒一切,唯獨不能抗拒誘惑。
I can resist everything except temptation.

謊言是他人的真理。
Falsehoods [are] the truth of other people.

我們對歷史的唯一責任就是重新改寫歷史。
The only duty we owe to History is to rewrite it.

……
然而,那些似乎很容易就可加以反讀的警句格言就多得不可勝數 (當然,反讀是我加上去的)

生活是世界上最罕有的東西。絕大多數的人只是活著,没有别的。
To live is the rarest thing in the world. Most people exist, that is all.
活著是世界上最罕有的東西。絕大多數的人只是生活,沒有别的。
To exist is the rarest thing in the world. Most people live, that is all.

凡是看出靈魂和肉體之間有所不同的人,即便只是看出一絲不同,那他兩者都不能擁有。
Those who see any difference between soul and body have neither.
凡是看不出靈魂和肉體有任何一點不同的人,那他兩者都不能擁有。
Those who see no difference between soul and body have neither.

生命是件太重要的事,以致於無法嚴肅談論它。
Life is far too important a thing ever to talk seriously about it.
生命是件不太重要的事,以致於無法嚴肅談論它。
Life is too unimportant to joke about.

中庸之道是個要命的東西,沒有什麽會比過度更容易成功。
Moderation is a fatal thing. Nothing succeeds like excess.
過度是個要命的東西,沒有什麽會比中庸之道更容易成功。
Excess is a fatal thing. Nothing succeeds like moderation.

所謂不成熟就是完美。
To be premature is to be perfect
所謂不成熟就是不完美。/所謂完美就是不成熟。/所謂不完美就是成熟。
To be premature is to be imperfect.
To
 be perfect is to be premature.
To
 be imperfect is to be mature.

鑽研藝術愈深,對自然就愈沒興趣。
The more we study Art the less we care for Nature.
鑽研自然愈深,對藝術就愈沒興趣。
The more we study Nature the less we care for Art.

美揭示一切,因為它什麽也不表達。
Beauty reveals everything because it expresses nothing.
美什麽也不揭示,因為它表達一切。
Beauty reveals nothing because it expresses everything.

交際談天的內容應該觸及一切但什麽也不必深入。
Conversation should touch everything but should concentrate itself on nothing.

交際談天不該觸及一切但需深入每件事。
Conversation should touch on nothing but should concentrate itself on everything.

我喜歡言不及義。那是唯一我知道一切的領域。
I love talking about nothing. It’s the only thing I know everything about.
我喜歡言之有物。那是唯一我一無所知的領域。
I love talking about everything. It’s the only thing I know nothing about.

……

讓我們重讀《多里安格雷的畫像》。除了極少數的例外,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格言警句總是由像沃吞爵士 (Lord Wotton) 這類淺薄而且自命不凡的角色說出來的。王爾德並不是在做保證,提供我們可以安身立命的準則。

……

事實上,《多里安格雷的畫像》呈現了沃吞爵士的自命不凡以及愚蠢可笑,而且同時也加以批判。談到他,其他一位角色會說:『親愛的······聽他胡謅。他從不說正經話的。』談到他,作者則說:『他玩弄這個意念,並且任性地變本加厲;沃吞將它丟到空中,把它加以轉換;沃吞放它逃跑,接著又將它捕捉回來;他讓這個意念發出奇幻的誘人閃光,並且讓它背上悖論的雙翼·······他發現多里安格雷將目光停留在他身上並且知道,在聽眾當中有一位他想吸引住的人,而這個人的心性使他的機智鋒利起來,並且為他的想像力增添顏彩。』

……

在《多利安格雷的畫像》中,真正不道德的事大家說得少但做得多。追根究底,多利安會幹那些事是因為朋友用他們那些虛假的悖論誤導了他。到頭來,這是我們可以從這本小說裡獲致的結論。可是甚至這項結論王爾德也否定它,因為它在小說的序言裡就已經表達清楚:『沒有哪個藝術家該有道德倫理上的顧忌。對任何一位真正的藝術家而言,一切倫理道德上的顧忌都是不可原諒的矯揉造作。』
而多利安格雷的風格則是對自命不凡、滑稽可笑人格的描述。因此,就算王爾德本人正是自己愛好炫耀犬儒主義的受害者,就算他老是喜歡用譏諷來宴饗讀者和觀眾,我們也不應該錯怪他,硬把他筆下的格言警句孤立起來,彷彿他想要而且能夠教導我們什麽。

……

可是到哪個程度王爾德把這些句子看作真正的知識?我們找到的答案有時是矛盾的、值得懷疑的:『我很少認為自己所寫的是真實的。』(I rarely think that anything I write is true.) 或者:『這是一句好玩的悖論,可是作為格言,我不能說自己賦予它什麽太大的價值。』(That is a pleasing paradox, but I do not set very high store on it as an axiom.)
另一方面,如果說『真理如果多過一個人相信,那就不再是真理了。』(a truth ceases to be a truth when more than one person believes in it,) 照這樣看,我們對王爾德筆下的真理要如何判定才能讓大家同意呢?既然他也說過:『在一切不重要的事情中,風格才是基本必要的,而非真誠,反過來說,在一切重要的事情中,風格也是基本必要的,而非真誠。』(in all unimportant matters, style, not sincerity, is the essential, and in all important matters, style, not sincerity, is the essential.)
所以,不必要求王爾德嚴格區分悖論 (真理)、警句 (顯而易懂) 或者可置換的警句 (虛假,或者缺乏真理上面的價值)。王爾德所展現的是一種『修辭上難以克制的樂趣』,而不是什麽哲學上的熱忱。
或許唯一被王爾德發誓為真的格言警句只有一條,而實際上他也是畢生奉行不悖的:『所有的藝術都是徹底無用的。』(All art is quite useless.)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知識學習 隨堂筆記
自訂分類:Selected & Extracts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