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未貼郵票的信(中)
2009/08/23 18:05
瀏覽112,575
迴響4
推薦12
引用0

()

好久沒有聽傳銷的從業人員講他們的產品和制度了。

         曾經一度,傳銷業在台灣如雨後春筍般蓬勃發展,好多人都爭相從事。相信妳和我一樣,因為碰過太多這類經驗,已經有防衛和抗拒心理了,故此不願再接觸。

         昨天因為鄰居的關係,不好意思太嚴正拒絕,於是只好聽聽他們說些什麼。果然,聽來聽去都是差不多的那一套。

         是是是,我知道經驗複製、組織倍增的力量……好吧,等我願意全心投入再聯絡……我漸漸神遊太虛了……

         還記得頭一回接觸到直銷是在大學的時候,林永勝那個活寶介紹給我的。

         那一次,他隨便找了一個理由約我出去,結果是要拉我當他的下限,把我帶到他新加入的直銷公司聽說明會。原來那家公司是賣的是靈芝健康食品。

         說他是活寶還真不冤枉他,他明知我一個窮大學生,經濟狀況不佳,繳了學費,買了書本、筆記紙,連吃飯錢都快沒了,哪還有什麼錢買那什麼勞什子靈芝?活該他白忙一場!

         提起阿勝,我猜你又要在那兒哈哈哈大笑了。沒錯,他就是那「愛的小詩」的作者。

         先別笑,他對陳悅如可是誠心誠意的呢!說真的,不管是誰,喜歡一個人,都該是神聖而千載難逢的。可是我們兩個還真是邪惡,在背後快把他笑翻了,我到現在想起來還有點內疚(不過真的很好笑)

         其實我們談笑的,除了他追女朋友那些蠢蠢的行為之外,最主要還是他的注定失敗。

         那陣子,在他轟轟烈烈的求愛行動之前,總是魂不守舍、怪里怪氣的。有一天,他突然問我:「你喜歡的那個女生是陳悅如嗎?」問得我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我當然不加思索回答:「沒有啦!怎麼?」他才像放了心似的,囁嚅地說他想追悅如,要我幫他的忙。

         這下事情不妙了。悅如跟你是女生宿舍同寢室的好姐妹,你很早就跟我說她正暗戀企管系一個學長不成,心情鬱卒中;而且以悅如的個性,是不會尬意他這一型男生的。

         但是他都開口了,我怎麼能一下子就一桶冷水朝他頭上潑下去呢?只好勉為其難答應,就拿死馬當活馬醫,請他自己擬定計畫,我盡量協助。於是他寫愛的小詩、送花、站崗……,展開一連串的求愛大作戰。

         如意料中的,他被悅如斬釘截鐵的拒絕了。但出乎意料的,悅如對這次追求的反應竟是非常生氣?!

         當你向我描述她在宿舍裡大發脾氣,把花甩到地上,情緒失控時,真把我嚇了一跳!我覺得被人喜歡應該是件事高興的事,要心存感激才對啊?就算不喜歡那個人,大不了不接受就好,何至於如此動氣呢?

         這件事過了很久很久,在我們快畢業的時候,有一天我們不知在聊什麼,你忽然話鋒一轉對我說:「我好羨慕悅如,你那麼喜歡她。」

         我才想起阿勝也問過我這個問題。

         為什麼?我不明白妳跟阿勝為何都這樣認為?這個問題讓我左思右想了好久。是不是我曾經說了什麼話,或做了什麼舉動,讓你們覺得我是鍾情於她的呢?

         我要鄭重對妳澄清:不不不不不!大家只是同學,我從來沒有喜歡過她,真的!

         唯一可能讓妳產生錯覺的原因,應該是妳一直都是有男朋友的狀態,有時在同學面前為了避嫌,我必須在行跡上跟妳稍稍疏遠,所以可能有些事就要透過她,如果因此讓妳誤會,我感到萬分抱歉。

         其實都是些陳年往事了,沒必要搞得像對質一樣,我想妳也沒放在心上,但是我還是想向妳解釋清楚。

         不過那天聽妳這樣說之後,我突然有點高興。

         如果我和妳之間是在進行著一場遊戲或賭局,那這是我終於在整個過程中全部輸給妳之後,首次贏得了漂亮而寶貴的一分,叫我怎能不欣喜?

         雖然這勝利的喜悅並沒有持續多久,但也夠回味的了。其實妳也知道,我不管是快樂或憂傷的狀態,都不會維持太久,況且現在,也已經沒有妳可以分享了。

         還是凡事向前看吧!未來應該都是快樂的,也希望妳萬事都

 

 

()

前幾天,在我們公司,有一個女子從頂樓跳樓自殺,當場死亡。

         她大概是背部先著地的,然後仰躺在地面上,所以雖然血流滿地,但她的臉容非常之安祥,像睡著似的。

         歸納同事們的討論結果:她大概是憂鬱症,加上是卡奴,因此選擇輕生。無論原因如何,總之她死成了。往好處想,還好她成功了,不然從那麼高的地方墜下,如果被救活,那有得苦頭吃了。

         就好像我們大學一年級的時候,有個女同學或許為了感情問題企圖跳樓自殺,但我們猜她死意未堅,因為第一:女生宿舍的樓層只有三樓,摔下來未必會死;第二:樓下是柔軟的草地,平安著陸的機會更大。所以當她著地之後,並沒有離開這個世界,卻摔斷了手跟腿,更是清醒地痛苦著。

         她那天跳樓的時候,妳剛好就在頂樓曬衣服,所以她是從你背後跳下去的。

         「『砰!』的一聲,然後就聽到一個女的大喊大叫不知道在叫什麼,我趕快往樓下看,就看到她躺在那裡哀哀叫……厚,這樣跳怎麼會死?」妳連比帶說的敘述當時的狀況給我聽,我忙著再詢問其他細節。

         我們一向像這樣很有話說的,不管什麼雞毛蒜皮的小事,都可以讓我們聊個沒完沒了。遇到上課時不能說話,還是想講,就傳紙條,寫了滿滿一張又一張紙,就快可以出書了。

         有人說,求學時候交的朋友,因為沒有利害衝突,所以是最純真,感情最好的。現在想起來,我生平碰過最投機的朋友,也還就是妳了。

         我的個性一向習慣獨來獨往,不太跟人打成一片。大一剛開學時,我誰也不熟,當第一個分組作業來的時候,這個缺點就糟了個糕──全班同學在課堂上當場就都找好了各自的組員,只剩下我跟另一位同學不知分哪一組好。

         老師問:「還有誰沒分到組?」我羞愧地舉手。沒想到這時候妳立刻舉手表示你們那一組還少一個人,而且妳指名要我。

         當時你們那組也還有其他同學,可是就只有妳當著全班的面大膽邀我,我當時雖然還是那副無所謂的樣子,心裡卻是感激妳的。

         就當為了報妳知遇之恩,我認真的查作業、寫作業,務必弄到十全十美。果然,後來我們那分作業得了全班最高分,讓妳頗為得意了好一陣子。從此以後的四年,只要我們同修的課,分組作業一定會合作,而且屢戰屢勝。我想,我們的革命情感就是這樣建立起來的。

         有趣的很,妳是女生,數理分析和邏輯能力卻優於我。有幾門需要用到這方面思考的科目難倒我的時候,我只好向妳求救。

         有一次月考前,妳臨時幫我惡補了一個科目。說老實話,我腦筋硬得像水泥一樣,理解不了多少,有聽沒有懂,只是把妳說的重點往腦袋瓜裡塞而已。 

         然而奇蹟發生了,當成績公佈,全班只有三個人及格,我考69分,妳只有35分,哈哈哈!氣得妳以後再也不教我了,還直罵我「暗砍」。

         我真的沒有暗砍!考試這回事,除了照實寫答案之外,多多少少有些技巧。那分試題只有選擇提跟申論題,選擇題我擲都矇到了,申論題雖然題目都跟我不熟,但是以我執拗、永不輕言放棄的個性,努力跟它們攀交情,硬是東拉西扯,把我能聯想到的東西長篇大論寫了一堆。老師大概是同情我,多給我一點筆墨費吧?總之這是意料之外的結果啊!

         回想這些事,還真是有趣。

可是我永遠記得我第一次注意到妳的情形:那是大學開學後的第一堂課,上的是共同科目,在階梯大教室。我一進教室,就看到妳獨自坐在教室右邊靠走道的位置,以手支頤,不知在想什麼,大眼睛裡精光燦然,充滿了桀傲不馴。不知道為什麼,我被妳深深吸引。

我當時想著,妳看起來雖然漂亮,卻好像非常難以親近,怎料到我們後來會成為無話不談的好友?

         在我往後的人生裡,當然也發生了無數有趣又好玩的事情,但是沒有妳,好像歡笑都一發生就瞬間消散,沒有那麼興味盎然了。

夜了,無論如何,希望你比我過得

 

 

()

         昨夜又夢到妳了。

         夢到妳,對我來說並不是新鮮事,如果很久沒夢到妳才有點奇怪。

    一般來說,夢境有無限的可能,再怎麼天馬行空都不足為奇。然而,我在夢中見到的妳,卻永遠都對我不理不睬。

         奇怪吧?!我舉幾個做過的夢的例子給妳聽:

         夢境一:大約黃昏時分,在山上的一條林間小徑上,我和妳並肩走著。斜陽透過扶疏的樹木,將黃金般的細粉灑在我倆身上。能和妳一起,我想必是愉悅的,是以我一直說著話,但是妳垂著眼睫,抿著嘴唇,面無表情,一句話也不回。我繼續說話,妳依然無語,甚至似乎根本沒有在聽我說些什麼。終於我發現了,停了步,住了嘴,妳卻繼續往前走,直到消失在我的視線中……

         夢境二:在一個面積相當相當大的金碧輝煌的大廈lobby,我在找尋著妳。灰色的大理石地板、玻璃帷幕和金屬窗格都光可鑑人。旁邊來來往往的盡是西裝筆挺、套裝整齊的男男女女,而且全是金髮碧眼的外國人。然後我的眼神搜索到了妳──身著黑衣、黑眼黑髮、獨一無二的妳。我欣喜若狂地叫妳,所以妳往我這邊看,我們的眼神就這樣交會。我相信妳一定看見我了,但是奇怪的是妳當我透明的一般,完全沒有反應,接著豪不猶豫地轉身離開,留下錯愕的我,在這陌生國度的熙攘人群中……

         夢境三:在鄉間的一堵紅磚牆旁。剛下過雨,泥濘地上有一灘灘的小水漥。空氣中散著溼氣,飄來淡淡的桂花香。磚牆的石縫中,生長著不知名的小花,紫色的花瓣上還留著水珠,晶瑩可愛。這時你穿著一襲白色的無袖長洋裝迎面而來,雪白的肌膚襯著紅牆,幾乎令我不敢逼視。我很開心,妳一定是來找我的,但是妳一臉肅穆,就這樣從我身邊擦身而過,彷彿根本沒看見我,留下百思不解的我……

         每次做完這些夢,醒來時除了悵然,還會莫名奇妙生起妳的氣來,然後事後自己想想也好笑,是我自己要亂夢,可不關妳的事啊!更好笑的是,我生妳的氣,妳卻從來都沒有知道過。

         我是該生妳的氣的,在大四那年的冬天,有一次我們約好了要討論功課,但是我在約定的地點等了好久好久,等得我快凍成冰棍了,又餓又累,妳卻始終沒有出現。當時也沒有手機這種玩意兒,我無法跟妳聯絡上,我擔心著妳不知出了什麼事,又怕一離開,妳來了會找不到我,於是只好傻傻的等下去。

         第二天是隨堂考試,看到妳出現,我是鬆了一口氣多過於生氣。妳的面色不太好看,好像有什麼心事,我本來想大興問罪之師的,看到妳這樣,也就隱忍下來了。

         原來妳爽約的原因是跟男朋友吵架了,心情不好。同時我也發現,恐怕妳根本就忘記跟我有約。而無奈的是我也明白,如果我想要跟妳繼續維持邦交,那我就必須漠視這次的不愉快,無怨無悔地繼續當妳忠實的朋友,更不能在妳和男朋友鬧彆扭之際,火上加油地令妳加倍不愉快。

         不知道是不是這個覺悟的陰影,導致我日後老是做妳不理我的夢?我不是心理學家或解夢專家,無從分析得知,但這種感覺真的很不好受。

         儘管如此,我深深的心底還是會有個小小的聲音告訴我,妳多多少少還是有把我放在心上的吧?否則我們不會這麼投機。如果是這樣,那麼一切就都值得了。

         昨夜夢裡,我回到了那一堂隨堂考試,妳坐在我旁邊,看得出來妳心情沮喪,而且恐怕沒有準備,望著試題發呆。我趁老師背對著我們的時候,向妳大打手勢,並且把已填好答案的考試卷往靠妳那邊的桌邊垂下去。妳驚覺到,趕緊動筆抄,接著給了我一個甜甜的笑……

         你終於在夢境中對我笑了。為了博妳一笑,我願意做任何努力,只求妳多想起我一點。然而,妳真的還記得我嗎?罷罷罷,說起這個就傷感,不提了。願你一切都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短篇小說集
上一則: 未貼郵票的信(下)
下一則: 未貼郵票的信(上)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4) :
4樓. 恩汐
2009/10/10 20:15

千古傷心人,這篇我看過了,可以更新了~
3樓. ...
2009/08/30 18:20
test
test
2樓. 喵喵
2009/08/29 15:10
這是你以前寫的文章對吧?

看完後,讓我想起大學時代曾經有個天蠍座的友人也對射手座的我如此好,可惜當時的我不懂珍惜,硬是把他推給了經常為他送情書給我的學妹。當時的我猜,那位學妹真是愛著他的,從她送信給我時的眼神裡......

1樓. 碎嘴烏鴉
2009/08/26 21:41
111

真的很不習慣

....

真的很佩服你可以想這麼多.....

希望有一天,我也可以完整的寫出一篇

文章....

....